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終極美女保鏢第1140 公子,請留步

時間:2019-12-05作者:魂斷心不死


對於蕭辰的為人,楊天還是很敬佩的,老友被殺,他動怒想要討一個公道也在情理之中。


楊天歎了口氣說道:“三位前輩都見過那位迪麗莎公主,在沂蒙山我也放了她一條生路,此女很精明,也有很大的野心,她在很早之前就開始布局,暗中控製了不少江湖勢力以及武林高手,秘密組建了一個血盟。”


“她身邊那些戴著麵具的人類強者,就是她暗中控製的血盟統領,而這個血盟勢力可不容小覷,絕對是一股強大的力量,最可怕的是,這些被她控製的血盟中人,就隱藏在我們人類中。”


“竟有此事?楊少俠,這與我那好友有何關係?”蕭辰臉色凝重道。


“迪麗莎掌控血盟,是利用一種血族研製的血爆毒丸,這種血爆毒丸烙印在腦海中,種下了禁製,隻要敢泄露血盟任何消息,就會自爆而亡。”


楊天正色道:“我在鷹落山遇到了血盟五支隊伍,他們暗中獵殺鷹落山的凶獸收集凶獸體內的血核,不少江湖上的成名強者,都被血盟控製了。”


“機緣巧合之下,我找到了辦法驅除他們體內的禁製,救了一些人,對於被血爆毒丸控製之人,我能察覺出來他們身上的血氣異常。”


“這也是因為我體內有血族血脈的緣故,否則尋常人根本難以察覺出來。”


神色變得嚴肅起來,楊天沉聲道:“據我從迪麗莎口中得知,如果她出了事,那些被她控製的所有血盟中人,都會因為迪麗莎生命血鏈的消失,而讓那些血盟中人體內的毒血反噬,他們雖然不會自爆而亡,卻會精神受創,失去意識,變成渾渾噩噩的殺戮工具,他們會攻擊任何人,嗜血瘋狂。”


三大強者臉色一變,心中暗呼好可怕的禁製手段,迪麗莎一旦死亡,那些血盟中人都會變成殺人的瘋子,不知會有多少無辜慘死。


“這是我不殺迪麗莎的原因之一,另外我還需要借助這女人獲取血族更多消息,知己知彼,在將來對付血族中起到更大作用。”


楊天吸了口氣說道:“龍影是楊天這個身份,目前為止除了我的幾個親人之外,隻有三位前輩知道,而迪麗莎想要收服我為她效力,她誤以為我是血族,這就是我能利用她的優勢。”


三大強者紛紛動容,這才明白眼前這位楊家後人,居然是如此深謀遠慮,思慮周祥,他所行之事,雖然凶險,卻是步步為營,早已留下了暗棋。


這樣智謀老道的年輕人,不得不讓他們敬佩,不愧為至尊勢力的子弟,這份膽魄和智慧,就不是尋常年輕人可比。


“楊少俠,如此說來,那個傅庸也是血盟中人?是被迪麗莎控製,為血族做事。”夢蘭馨語氣深沉的問道。


“應該如此,萬寶商會的會長是血族,勢力遍布五大域,身為分會長這些人物,豈能不被秘密控製。傅庸我沒見過,但他兒子卻是已然被控製,他體內有血爆之毒。”


楊天沉聲道:“這些被血盟控製之人,為了活命,背地裏替血族秘密抓獲武林中人,可謂是喪天害理,草芥人命,他們也算是死有餘辜。”


蕭辰一臉深沉,長籲短歎,沒想到二十年沒見老友,卻是發生了這種意想不到的事情。


“蕭前輩,也幸好你這些年沒有來白石城,否則你也可能會被暗下毒手,受血盟控製。”楊天看了眼蕭辰說道。


蕭辰微微色變,細思極恐,若他來到白石城,自然對傅庸父子深信不疑,偷偷被下了血毒,也未必能察覺得到。


一旦他也被控製,蕭辰不敢想象後果。


“楊少俠,你既然能解除血爆之毒,不妨替傅天華清除體內之毒,我們或許可以從他口中了解一些血盟情況。”厲青客說道。


楊天點點頭說道:“暫時先不要打草驚蛇,城主府很多人都被血毒控製,我要清除血毒也極為耗損精力,今晚我先恢複一夜,明日再動手。”


三大強者紛紛點頭,夢蘭馨也秘密吩咐了下去,讓門下子弟提防城主府的人,不要隨意吃喝城主府送來的東西。


一夜無話,第二天天一亮,楊天便走出了客房,經過一夜的修養,楊天神采奕奕,蒼白的麵孔也多了幾分血色,換了一套月白衣衫,整個人俊美非凡,氣質出眾。


在他隨意走到城主府花園的時候,荷花池上的涼亭內站著一名身穿藍衣,亭亭玉立的絕美身影。


看到這道身影後,楊天停下了腳步沒有走過去,青葉門的顏婉月,他對這高傲的女人好感欠卻,一副人間絕色的傲氣,楊天覺得有些好笑。


“婉月師姐,原來你在這裏啊,我一直在找你。”


同樣一名身穿藍衣的女子笑嘻嘻的從另一邊浮橋上跑來,在她身後還跟隨著兩名藍衣青年。


看到這三人出現,顏婉月更是昂起了修長的粉頸,淡淡說道:“清清,城主府的花園景致還不錯,閑來無事,來這裏賞賞荷花。”


“婉月師妹蕙質蘭心,清晨便來賞荷,真是好雅興。”


“是啊,婉月師妹,冬季裏還能盛開的荷花,可是不多見,不愧是中原大地,四季如春啊。”


兩名藍衣青年笑容燦爛,一個個看向顏婉月的目光,都透著一抹濃濃的傾慕之色,叫清清的藍衣女子卻是眼底閃過一抹寒意,卻又很快消失,換上了一副甜美的笑容。


楊天輕笑著搖頭,正打算離開,突然覺得不對勁,她意念力量瞬間展開,落在了那個叫清清的女子身上,眼神微微眯了起來,閃身站到了一座假山後。


這個叫清清的女子身上,他竟然感受到了血爆毒丸的氣息,看來昨晚這青葉門的弟子中招了。


“婉月師姐,我在西麵那片荔園內摘了一些荔枝,香甜汁多,非常好吃,你們嚐嚐。”


清清嘻嘻一笑,一副做賊似得從懷裏拿出一塊手帕,打開手帕,裏麵包裹著一竄紫紅色的荔枝,個個碩大,散發著清香。


一名藍衣青年笑道:“清清師妹,就你貪吃,師傅不是叮囑過我們嗎?不要亂吃城主府送來的東西。”


“哼,送來的東西不能吃,我這可是自己摘得,不給你吃。”


清清嬌哼一聲,自己剝開了一枚送入嘴裏,一臉陶醉之色,嘻嘻笑道:“真好吃。”


兩名青年苦笑,顏婉月也莞爾一笑,不過都被荔枝溢出來的香氣吸引了口腹之欲。


“婉月師姐,鵬飛師兄,你們也吃吧,某些人就別想了。”清清將荔枝遞給其餘兩人,卻是橫了眼先前取笑他的青年。


看到這一幕,楊天暗自冷笑,這叫清清的女子有些手段啊,這是要拉顏婉月幾人下水了。


“咦,好香甜的荔枝,不知我能否有幸品嚐一下。”


楊天從假山後現身,上了浮橋向著涼亭走去。


楊天的出現立刻吸引了青葉門四人,在看到一身月白長衫,風度翩翩,俊美非凡的楊天後,顏婉月和清清都是眼前一亮,好一個風華絕世的青年。


那兩名藍衣青年原本也是玉樹臨風,氣質出眾,可是楊天的出現,瞬間讓他們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眼前青年的氣質根本不是他們能夠相比,那種從骨子裏彰顯出來的高貴氣質,卓然非凡。


“公子,師妹不懂事,若有對城主府不敬之處,還望公子見諒。”顏婉月高傲的臉上綻放柔美的笑容,心中亦是怦怦直跳,她雖然眼高於頂,那是從未遇到過讓她眼前一亮的男子。


可是這位風度翩翩的佳公子,卻是讓她頃刻間芳心蕩漾,驚為天人,比起自己那些師門青年,眼前的男子好有魅力,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楊天微微一愣,倒也立刻明白,這顏婉月許是將自己誤以為是城主府的人,並沒有認出自己來。


比之不久前自己滿身血跡,灰頭土臉,麵色蒼白,雙眼血絲,現在的楊天,已經是判若兩人。


“姑娘說笑了,在下並無責怪之意,隻是聞到荔枝清香,被吸引而來。”


楊天淡淡一笑,露出潔白牙齒,愈發讓顏婉月芳心亂顫,好迷人的笑容。


楊天看向那位清清姑娘,在後者目醉癡迷的眼神中,微微一笑,將她手帕上的荔枝都拿了過來。


“這些荔枝不錯,送給我如何?”


“好啊。”清清姑娘下意識的點點頭,隨即眼底隱現慌亂,直勾勾看向了楊天手中的荔枝,想要拿回來,卻又怕引起懷疑。


“幾位好好欣賞這荷塘美景吧,在下告辭了。”楊天點點頭,笑容溫和的轉身便走,還揮了揮手道別。


兩名藍衣青年有些傻眼,這就要離開了?這家夥到底是誰啊,怎麽有些熟悉的感覺。


“公子,請留步,不知公子如何稱呼?小妹青葉門弟子顏婉月。”顏婉月急切的問道。


“相逢何必曾相識,同在城主府,自有再見之時。”楊天揮一揮衣袖,風輕雲淡的飄然而去。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