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二百五十二章 畢業殺人事件(三十二)

時間:2019-12-06作者:笨笨阡陌


在整個談話之中,所得到的信息,並不是很多,唯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五年前,自習樓的那場大火。


從我入學以來,很少聽到學校裏詭異的故事,可能那時候我和同學相處並不是很好,大家一起玩,也並沒有帶過我。所以很少了解學校裏詭異的故事。


不過僅僅在剛才,我猛然想到,第一次去秀色酒吧的時候,就聽到一群人圍坐在一起,講起了自習樓大火的故事。雖然那時候我隻是當作一個鬼故事而聽。沒有想到,在郭玉瑩的身上,居然還引出了五年前的一件事。


艘科仇不酷結恨所鬧鬼艘崗


這讓我百思不得其解。郭玉瑩難道和五年前的事件,有著什麽聯係?


在老董的辦公室,和魏老師,郭主任聊了很長時間。我要問的也問的非常清楚,王勵的學校信息,我也到手。


我看著那三位老師,我恭敬的說道:“老師,多謝你們幫忙,我要知道的事情,你們也都告訴我了。我謝謝你們。”


老董看了看我說道:“前進,你要盡快找到殺死郭玉瑩的凶手。”


我微微的點了點頭,我喃喃的說道:“我知道。我知道。”


我看了一眼手表,時間已經是一點多。我知道這幾位老師,肯定還有別的事要忙。


我恭敬的說道:“老師,我要知道的事情也清楚了。我就不打擾你們,我們就先走了。”


老董看了看那一男一女,最後衝著我說道:“那好吧。前進如果還需要調查什麽,及時來找我,我跟學校反映。”


結仇遠不方孫學所月鬧陌陽


那男人衝著我說道:“李前進,你也是為了調查學校學生的死因,如果需要學校這邊協助,就及時聯係董老師,校方這邊無限的支持你。”


我尷尬的點頭說道:“多謝了郭主任。”


寒暄幾句之後,我帶著若寒離開了老董辦公室。


我手裏拿著公文袋,我打算先找個地方看看王勵的資料。


我看著若寒說道:“餓了吧?”


後地科不鬼後球所陽接球主


我說道:“都幾點了。想不到蒸騰了一個上午。走去吃飯吧。”


我和若寒來到南門的快餐店,點了以往我們經常吃的快餐。我坐在窗邊,打開公文袋,看著裏麵的資料。


我抽著煙,仔細的看著王勵的資料。


我喃喃的說道:“王勵的成績這麽優異,難怪為人會這麽有個性。”


我掏出電話,撥通了薛濤的手機。


我在電話裏,給薛濤說了我的一些想法。快餐到了,我都沒有來得及吃。


艘仇遠地情孫恨由陽戰太獨


薛濤說道:“前進,你的意思我明白。根據我們調查王勵的信息,王勵這個人身家清白,為人精明,實在是找不到缺口。”


我緩緩的說道:“我有一種直覺。”


薛濤說道:“前進你說?你想到什麽了?”


我緩緩的說道:“不是我想到什麽了。隻是有一種直覺,可能這個案子,其實並不是那麽複雜,或許案子的關鍵,就在王勵身上。隻要是在王勵身上會遭到缺口,一切就可以迎刃而解。”


薛濤說道:“王勵的信息我們都調查的很清楚了。自從大學畢業之後,去了北京,就結婚了。在感情上,王勵似乎並不是一個花心的人?”


我好奇的問道:“是嗎?”


結科仇不鬼結術由冷吉球陌


薛濤說道:“根據我們調查,王勵的老婆叫狄純燕。和王勵是大學同學,兩個人大學畢業之後,就結婚了。”


結科仇不鬼結術由冷吉球陌  我連忙叫道:“什麽?王勵的老婆,叫狄純燕?”


我連忙叫道:“什麽?王勵的老婆,叫狄純燕?”


薛濤連忙問道:“怎麽?你認識?”


我連忙說道:“不。不認識,你是說,狄純燕和王勵是大學同學?”


薛濤說道:“沒錯,不管故事這樣,狄純燕的老婆,一直都是在北京做毛毯生意,王勵在大學畢業之後,在北京和狄純燕結婚,開始在一家電子軟件公司上班,後來那電子軟件公司生意失敗,由狄純燕的父親出錢,買了那個電子軟件公司,而王勵一直都是在那公司上班。”


我微微的點頭說道:“原來是靠女人發家的。”


薛濤說道:“沒錯。不過根據我們的調查,王勵和狄純燕感情很好,尤其是當狄純燕知道王勵在長春意外死亡,今天已經坐飛機趕到總部了。”


薛濤說道:“什麽都不知道。”


我喃喃的說道:“什麽都不知道?”


薛濤說道:“這個狄純燕對於他老公王勵的工作,從來不過問。自然不清楚。我們也是一問三不知。”


我喃喃的說道:“那他們為什麽來長春?狄純燕應該知道吧?”


薛濤說道:“王勵來長春,就是打算開設分公司,所以王勵來到長春這段時間,一直在給長春公司,招聘人馬,把業務引導到正軌。”


我問道:“王勵不會是自己一個人來的吧?”


薛濤說道;“當然不是,北京總部那邊有幾個人跟著王勵,一起來到的長春。”


我問道:“那為什麽,王勵失蹤的這幾天,那些人沒有報警呢?有一些可疑。”


薛濤說道:“我也跟王勵的同事聊過,在來到長春的這幾天,每一天晚上王勵都會去酒吧消遣,有時候會帶著女孩子去酒店開房,王勵的那些同事都清楚,所以也不敢多問。都以為王勵一直在溫柔鄉裏。”


我摸了摸下巴說道:“難怪如此。”


薛濤說道:“現在我們警方調查也是停滯不前。我們已經在秀色酒吧開始,一路上做調查,根本就找不到,郭玉瑩和王勵當時從秀色酒吧離開,去了哪裏。”


我問道:“王勵住的酒店,那邊也沒有信息?”


薛濤搖頭說道:“沒有?王勵很精明,帶女人從來不去他住的酒店。”


我喃喃的說道:“看來郭玉瑩帶男人都是回家,自然也是帶過王勵回家過。”


薛濤說道:“但是郭玉瑩的家,我們都仔細檢查過,根本就沒有線索。”


我摸了摸下巴,喃喃的說道:“郭玉瑩和王勵,究竟是死在哪裏呢?又是怎麽把兩個人一個運到郊區的呢?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結地地地酷結察所月察後


薛濤說道:“前進,看來這個案子,實在是太麻煩了。”


我說道:“薛濤,我想見見王勵的老婆,狄純燕。”


薛濤連忙說道:“沒有問題。我可以叫謝翎帶你去。”


我緩緩的點頭說道:“這樣太好了。”


艘仇遠不方孫察由陽月學秘


薛濤說道:“那好。我一會就讓謝翎去偵探社找你。”


我微微點頭說道:“好。”


若寒衝著我沒好氣的說道:“光顧著聊電話。看看,菜都涼了。”


我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涼就涼唄。對了,我得快點吃,一會謝翎去偵探社找我?”


若寒看著我說道:“你怎麽不讓謝翎來學校呢?”


我笑道:“我還要回偵探社,把資料給李白看看。得,時間不夠了,我得快點吃。”


我很快的就吃光了飯菜,買完單。就開車返回偵探社。


結不遠不鬼後學陌鬧指羽陌


偵探社裏,李白坐在沙發上看書,華宇婷玩著電腦。


我一回來,李白就衝著我問道:“前進,你回來了。怎麽樣?”


我搖了搖頭,拉著若寒坐在沙發上。


李白看著我問道:“案子還是沒有進展。”


敵仇地科情孫球陌陽後故仇


艘地地不鬼孫學由月鬼情鬼


我微微的點頭說道:“是啊。確實很讓人頭疼。”


艘地地不鬼孫學由月鬼情鬼  我問道:“那為什麽,王勵失蹤的這幾天,那些人沒有報警呢?有一些可疑。”


我開始說著在學校裏,知道的事情。


我說完之後,我和李白都坐在沙發上,沉默了好幾秒。


李白緩緩的說道:“居然還引出了五年前的一個學生自殺案!太不可思議了。”


敵遠不遠鬼艘察接鬧所星諾


我摸了摸下巴回應道:“是啊。確實有一些不可思議。”


李白說道:“前進,我感覺有什麽地方不對?”


我看著李白,點頭回道:“我也有感覺。”


李白說道:“五年前的事件。那時候你和郭玉瑩都沒有入學,這又能和郭玉瑩有什麽關係呢?”


我點頭說道:“是的。所以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點上一支煙。坐在沙發上沉默的抽煙。


華宇婷此時來到大廳,華宇婷坐在沙發上,看著我說道:“我看啊,華宇婷和王勵隻有一種關係?”


李白問道:“什麽關係?”


結仇不不酷後術由月我


華宇婷說道:“廢話,當然是一夜情了。”


李白說道:“你這話是什麽意思?”


華宇婷看了看李白說道:“別當我是聾子啊,你們剛才說的什麽,我都聽的非常清楚。”


艘遠地不情孫球由孤結月由


華宇婷說道:“那個王勵,一看就是一個渣男,靠女人起家不說,背地裏還找女人鬼混。這樣的人啊,仇家肯定不少。”


華宇婷連忙說道:“要是我,我估計啊,九成九就是郭玉瑩和王勵在一起,被什麽人撞見了。然後除而口角,然後動武。”


我插嘴道:“最後神婆和王勵都是被人打死的?”


華宇婷連忙說道:“對。對。就是這樣。”


我和李白都無奈的搖了搖頭,我和李白的冷笑。讓華宇婷看的極其的不爽。


華宇婷衝著我罵道:“李前進,李白,你們兩個笑什麽?感覺我說的不對嗎?”


我連忙說道:“對。說的都對。”


我才懶得和華宇婷鬥嘴。我看了看手表,心裏暗道:“這個謝翎怎麽還不來。”


華宇婷衝著我罵道:“李前進,就你那豬腦子吧。這都兩天了,案子還沒破。還坐在這裏瞎胡鬧,我要是你啊,我早就出去找線索了!”


敵不不科方艘恨由孤獨情鬼


敵不不科方艘恨由孤獨情鬼  “一下子讓我想起了以前,那時候查理霸和孫鐵龍都不在,調查案子就是你和我。”


我笑了笑,沒有搭理華宇婷,而是看著李白。


我說道:“李白,這是學校給我的,王勵學校的信息。我看了一遍,始終感覺不出什麽奇怪的地方。你再看看,沒準會找出什麽重要的信息。”


後遠遠科獨孫察所孤恨故鬼


說著我把公文袋,遞給了李白。


李白微微點頭,剛要去接,卻被華宇婷搶了過去。


我急忙叫道:“喂。大小姐,你別胡鬧。”


華宇婷叫道:“我胡鬧什麽啊?看你們笨的都跟豬是的,正好本小姐無聊,本小姐打算幫你們破案。”


艘仇地地酷敵察接冷指顯帆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李白也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抽著煙,再一次看了看手表。


心裏暗道:“從學校回到偵探社,已經快三十分鍾了。謝翎怎麽還不來。”


就在這個時候,偵探社門口,有車子的聲音。


我心裏暗道:“這肯定是謝翎到了。”


我急忙從沙發上站起,朝著偵探社的門口走去。


走到門口,我正好看到謝翎朝著偵探社這裏走來。


我和謝翎相互看到了對方。


謝翎連忙叫道:“前進,不好意思啊,總部現在非常忙,所以我來晚了。”


我尷尬的說道:“沒有啊,我們這也是沒事。”


謝翎說道:“薛濤告訴我,你要去見見王勵的老婆狄純燕。”


我點頭說道:“是的。”


謝翎說道:“那好,現在咱們就出發吧。”


我微微的點頭說道:“好,那就辛苦你了。”


謝翎擺了擺手笑道:“辛苦什麽啊。這都是我們的工作。”


我轉頭看了看李白,我衝著李白說道:“李白,我先出去了。家裏就擺脫你了。”


後仇遠仇獨敵術陌鬧後陌早


李白看了看我,微微點頭說道:“放心,王勵的信息,我一定仔細觀看。”


我點了點頭,就打算跟著謝翎離開偵探社。


結仇不不酷結學陌鬧孤由克


而若寒也跟著我走出了偵探社。


看樣子若寒還是要跟著我。


我拉住若寒,低聲的說道:“若寒,我看你還是留在偵探社吧。”


若寒看了看我說道:“怎麽?你不帶著我?”


我說道:“就我自己一個人就足夠了,你也陪我折騰了一上午,我看你還是留在偵探社吧。”


若寒連忙擺手說道:“我可不留在偵探社。再說了,上午咱們一起去學校,不是挺好嗎?我又沒拖累你,又沒有破壞你調查。為什麽不帶上我。”


我一下子不知道說什麽。


我不想讓謝翎多等我,我緩緩的說道:“那好吧。跟著我走吧。”


若寒連忙拉住了我的胳膊,衝著我笑道:“放心吧。我不會影響你的。”


邊說若寒還邊笑。


“一下子讓我想起了以前,那時候查理霸和孫鐵龍都不在,調查案子就是你和我。”


我搖了搖頭,心裏暗道:“女孩子就是喜歡瞎回憶。”


我拉著若寒上了車,我坐在副駕駛,我讓若寒坐在後麵。


孫科地遠酷結術由冷方帆克


我衝著謝翎尷尬的說道:“不好意思啊。”


謝翎衝著我笑了笑,沒有說話。啟動了車子。


其實路程並不是很遠,開車隻是用了十分鍾,我們就到了一個非常漂亮的酒店。


我喃喃的說道:“金海灣酒店。”


謝翎點頭說道:“沒錯,狄純燕來到長春之後,在總部留給我們的地址就是金海灣酒店。”


我喃喃的說道:“哦,那好!進去吧。”


我們三個人剛下車。就發現金海灣酒店的裏麵,似乎發生了什麽事,在金海灣酒店的大廳,聚集了很多人。


我心裏頓時感覺到不好,暗道:“莫非發生了什麽事?”


孫遠不科情後術所陽冷方


我看著謝翎和若寒說道:“走,快進去。”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