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創世十二樂章第一百七十三章 裹腳布上的藏寶圖(艾)

時間:2019-10-10作者:熾陽流火


“是啊,總算醒過來了。”艾爾菲意味深長的說道。他把目光瞄向了遙遠的夜空,不知塞倫特現在情況怎麽樣了。


艾爾菲根據以往的經曆大概估算了一下,他這次至少損耗了一年以上的壽命。現在他倒不怎麽關心已經失去的壽命,反正失去了也找不回來了;他更擔心的是塞倫特是否依靠他壽命轉化的神聖之力脫離危險了呢?


艾爾菲悄悄使用了一個聖光球的法術,聖光球如約出現在他指尖,隻不過非常微弱罷了,艾爾菲稍稍鬆了一口氣,這至少證明塞倫特還活著。


心中有鬼的讚比特聽了艾爾菲的話之後,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幹笑了兩聲,不知道該怎麽接話,他以為艾爾菲在暗示他剛才乘人之危幹得不光彩的那件事。


“醒過來就好!你知不知道你耽誤了本小姐多少寶貴的時間?”瑞貝卡先發製人的質問道。


“嫌我耽誤時間,你大可以自己先去,我又沒求著你等我?”再次體驗了一把消耗壽命的痛苦之後,艾爾菲對待事物的態度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他算是看出來了,他隨時有可能被那本惡魔筆記玩死,哪怕他沒有向惡魔筆記求助也是一樣。


這點認知讓他徹底放開了,原先對待瑞貝卡那種因為對方是美女而有些唯唯諾諾的的態度被一種公事公辦的態度取而代之了。


其實這也不怪艾爾菲,誰讓他前世的時候始終都處在哥哥的陰影之下,幾乎所有女性的目光都被他的哥哥吸引過去了,偶爾有個女生跟他打個招呼都會讓他激動的睡不著覺,長久下來他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與女性和諧相處,更何況是瑞貝卡這種有幾分女王範兒的美女了。


艾爾菲不軟不硬的回答讓瑞貝卡被噎了一下,事實上她恢複了一部分記憶之後,性格也發生了一定的變化,隻不過時間還短,大家都感覺不明顯而已。


“那你現在可以和我們一起上路了嗎?”瑞貝卡特意加重了“我們”的發音,不動聲色間就把讚比特和她拉到了同一戰壕裏。


“那就要看偉大的巨魔勇士是否願意再背我一程了,反正我暫時是沒法自己行動了。”艾爾菲無所謂的把皮球踢到了讚比特那裏,他正好想趁這個機會從讚比特身上找回點場子。


“偉大的巨魔勇士是不會隨便的讓人騎在背上的。”讚比特故作嚴肅的說道,不管怎麽說好不容易在艾爾菲麵前挺直的腰板,不能這麽輕易的又塌回去。


“我就知道。所以如果你們著急的話,還是請你們自己上路吧。”艾爾菲隨手從地上揪下一根枯草叼在嘴裏,把頭枕在雙手之間順勢躺在地上。他覺得得好好捋一捋穿越之後發生的一係列事,貌似隻有最初的那一個月時間比較清閑,之後從奧路菲主教到達弗洛薩肯小鎮開始,一件接一件的事不斷發生,導致他現在還沒有完全想清楚他未來究竟改網那個方向發展。


瑞貝卡被艾爾菲的無賴相搞得鬱悶不已,她不知道是因為自己變了還是艾爾菲變了,以前好不容易經營起來的那種看似不平等實則處於微妙平衡的關係被突然打破了,在沒有徹底摸清艾爾菲改變後的心態之前,她也不敢貿然做什麽,以免二人的關係再度惡化。說起來還是讚比特心思比較簡單,不像這個吟遊詩人那麽善變和多心。


讚比特看看瑞貝卡,又看看艾爾菲,明智的閉上了嘴巴,他清楚這兩個人類的花花腸子都不少,他一不留神就會成為二人的炮灰。


可惜讚比特雖然想置身事外,艾爾菲卻不想放過他。剛才他看上去雖然已經昏迷了,實際上心裏卻十分清醒,瑞貝卡和讚比特對他所做的一切他都牢牢記在心裏。他之所以對瑞貝卡那麽不客氣,其中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剛才瑞貝卡毫不客氣的就把他的下巴卸了。這讓現在下巴還隱隱作痛的艾爾菲非常不滿。


“我說讚比特,我得好好謝謝你,剛才要不是你及時把我的嘴塞住,恐怕我會把自己的舌頭咬下來。”艾爾菲雙眼望天,狀似毫不在意的說道。


“嗬嗬,不敢、不敢,那是我應該做的,我們是好夥伴、好搭檔嘛!”讚比特心底開始哀嚎了,對艾爾菲無比了解的他明白,艾爾菲這是開始翻後賬了。


“那麽我的好夥伴、好搭檔,能不能給我看看你用來塞我嘴的是什麽東西呢。那件東西的味道真是好極了,讓人沒齒難忘!”艾爾菲一下從地上坐了起來問道,眼睛卻瞄向了讚比特剛才偷偷踢到草叢裏的那團破布。


“嘿嘿、嘿嘿……”讚比特尷尬極了,他沒想到艾爾菲剛剛醒來就能注意到他企圖把那塊破布“毀屍滅跡”的小動作。


“嘿嘿什麽啊?這玩意兒到底是什麽?”說話功夫艾爾菲已經捏著鼻子把那團破布撿起來,用食指和拇指拈著,盡可能的伸直胳膊讓那團破布距離自己的身體遠一點,在讚比特眼前晃來晃去的問道。


那團破布散發出來的酸臭味道立刻充滿了周圍的空間,讓正在一旁鬱悶的瑞貝卡皺著眉頭捂住了鼻子,讚比特這事做的的確不地道,她大概也能猜出那是什麽東西。


“嘿嘿,這事巨魔部落的寶物。”讚比特搓著手睜著眼睛胡吹道,可惜他的演技實在不怎麽樣,不斷遊走的目光和微微發紅的臉龐都證明他此刻的心虛。


“巨魔部落的寶物?著名的巨魔的裹腳布嗎?”艾爾菲臉色一變聲色俱厲的質問道。自稱腿腳靈便的巨魔族從來不穿鞋和襪子,而是喜歡用一條長長的布條把腳纏起來,據說這樣可以讓他們在疾行之中也能保持腳丫子敏銳的觸感,從而做出最恰當的腳部動作。


“正是這樣。對於巨魔一族來說,最重要的東西莫過於我們的裹腳布了。你看我都把我們最重要的東西貢獻出來了,你是不是……”讚比特梗著脖子強詞奪理道。他忽然發現艾爾菲似乎沒有注意他在說什麽,而是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手裏的裹腳布,好像發現了什麽的樣子。


“艾爾菲,你發現了什麽?”瑞貝卡也注意到了艾爾菲的異樣,不由自主的出聲問道。


“這條裹腳布上好像畫著一張地圖。”艾爾菲不確定的召喚了一個聖光球,顧不上裹腳布上發出的異味,湊上去仔細看著。


“地圖?!對了,這是先知大人給我的藏寶圖,讓我有機會尋找的!我就說嘛,我把最重要、最珍貴的的東西都貢獻出來了。”讚比特興奮的打了一個響指,這是很久之前先知普羅菲特鄭重無比的交給他的,千叮嚀萬囑咐讓他有機會一定要把藏寶圖上指示的寶物挖出來。


這張“藏寶圖”已經失蹤很久了,沒想到是被他粗心大意的當做了裹腳布。要不是艾爾菲記仇的把它撿了回來,到時候讚比特可真是連哭的地方都找不到。


“藏寶圖上畫著什麽?”瑞貝卡也來了興致,顧不上和艾爾菲鬥氣了,也捂著鼻子湊上來看。


“這上麵似乎畫著一個城堡,看地形像是在魔獸森林北部?”艾爾菲把裹腳布藏寶圖放在地麵上展開,不確定的分辨著。本就被讚比特弄得肮髒不堪的藏寶圖又沾上了不少艾爾菲的血跡,其中最大的一團血跡剛好把那座模糊的城堡染成了血紅色,在紅藍雙月光輝的照耀下,顯得說不出的詭異……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