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創世十二樂章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盧卡斯的真實身份

時間:2019-10-10作者:熾陽流火


“就像你猜測的那樣!”分身坦率的承認道。臉上露出“果然瞞不過你”的表情,心中再次感歎了一句,他們果然是一體兩麵,處理事情的思路簡直一模一樣。


“誰這麽愚蠢,竟然被你利用了?”斯威爾被勾起了強烈的好奇心。無論是誰殺死了一位神聖教廷的樞機主教,而且還是紅衣大主教的繼任人選,必然要承受神聖教廷的怒火。除了大陸五大強者那樣的任務之外,他想不出誰有這麽大的膽子,或者誰這麽沒有腦子,會做出如此愚蠢的事來。


“亡靈法師盧卡斯,這個答案你滿意嗎?”分身高深莫測的笑了笑,將奧路菲之死推到與神聖教廷是天生死敵的盧卡斯身上是再恰當不過的借口,根本沒有任何人會質疑。


“盧卡斯?好像聽說過。莫非他已經晉階聖域了?否則他絕不會有這麽大的膽子。”斯威爾回憶了一下,好像確有這麽一號人物。


“盧卡斯是在弗洛薩肯之戰時臨陣晉階的。”分身隨口說道。


“他瘋了!在還沒有晉階的時候就敢招惹我們神聖教廷?”斯威爾對盧卡斯的頭腦產生了懷疑,覺得這家夥是不是研究骨頭架子多了,腦子開始變得不靈光了。


“因為他有不得不出手的理由。”分身難掩得意的說道。將盧卡斯引到弗洛薩肯,並成為那一戰的主導者,是他的得意之作。可惜這個消息一直沒有人和他分享,簡直要把他憋壞了。本體到來之後,他終於找到了一個合適的炫耀對象。


“什麽理由?”斯威爾果然順著問道。


“因為一個人,拉斐爾·奧布萊德。”分身微笑著說道。


“拉斐爾?他和盧卡斯有什麽關係?”斯威爾不解的問道。拉斐爾不是皇帝陛下雷伊三世的愛將嗎?怎麽會和亡靈法師有所勾結?


“因為盧卡斯的本名叫做穆拉達·奧布萊德。”分身心中一陣舒爽,他終於找到機會把這個秘密給揭開了。


“胡扯!”斯威爾斷喝一聲,穆拉達·奧布萊德曾是他兒時的玩伴,隻不過很久以前就英年早逝了,現在分身居然說他化身成為了大陸上人人唾棄的亡靈法師,他無論如何不能接受這種汙蔑!


“不要被憤怒衝昏你的頭腦。我就是你,怎麽可能會認錯人?大災變之後,我曾經打著代替斯威爾巡視帝國的機會,尋找進行我們試驗的合適場所,在一次經過魔獸森林邊緣時,無意間發現了屬於他的氣息。當時我還不敢相信,所以並沒有驚動正在沉睡中聚集亡靈之氣的穆拉達,而是不動聲色的暗中調查,最終才確認了他的身份。所以在後來製定除掉奧路菲的計劃時,我順便把他加入了計劃當中。”分身安撫了斯威爾一下之後,把經過娓娓道來。


“然後你就可恥的利用了穆拉達?”斯威爾怒不可遏的質問道。他和穆拉達之間的友情,是他為數不多的珍貴記憶,他沒想分身竟然會無視這種友情而利用穆拉達。


“穆拉達應該感謝我沒有在發現他的時候就立刻消滅他,否則以他當時的狀態絕不可能是我的對手,也就沒有了後來晉階聖域的機會!”分身冷酷的說道。


“你、你竟然褻瀆我們之間的友情,你怎麽敢——”斯威爾指責到這裏之後,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明白了,零先生製造你時,幾乎將我的全部經曆和感情都複製給了你,唯一一個隨機沒有複製給你的就是我和穆拉達的那段友情,對不對?”


“回答正確。可惜沒有獎勵!”分身殘忍的笑了笑,這並不是他的錯,所以麵對斯威爾的指責,他毫無心理負擔。


“怎麽會這樣!怎麽會這樣!”斯威爾的胸脯劇烈的起伏著,他萬萬沒想到零先生原本是為了區別他與分身而隨機遺漏的一段經曆,竟然無意間害了兒時的摯友。


“不要裝出一副傷心的樣子,不要忘記剛才你所作的選擇和我一樣,都是借刀殺人罷了,隻不過這次穆拉達恰逢其會,成為我們手中最尖銳的那柄刀而已~”分身毫不顧忌的指出他們的想法其實一樣,如果那柄刀不是穆拉達的話,斯威爾用起來絕對比他更狠。


“穆拉達現在怎麽樣了?莫非他已經隕落了?”斯威爾定了定神之後,才鼓起勇氣問道。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做好了麵對好友已經隕落的心理準備,但這個問題確實他心中繞不過去的坎兒。


“你想知道什麽樣的答案呢?”分身好笑的看著斯威爾患得患失的表情問道。


“無論什麽答案,我隻要最真實的。”斯威爾麵對分身時難得的真誠了一回。


“他被神聖教廷的某位大能流放到異空間去了,估計不知在哪個位麵作威作福呢!”分身並沒有過分吊斯威爾的胃口。


“等等,你說穆拉達已經在那一戰中臨陣晉階了,神聖教廷中居然還有人能把他流放到異空間去?什麽人有這麽大的本事?”斯威爾回過味兒來之後,發出一聲驚呼。


“能將一位聖域流放到異空間,隻可能是另外一位聖域,神聖教廷的聖域是誰,我想不用我多說了吧?”分身肯定了斯威爾的猜測。


“不會吧?你的意思是教宗冕下沒有在聖山,而是出現在了東大陸?這怎麽可能?聖山還不鬧翻了天?還是說巴伐利亞山脈其實沒有阻斷兩邊的聯係,教宗冕下使用某種秘法出現在了弗洛薩肯?”斯威爾感到自己的腦子有點不夠用了。


“據我的推斷,教宗冕下應該是在大災變時由於意外出現在弗洛薩肯的,情報顯示大災變發生前一刻,弗洛薩肯曾經有過強烈的空間波動。”分身頭頭是道的分析著。


“這麽說東西大陸的通道還沒有被打通——等一下,你是說教宗冕下在大災變時就已經到了弗洛薩肯?這麽多年他就一直在哪裏沒有離開過?這太離譜了!”斯威爾發出一聲驚呼。


“雖然不想承認,但這很可能就是事實。”分身也感到很無奈,為什麽每一位教宗的腦回路都是這麽清奇,難怪伊斯塔窮盡一生也沒有爬上那個寶座。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