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創世十二樂章第七百零六章 危險的規則

時間:2019-10-10作者:熾陽流火


“這麽說您答應加入了?”弗倫沒想到幸福來得如此突然,他原本做好了再被克諾比刁難幾回的準備。


“唔,可以這麽說吧。看在防禦之心一號的麵子上。時間緊迫,我們不妨邊走邊談。”克諾比叮囑巴奈特看好因格尼爾實驗室,順便丟給他一堆防禦之心一號各個零件的圖紙之後,示意弗倫趕緊行動。


“您難道不覺得應該使用一個化名嗎?”弗倫忍不住提醒道,這可是神聖教廷計劃中神諭術特別提醒過的重要一環。


“奧古斯塔,你覺得怎麽樣?”早已從防禦之心一號中知道自己會使用這個名字,克諾比順水推舟的問道,這是他之前遊曆大陸時使用的化名之一。


“真是太妙了!”已經預知了部分未來的弗倫見到克諾比終於決定使用這個名字,忍不住稱讚道。


兩個心懷鬼胎的家夥心照不宣的對視了一眼,都自以為得計的衝對方露出了和煦的笑容。


……


“你們當前的計劃,就是想辦法讓德拉庫拉爾答應進入長眠?”在威柯堡邊緣地帶,克諾比粗略的聽了弗倫的介紹之後,皺著眉頭問道。這似乎和防禦之心一號帶回的信息有所出入,不過仔細一想克諾比也就釋然了,此時的他尚未完全深入這個計劃,自然其中一些細節弗倫還來不及告訴他。


“神諭術中的天選之子還未出現,我們隻能想辦法拖延時間,弗雷德實在太心急了!——奧托大帝死的實在太不是時候了。”弗倫低聲抱怨了一句。


克諾比聽了之後臉色一僵,奧托大帝因舊傷複發暴亡,某種意義上和他也脫不了關係,如果不是他把艾瑟琳給弄丟了的話。


“所以我這次的任務很簡單,就是說服德拉庫拉爾?”克諾比沉吟了一下,防禦之心一號在手讓一切都變得容易了許多。


“如果可以的話,請想辦法給我打個掩護,我需要潛入城堡做些事情。”雖然很想隱瞞下來,但弗倫還是選擇坦誠一點,畢竟他們的合作才剛剛開始,彼此間的信任還需要慢慢培養。


“這次的事情過後,我希望你把你們已經計劃好的事情詳細的告訴我。我沒興趣充當別人的棋子。這次就算你送給我防禦之心一號的報酬了。”克諾比深深的看了弗倫一眼,沒有多問,隻是佯裝惱怒的甩了一句,心裏卻滿滿的都是算計。


從防禦之心一號帶回的訊息中克諾比已經知道弗倫是要去和特奈兒做一筆交易,雖然此時弗倫瞞著他,但既然已經提前知道,克諾比自然可以事先在防禦之心一號中做些手腳。


“那是自然。我們還要借助您的智慧。如果不是這次弗雷德的行動太過突然,我們已經製定的計劃就已經讓您幫忙查遺補漏了。”弗倫的話中不免透露出一絲埋怨,說服克諾比所花的時間超乎意料的長。不過總算如預言中的那樣,克諾比最終還是答應加入了他們的這個計劃。


……


威柯堡外,成功說服德拉庫拉爾伯爵同意讓城堡核心與防禦之心一號融合的克諾比,等到了偷偷從城堡潛出的弗倫。


雖然與之前的計劃有所出入,但克諾比已經通過防禦之心一號帶來的訊息知道德拉庫拉爾伯爵為了不讓他滿意,已經決定提前進入長眠,可以說變相的完成了弗倫的囑托。


‘所以才說已經確定發生的事,才是最準確的預言啊!’克諾比不得不感歎一句,弗倫所掌握的時間規則實在太逆天了,隻要操作得當的話,直接成神也不是不可能。不過看上去弗倫目前還沒有覺悟到這點,克諾比也沒有義務去提醒他。


“多謝您的幫助,我才能潛入城堡去做一些安排。”弗倫由衷的向克諾比感謝道。他沒原本是計劃中最困難的一個環節會進行的這麽順利。這一切都要感謝剛剛同意加入計劃的克諾比。


“互惠互利而已。”克諾比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城堡,他可以明確感受到來自伯爵的監視,對他來說這已經無所謂了,最重要的是隱藏在防禦之心一號中的工匠之心仿製品已經開始和城堡的核心開始融合了,“我不過是想借助你的神諭術罷了。”


弗倫一愣,馬上從克諾比異乎尋常的口氣中明白了什麽:“非常樂意為您效勞。”


果然是個老狐狸,演技還真棒啊!克諾比腹誹了一句後,非常配合的露出了傲慢的表情:“你能準確的找到我隱居的地方,說明你的神諭術還是有點效果的。否則你以為憑你這個無名之輩值得我花這麽大的代價去幫忙嗎?”


弗倫的神色中閃過一抹感激,他知道克諾比故意這麽說是為了替他隱瞞身份。他之所以遲遲沒有進行加冕典禮,以弗倫這個普通牧師的麵目出現,就是為了迷惑一些人。甚至有時候他還不得不以故去的教宗吉倫哈爾冕下的麵目出現在世人麵前,一切都是為了那個龐大的計劃。


“您的這個人情我記下了。”完全脫離威柯堡範圍,確定不會再被德拉庫拉爾伯爵監視之後,弗倫由衷的感謝道。


“我說過了,互惠互利而已。”克諾比默默計算了一下巴奈特打造那些零件的時間,“如果你真的要感謝我的話,那麽十年之後再來因格尼爾實驗室一趟,我需要借助你的規則之力,做一點事情。”


“隻要您確定不會改變曆史。”弗倫的警惕性很高,他對自己掌握的這個規則又愛又恨,他知道這種規則使用稍有不慎就會將整個大陸扯到時空亂流中去。畢竟最擅長操控時空的星辰之神所有的傳承全部斷絕了,他隻有自己摸索這個強大而又危險的規則。


“當然,我對已經發生的曆史非常滿意,沒有修改的興趣。”克諾比的回答看似普通,其實卻充滿大逆不道的味道。


“但願如此,我還是要提醒您一句,之前的曆史如果發生任何一點改變,不僅僅是現在,未來會發生更大的改變,那時您就會知道,什麽所謂的神諭術都會變得和笑話一般。”弗倫冒著葬送好不容易得到克諾比善意的風險提醒道。


說完之後弗倫把克諾比應得的報酬,那個羊皮卷軸遞了過去。


“雖然可能我已經用不上了,但還是要說聲謝謝。”克諾比接過羊皮卷軸後,並沒有像弗倫所猜測的那樣興高采烈的立即打開,反而意興闌珊的收進了自己的空間裝備。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