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三百零八章 社會人(十一)

時間:2019-12-06作者:笨笨阡陌


轉眼間過去了兩天,在這兩天之內,若寒和華宇婷一直都是陪在馮健和劉麗的身邊。說來也是奇怪。自從李白等人來到馮健身邊之後,恐嚇的事件,就再也沒有發生。


艘遠科地酷艘學所鬧顯太鬼


李白說道:“馮先生,根據我幾天的調查,您對我說的人,我都一一調查了。全無可疑。”


馮健托了托自己的眼睛,緩緩的說道:“全部都沒有可疑?”


李白點頭說道:“全無可疑。”


李白說道:“馮先生,您也看到了。自從第二天您給周宇浩發完工資之後,恐嚇的事件再也沒有發生。我要是估計沒錯,從您接到恐嚇的東西開始,一切都是周宇浩所搞出來的。所以我敢肯定,以後您不會再接到恐嚇。”


馮健喃喃的說道:“我看事情沒有那麽簡單。”


結仇科地情結恨戰冷鬼通秘


結不地遠方後學陌孤後地獨


李白從自己的兜裏,拿出幾張紙。


李白把紙放在桌子上,李白說道:“這上麵的人名,這幾天我都一一調查。有三分之一的人並不在長春。剩下的三分之二的人,我全部都仔細調查過了。全無可疑。”


馮健拿起那幾張紙。


馮健看了一眼,連忙說道:“既然李先生你都這麽說了。我也無話可說。”


李白看著馮健的樣子,似乎有一些不悅。


李白解釋道:“我仔細的排查了。雖然不能確定恐嚇您的人是誰。不過按照恐嚇您的日子算起。剛剛是周宇浩離開您公司的日子。加上您那天給周宇浩打完餘下工資之後,恐嚇的事件,就再也沒有發生。”


孫仇遠科酷後察由陽諾由鬼


馮健說道:“李先生,您是說恐嚇我的人就是周宇浩?”


李白搖頭說道:“我不敢確定,因為我手裏沒有證據。不過根據這三天我的調查,和我夥伴的調查。無論是在公司,還是在您的家裏,都沒有找到恐嚇您和您家人的東西。現在足以證明,恐嚇事件,八成就是周宇浩搞出來的。其目的,就是為了嚇唬您,讓您把餘下的工資,發給他。”


馮健沉默了好久,然後緩緩的說道:“看來也隻有這個解釋了。周宇浩那個王八蛋,就為了那幾千塊錢的工資,嚇的我和我老婆半死。奶奶的。”


李白尷尬的笑了笑說道:“馮先生,我想事情您也搞清楚了。”


馮健微微點點頭。


李白說道:“既然是這樣,我看我們的委托,應該到此結束。”


馮健看著李白說道:“李先生,我看這樣好不好,能不能再多保護我幾天?”


李白看了看馮健,喃喃的說道:“馮先生,其實我們的委托,就是為了保護您的安全。以及調查出恐嚇您的人,是誰。不過根據您所給我的東西,之前您接到的恐嚇物品,我都一一檢查不過,沒有指紋,也沒有線索。可見恐嚇您的人,是一個高智商又心思縝密的人。很遺憾,我什麽線索都沒有找到。不過您給我的名單,我都一一調查。隻有一個周宇浩,極度符合恐嚇您的人,現在周宇浩那邊您也搞定了。我們留下來,說實話,也是多餘的。”


馮健托了托眼鏡。緩緩的點頭說道:“既然李先生,您都調查清楚了。我也沒有什麽不放心的。”


李白看著馮健笑道:“馮先生,既然事情已經搞清楚,我想我們的委托,應該可以結束了。”


結科科不方敵恨接陽科科敵


馮健緩緩的點頭說道:“好。好。”


說著馮健從椅子上站起,伸出右手要和李白握手。


李白也從椅子上站起,伸出右手和馮健握在一起。


李白說道:“以後再有什麽問題,也希望馮先生您再一次來到我們偵探社。”


馮健點頭說道:“一定。這一次謝謝你了,李先生。”


李白尷尬的笑了笑,其實李白說這句話,無非就是客氣話。李白從若寒和華宇婷的嘴裏,也知道馮健是一個什麽樣子的人。


孫科仇仇獨結術接月鬼故接


李白打心眼裏,就不願意和這樣的人接觸。李白真是希望,以後永遠不要見到這個死胖子。


馮健笑道:“李先生,我送你出去。”


馮健送著李白離開他的辦公室。


李白走出馮健的辦公室,這個時間剛好是午飯時間。所有的員工都到了會議室吃飯。


李白打算叫若寒和華宇婷離開。


可剛走到會議室的門口,就聽到哈哈大笑的聲音。


“想不到劉金龍,這麽幽默啊。”


李白聽到,這是華宇婷的聲音。


在短短的幾天裏,華宇婷和若寒已經和這些同事達成了一片。華宇婷除了工作的時候,沒有精神之外,其他的時間那簡直就是一個打了雞血的兔子一樣。


李白搖了搖頭,推開了會議室的大門。


艘科地科鬼艘恨由冷陽顯恨


由於李白前後也來過幾次,雖然這裏的員工不知道李白是幹什麽的。不過大家都對李白恭而敬之。


李白衝著所有人微笑了一下。偷偷的給了若寒和華宇婷一個眼色。然後李白轉身離開。


若寒看到了李白的眼色。偷偷的拉了一下華宇婷的大腿。


華宇婷轉頭看著若寒說道:“幹嘛呀你?”


若寒說道:“我要去洗手間,你陪我去。”


華宇婷喃喃的說道:“幹嘛?我還沒吃完飯呢。”


若寒低聲說道:“一會再吃。”


說著若寒就拉起華宇婷。


華宇婷嘴上叫道:“喂。從洗手間裏出來,哪還有胃口吃東西了。”


不管華宇婷說著什麽,若寒直接把華宇婷拉出了會議室,拉出了馮健的公司。


李白在辦公樓的走廊裏,等著若寒和華宇婷。


三個人一碰麵,華宇婷急忙叫道:“喂。李白,你叫我們出來幹嘛?我還沒吃完飯呢。”


後仇仇仇酷敵球陌孤月指接


李白無奈的搖了搖頭。


李白說道:“現在委托結束了。咱們現在可以離開了。”


李白的話音剛落,華宇婷大叫道:“啊。是嗎?這個太好了。”


李白無奈的搖了搖頭,若寒急忙拉住華宇婷。


“大小姐,你喊什麽啊。你怕她們聽不到啊。”


若寒使勁的拽了一下華宇婷。華宇婷也感覺自己有一些失態,急忙用右手悟了悟嘴巴。


李白按著電梯按鈕。等待著電梯的到來。


李白看著電梯上的指示,一邊說道:“現在可好了。這兩天,你們都辛苦了。等回去之後,叫上前進,咱們好好的吃一頓。”


華宇婷說道:“這個當然,這一次沒有前進,委托不還是結束了嗎?那個死前進啊。別以為沒有他,別人就破不了案了。”


李白尷尬的笑了笑,不過這兩個美女還算是有一些用。畢竟這兩個美女在馮健的公司裏,打聽了很多有用的信息。


原本李白以為整個委托不會輕鬆的搞定,會許在半途之中,又會牽涉出什麽難以控製的時間出來。但是沒有想到,這麽快,就搞定了委托。


電梯到了,李白深出了一口氣。走進電梯了。


李白心裏暗道:“委托可算是結束了。”


華宇婷進入電梯說道:“奶奶的,這幾天可把我累壞了。手機沒電了不說,整的一天跟那些人在一起。吃著廉價的盒飯,簡直就是吃苦。”


若寒拉著華宇婷笑道:“大小姐,我看你和他們相處的都挺好啊。有說有笑的。”說著若寒詭異的看著華宇婷笑著。


華宇婷看著若寒罵道:“若寒,我那是沒有辦法了。快樂也是一天,不快樂也是一天,既然都去了那個鬼地方,隻有給自己找點樂子了。”


若寒笑道:“我看那個劉金龍,對你蠻好的。我看是要追你吧。”


華宇婷看著若寒罵道:“若寒你可別胡說啊。我就是喜歡我們家的阿龍,就劉金龍那個死樣子吧。想追我,下輩子吧?不。下輩子我都不會看上他。”


若寒捂著嘴巴笑著。


華宇婷見若寒嘲笑自己,華宇婷急忙抓住若寒,使勁的拉扯著。


“若寒,你敢笑話我。我看你是看上王宇了吧。好歹人家是經曆,一直對你都很照顧,怎麽的?你是打算甩了前進,和王宇在一起?”


若寒也拉扯著華宇婷。


“大小姐,你別胡說。”


兩個女孩子在電梯裏是又打又鬧。


李白搖頭說道:“喂。喂。這裏空間就這麽大,你倆是打算把電梯拆了?”


若寒和華宇婷都看了看李白,才發現電梯裏的一角,還有一個女孩子。


若寒和華宇婷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老實的站在一旁。


電梯很快到了一樓。當三個人走出商務樓,呼吸著新鮮的空氣。華宇婷和若寒心裏頓時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華宇婷叫道:“啊。終於自由了。”


李白搖了搖頭,沒有搭理若寒和華宇婷,而是朝著馬路對麵走去。


若寒叫道:“大小姐,別感慨了,趕緊回家吧。這幾天你一直都沒有好好洗澡,也沒有換過衣服,身上都有發黴的味道了?”


華宇婷叫道:“是嗎?我怎麽沒有聞到。”


若寒笑道:“趕緊回家洗澡吧。”


若寒拉著華宇婷的胳膊,兩個美女跟著李白身後走過馬路。


三個人一進入到偵探社。就看到我坐在沙發上,和雷霆低聲說著什麽。而且我手上,還拿著一些紙稿。


華宇婷一進入到偵探社就大叫道:“前進,我們回來了。”


我原本和雷霆正在聊天,聽到華宇婷的聲音,我不由自主的轉頭朝著大門口看去。


艘遠遠遠酷艘學接鬧後接結


我脫口而出道:“你們回來了啊。”


華宇婷衝著我叫道:“嗯。回來了。怎麽樣?前進,這一次沒有你,我們還是把委托搞定了。”


我勉強在臉上擠出一絲的笑容。


“那好啊。辛苦你們了。”


說著我看著李白,其實我知道,這個委托能完成,百分百的功勞就是李白的。因為若寒和華宇婷不給李白搗亂,我就已經謝天謝地了。


李白衝著我微微的點了點頭。當看到雷霆之後,也衝著雷霆微微的點了點頭。


雷霆見到華宇婷和若寒都回來了。


雷霆低聲的衝著我說道:“前進,你要的資料,還有知道的事情,我都告訴你了。既然大家都回來了。我看我也該走了。”


我轉頭看著雷霆說道:“怎麽這麽快就走。既然大家都在,我看不如一會大家一起吃個飯吧。”


若寒朝著雷霆走去,雖然若寒和雷霆接觸不多,不過總算也在一起過一段日子。


後不仇遠方艘術戰冷毫冷鬼


結仇科遠獨敵球由孤考封星


若寒說道:“雷霆你什麽時候來的。”


結仇科遠獨敵球由孤考封星  華宇婷進入電梯說道:“奶奶的,這幾天可把我累壞了。手機沒電了不說,整的一天跟那些人在一起。吃著廉價的盒飯,簡直就是吃苦。”


雷霆轉頭看著若寒回道:“哦,這一次前進找我要一些資料,來長春有幾天了。”


若寒說道:“既然來了,就別著急走了。”


華宇婷也說道;“是啊。著急走什麽?不願意看到我們。”


雷霆緩緩的搖頭,說道:“不是。隻不過我還有事。”


華宇婷說道:“我們剛偵破一個案子,按照規矩,晚上一定要大吃一頓。正好你也在,就一起吧。”


雷霆喃喃的說道:“那恭喜啊。不過我確實好有事。既然前進把事情都搞清楚了。那麽我就告辭了。”


說著雷霆就從沙發上站起,看著我說道:“我還有事,我就先走了。”


我打算要留住雷霆。不過看到雷霆那堅定的樣子。我也實在不好強人所難。


我看著雷霆說道:“謝謝你啊。大老遠的跑一趟。”


孫不遠不獨艘術由鬧獨通不


雷霆搖頭說道:“沒關係。左右我都要去湖南一趟。”


孫不遠不獨艘術由鬧獨通不  華宇婷叫道:“啊。終於自由了。”


我摸著下巴說道:“哦。這樣啊。需要我幫忙嗎?”


雷霆是一個通職者,既然要是去湖南,必然是有任務在身。怎麽說我大老遠的叫雷霆來,沒盡地主之誼,就已經很說不過去。我也很希望可以在某種方麵,幫助雷霆。


盡管雷霆是通職者,但是身為朋友,禮尚往來這是最基本的交友原則。


雷霆擺了擺手說道:“不用,我真的很趕時間。告辭了。”


說著雷霆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李白,若寒,華宇婷等人。頭都沒回,轉身離開了偵探社。


等我和李白追到偵探社的門口。雷霆早已經走的沒影子了。


李白搖頭說道:“這個雷霆,獨來獨往的,真是有性格啊。”


我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或許通職者,都是這樣吧。”


李白也尷尬的笑了笑。


華宇婷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喃喃的說道:“這個雷霆,也太傲了。請她吃飯都不去。難道真忙的不吃飯,不睡覺了?”


若寒拉了拉華宇婷,連忙說道:“大小姐,別胡說,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性格和愛好。可能雷霆就是那麽內向吧。”


艘遠科遠情孫學接冷不情最


我和李白轉頭回到大廳。


我點頭說道:“是啊。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性格,總不能強求每一個人都和自己一樣吧。交朋友就是這樣,性格不一樣不要緊,隻要在一起開心,目標一樣就好了。”


我坐在沙發上摸著自己的下巴。心裏可是一直在感謝雷霆。


雖然我對雷霆知道的事情並不是很多,不過自從在長春第一次相遇雷霆的時候,大家在一起患難過,我對雷霆的感覺一直都不錯。我感覺雷霆也是一個非常值得相信的一個好朋友。


我心裏暗道:“以後雷霆有什麽事情找我,我也會義不容辭的。”


我看到若寒一直在盯著沙發旁,茶幾上的那些紙稿。


我為了不讓若寒看到,我急忙把紙稿收拾了起來。


若寒看著我問道:“前進,這些是什麽東西啊。”


敵地不仇酷敵學接冷情羽方


我邊整理,邊回道:“沒有,這都是我叫雷霆幫我調查的信息。沒什麽的。”


敵地不仇酷敵學接冷情羽方  原本李白以為整個委托不會輕鬆的搞定,會許在半途之中,又會牽涉出什麽難以控製的時間出來。但是沒有想到,這麽快,就搞定了委托。


說著我把所有的紙稿,歸攏在一起,拿起紙稿,我朝著辦公區走去。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