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二百八十九章 恐怖死亡殺人遊戲(三十)

時間:2019-08-13作者:笨笨阡陌


聶曉琳接過火把之後,衝著我點了點頭,然後跟著前邊的人順著樓梯往下走。 ()


我看了看賈誌楠,我們兩個人都拿著火把,最後走下了樓梯。


最前邊的賴川東把火把點著。我們就一個接著一個的把火種接順過來。


這裏的空間不是很大,六個火把照射的非常明亮。


我心裏暗道:“這應該是最新挖掘出來的。”


因為兩側的牆壁,還有土脫落。


我暗地裏笑著,看來我們一定會離開這裏。


果然這隻是一條路,我們順著一條路,走到了盡頭。盡頭是一個鐵門。


賴川東叫道:“李神探,這是一個鐵門。”


我說道:“看看能不能打開。”


賴川東用力一推。果然把鐵門推開。


陽光照耀的我們眼睛都睜不開。


唐聰叫道:“我們出來了。我們走出來了。”


唐聰最先衝了出去。為了安全,我們一個接著一個的走了出來。


“我們真的走出來了。”


伍詩梅差一點都要哭出來。


我看著四周的環境,我們是在山腳下。這裏是一片樹林。這個鐵門正好是被一片茂盛的樹藤遮擋著。


賈誌楠說道:“我們安全了。”


我點頭說道:“是啊。不過現在還有一個問題要解決。”


所有人都看著我。


我解釋道:“你們知道這裏是哪嗎?”


我的話說完,大家都直搖頭。因為沒有人知道這個島,到底是什麽地方,就算是這裏有木材,可以建造木筏。那我們要怎麽回到大連呢?


我說道:“所以我們隻是掏出了別墅,還沒有離開這個島。要安全的回到大連,看來還需要想辦法。”


我說的話,大家都非常的讚同。


賈誌楠看著我說道:“李神探,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麽辦?”


我摸著下巴說道:“先去海邊,看看這附近有沒有船吧。”


吳曉華說道:“沒錯,不說出海打漁的,就算是海上巡邏船,估計我們也會遇到一個。那樣我們才是徹底的安全。”


我點頭說道:“沒錯。”


賴川東說道:“事不宜遲,我們馬上去海邊吧。”


結不遠不方艘學接冷科我陌


我們這一行人,開始順著下山的路,趕往海邊。


不到十分鍾的時間,我們來到了沙灘上。


後遠遠不鬼結察由孤冷鬧酷


一望無際的大海,除了有幾隻海燕在半空中飛。什麽船都見不到。


我們這幾個人就地休息,所有人都望著大海,期盼能看到一條船,或者是一個活人。


我在賴川東那把火機要了回來,坐在沙灘上抽煙。


可能是好幾天沒有呼吸到新鮮的空氣,所有人都坐在沙灘上,安靜的坐著。


頓時全身上下,那種緊張感,壓迫感,害怕和恐懼,全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搖了搖頭說道:“照理說,不可能啊。”


賈誌楠就坐在我身邊,聽到我在嘀咕。


賈誌楠問道:“李神探,你說什麽呢?”


我說道:“假設李嘉德把所有人都殺死了。李嘉德必然會離開這個島。總不能一個老人遊泳回到大連吧。”


賈誌楠看著我說道:“是啊。難道說?”


我說道:“如果李嘉德成功把所有人都殺死,必然也是坐船離開這個島。除非李嘉德就是抱著必死的心,把大家都殺死了,然後自己也會死在這個島上,來一個魚死網破。”


吳曉華看著我說道:“這個問題簡單。我們順著海邊一直走,繞著這個島一圈,或許會看到離開這裏的船。”


後地地仇鬼後球所鬧結崗陽


賈誌楠說道:“對。我看行。”


我轉頭看了看所有人。


唐聰躺在沙灘上,都快睡著了。


唐聰喃喃的說道:“要去找船,你們找,我在這裏等你們。你們要是找到船了,再回來接我。”


吳曉華看著唐聰說道:“你想得美,我們要是找到船,我們就直接離開這裏。你自己在這裏喝西北風吧。”


吳曉華說完,轉頭看著我說道:“李前進,咱們走。”


我點了點頭說道:“在這裏也差不多有二十多分鍾了,什麽船都沒有經過,死等確實不是好辦法。”


我從地上站起,看了看所有人。


“走吧。”


我說完,很多人都跟著站起,唐聰無奈也隻有站起,跟在我們後麵。


後仇地不情艘恨由鬧鬧察孫


我們順著沙灘,一直走。大概走了有半個小時的時間,一條船都沒有見到。海上也沒有看到什麽船。


吳曉華看著我說道:“李前進,你是不是發現什麽了?”


我搖頭說道:“不。我隻想說,我們回到原來的地方了。”


結科遠不方孫恨由孤主艘考


賈誌楠說道:“李神探,你怎麽知道?”


我指了指腳下。所有人都看著沙灘。


在沙灘上有著很多煙頭。而且每一個煙頭,都是插在沙灘上的。


“我剛才一直坐在沙灘上抽煙,抽完一根煙,就把煙頭插在沙灘上。看到沒,這就是我差的地方。”


孫地仇不鬼結察由月主艘接


大家都看著一圈插著煙頭的沙灘。


賈誌楠說道:“也就是說,我們繞了這個島一圈。”


我點頭說道:“看來應該是這樣。”


唐聰叫道:“奶奶的,感情轉悠一圈,我們又回來了。”


唐聰一屁股坐在地上。


原本大家坐在沙灘上,望著一望無際的大海,在別墅裏的恐怖感,緊張感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敵遠地科情敵察由孤我孫結


但隨著我們回到原來的地方,每一個人的心裏,瞬間又感覺到,死亡並沒有離我們遠去。我們依舊是被困在這個孤島之上。


我摸著下巴,喃喃的說道:“看來李嘉德很大成份,就是想把大家引到這個孤島上殺死,然後李嘉德也打算死在這個孤島之上。和大家一起陪葬。”


唐聰叫道:“媽的。現在怎麽辦?好不容易離開別墅,以為可以逃出生天,想不到現在大家還是困死在這孤島上。”


賴川東說道:“是不是我們想法錯了?”


我轉頭看著賴川東。好奇的問道:“你是不是想到什麽了。”


賴川東說道;“我記得我到孤島的時候,就是在沙灘上,你們每一個人都是。當人醒來的時候,這是一個陌生的環境,而且還是天黑,我估計正常人,肯定不會冒然走向島的中心。”


唐聰看著賴川東不屑的說道:“怎麽?你現在也成為私家偵探了。說點有用的好嗎?”


吳曉華橫了唐聰一眼。唐聰害怕的閉上了嘴巴。


吳曉華說道:“賴川東說的沒錯,正常人在漆黑的沙灘上,第一個肯定是想這裏是哪,為什麽會在這裏。當有一點危機意識之後,當然是想著怎麽離開這裏。孤身一個人,當然不會在夜晚朝著島中心走去,肯定是順著沙灘走,看看能不能遇到什麽人,或者什麽船。”


賴川東說道:“沒錯,所以咱們十六個人,我相信,肯定很多人都順著沙灘走過。”


賈誌楠問道:“這能說明什麽?”


我看著賈誌楠說道:“這就說明,這個島,在開始的時候,在沙灘外圍,就分成了十六個點。每一個人都會在沙灘上搜寻一下。如果真的有船,咱們十六個人,肯定會看到。”


賈誌楠回想著,在到達這個島的時候,賈誌楠也確實在沙灘上走了很長時間。不光是沒有看到人,同樣也是沒有看到船。


賈誌楠叫道:“那就是說,這個島,就是一個孤島。根本就沒有離開的船。”


我搖頭笑道:“不。未必。”說著我轉頭看著邵美嘉。


我自己都嘲笑自己為什麽在這個時候會這麽笨。


邵美嘉是清醒的跟著李嘉德來都這個孤島的。我也一直沒有問邵美嘉,這個島到底是什麽地方。


我看著邵美嘉說道:“你是跟著李嘉德來的,這個島到底是什麽地方,你們是怎麽來的。”


邵美嘉看著我,喃喃的說道:“我不知道。”


吳曉華看著邵美嘉說道:“你怎麽會不知道,別忘記了。你是清醒的跟著李嘉德來的。快說。”


邵美嘉緊張的回道:“沒錯,我是跟著李嘉德來到這個孤島的。但是我們三個人來到這個島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你們。”


我摸著下巴說道:“什麽?你再說一遍。”


結遠仇仇獨艘球陌冷接封方


邵美嘉叫道:“我說的是真的,我是跟著李嘉德坐船來到了這個島。但是下船之後,已經是天黑了。李嘉德吩咐郭偉忠先自己行動,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順著島的道路進入到島中心,再那裏有一個別墅。而我就一直跟著李嘉德。”


結遠仇仇獨艘球陌冷接封方  我們這一行人,開始順著下山的路,趕往海邊。


我摸著下巴說道:“那船呢?”


邵美嘉說道:“我不知道啊。”


吳曉華說道:“你怎麽會不知道?你是不是想死在這個島上。”


邵美嘉擺手叫道:“不是啊。絕對不是,我和李嘉德上了這個島,就先順著小路進入到樹林裏。”


我問道:“進入樹林裏幹什麽?”


邵美嘉搖頭說道:“我。我也不知道。”


吳曉華看著邵美嘉怒道:“真是廢物,就這樣還做殺人的殺手呢。什麽都不知道,你媽的。”


邵美嘉磕巴的說道:“我知道的真的很少,我全部都是聽從李嘉德的吩咐。他叫我做什麽,我就做什麽。其他的就算我問,李嘉德也不會告訴我。”


吳曉華並不是很信。


“你奶奶的,是不是你跟我們玩花樣。”


吳曉華抓住了邵美嘉的胳膊,嚇的邵美嘉差一點哭出來。


我攔住了吳曉華。


我衝著吳曉華說道:“可能邵美嘉真的什麽都不知道。”


吳曉華看著我說道:“這個邵美嘉,我看就是扮豬吃老虎。在我們麵前,裝的楚楚可憐。背地裏,肯定是玩著什麽花樣呢。”


我搖頭說道:“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既然我們能來到這裏,肯定有出去的方法。可能是我們的方法用錯了。”


我從兜裏拿出一支煙,點上之後沉默不語。


好半天都沒有人說話。


孫地遠仇鬼孫球戰孤戰帆考


後仇不不鬼敵察接月帆主指


賴川東說道;“我看不如這樣吧。大家還是分頭在這個島,好好找找吧。就想在別墅那樣。沒準還是會找到什麽驚喜的。”


我擺手說道:“不。現在情況不一樣了。”


所有人都看著我。


我解釋道:“在別墅裏,大家兩個人一組,怎麽活動都行,那是因為別墅雖然大,但是空間都是死的。而這個島不一樣。這個島大家能感覺到很大。大家好不容易才逃離了別墅。現在分開,萬一走散了。有人找到了離開這裏的方法,怎麽去集合大家。”


賈誌楠點頭說道:“李神探說的沒錯。”


賴川東看著我說道:“李神探,那你說怎麽辦?”


我抬頭看著天上的太陽,我感覺此時也就是中午的時間。


我喃喃的說道:“現在差不多是中午,如果在黃昏之前,找不到船離開這裏。看來大家就要在野外的樹林裏過夜了。”


唐聰叫道:“啊。樹林裏過夜?不會有什麽野獸吧。擦的,早知道這樣,我還不如留在別墅裏,最起碼沒有這麽危險。”


賈誌楠看著唐聰說道:“留在別墅裏,還有煤氣泄漏。指不定爆炸呢。哪個危險?你自己比較。”


唐聰看著賈誌楠說道:“那不一樣啊。好歹別墅裏有房間,最起碼睡覺不是問題。這大野外的,天黑了大家就要蹲在樹林裏,要知道樹林裏,就算是沒有野獸,總會有什麽蟲子,螞蟻吧。”


賈誌楠搖了搖頭,不願意搭理這個唐聰。


結不仇仇方孫察戰冷學吉酷


賴川東看著我問道:“李神探,那你說,怎麽辦?”


結不仇仇方孫察戰冷學吉酷  吳曉華看著唐聰說道:“你想得美,我們要是找到船,我們就直接離開這裏。你自己在這裏喝西北風吧。”


我看著賴川東說道:“怎麽辦?要在這個島上搜寻,這是必須的,畢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但是大家絕對不能分開。如果要是找到逃生的船,大家一散開,這個島這麽大,保不齊會遇到什麽困難。”


後不科不鬼結術戰鬧地指顯


吳曉華點頭說道:“李前進說的沒錯,既然大家已經成功逃離了別墅,現在就應該在一起不能分開。如果有人擅自行動,那別說我們把他丟在這個孤島上。”


吳曉華說完,看著所有人,尤其是狠狠的看著唐聰。


唐聰不敢去和吳曉華對視。


“大不了,我跟著大家,到時候找到船了,咱們一起走。”


唐聰有氣無力的說著。


我看著所有人,似乎大家都是讚同的。


我點頭說道:“看來也隻有這個辦法了。”


我轉頭看著賴川東,賴川東說道:“那大家就別分散,在這個島上,好好的尋找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麽隱藏船的地方。”


大家大廳這個主意之後,就不在停留在沙灘之上,而是順著小路探索的走著。


在環繞沙灘的時候,我就已經感覺到這個島很大。在尋找船隻的途中,我心裏一直感覺著,既然能離開別墅,那麽意外的驚喜,很快就會出現。而且我們會安全的離開這個孤島。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