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終極美女保鏢第1262章 血戰黎明前

時間:2019-07-30作者:魂斷心不死


萬宗盟占據著湘西第一名山,九雲峰,此山的由來是因為九座巨峰,穿入雲霄,常年籠罩在雲霧中,故而得名。


但九雲峰並非隻有九座巨峰,大大小小的山峰上百座,隻有最高大的九座巨峰,才籠罩在雲山霧海中,仿若仙境一般。


而這九座雲峰,也自然成了萬宗盟的核心地域,萬宗盟各宗長老,元老名宿,便隱居在這九座雲峰內,除了他們的門人弟子,外人不準踏入。


此時在九雲峰的外門大殿內,外門第一長老崔雲一臉凝重,看完了手中的羊皮紙,目光深邃的看向麵前的黃杉女子。


“黎女俠,你先稍等片刻,我去去就來。”


崔雲意識到事態言重,哪敢耽擱時間,急急忙忙趕去內門,找到了他的師兄,內門長老姚斌,把黃杉女子帶回來的消息說了一遍,並奉上了錦囊中的密信。


姚斌聽完之後也是臉色駭然,一把抓起書信驚聲道:“竟有此事,若消息可靠,萬宗盟大禍臨頭了。”


“師兄,那個血族為何要給咱們傳遞消息?此事會不會有詐?”崔雲一臉疑惑的問道。


“我怎麽知道,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現在盟主並不在盟中,我立刻去找大長老匯報。”


姚斌一邊說著,一邊向外走去,猛地停下來看向屁股後跟著的崔雲。


“你去找公子,把此事告訴他,公子足智多謀,想必會有對策。”


崔雲點點頭,立刻轉身向著一處山峰內趕去。


這座山峰並非那九座雲峰,也並不高大,卻也是山明水秀,景色宜人,在半山腰有一片水榭環廊,庭樓雅閣。


而這裏也沒有什麽守衛,隻住著一人,當然如今卻變成了三人。


“公子,外門長老崔雲求見。”


崔雲站在環廊前,不敢貿然踏入裏麵,而是開口說道。


不多時,一名身穿藍裙,娉婷婀娜的冷豔女子走出來,微微蹙著秀眉道:“公子已經休息了,有什麽事不能明天再說。”


崔雲低著頭不敢直視對方,此女臉頰微紅,氣息不均,就連身上的藍裙都有些淩亂不整,他那裏還不明白,公子一定和荊家姐妹在親熱,自己打擾到了公子的好事。


“荊姑娘,事關重大,故而才來打擾公子和兩位姑娘,有人送來訊息,昆山派已被血族覆滅,如今血族二十萬大軍藏身在白昆山,隨時都會突襲九雲峰。”崔雲急忙說道。


荊寒雨臉色一變,這個消息足以讓任何人震驚,她驚聲道:“什麽人送來的消息?消息是否準確?”


“是天華山莊的黎如意,天華山莊老莊主胡元以及莊中十一名高手前往昆山派拜訪,除了黎如意,其他人都被血族殘殺,隻有黎如意一人逃了出來。”崔雲如實說道。


“寒雨,公子請崔長老進來說話。”


此時,另一個清冷的女子聲音響起。


荊寒雨帶著崔雲穿過水榭環廊,來到一處三層閣樓前,房門打開,另一名身穿藍衣的女子走出來,看著崔雲道:“崔長老,請進。”


崔雲急忙感謝,目不斜視的走了進去,在一樓的大堂內,一名身穿白色內衫,長發隨意披在肩上,相貌白淨,略顯陰柔的青年,坐在輪椅上。


“崔雲見過公子,打擾到公子休息,請公子贖罪。”崔雲立刻上前見禮,神態恭敬而敬畏。


身穿白衫的青年正是花滿樓,即使被楊天打斷了雙腿,後來又圍殺楊天,卻被楊天殺了個落花流水,花滿樓依舊是萬宗盟的少主,無人可以取代,誰讓他是花家的獨苗。


若非遇到楊天,花滿樓絕對是中域年輕一輩中的第一人,林霄和他比起來還欠缺了很多。


“崔長老,無須多禮,你剛才說的事情到底是怎麽回事?你詳細說來。”花滿樓俊朗邪逸的臉龐隱現深沉,凝重,顯然崔雲先前在外麵的那番話,他也聽到了。


崔雲不敢隱瞞,將黎如意帶回來的消息如實回答,並講述了黎如意在白昆山的遭遇。


花滿樓和荊家姐妹麵麵相覷,都能看出彼此眼神中的震驚,血族居然出現在了萬宗盟背後,太可怕了。


“天華山莊黎如意,我以前也見過她,是昆山派白蘇長老的得意弟子,他們去昆山派,應該是去拜訪白蘇。”荊寒煙說道。


“此時匯報給大長老了嗎?”花滿樓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


“我師兄姚斌已經去見大長老了。隻是那名血族為何要擊殺自己人,還讓黎如意把消息傳遞到萬宗盟,這說不通啊。”崔雲費解的說道。


花滿樓點頭道:“此事的確蹊蹺,不管這名血族為何要給咱們傳遞消息,事情應該不假。”


“按照這名血族信上所言,與咱們一直對峙的那支血族隊伍應該會配合他們行動,難怪最近血族蠢蠢欲動,似乎要有所行動,連我父親都不得不離開萬宗盟,去坐鎮紅穀口指揮大局。”


花滿樓沉聲道:“那麽現在紅穀口的血族應該也發起了攻擊,哪裏開戰了。以我們萬宗盟內現在的力量,絕對擋不住二十萬血族大君,還有至少四名血族大尊。”


“寒煙,荊家距離萬宗盟還有百裏距離,就算荊家派人來支援,也改變不了什麽。”


“那我們怎麽辦?”荊家姐妹緊張的問道。


花滿樓微微沉吟,看了眼兩女道:“你們立刻收拾一下,帶領萬宗盟的所有家眷和門中天才子弟,馬上撤離,趕去荊家。”


“公子,那你呢?”荊家姐妹驚聲道。


“我是萬宗盟的少主,萬宗盟生死存亡之際,我怎麽可以臨陣脫逃。”


花滿樓嘴角勾起平靜的笑容,看了眼崔雲道:“崔長老,立刻吩咐下去,萬宗盟所有在盟中的長老以及元老,趕去宗門大殿議事。”


“是,公子。”崔雲領命,立刻轉身離去。


“滿樓,你和我們一起走好不好?這裏有大長老主持,還有幾位元老在,你不用留下來。”荊寒煙急切的說道。


花滿樓平靜的看著兩女,搖頭笑道:“我知道,盟中很多人都覺得我已經是廢人了,就連你們,也是這樣想的吧?”


荊家姐妹麵麵相覷,淚眼婆娑,別說花滿樓斷了腿,就是完好無損,她們也不希望他留下來。


“寒煙,寒雨,血族襲擊明陽城,楊天並不在,但他在關鍵時刻卻趕了回去,我花滿樓若是連自己宗盟都不顧,那我不止比不上楊天,我都不配嫉恨他。”


花滿樓自嘲的笑道:“楊天和我說過,他留我一命,讓我替花家傳宗接代,我活著的唯一作用,就是替花家留下血脈。”


“而現在,寒煙,你也懷上了我的孩子,算是替我們花家留下了骨肉,請給我最後一點尊嚴,如果今日我未戰先逃,那我就算活著,和死了又有什麽區別。”


說完,花滿樓自己推著輪椅,挺直了身軀,向著外麵走去。


白昆山掀起一片血色雲霧,四名大尊現身,二十萬大軍頃刻間被血氣籠罩,楊天也再次置身在血色囚籠內。


這一刻的楊天有種衝動,若他全力出手,他有十足把握,將血色囚籠內五萬血族全部幹掉。


血族大尊化作血光急遁,那速度可想而知,一旦楊天施展出萬劍齊飛,即使無法將血色囚籠崩碎,也能讓毫無防備的大尊受創,將他的血色囚籠撕裂。


那結果就如同雲端航行的飛機破了無數個洞口,飛機上的乘客會從萬丈高空墜落,哪怕這些血族都有血翼,在那種急速飛行中,也會摔個粉身碎骨。


可他的後果,也同樣如此,即使摔不死,也會被憤怒的大尊幹掉。


楊天想了想,還是將這個念頭打消了,他的命沒有這麽不值錢,和區區數萬血族同歸於盡,得不償失。


幾乎是在楊天念頭熄滅的片刻,血色囚籠突然消散,數萬血族腳踏實地,出現在了一座山峰前。


而另外三個方向,三名大尊同樣放下了血族大軍,四聲冷笑伴隨著衝天而起的血光,四位大尊撲向了九雲峰。


而從九雲峰內,也響起一道驚怒的大喝聲,令人壓抑的恐怖氣勢從九雲峰內衝出,花家老祖花萬裏衝向了四位大尊,頃刻間便以一敵四,爆發出驚天大戰。


“殺!”


凱迪親王,薩爾親王等五名親王暴吼一聲,帶領著身後的血族大軍直奔九雲峰撲殺而去,刹那間便與九雲峰衝出來的強者混戰了起來。


刀光劍影,血氣翻滾,憤怒的咆哮,淒厲的慘叫聲,編織起了一場生與死的旋律。


空中,地上,一棟棟古樸宏偉的建築物上,都有血族和萬宗盟的強者搏殺,一具具屍體倒下,激烈的打鬥聲和慘叫聲,劃破了夜色的寧靜,給即將到來的黎明,染上了一層血霧。


楊天所在的青天部,按照自己的職責,迅速分散開,守住了九雲峰通往山下的每一條小道。


楊天站在山下,遙望廝殺慘烈的九雲峰,心中一片沉重,麵對血族如此規模的襲殺,萬宗盟守得住嗎?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