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創世十二樂章第三百三十七章 規則製定者

時間:2019-10-10作者:熾陽流火


“這還不簡單——”讚比特大大咧咧的準備開始嚐試突破火焰牢籠的束縛,艾爾菲尖叫一聲打斷了他的冒失行為。


“都不要動!”艾爾菲大聲阻止道。他注意到了安東尼嘴角詭秘的微笑,斷定他設下的這個火焰牢籠絕不簡單,不能輕易的嚐試強行突破。


“咦?果然夠狡猾,真的被你看出什麽了嗎?”安東尼驚訝了一聲,他原本還希望自己精心布置的小圈套能弄這幾個家夥個灰頭土臉,殺殺他們的威風,沒想到居然被識破了。


“小心一點總是沒錯的。”艾爾菲仔細觀察著困住自己的火焰牢籠隨口答道。


“哼!”安東尼討了一個無趣,冷哼了一聲,“看在某人的麵子上,給你們一個忠告,雖然我承諾即使你們不能通關也僅僅是囚禁你們十年,不過如果你們在嚐試過關的時候有任何傷亡,可不在我的承諾之內。”


“某人的麵子?是誰?瑞貝卡還是考夫倫?”艾爾菲追問道。


“哼,先過關再說吧。我沒必要跟一個快死的人浪費口舌。”安東尼一甩袖子消失在這個火焰空間中。


“艾爾菲你完蛋了。你肯定狠狠的得罪了炎魔之手,否則他不會提前宣布你的死期的。”不知死活的讚比特幸災樂禍的說道。


“管好你自己吧。我敢肯定如果你敢輕舉妄動的話,第一個死的絕對是你。”艾爾菲沒好氣的說道。讚比特吃了這麽多的虧,為什麽就不能長點心呢?


艾爾菲悲哀的想到了一句經典台詞: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讚比特很顯然就是那個豬隊友。


不過艾爾菲很快就後悔了,因為他馬上就發現他的豬隊友絕不僅僅是讚比特一個……


就在艾爾菲警告的聲音還沒有完全消散的時候,火焰牢籠忽然發生了驚人的變化,從那些粗壯火焰組成的牢籠枷鎖上,向牢籠周圍散發出雄壯的火焰,幾乎瞬間就將整個火焰空間全部點燃。


即便他在剛一被困入火焰牢籠時就已經明智的用溫蒂尼寶珠護住全身,猝不及防的艾爾菲還是被突如其來的火焰襲擊弄了個灰頭土臉。


“咳咳咳,是誰沒有聽我的警告?”艾爾菲相信這不是讚比特的鍋。巨魔勇士雖然魯莽,但有一點好處就是非常聽話。


“對、對不起,人家不是故意的。”旁邊傳來凱蒂怯怯的聲音,聽上去好像都快哭出來了。


好在烈焰焚燒的時間並不長,片刻之後整個火焰空間除了仍困著他們的火焰牢籠之外,其它的火焰全都消失了。艾爾菲注意到距離他不遠的一個火焰牢籠中,小貓女可憐巴巴的看著他的這個方向,看她那緊張的表情,好像生怕艾爾菲衝她發火。


艾爾菲莫名的心中一軟,溫聲問道:“什麽情況?”


“人家沒有控製好新收的寵物……”凱蒂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原來凱蒂剛被困入火焰牢籠之後,被馴服之後一直沒有收入寵物空間的火焰狐狸對這係出同源的火焰所吸引,掙脫了凱蒂的懷抱,衝到火焰牢籠附近,試圖吸收火焰牢籠的火焰,沒想到卻觸發了火焰牢籠的禁製,造成了剛才失控的局麵。


艾爾菲聽了凱蒂的解釋以後一陣無語,她新馴服的火焰狐狸顯然還沒有足夠的智能和忠誠度對凱蒂的命令執行無誤,那是一個循序漸進的漫長過程。但沒有把訓練好的寵物收回寵物空間,顯然就是凱蒂的問題了。


艾爾菲發現自己低估了萌寵對小姑娘致命的吸引力,哪怕火焰狐狸惹出了這麽大的麻煩,而且貌似對他們沒有一點幫助,凱蒂還是緊緊的抱著它,不肯將它收入寵物空間中。


“其他人怎麽樣?有沒有受傷?”艾爾菲皺皺眉頭,他和凱蒂並沒有太深的交情,不好直接說什麽,隻能先暫時跳過這個難題。


“守護之錘上自帶的防禦法陣效果很好,我沒有大礙。”塞倫特沉穩的聲音從另一邊傳來,他的回答讓艾爾菲安心了不少。


不過偉大的巨魔勇士顯然就沒有這種好運了,回答艾爾菲的是一陣有氣無力的悲鳴:“誰、誰能告訴我,為什麽倒黴的總是我?”


全身焦黑的巨魔勇士無力的伸起一根手指,向大家示意他仍然頑強的活著,其它的卻不能做得更多了。讚比特在剛才的突然襲擊中顯然受傷不輕。


“聖療——”塞倫特看到讚比特的慘相之後,幾乎下意識的就準備使用神聖法術幫讚比特治療一下,幸好被艾爾菲再次及時的打斷了。


“等一下,塞——文森特騎士。小心再次觸發火焰牢籠的禁製。”艾爾菲的警告讓塞倫特不得不暫停了聖療術的吟唱。萬一真像艾爾菲所說再次觸發火焰牢籠的禁製,偉大的巨魔勇士絕對禁不住下一次的烈焰焚燒。


至於已經半死不活的某人在心底又惡狠狠的給艾爾菲記上了一筆,他並沒有考慮到那麽多,他隻記住了艾爾菲再次的見死不救……


“安東尼!你為什麽要這樣做?”瑞貝卡憤怒的質問著對麵的安東尼。


將艾爾菲等人困在火焰牢籠中之後,安東尼的真身已經神不知鬼不覺的回到了瑞貝卡身旁。讓安東尼感到惱怒的是考夫倫不知出於什麽心理,使用光明之眼製造了一個晶幕,上麵正分毫畢現的顯示出艾爾菲等人的遭遇。


這讓安東尼不得不剛一回來就直麵瑞貝卡的怒火。


“考驗!難道你忘記了這是你們必須麵對的考驗嗎?出於我們之間的關係我可以讓你免於接受考驗,但規則就是規則,在沒有超越這些規則的製定者實力的時候,我們必須遵從。”安東尼有點惱火的說道。


安東尼心裏不得不承認,經過了兩千多年的艱苦修煉,他似乎還是距離那個家夥有相當的距離,盡管他現在已經可以在某種程度上蒙蔽那個家夥製定的規則,比如對瑞貝卡放水,但想要完全無視那些規則目前還做不到。


這種挫敗感讓安東尼對瑞貝卡的口氣也不知不覺的變得有點強硬,特別是想到那個人的身份之後,更是讓炎魔之手有點不爽。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