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機智笨探第九十三章 國畫展覽會(一)

時間:2019-08-13作者:笨笨阡陌


回到長春的時候,我心裏就感覺到特別的輕鬆,可能就是因為,一回到偵探社裏,那種輕鬆感,讓全身上下都覺的非常的舒服。


查理霸叫道:“奶奶的,咱們不在長春一周多,不知道家裏什麽情況啊。”


李白說道:“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嗎?”


敵不科地獨敵術接冷帆太早


我說道:“也就是一個小時的路程,咱們就回家了。”


查理霸叫道:“木頭不說來接咱們嗎?怎麽還沒到。這個木頭啊。什麽時候變的這麽墨跡了。”


說著查理霸就蹲在飛機場的門口。


我笑道:“上飛機的時候,我給鐵龍發的微信,我已經告訴了咱們回來的時間,我估計肯定是路上堵車。”


查理霸看了看手表,查理霸說道:“現在才七點多,能堵什麽車。”


李白看了看查理霸說道:“今天是周一,七點到八點都是上班的高峰,怎麽會不堵車。”


話音剛落,我在飛機場的入口,就看到了我們的車子朝著大門口行駛而來。


我說道:“看到沒,鐵龍來了。”


後仇科地方孫術由鬧術學學


我衝著車子揮了揮手,車子很快的就停到了我們跟前。


孫鐵龍衝著車上下來。孫鐵龍看著我們說道:“你們等急了吧。”


查理霸看著孫鐵龍罵道:“擦的。你要是再不來啊。我們都打算爬回去了。”


我看了看查理霸,然後轉頭衝著孫鐵龍說道:“鐵龍啊。別聽老鬼在那胡說,我們也是剛下飛機沒多久,飛機也延誤了。”


孫鐵龍看了看我說道:“早上太堵車了。”


李白說道:“很正常早高峰。”說著李白背著行李先上了車。


我看著蹲在地上的查理霸,我沒好氣的罵道:“老鬼,還不上車,等什麽呢。”


我跟著李白的身後也上了車。查理霸最後也是跟上了車。


我們一行人往回走,沿途我就是看著窗外的景色。


我喃喃的說道:“還是回家好啊。”


這可能是我在佳木斯的時候,感覺到人和人之間除了錢之外,似乎沒有感情。


一路上我的心情非常的忐忑,給孫鐵龍的感覺,就好想心裏有事似得。


但是一回到偵探社,我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


一進入到偵探社,我就聽到了華宇婷那喊罵的聲音。


“擦的。又死了。”


我轉頭看了看孫鐵龍笑道:“鐵龍,看來你媳婦,現在是超迷網路遊戲了。”


孫鐵龍搖了搖頭說道:“哎。也不知道遊戲有什麽好玩的。現在華宇婷是成天成宿的玩。”


我笑道:“這樣也好,總算是有點事幹吧。”


我進入到偵探社,讓我發笑的就是,華宇婷在哪玩遊戲。賈西貝給華宇婷在揉腿。


我很好奇,怎麽會有這樣的一個造型。


不過我看了看桌子,頓時我就明白是怎麽回事了。在電腦桌的另一側,地麵上還有幾張紙片,而且桌子上的文件也是零零碎碎的。


我頓時就已經想到了。這很有可能就是華宇婷在玩遊戲的時候,一激動踢了電腦桌一下,然後把電腦桌子上的文件踢到地麵上,自己的腿也踢疼了。


我聽到賈西貝邊揉著華宇婷的腿,邊說道:“宇婷啊。你就不能老實點。玩個遊戲,那麽激動幹什麽。”


華宇婷說道:“氣死我了。這都是什麽隊友啊。跟白癡是的。”


我特別喜歡偵探社裏吵吵鬧鬧的,想不到平日裏查理霸和雨林打鬧還不夠,又多了一個大小姐,這偵探社也是夠瞧的了。


我衝著華宇婷叫道:“喂。大小姐,你玩個遊戲就不能小點聲?”


艘地不遠獨孫恨所冷地秘察


華宇婷轉頭看了看我們。華宇婷說道:“呦。你們回來啊。”


查理霸笑道:“回來了。”


華宇婷說道:“在佳木斯玩的怎麽樣啊?”


我搖了搖頭,坐在沙發上抽煙,打算休息一會。


查理霸則喜歡逗美女。查理霸說道:“玩的那是相當好了。”


李白和我坐在一旁,李白不由自主的笑了笑。知道查理霸這又是要開始扯淡了。


李白搖了搖頭衝著我說道:“你們先坐著,我先上樓收拾一下東西。”


我緩緩的點了點頭,李白就背著背包上樓了。


我抽著煙轉頭看了看查理霸和華宇婷,這兩個人啊。也確實有共同語言。畢竟查理霸業餘愛好也是玩網路遊戲。


查理霸在指揮著華宇婷玩遊戲。兩個人也是又打又鬧。


我轉頭看了看孫鐵龍,我低聲的說道:“這一周多,家裏沒事吧?”


孫鐵龍看了看我回著:“沒事。”


我偷偷的看了看賈西貝一眼。孫鐵龍也看了看賈西貝一眼。孫鐵龍明白我的意思。


孫鐵龍低聲的說道:“賈西貝最近狀態很好,和雨林,若寒,宇婷都相處的非常好。就是記憶一直都是那樣。”


敵地不不情艘恨由陽月我由


我摸了摸下巴說道:“哎,不知道賈西貝多長時間能恢複記憶。”


孫鐵龍說道:“在你們走的第二天,薛濤曾經來過。”


我說道:“薛濤來到了偵探社?”


孫鐵龍點了點頭,我繼續說道:“肯定是來看看賈西貝的吧。”


孫鐵龍說道:“沒錯,但是薛濤怕嚇到賈西貝,隻是在偵探社的拐角處,和我聊了一會,問問賈西貝的狀況。”


我緩緩的說道:“警方其實也是很在意賈西貝的。”


我的一支煙也快要抽沒了。我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後說道:“好了。我也上樓了。收拾一下東西之後,我就去找若寒。”


孫鐵龍說道:“那好。晚上再聊。”


我背著背包,回到了房間裏,一進入到房間裏,我就感覺房間裏特別的香。頓時我才想起,原來這個房間一直都是賈西貝和若寒住。以前我和若寒住的時候,偶爾我會在房間裏抽煙,我是個老煙槍,所以有時候房間裏的煙味很大。自從我搬到大廳之後,賈西貝和若寒一直住在房間裏,女孩子必然喜歡一些香水之類的。


孫不科地獨後術由孤吉冷察


沒有想到現在房間裏不光是整齊多了。而且還香氣撲鼻。


我帶的衣服不是很多,按照以前的習慣,我就是直接用個水盆把衣服放在洗手間裏。然後等待若寒或者我來洗。


但是我知道現在或許有一些不方便吧。我搖了搖頭,就背著背包走了樓,來到了一樓的洗手間。


一樓是公用的洗手間,一般也沒有人會用,隻是用來洗衣服。


我把洗衣機放水之後,就開始把我的那幾件衣服洗了。


這個時候查理霸聽到洗手間裏有洗衣機的聲音,查理霸急忙跑到了洗手間裏。


查理霸看了看我笑道:“前進啊。你洗衣服呢?”


我看著查理霸笑道:“不是。我在衝涼呢?”


查理霸衝著我笑道:“前進啊。別那麽不仗義,左右你也是洗衣服,把我的衣服也順道洗了吧。”


我就知道查理霸這個人,一直都是這麽懶。但是是兄弟,也沒有辦法。


後不仇遠情敵學由陽地通羽


我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那還不趕緊把背包拿過來。”


查理霸笑了笑,就在大廳裏把背包拿過來。


查理霸叫道:“全部都洗了。”


查理霸看到我把他的衣服都倒在裏洗衣機裏,查理霸滿意的回到了大廳,和華宇婷去玩遊戲。而我就在洗手間裏洗衣服。


蒸騰了有一個多小時,我可算是把我和查理霸的衣服都洗完了。


我一切都處理完畢了。我看了看手表上的時間,十點三十一。


我緩緩的說道:“估計到了學校,沒一會的時間,若寒就會下課了。”


我看著大廳裏,孫鐵龍,查理霸,華宇婷都坐在電腦前,孫鐵龍帶著耳機子看著電腦屏幕,我知道這是孫鐵龍想安靜一點的看新聞。所以才帶上耳機子。


而查理霸和華宇婷一直在玩著遊戲,邊玩還邊吵吵。


賈西貝就是坐在華宇婷的旁邊看著。


我感覺這樣很和諧。家裏我也放心了。


我來到孫鐵龍的旁邊,孫鐵龍見我來到。就把耳機子摘了下來。


我衝著孫鐵龍說道:“我去學校找若寒了。你們該幹什麽,就幹什麽。”


孫鐵龍緩緩的點了點頭。


我看了大家一眼,在桌子上拿起了車鑰匙,就離開了偵探社。


一周多沒有見若寒了。確實很想若寒,正所謂小別勝新婚。我估計若寒見到我,估計也是一樣那麽驚喜。


為了給若寒一個驚喜,我們早上坐飛機的時候,我特意給孫鐵龍發微信,讓孫鐵龍開車來接我們,但同時也吩咐了孫鐵龍。不要告訴其他人我們回來了。


我的目的就是想給若寒一個驚喜。


我開心的開車。沒一會的功夫,我就到了學校的南門。


我看了看手表,才十點五十四。


我摸了摸下巴,喃喃的說道:“哎。還有半個小時啊。”


我坐在學校裏的長椅上抽煙,靜靜的等待時間的逝去。


等人確實是一個非常辛苦的事情,有一些人時間一長就坐不住。我時不時的看著手表。打算去教學樓去接若寒吧。到時候若寒一聽會嚇一跳。


打定了這個主意之後,我就朝著教學樓那邊走去。


我在教學樓的門口等待著。十一點半我們都是準時下課。


一到了十一點半,我的心情都非常的活躍。真的很希望盡快的看到若寒。


教學樓裏的學生,緩緩的往外走,學生也越來越多。


我仔細的盯著大門口。希望可以看到若寒。


誰知道我看到若寒正在樓梯往下走,在若寒的身邊,還跟著一個男人。那個男人我沒有見過。若寒和那個男人聊的還很開心,我仔細的看著若寒和那個男人,感覺兩個人的關係,還有一些親昵。而那個男人時不時的總是看著若寒的臉。


我頓時對這個男人就產生了一種反感。我知道若寒是一個美女,雖然我和若寒是情侶,但這不表示,沒有男人會追若寒。


這也許就是每一個男人心裏都有一份愛情的小心眼吧。


若寒原本是和那男人有說有笑的。但是若寒一看到我。若寒急忙就跑到了我的身邊。


“前進,你回來了啊。什麽時候回來的。”


我看了看若寒說道:“早上回來的。”


若寒看了看我說道:“你怎麽不告訴我。”


我笑道:“告訴你也沒用啊。你還要上課。”


若寒說道:“壞死了你。去佳木斯那麽長時間,我都不敢給你電話,生怕打擾你。”


敵科不仇鬼孫恨所鬧指主接


我笑了笑說道:“我這不是回來嗎?”


我和若寒正在說話,那個男人看了看我說道:“你就是李前進啊。你好。”


說著那男人就伸出了右手,要和我握手。


我轉頭看了看那男人,我沒有伸出手。隻是簡單的說了一句。


“你好。你是?”


我說話的語氣有一些僵硬,已經透漏出不開心的樣子。


結仇遠遠獨敵學戰冷顯指鬧


結仇遠遠獨敵學戰冷顯指鬧  我笑道:“這樣也好,總算是有點事幹吧。”


那男人尷尬的看了看我,還沒等說話。


若寒搶道:“前進啊。這是另外一班的同學,明年和我一樣,都是研究生了。”


我緩緩的說道:“哦。”


我對這個男人,充滿了敵意,而且還讓那男人看了出來。


那男人也感覺到很尷尬。但是又不能灰溜溜的走了。


那男人看了看我說道:“我叫範超。至於李神探你的大名,在學校裏早就是如雷貫耳了。”


我隻是簡單的笑了笑,沒有說話。


我轉頭看了看若寒說道:“走,吃飯去吧。”


我都沒有搭理那男人。拉著若寒的手,就要從教學樓裏往出走。若寒也感覺到不好意思。


若寒連忙衝著那男人說道:“那我們就先走了。拜拜。”


那男人尷尬的看了看若寒說道:“拜拜。”


我連話都沒說,直接拉著若寒離開了教學樓。


若寒看了看我說道:“前進,你幹嘛啊。”


若寒說道:“範超是另外一個班,學金融的。也算是咱們同學了。”


我冷冷的說道:“我可不認識他。”


若寒心裏有一些嘀咕,若寒知道,我並不是那種看不起人的人。


若寒說道:“前進,你是不是以前就認識範超?”


我說道:“我以前也不認識他。”


若寒說道:“那你怎麽對範超有那麽大的敵意呢?”


我說道:“有敵意嗎?”


若寒說道:“怎麽沒有,我看你都想吃了他。”


我笑了笑說道:“我吃他幹嘛啊。”


若寒說道:“今天八月份,在開學的時候,我就是研究生了。我會和範超一起讀課程。以後我們就是同學了。”


我說道:“怎麽?你和那小子以後是同學了?”


若寒說道:“是啊。怎麽了?你以為就我一個考研的啊。”


我緩緩的說道:“奶奶的,我看那小子不是什麽好人。”


我這麽一說話,若寒撲哧的一下子樂了。


我轉頭看著若寒問道:“你笑什麽啊?”


若寒悟了悟嘴,衝著我說道:“我還以為你怎麽了呢?原來是吃幹醋啊。”


我看著若寒,說道:“誰說我吃幹醋了。沒有啊。”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