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終極美女保鏢第545章 江子奇的悲劇

時間:2019-12-05作者:魂斷心不死


落毛鳳凰不如雞,江子奇真正體會到了這種感受,原本還被禮遇招待,視為貴賓,可是突然間就發生了變故。


他帶著五名先天境界手下被轉移了三次,而待遇一次不如一次,剛偷渡過海的時候,是被千葉浩二用直升機帶來京東,安排在環境優雅的深宅大院。


除了防護人員很多外,飲食住房都高檔奢華,還有美麗的r國侍女,溫柔乖巧,伺候的幾人舒舒服服,千葉浩二也對他們十分恭敬。


而第二次卻是被軍車護送,帶去了軍營,住的地方也頗為簡陋,雖然也有侍女照顧,可明顯檔次低了一大截,負責保護他們的軍官更是一張死人臉,態度十分惡劣,滿眼的鄙夷和藐視。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現在是誰落難時期,忍一忍也就過去了,江子奇如是安撫著自己。


可是第三次,他們卻是被強行押走,江子奇的一名手下反抗了幾下,還挨了幾巴掌,唯一讓他們感到痛快的是,先前那名惡言惡行的軍官,死在了他們麵前,被另一名軍官一槍爆頭幹掉了。


兵變,r國發生了兵變,這是江子奇深切感受到的,軍營裏亂成了一鍋粥,他們再次被帶到了一個地方,應該是一個地下軍事基地。


這一次,江子奇和他的手下成了階下囚,被分別關在了不同的囚室,嚴刑拷打,各種歹毒手段整整折騰了他們兩天兩夜,其中一名手下不堪受辱,咬舌自盡了。


氣度不凡,氣質高雅,受盡追捧和羨慕的江大少,也被折磨的死去活來,身上被抽打的傷痕累累,一張俊朗的臉也變成了豬頭,看不出人樣。


先前他還保持著氣節和風骨,麵對折磨咬牙堅持,但被灌了一頓辣椒水之後,江大少張著大嘴,口裏冒青煙,眼淚流的更是稀裏嘩啦。


審訊他的軍官是個滿臉橫肉,相貌醜陋的軍官,受不了江子奇那副帥氣的臉蛋,掄起拳頭將他打成了豬頭,眼睛都差點打爆了。


江子奇雖然陰狠,卻也知道一旦把自己知道的絕密資料暴露出去,他就隻有死路一條,所以他死扛著,一個字不說,


最後江子奇終於崩潰了,這名醜陋軍官把他的一名手下帶到江子奇麵前,當場找來一箱子黑色小老鼠。


這些小老鼠也不知道什麽品種,眼珠子都是紅色,當場就把江子奇的那名手下咬的血肉模糊,下半身都成了白骨。


活生生的撕咬,哢嚓哢嚓吸食血肉的聲音像是夢魘一般,那名手下淒厲的慘叫聲持續了十幾分鍾,才最終斷了氣。


當一隻老鼠從死屍的肚子裏鑽出來後,江子奇嘔吐了,同時也崩潰了,幹澀的嗓子裏發出壓抑的嘶吼,滿眼的恐懼和絕望。


他真的不願意這樣死去,太慘了,任何人也承受不了這種死法。


江子奇交代了,把自己知道的一些國家機密一股腦全說了出去,不過這些絕密也算不上真正的核心機密,畢竟他也接觸不到太重要的東西。


就算他老子是江東民,也不會把很多絕密都告訴他。


此時的江大少像是一條寒夜裏斷了腿,饑餓了多日的死狗,被關在冰冷的囚牢裏,蜷縮著血跡斑斑的身軀,一直都在顫抖。


他崩潰了,卻也瘋了,高傲的他何曾受過這樣的屈辱和折磨,精神崩潰下,他連自己叫什麽都不知道,隻剩下了恐懼和身體的痛苦。


房門再次被打開,出現在牢門前的是明仁太子和兩男一女,燈光亮起來的時候,江子奇驚惶不安,瑟瑟發抖,蜷縮著身體,嘴裏發出嗚嗚的哭聲。


“這就是華國頂尖的世家,江家大少,也是一個貪生怕死之徒。”


明仁太子目光不屑的看了幾眼江子奇,這才看向一旁的女子笑道:“秀子小姐,人就在這裏,你們可以帶走了。”


那名叫秀子的女子身穿黑色風衣,黑亮的長發披肩,容顏嫵媚,紅唇嬌豔,倒是個漂亮的女人,應該不超過三十,眉宇間透著一絲冷傲。


“小泉,把他帶出去。”秀子眼神冷漠的看了眼江子奇,對著身旁一名男子說道。


江子奇再一次被帶走了,精神已經崩潰的他,被幾名氣勢淩厲的男女押著,連夜去了鬆本明山的軍營。


而他的幾名手下,全部死在了囚牢中,屍體也被處理掉了。


不等江子奇從車上被帶下來,一名膀大腰圓的壯漢便飛身上了車,一把拎起了江子奇的脖子,任憑江子奇驚恐掙紮,後者卻是穩穩抓著他。


“赤爺爺,您這是要幹什麽?”秀子愕然的看著壯漢,有些不明所以。


“你爺爺已經去追殺那個叫楊天的小子,二爺爺要把此人帶過去,好好羞辱一番那不自量力的小子。”


壯漢比大多數r國人都魁梧不少,一張大方臉,短發赤眉,一雙銅鈴大眼滿目凶光,是田野家族的頂尖高手,叫做田野赤。


“赤爺爺,我也和您一起去,我倒要看看這個叫楊天的小子是不是三頭六臂,敢來我r國興風作浪。”田野秀子冷聲道。


“好,你們這些小輩去見識一下也好,你爺爺已經很久沒親自出過手了。”


田野赤點點頭,抓著已然失禁的江子奇飛身遠去,田野秀子等人也展開身法,緊隨在田野赤身後。


此時楊天和南宮媚兒已經來到了海邊,前方便是一望無際的大海,附近是一個漁村小鎮,岸邊停泊著大大小小的船舶和遊艇。


兩人一路飛奔,整整跑了一夜這才來到此處,楊天渾身熱氣騰騰,出了不少汗,以他先天大圓滿的修為,龍行百變輕身功法日行萬裏雖然達不到,但這一夜過去,也足足跑出兩千多公裏。


這還是他抱著南宮媚兒,否則速度更快。


“累了吧,你可真能跑。”南宮媚兒臉上蕩漾著柔媚的笑意,取出一方繡花手帕給楊天擦拭臉上的汗水。


手帕上有一股淡雅梅香,這塊手帕是南宮媚兒貼身帶著,不僅有她的體溫還有一絲體香。


楊天笑眯眯的看著南宮媚兒,眼神炙熱如火,還不時吸著鼻子,一副色魂授予,頗為享受的樣子。


本來還很自然的南宮媚兒,像是溫柔的妻子照顧丈夫一般,卻也被他盯得渾身不自在。


“自己擦吧。”南宮媚兒罷工了,把手帕塞到楊天手裏,紅著臉把頭扭到了一旁,饒是南宮小姐修養好,也受不了楊天赤果果的目光,像是要把她吞了一般,太邪惡了。


“你剛才說什麽?我沒聽到。”楊天嗬嗬一笑,自己隨意擦了幾把,毫無形象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這一路的確是累得不輕,否則也不能把田野霸刀擺脫,就算那老東西內力高深莫測,比速度,楊天也自信田野霸刀差了一截,想要追到這裏,至少也需要半個小時以後,乘此機會,也能恢複一些體力了。


“說你體力好,強壯的和牛一樣。”南宮媚兒瞥了眼楊天,隨即抿著嘴笑道。


“媚兒,你終於發現了我的優點,就憑我這體力和耐力,還有持久,任何女人嫁給我,都會幸福的嗷嗷大叫。”楊天咧嘴笑道。


“你……!”南宮媚兒羞惱的差點昏厥,這人臉皮之厚讓她無言以對,如此露骨羞人的話語,居然赤果果的就說了出來。


什麽叫嗷嗷大叫,太流氓混蛋了,饒是南宮小姐心性不同常人,也有些受不了。


“流氓!”


南宮媚兒羞憤的瞪了眼楊天,紅著臉轉身跑了。


楊天出了太多汗,現在急需要補充水分,雖然不正經的話語讓南宮媚兒無語,但媚兒小姐卻也識大體,胸懷寬廣,不與他計較,還是找水要緊。


何況楊天臉皮越來越厚,以前是南宮媚兒調戲他,現在風水輪流轉,南宮媚兒居然有些招架不住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