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二十六章 四合院滅門殺人事件(一)

時間:2019-12-06作者:笨笨阡陌


那個神秘人跑了之後,李白和雨林在我的勸阻之下並沒有追。


一群人急忙圍繞著我。


若寒連忙拉住了我的胳膊叫道:“前進,你沒事吧?”


吳宇叫道:“怎麽樣?前進,受傷沒?”


我急忙擺手說道:“我。我沒事。”


雨林看著胡同,急忙叫道:“奶奶的,前進,你怎麽不讓我和李白去追。抓到那王八蛋,一定要狠狠地修理一頓。”


我擺手說道:“不用。”


我沉思著,心裏感覺到似乎有事要發生。


此時在路口停了一輛巡邏車,在巡邏車上已經走下了幾個民警。


為了不多惹麻煩,我轉頭看著吳宇說道:“宇哥。我不要把事情搞複雜了。”


吳宇明白我的意思,吳宇微微點頭,跑去和前進巡邏的民警交涉。


我沉默不語,急忙從兜裏掏出一支煙。


若寒說道:“前進,剛才那男人到底是誰啊。”


我搖了搖頭,連忙說道:“我也不知道。”


我記得剛才的那人在臨走之前,在我兜裏扔進了什麽東西。我摸著自己右口袋,果然有一個長方形的小卡片。


我拿出來一看,原來是一張名片。


“張清淼。”


我心裏暗道:“這個人我不認識啊。”


這是一個叫張清淼的名片,這個人還是一個醫生。


我皺了皺眉,搖頭說道:“別逛了。回酒店吧。”


李白說道:“也好。”


吳宇在和民警交涉完畢之後,也回到我的身邊。


吳宇說道:“民警已經叫我打法走了。”


我歎口氣,連忙說道:“吳宇,我想請你幫我調查一些事!好嗎?”


吳宇說道:“前進,你就說吧。什麽事?”


我把手裏的名片遞給了吳宇,吳宇好奇的說道:“這是剛才那個人留給你的?”


我微微點頭說道:“沒錯,雖然我搞不清楚這個人是誰,不過既然他在臨走的時候,給我留下這個名片,必然是和張清淼有關係。”


吳宇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我們幾個人也沒有心情在北京的街道上閑逛了。誰會想到,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會有人拿著刀,挾持人呢?這可能是在北京這個城市,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吧。


我們回到酒店,除了吳宇之外,李白和雨林也都跟著我來到了房間裏。


李白問道:“前進,那個人你認識嗎?”


我回道:“當然不認識。”


雨林叫道:“前進,你既然不認識,我看就是一個精神病。肯定就是精神病,出門沒吃藥。”


我摸著下巴,沉默不語。


我記得很清楚,劫持我的那個人,不光是說話清楚,而且清晰。根本就不像一個有病的精神病人,而且那人說的非常清楚,是想我幫忙於他。


我自己的回想著,那人確實沒有說要我幫他什麽,隻是看到巡邏車一來,偷偷的扔下一張名片就轉身跑了。


我心裏暗道:“到底是怎麽回事呢?”


房門響起,若寒把房門打開,吳宇走進到房間裏。


我們幾個人都凝視著吳宇。


吳宇看著我說道:“前進,我已經打了丁峰,把事情也說清楚了。”


我急忙問道:“吳宇,是不是發生了什麽事?”


吳宇點頭說道:“沒錯,在昨天晚上,確實發生了一件大事。”


我們幾個人全都在看著吳宇。


吳宇說道:“在北京的一所四合院內,一家六口被人殺死。警方到達之後,簡直就是慘不忍睹。”


我摸著下巴,喃喃的說道:“昨天晚上的命案?丁峰怎麽說?”


吳宇說道:“丁峰正在處理薄英文的案子,所以這一個案子,是重案五組辦理的。”


我摸著下巴說道:“哦。”


吳宇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沒關係,重案五組的隊長,我也認識。丁峰很忙,所以我和重案五組的隊長,柳毅溝通過。前進你猜怎麽的?”


我搖頭說道:“不知道。”


吳宇說道:“你手上名片中的人,張清淼,就是那四合院的其中死者之一。”


我不由自主的叫道:“什麽?”


吳宇說道:“具體的信息,我不太清楚,不過根據柳毅告訴我,張清淼,就是在四合院裏的死者之一,至於其他人,柳毅沒有告訴我。而柳毅還特意詢問了我,綁架你的人到底是誰。不過由於他的樣貌我沒有看清,所以我沒有準確的回答給柳毅。”


我摸著下巴,喃喃的說道:“那麽挾持我的人,極有可能就是和張清淼認識的人了。難怪那人說要我幫他,原來是這個意思。”


吳宇說道:“前進,根據柳毅跟我說的,在昨天晚上警方根據報警,確實在案發現場的四合院裏,發現了一個可疑的人,但是那個人身法很快,當場就逃跑了。”


李白看著我說道:“前進,你看昨天晚上的那個人和今天挾持你的那個人,會不會是同一個人?”


我擺手說道:“我不清楚,現在咱們什麽都不知道,也是胡亂猜測。”


我心裏非常的清楚,既然那個人要很找我幫忙,肯定不會就這麽結束。一定還會再來找我的。


我歎了一口氣,心裏暗道:“看來隻有等著那個人來找我吧。”


我轉頭看著吳宇說道:“宇哥,我看不如這樣,咱們晚幾天回長春吧!”


吳宇看著我說道:“怎麽?前進?你想調查四合院的那件案子?”


我搖頭說道:“也並非全是,隻不過我感覺事情可能沒有那麽簡單。”


吳宇皺了皺眉,李白連忙說道:“我看留下來也挺好。”說著李白看著吳宇說道:“宇哥,你應該是了解前進的,前進要是不弄清楚,一定是吃不香,睡不著的。”


吳宇看著李白,又看了看我,尷尬的笑著。


我看著吳宇,我知道吳宇是一個剛當爹的男人,畢竟這一次來北京,就是為了幫我和雨林,現在雨林已經成功洗脫了殺人的罪名,吳宇在留下來,確實說不過去。


我看著吳宇說道:“宇哥,我看不如這樣吧。你也來北京好幾天了。明天你先回長春,我和若寒稍後就回去。”


吳宇看著我說道:“前進,你怎麽這麽說,也太見外了,既然大家一起來的,當然一起回去了。”


我尷尬的說道:“宇哥,你剛為人父,家裏還有很多事需要處理,孔雪姐還等著你呢。”


吳宇連忙擺手說道:“沒事,孔雪自己一個人是可以應付的。而且不還有我老媽嗎?”


我吱吱唔唔的說道:“我看宇哥你還是。”


吳宇說道:“好了。什麽都別說了。前進,你既然要選擇留下來,那就多留幾天,要回去咱們就一起回去。”


看著吳宇非常的堅持,我也沒有辦法。


我心裏除了感謝之外,我還能說什麽呢?


我微微點頭說道:“既然是這樣!那好吧。”


李白看著我問道:“前進,那現在怎麽辦?”


我摸著下巴說道:“我有一個直覺,那個人,一定會再找我。我看要像弄清楚怎麽回事,一定要和那人見一麵,好好的談一談。”


李白說道:“看來現在也隻有這樣了。”


吳宇看著我說道:“不如這樣,我去找柳毅,看看警方那邊調查到什麽情況了。”


我微微點頭說道:“這樣最好了。”


吳宇衝著我點了頭,先離開了房間。


而李白和雨林,陪著我聊了一會,也都回到自己的房間裏。


不知不覺半天過的非常的快,一轉眼就到了黃昏。


若寒去找雨林和李白打算出去吃飯。


而我就打給了吳宇,問問吳宇什麽時候回來。


但是吳宇的電話一直都是沒人接通。難怪吳宇在長春混的那麽好!簡直就是一個工作狂,一工作起來,確實是廢寢忘食的。


我搖頭說道:“看來是不能等宇哥了。”


雨林和李白從房間裏走了出來,我說道:“想想吃什麽吧。”


雨林說道:“吃什麽都行。我看不如去吃烤鴨吧。”


若寒說道:“又吃呀!我都有一點膩了。”


雨林說道:“烤鴨不錯啊。北京的特色。”


若寒說道:“那也不能總吃呀!多膩人。”


李白笑道:“這個簡單,單獨沒兩隻烤鴨,雨林你自己吃,我們吃點別的不就完了。”


雨林叫道:“那就這麽愉快的決定了。”


看來雨林和李白,並沒有特別在意上午發生的事情。而我心裏在嘀咕,那個人會用什麽方式聯係我呢?


兩天?就兩天的時間!


我心裏盤算著,我不可能一直等下去,從明天開始,計算兩天!如果兩天之內,那個人不聯係我,那麽第三天我就啟程回長春。


我們幾個人剛走出電梯,來到酒店的大廳。


一個身穿正裝的女服務生走到了我的麵前。


“您是李前進先生吧?”


我轉頭看著那個女服務生。


我好奇的問道:“我就是?有什麽事嗎?”


“在酒店的前台,有您一個包裹,請您牽手一下。”


若寒連忙說道:“前進,有你的包裹?是誰郵給你的?”


我搖頭表示不知道。我喃喃的說道:“先去看看吧。”


我們幾個人來到了前台,走到了前台,那女服務生說道:“原本我們是不可以為客人接包裹的。不過那個快遞的說,這是李前進先生非常重要的東西,而且放下就走了。”


雨林說道:“那個快遞員好奇怪啊。”


我和李白相互的看了一眼,我和李白心裏都清楚,那個快遞員極有可能就是上午挾持我的人。而這個快遞包裹,就是那個人要給我的東西。


我衝著女服務生問道:“那人長的什麽樣子?”


女服務生回道:“臉型沒看清楚,那人帶著一個白色的口罩。不過個頭很高,大概有一米八左右。不胖不瘦,體形還算是健碩。”


我心裏暗道:“差不多。”


我的身高是一米七五上下,而那個挾持我的人,個頭比我要高一些。確實和女服務生說的有積分相似。


我拿起了包裹,衝著女服務生說句謝謝,轉身離開了。


我低頭看著包裹,在發件人的地方,並沒有留下姓名和電話。而收件人的地方,隻是寫著我的名字,留下的電話確實亂寫的,而地址就是四個大字,明秀酒店。


很明顯郵寄包裹的人,並不是我認識的。而且更加不知道我住在明秀酒店哪個房間,所以隻是在包裹上寫下了我簡單的信息。


我們在大廳找了一個位置坐下。眼前這個包裹並不是很大,大概就是比格尺長一點的長度,高也就是十厘米。這麽樣子的一個小包裹,我還真的就是好奇,裏麵有什麽。


我急忙打開了包裹。驚奇的讓我們發現,包裹裏什麽都沒有,隻有一張紙條。


李白拿過那張紙條,低聲念道著:“向陽街六十八號,小二樓!一人來。”


在包裹裏,就這麽一行字。


李白看著我說道:“什麽意思?難道這個人要你去找他?”


我摸著下巴說道:“很明顯!留下這個包裹就是想讓我去找他。”


若寒連忙說道:“不行!前進,對方是什麽人你都不清楚,冒然的去,我怕你有危險!”


雨林說道:“我家親愛的說的沒錯!前進,你好好想想!上午那個精神病就用刀挾持你!要不是大半天的,搞不好你身上多出了幾個窟窿。你還打算去找他?我看那個人是精神病,你也病的不輕。”


李白看著我說道:“雨林和若寒,說的都非常對!最為重要的就是,前進你自己一個人去,實在是太危險!”


我微微點頭,感覺到他們所說的都對!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麽,內心的好奇心,促使我,叫我一定要去,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


我看著李白等人,我搖頭說道:“放心,沒事的。”


李白說道:“前進,現在天也要黑了。我看要去,也不能現在去吧!”


我微微的點頭說道:“也對呀!”


我沉思了幾秒鍾,感覺到大家說的話很對。對方是什麽身份,對方是什麽人,我的確一無所知,貿貿然就孤身去見他,確實有很多的不方便,而且會不會遇到危險!我確實不清楚。


我內心裏非常想弄清楚事情到底是怎麽回事!不過有時候被人牽著鼻子走,反而不美,既然那人要見我,為什麽不來找我呢?而是讓我單獨見他?


這一點我心裏還是多少保留一些,而且李白說的話很對!我沒有必要第一時間去見他。我還需要仔細的思考一下,然後再做決定。


我喃喃的笑道:“先不管那麽多了,先吃飯!”


我拿起包裹,看到不遠處有一個垃圾桶,我直接把包裹團成一個小球,把包裹扔進了垃圾桶裏。


我看著雨林叫道:“雨林,你不是說餓了嗎?趕緊走啊。”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