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創世十二樂章第九百四十三章 紛亂的夜(三)

時間:2019-10-10作者:熾陽流火


“塞巴斯汀如果還忠於朕的話,一個月之前威柯堡發生那麽大的事情,他就不會對朕隱瞞。”沉默良久之後,雷伊三世幽幽的說道。


“威柯堡?那裏不是早就被弗雷德大帝夷為平地了嗎?”蓋茲壯著膽子疑惑的問道。


“嗬嗬,竟然連你也不知道,可見塞巴斯汀把消息封鎖的多麽嚴密!”雷伊三世冷笑著說道。


等一下,一個月之前?蓋茲心中一突,一個月之前雷伊三世已經染上了重病,自始至終都沒離開過禦床一步,甚至連他這個貼身內侍都幾乎沒有見過雷伊三世,那麽皇帝的訊息是從何得來的呢?


想到這裏蓋茲好不容易消退下去的冷汗又冒了出來,他好像無意間發現了什麽了不得的秘密。


為了掩飾自己的心虛,蓋茲硬著頭皮問道:“那您為什麽還要講塞巴斯汀元帥召回?歎息之牆那邊的剿匪工作似乎並不輕鬆。”


“運河開通的慶典總要有一位重量級的人物坐鎮,發生什麽事之後,也得有人處理。”雷伊三世緩慢的說道,似乎沒有注意到蓋茲的異樣:“歎息之牆那裏不過是癬疥之疾,帝都之內才是心腹大患啊。況且隻要我坐在這個位子上一天,塞巴斯汀就算心中有再多不忿,也隻能服從於我。”


當雷伊三世說出這句話之時,才讓蓋茲依稀看到了當初他俾睨天下的王者之氣,就算塞巴斯汀再驚才絕豔,當初對雷伊三世也是俯首帖耳。但是……蓋茲心中冒出一抹悲涼,皇帝陛下看來已經忘了,他現在已經沉屙難愈,到時被塞巴斯汀元帥發覺之後,雷伊三世還能壓製住他嗎?


“蓋茲,你拿著這個東西離開吧。裏麵有一道諭旨,如果……如果運河開通儀式的慶典上真的發生什麽的話,我希望你能按照諭旨行事。”雷伊三世從床幔的縫隙中遞出一個明黃色的長匣。


“陛下!”蓋茲看到那個長匣之後大驚失色,那分明是帝國冊立儲君時才會用到的器物。雷伊三世此舉分明有托孤之意,然而遍觀整個皇室,似乎並沒有合適的繼承人——雷伊三世登位以來一直忙於國政,因而並無血脈留下。


“放心吧。我怎麽也要堅持到慶典結束之後才會……”雷伊三世似乎覺得這樣的話說出不祥,不由停了下來。


“陛下,屬下離開之後,您這裏……”蓋茲不放心的問道。


“這裏我自有安排,你隻要能按照諭旨行事,就算對得起我了。”雷伊三世似乎真的倦了,說到最後聲音漸漸低沉了下去。


聽到床幔後傳來均勻的呼吸聲,蓋茲又愣了良久,才鄭重的朝禦床行了一個最尊崇的大禮之後,將長匣收起,趁著夜色匆匆離宮而去。


……


入夜時分,老宰相才乘坐著他那數百年不變的老舊馬車,從議會駛出。早些時候從皇帝寢宮出來之後,老宰相立刻驅車趕往了議會,將整個慶典的流程又仔細的核查了一遍。


覲見皇帝的時間雖然不長,雷伊三世與他也並沒有什麽深入的交流,但意外出現在皇帝寢宮的座椅和突然召回塞巴斯汀元帥的諭旨,還是讓經驗豐富的老宰相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味道。


坐在馬車中的老宰相麵色凝重,他也在不久之前剛剛收到線報,得知了發生於一個月之前的威柯堡之役的信息,信息雖然並不詳盡,但透露出的已經足夠讓老宰相感到心驚,畢竟那一戰中聖域強者層出不窮,甚至連一般人聽都沒聽說過的秘銀聖域和魔金聖域也一一現身。


想想帝都這邊除了境界不明的迷蹤劍聖奧菲拉斯之外,竟然再沒有一個聖域強者,如果威柯堡一役中的那些聖域強者轉道帝都的話,將會引起怎樣的軒然大波,就連見多識廣的老宰相都不敢想象。


“訊息得到的太遲了啊!”老宰相忍不住歎息了一聲。


老宰相所有的注意力除了忙於準備連續兩個慶典之外,全部被之前發生的弗洛薩肯之戰和其後引發的歎息之牆的混亂所吸引。再加上這時又瘋傳皇帝陛下因拉斐爾伯爵的失蹤而驚怒過度一病不起,這兩件動搖國本的大事接連發生,竟讓老宰相疏忽了來自威柯堡方向的異常。


然而紙究竟包不住火,威柯堡一役的訊息雖然經過有心人的遮掩,但到此時終於還是隱瞞不住了。老宰相相信帝都的大小勢力此時絕對也已經收到了相關情報。畢竟自從巴伐利亞公國崛起以來,方便的機械造物在傳遞訊息方麵有著天然的優勢。雖然此時由於公國的覆滅,而導致機械造物因能量枯竭而多陷於癱瘓,但老宰相相信如此重要的情報足以讓那些勢力們動用儲存下來的珍貴能源。


“現在無論做出什麽反應恐怕都來不及了,對於聖域強者來說,威柯堡到帝都這點距離根本不算什麽,一個月的時間足夠他們來回好幾次了。”老宰相衝著縮在車廂陰影內的一個全身被黑袍籠罩的人說道,“不管怎樣,這都是你的失職。”


“據我的感應,那些聖域強者們並沒有朝帝都的方向趕來。”黑袍人嘶啞著聲音回答道。


“你的感應!”老宰相忍不住諷刺道:“你的感應如果有效的話,就不會這麽遲才得到這麽重要的情報!”


“你要清楚,威柯堡一役中出現了前所未有的魔金聖域,我雖然自大卻也不敢和魔金聖域相提並論,魔金聖域掌握的法則之力還不是我這個程度能夠破解的,在有心人的遮掩之下,我感應不到那邊的訊息很奇怪嗎?”黑袍人毫不客氣的駁斥道。


“你的意思是遮掩訊息的有心人就是魔金聖域嗎?”久經宦海的老宰相豈會輕易被黑袍人蒙混過關,一下就抓住了黑袍人話中的破綻。


“……當然不是。”黑袍人自知失言,不過他相信隻要將幕後黑手的名字拋出來之後,老宰相一定無心再繼續追究他的失職。黑袍人甚至都忍不住想看看老宰相得知幕後之人的名字之後會露出怎樣精彩的表情,想來一定十分精彩。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