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終極美女保鏢第78章 身份暴露

時間:2019-12-05作者:魂斷心不死


南宮家族這次來的人正是南宮飛,他入住了杜家的莊園,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幾名手下都被紅樓的人給抓了,隻有一直跟隨他的心腹保鏢三眼有幸逃了回來。


聽到紅樓連南宮家族的人都敢抓,南宮飛勃然大怒。


杜海峰乘機開口道:“飛少爺,紅樓那女人雪姐一向霸道,如今取代了譚四更是在蘇江隻手遮天,她竟然連南宮家族的人也敢動,實在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南宮飛也不是傻子,看了眼杜海峰冷笑道:“杜海峰,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麽,想要借助南宮家族的手替你除去敵人,你未免把南宮家族的人都當傻子了。”


“飛少爺,我絕沒有這種心思,杜家隻想成為南宮家族的朋友,替南宮家族做事。”杜海峰嚇出一頭冷汗,卑躬屈膝的說道。


“嗬嗬,小小的杜家也想成為南宮家族的朋友,你們連當狗都不配。”南宮飛冷笑一聲,這次來蘇江,他就受到了家族長輩的叮囑,到了蘇江做事都要考慮一下後果。


華東地界是楊家的地盤,在這裏隨意收服小家族,一旦引起楊家的不滿,就算南宮家族也不好交待。


楊家這幾年發展的太迅猛,雖然依舊是地字號家族,可勢力早已超越了其他任何地字號家族,比四大天字號家族也遜色不了多少。


任何一個天字號家族也不願意輕易招惹楊家,而且楊家老頭又是一個暴脾氣,惹怒了這老頭,他才不會考慮任何後果。


“一個突然出現在葉家千金身邊的高手,你們居然連人家的身份都弄不明白,就自己衝上去送死。甚至到了現在,你們也不知道人家的底細,南宮家族要你們有何用。”


南宮飛冷冷一笑,而他的手機也恰好響了起來。


南宮飛接通了電話笑道:“北宮義,看來你有消息了?”


“現在蘇江地下勢力到處在找人,隻要出去就會遭到一群瘋狗的糾纏,但我還是打聽到了一些消息。”話筒裏,北宮家族這次派來的核心子弟北宮義哼哼笑道。


“我也了解到一些情況,楊輕語那母老虎也來蘇江了,她還動用了關家的軍方力量,封鎖了觀音山。”


南宮飛自然不想被北宮義看扁,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說了出來。


“不錯,楊輕語的確來蘇江了,沈家大小姐在觀音山拍攝新歌mv,聽你被槍擊墜崖了,現在生死未知。我還聽說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和沈大小姐合作拍攝mv的男主角就是那個叫楊天的小子,他也和沈瓊瑤一起墜崖了。”


“什麽?沈瓊瑤墜崖了。”南宮飛驚得臉色一變,沈瓊瑤可是南宮家族大少爺南宮浩喜歡的女人,都被南宮家族視為南宮家族未來的少奶奶,竟然在蘇江發生了這種事,南宮浩要是知道了,南宮家族還不掀翻天。


“嗬嗬,南宮飛,你就不覺得奇怪嗎?就算是沈家大小姐在觀音山出了事,也不會驚動楊家派出這麽大陣仗來封鎖觀音山吧,連楊輕語都來了,顯然不是因為沈大小姐,而是因為那個叫楊天的小子。”


北宮義冷笑道:“古家人也調查到楊天來到蘇江的一些事情,楊輕語替他出麵打壓了於家,他又殺了譚四到現在都安然無恙,我們已經確認,這個叫楊天的小子就是五年前逃離華國的楊家私生子。”


“果然是他,這件事我們要立刻回稟家族。”南宮飛神色凝重的說道。


“南宮飛,你可別忘記了,沈家是你南宮家族的盟友,沈大小姐也是南宮大少爺未來的妻子人選,她和楊天走得這麽近,沈萬山恐怕也和楊天有了關係,可別到最後,南宮家族後院起火,影響了我們四大家族的聯盟。”


“北宮義,你什麽意思?”南宮飛震怒道。


“什麽意思?我是擔心南宮大少爺戴了綠帽子,而南宮家族還不知情。”北宮義哼哼一笑,隨即沉聲道:“要是楊天死了,自然也不會存在這種可能。但剛才我們已經得知,楊天和沈瓊瑤平安無事,活著被救出了懸崖,如今已經被送入軍分區醫院了。”


楊天已經醒來多時,但他一直沒有睜開眼睛,而是自己運行龍罡玄心決治愈著身上的傷勢,憑借現代醫療技術,他至少需要在醫院裏住上十天半月才能恢複個七七八八。


可楊天豈會呆在醫院這種地方,在他一番治愈下,紗布包裹的身軀已經紛紛結疤,就連血肉剩下不多的十個手指頭也再次長出了嫩肉,隻是相比其他傷勢來,想要讓雙手徹底痊愈,也需要幾天時間。


楊天睜開眼就看到了葉傾城紅腫的眼睛,以及那憔悴蒼白的臉。


“你醒了?”葉傾城露出驚喜之色,也驚動了楊輕語三女,三女紛紛圍了過來,一雙雙美目驚喜的看向楊天。


楊天感覺到喉嚨有些幹澀,裂開幹澀的嘴唇道:“給我喝點水。”


俞詩曼急忙拿起了一旁涼好的溫水遞到了楊天麵前,她還準備了一支吸管。


葉傾城正要去倒水,看到這一幕,眼底劃過一抹黯然,她發現自己真的不懂照顧人,連俞詩曼都不如,人家會想得這麽周到,自己卻隻是傻傻的看著楊天。


楊天喝光了一杯水,嗓子也舒服了一些,就要坐起身來。


“躺著別動,傷成這樣還要起來,想上廁所這麽多人都能幫你。”楊輕語瞪了眼楊天,不讓他起來。


楊天確實想要上廁所了,輸了不少營養液以及其他消炎藥水,不喝水還好,一喝水立刻就讓他感覺到膀胱腫脹的難受。


“小姑,我自己可以。”楊天無奈的笑道。


“可以你個頭,這裏又沒有外人,有什麽害羞的,不就是那麽個玩意,那個男人不長的。”楊輕語輕哼了一聲,一番話把眾女說的臉都紅了。


雪姐急忙跑出去向護士要了一個小便器拿進來,可她不知道該交給誰,若是葉傾城和俞詩曼不在這裏,她也不會在乎什麽,別說伺候楊天小便了,就是大的她也不會覺得難為情。


可兩女都在這裏,交給誰都不合適。


“傾城,拿著尿盆,詩曼,把楊天褲子脫下來,你們不願意我來。”楊輕語卻是看著兩女說道。


俞詩曼紅著臉看了眼葉傾城,上前把被子掀起,楊天渾身包紮的像是木乃伊,其實根本連褲子也沒穿,那雄赳赳的大家夥就露在外麵。


楊輕語說說嘴還行,猛然看到楊天那玩意,臉蛋也有些發紅,心中更是驚歎,怎麽這麽大,她還瞥了眼俞詩曼,因為她知道俞詩曼一定見過,還用過。


葉傾城也一臉通紅,下意識的接過小便器,瞄了眼楊天,頓時羞得臉蛋像是熟透的蘋果,心中也是一陣狂跳。


雪姐同樣美目中閃現異彩,她也是第一次見楊天的凶器,太驚人了。


被四個女人看著,楊天也臊的臉色發紅,直接翻身坐了起來,用胳膊夾住被子就把自己給裹住了。


“我自己可以,不用你們幫忙。”楊天跑的比兔子還快,一溜煙裹著被子就衝進了衛生間。


高級病房內自然也是有獨立衛生間,隻是他雙手包的和粽子一樣,不方便扶著準確掃射,一通胡亂噴射後再次裹著被子走了出來。


四個女人神色各異的看著他,依舊一張張美麗的臉龐隱現著羞暈,楊天咧嘴笑道:“我真的沒事,趕快讓人把我身上這難受的紗布處理掉,不然我會被憋屈死。”


折騰了快一個小時,楊天也終於出院了,解開紗布他的傷勢幾乎都好了,所有疤繭都脫落下來,疤痕也沒留下多少,楊輕語和葉傾城幾女也自然不能讓他再住院了。


楊天的雙手還包紮著紗布,現在還不能取下來。


離開醫院後,楊天看了眼雪姐和俞詩曼說道;“雪姐,你們回去吧,一個個都沒睡好,先回去休息吧,我回葉家莊園。”


楊天都這麽說了,雪姐和俞詩曼也就隻好離開。


“你不用趕我走,我也有事情處理,你就在葉家好好養傷,其他事情有我在呢,你不用擔心。”


楊輕語白了眼楊天,她知道楊天一定也會趕她走,楊輕語看向葉傾城點頭道:“傾城,好好照顧好這臭小子,這幾天就辛苦你了。”


“嗯!”葉傾城點點頭,也不多話,直接讓阿木開車趕往葉家莊園。


“傾城,今晚我就把所有事情都告訴你,這次大難不死,讓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有些事情我需要珍惜,有些事情更需要我用生命來守護,我不想欺騙你,我隻想讓你知道真實的我。”楊天看向葉傾城,語氣溫柔的說道。


“好,我也不希望你隱瞞我,甚至欺騙我。”葉傾城輕聲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