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創世十二樂章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相爭

時間:2019-10-10作者:熾陽流火


失重感完全消失之後,斯威爾緩緩睜開眼睛,發現尼基正在目不轉睛的盯著他,手把玩著不知何時從他身取走的大地之鐲。


斯威爾笨拙的站起身來,重新閉眼睛體味著原本身體的感覺,占據合體主導的毫無疑問是原本在分身體內的斯威爾本體意識,他已經許久沒有使用過自己的身體了,盡管已經融合了複製意識,但重新熟悉自己的身體,顯然還需要一段時間。


“看去你恢複的還不錯。”尼基玩味的看著站直身體後閉著眼睛一動不動的斯威爾說道。


“這具分身你準備怎麽處理?”斯威爾仍然閉著眼睛,問出了他一直關心的關鍵問題。


“我還沒有想好,你有什麽好的建議?”尼基用不確定的語氣問道。


“你用不著試探我。既然我已經回歸原本的身體,這具珍貴的分身自然用不了——畢竟那樣的經曆我不想再重複一次。”斯威爾終於睜開眼睛,淡淡的看了尼基一眼。回到教皇廳之後,他的底氣增加了不少,至少不像在合體意識空間那樣唯唯諾諾。


“你的意思是這具分身歸我了?”尼基立刻接口問道。盡管他已經將這具分身視為了囊之物,但能得到斯威爾的認可,避免動武去搶,自然再好不過了。


“那也得你有胃口吃得下才行!”斯威爾冷笑了一聲後突然發難,一道淩厲無匹的劍氣從他身迸發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斬向了尼基。


麵對斯威爾的突襲,尼基臉絲毫不見慌亂之色,他很清楚斯威爾不會輕易範,對此早有心理準備。特別是之前斯威爾的複製意識已經暴露過他的真身體內被迷蹤劍聖奧菲拉斯封印了一道劍氣,以尼基的謹慎怎麽會不提前防備。


“我知道你會用這招殊死一搏!”尼基冷笑了一聲之後,將大地之鐲舉在身前,試圖用這件大地女神的創世十二樂章部件來抵擋迷蹤劍聖的驚天劍氣。


威力無匹的劍氣斬到大地之鐲戛然而止,被封印的大地之鐲看去平平無,但愣是讓無堅不摧的劍氣無法再前進半步,兩者竟這樣僵持起來。


“大地之鐲雖然強大,但很遺憾已經被封印住了,想要抵擋魔金聖域的全力一擊,還差了一點。”斯威爾麵目扭曲的說道,不斷的催動著劍氣繼續進攻。他臉的肌肉已經被凜冽的劍氣劃出無數細小的傷口,迸發出一陣血霧,顯然借用奧菲拉斯封存在他體內的劍氣攻擊對他來說也並不輕鬆。


“你是不是對創世十二樂章有什麽誤會?哪怕大地之鐲隻是構成創世十二樂章的大地之章的一部分,哪怕它被封印著,仍然不是一個區區凡人的力量可以抗衡的。算奧菲拉斯已經是魔金聖域,站在了凡人的頂端,但凡人是凡人,永遠無法抗衡神的力量!”尼基麵目猙獰的狂笑道。


“那試試看吧!”斯威爾此時已經無力再與尼基做口舌之爭。即便他已經與分身合體達到了自己最為巔峰的狀態,但越級操控並不屬於他的劍氣,仍舊是一種十分危險的行為,在劍氣的反噬之下,他的身體甚至已經開始在內部崩解。


如果不是他全力催動體內的神聖之力愈合體內的傷口,如果戰場在聖傑西卡大教堂,他得到了教堂光明之主的加持,此時斯威爾早已被劍氣絞成了一灘肉泥。


“斯威爾,你這是何苦呢?算這道劍氣能壓過大地之鐲,也會有極大的消耗,強n-ǔ之末下根本不可能傷的了我,而你現在恐怕已經到極限了吧?劍氣的反噬足以將你毀滅!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有什麽意義?”尼基在劍氣的壓力下也並不輕鬆,但他更多的是依靠大地之鐲本身堅韌的材質來抵抗劍氣,因此看去要斯威爾輕鬆不少。


尼基根本不擔心大地之鐲無法完全防禦住奧菲拉斯的劍氣,除了大地之鐲外,他還有其它的防禦手段,否則怎會輕易將自己置於險地?


斯威爾此時已經完全說不出話來,但他的堅定不移的表情和毫不退縮的動作都足以證明他的決心,他這是哪怕犧牲自己也要給尼基造成足夠的傷害。


尼基見狀完全明白了斯威爾的想法,他歎息一聲接著說道:“斯威爾,算你成了我的傀儡,一樣也是為光明之主效力,一樣也是為了重振教廷分部,區別隻不過是主導由你變成了我而已,我們為什麽要自相殘殺呢?”


“住口!”斯威爾艱難的從牙縫擠出幾個字,“光明之主根本不會有你這樣道貌岸然的信徒,用不了多久偉大的主會覺察到你的瀆神行為,到時神罰將會把你從大陸徹底抹除!”


“我明白了!原來你不惜舍棄生命鬧出這麽大的動靜,是想引起光明之主的注意,引來神罰與我同歸於盡!”尼基恍然大悟道,他搖頭嘖嘖了兩聲之後,諷刺的說道:“斯威爾,我一直認為你是一個識大體顧大局的人,沒想到也不過如此——或者說合體之後,受到了分身的影響,反而變得愚昧起來?”


“我很清楚我在幹什麽,也明白自己的選擇!”斯威爾連著鮮血一起吐出了這句話,既然尼基已經猜到了,他沒有強行壓製傷勢的必要了。


“真是可惜,算這裏發生的一切已經吸引了光明之主的注意,主也不會站到你那邊的。”尼基遺憾的搖了搖頭,“斯威爾,你還是沒有認清形勢,隻要我沒有明確背叛光明之主,無論我做什麽,都不會受到來自主的神罰!”


“哼哼,在主的神罰到來之前一切都是未知數!”斯威爾當然不會輕信尼基的胡言亂語。他現在心裏隻有一個念頭,那是不惜一切代價將尼基鏟除。


斯威爾徹底豁出去了,早已抱定了必死的決心,根本不在乎劍氣反噬究竟會對他的身體造成什麽樣的傷害。他已經放棄了利用聖傑西卡大教堂的加持恢複破損的身體,反而把這種加持用在了加強劍氣的威力。


斯威爾放棄了修補破損的身體,轉而全力攻擊尼基之後,鮮血立刻像噴泉一般從身體的每一個毛孔噴出,瞬間把他變成了一個血人。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