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創世十二樂章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焦慮的艾爾菲

時間:2019-10-10作者:熾陽流火


“一切看你自己選擇,不過既然不需要機械神力zhe:n壓和機械神文調和,我恐怕能幫上你的就十分有限了。”艾爾菲聳聳肩說道。既然零先生已經做出了選擇,他沒必要強求什麽,反正現在帕斯卡已經寄生在他的臂鐲中,應該不會做出什麽對他不利的事。


至於零先生……艾爾菲心中的小本上,可沒少記他的黑賬。艾爾菲巴不得零先生在帕斯卡手上吃點苦頭。


“不,我還需要你的幫助。”零先生見艾爾菲又抽身而退的意思,連忙阻攔道。


“我看不出還能幫上什麽忙~”艾爾菲把手一攤,甚至都沒提之前零先生承諾送給他一套水晶器皿的事。他甚至連上古文明的遺民帕斯卡都拐跑了,這些上古文明遺留的機械造物就有些雞肋了。


有了帕斯卡這個寶藏,製造出同樣的機械造物對艾爾菲來說易如反掌,所以這些東西還是留給零先生比較好。


‘做人要厚道嘛~’艾爾菲厚顏無恥的想到。


“我希望在重造身體的時候,你能在旁邊守候,萬一出現什麽意外,我希望你能及時出手相助。”零先生有些赧然的提出這個要求,他清楚其實艾爾菲完全可以一走了之的。


“嗯,倒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的時間非常緊張,如果這個過程持續太長的話,恐怕我等不了你那麽久。”艾爾菲猶豫了一下,並沒有拒絕零先生的請求。


“放心吧,從上次的經驗看,順利的話也就是分分鍾的事兒~”零先生胸有成竹的說道。


“那好吧。不過事先聲明,我隻能等你一個小時,超過這個時間我可就要先離開了。我沒想到會在這裏耽擱這麽久。”艾爾菲強調道。


“沒問題。”零先生一口答應下來,按照他的估計,最多半小時就能搞定。


“那麽現在我們該談談你需要付出什麽代價了~”艾爾菲拿出談判的架勢,同時心裏開始翻零先生的黑賬了。


“不是吧?我隻是請你在旁邊看著以防萬一,這也要付出代價?”零先生大吃一驚,對艾爾菲的臉皮厚度有了新的認識。


“時間就是金錢。”艾爾菲扯了一句地精族的名言,“再說萬一出了意外不是還需要我出手幫忙嗎?”


“到時再說不好嗎?”零先生問道。不是他吝嗇,主要在秘密基地的所有權歸屬未明的情況下,零先生忽然發現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窮人,根本拿不出什麽有價值的籌碼。


“也行。不過作為讓我旁觀的代價,你需要先告訴我塞倫特去了哪裏。”艾爾菲爽快的答應後,提出了一個小條件。不是他忽然之間善心大發,而是篤定零先生再造身體絕對還會再出意外。為了將利益最大化,趁火打劫無疑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別問艾爾菲是怎麽知道的,有帕斯卡這個內奸在,想要動點手腳實在太容易了,就算帕斯卡無暇幫忙,憑著艾爾菲從他那裏得到的掌控這裏機械造物的技巧,想要做到這點也不是什麽難事。


“就這麽簡單?那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塞倫特和另外三人一起離開這裏了,應該準備靠著帝國海軍軍艦上的短距離傳送陣,以連續傳送的方式趕回帝都去了。”零先生狐疑的看了艾爾菲一眼,直覺感到艾爾菲變得這麽好說話似乎有點不正常,不過可憐的零先生實在太缺乏和人交流的經驗了,根本發現不了隱藏在艾爾菲假笑之下的險惡用心。


不過話說回來,要是零先生有這個腦子,恐怕也不會被智慧遠遠不如艾爾菲的斯威爾坑得如此之慘了。


“另外三人?”艾爾菲一愣,他沒想到塞倫特短短時間內居然找了三個“隊友”。


“呃,一個是教廷分部的聖殿騎士團長阿爾卡特,一個是奧布萊德家族的斯多,一個是岩壁教堂的小牧師瑞維塞德。”零先生倒是把三個人的來曆姓名記得十分清楚。


“斯多?斯多·奧布萊德嗎?我沒有聽錯吧?”艾爾菲聽到這個久違的名字後大吃一驚。


“我的記憶不可能出錯。”零先生強調道。他對艾爾菲居然質疑他的記憶力大為不滿。


“好吧,沒想到那個家夥居然出現了。”聽到斯多的名字之後,艾爾菲想要見到塞倫特的心情忽然變得迫切起來。剛剛零先生提到的三個人沒有一個簡單的家夥:阿爾卡特自不必說,一直就是文森特的死對頭,想來和塞倫特也不可能和諧相處;至於真正的瑞維塞德,雖然不知道有什麽特別之處,但能被奧路菲選做替身之一,肯定有一定的道理;最最可疑的就是死而複生的斯多了,有了奧路菲的前車之鑒後,艾爾菲完全有理由懷疑斯多在弗洛薩肯之戰中是不是也有一些他沒有覺察到的小動作。


最讓艾爾菲感到不安和惱火的是塞倫特一行恰恰選擇從海路離開,即便是改造後的時空之箭對此也無能為力,威利老板當初說的很清楚,大地之舟雖然堪稱傳送利器,但卻無法覆蓋迷霧之海。現在艾爾菲想要追上塞倫特,隻能另想它法了,而這卻是艾爾菲目前最大的短板。


“趕快抓緊時間吧,你已經浪費五分鍾了~”知道塞倫特的下落和追上他的困難之後,艾爾菲也變得焦慮起來,忍不住催促道。


零先生聞言趕緊把自己疑慮暫時拋到腦後,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艾爾菲忽然之間發自內心的急切,這讓他忍不住在內心小小的八卦了一下:‘不知道天選之子和勝利之子為何關係會如此親密,這其中會不會……’


“喂喂,再不開始我可要走了啊~”見零先生遲遲沒有動作,艾爾菲不耐煩的威脅道。


他現在正挖空心思想著怎麽才能從海路趕上塞倫特,實在不行就隻能先傳送會帝都,找威利老板想辦法了。


隻要有一絲可能,他就不想去“麻煩”兩位老人家,艾爾菲清楚“奸商”威利老板或許可以用利益打動,但喜怒無常的畢修特就不是那麽好說話了,萬一不小心觸動她的哪根神經,受一頓皮肉之苦都是輕的,很有可能會像上次一樣被囚禁起來。特別是艾爾菲對畢修特的愛徒瑞貝卡做出如此過分的事的情況下,他心裏更是畏懼感滿滿,那可是一不留神就會連小命也丟掉。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