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創世十二樂章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零先生的遭遇(二)

時間:2019-10-10作者:熾陽流火


“瑞維塞德,事實恐怕就是如此,這裏並沒有第三個人存在,零先生自己也無法對自己做出這樣的事。我有一位好友曾經告訴我,不管結論有多麽不可信,但排除掉一切不可能的因素之後,那就是事實。”塞倫特對此卻毫不意外,他現在總算明白為什麽斯威爾會如此急切的離開了。


“不過有一點我很好奇,以斯威爾的實力來說應該不是您的對手,畢竟您的骨骼可是用生命之樹的樹幹雕成的,以生命之樹的威能來說,不要說是斯威爾,恐怕就是聖域想要正麵打敗您也是有一件難比登天的事。”塞倫特教導完瑞維塞德之後,轉向零先生繼續疑惑不解的問道。


“瑞維塞德先生我想請您幫一個小忙。”零先生並沒有急於回答塞倫特的問題,而是向瑞維塞德說道。


“您請說,我榮幸之至。”瑞維塞德受寵若驚的回答道。他沒想到自己竟然還能進入零先生的視野,這基本上是除了塞倫特之外第一個對他禮遇有加的大人物。


“能不能麻煩您到外麵去吧其他三位找到這裏來,隻有您才能不受外麵的幻術魔法陣的影響做到這點。”零先生請求道。


“當然沒問題。不過把他們三位找到這裏來之後,需要他們做什麽呢?”瑞維塞德問道。


“接下來的事,天選之子自然會有最妥當的安排。”零先生頗有深意的回答道。


“好的,我會盡快完成您交待的任務。”瑞維塞德拍著胸脯保證道。


“我等著您的好消息。”零先生微笑著說道,隻不過搭配起他的骷髏麵容,讓人看著說不出的詭異。


“零先生,您為什麽要找這麽蹩腳的借口把瑞維塞德支開呢?”塞倫特在瑞維塞德興衝衝的離開之後,才狐疑的問道。他不相信瑞維塞德不明白這是零先生在有意支開他,隻不過瑞維塞德沒有露出一絲一毫的不滿,這背後代表的含義就令人深思了。


“有時候讓年輕人過早的背負上重擔並不是一件好事。”零先生的回答讓塞倫特一陣無語,貌似他比瑞維塞德也大不了多少,為什麽他就得承擔好多不能承受之重?


“因為你是天選之子啊~毫不誇張的說,整個大陸的興亡都會落在你的肩上。”零先生好像讀到了塞倫特的想法,滿含深意的說道。


塞倫特總算體會了一把當初斯威爾的憋屈感,無論自己想什麽都被人提前預知到,的確讓人感到一種束手束腳的不爽。


“我讓瑞維塞德將其他三人找回另有用意,按照主人的預知很快你就需要他們的幫助。”零先生明智的沒有讓這種不好的感覺繼續糾纏塞倫特,而是迅速的把話題拉回了正軌,充滿懊悔的說道,“那麽回到你剛才的問題,斯威爾一開始當然沒有能力向我發難,但他卻狡猾的利用了x計劃,不時的會以x計劃需要進行各種試驗為名,從我這裏借一點生命之樹的樹幹。可惜我當時並沒有意識到這麽做是在養虎為患,非常大方的滿足了斯威爾的要求,畢竟他每次的需求隻有一點,對我來說根本微不足道。”


“斯威爾在研究生命之樹?”塞倫特有點驚悚的問道。生命之樹可是孕育整個大陸的至寶,其中蘊含著各種力量和規則甚至法則之力,隻要能研究出一點皮毛,對任何人來說都受用不盡。


“果然你們人類的思路都是相近的。我從沒沒想到斯威爾打著進行x計劃的名義,實質卻是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研究生命之樹的力量上,在想方設法從生命之樹的樹幹上獲得本不應屬於他的力量!”


“原來是這樣,難怪x計劃的進展會如此緩慢!”塞倫特似乎抓到了什麽,他此時終於意識到是哪裏不對勁了。


之前在斯威爾講述的時候,塞倫特就覺得斯威爾花費了十五年時間才取得這麽點進展,進度慢得有點不可思議。但他被斯威爾沾沾自得的表現迷惑了,誤以為其實x計劃中的難點非常難以攻克,所以才會進度緩慢。


塞倫特萬萬沒有想到事實的真相卻是斯威爾打著進行x計劃的幌子,在暗中研究生命之樹的樹幹,試圖從研究中獲得力量。看來無論是本體還是分身,斯威爾的本性並沒有發生絲毫改變,都是在追求力量和代表力量的權力。


不過塞倫特並沒有完全相信零先生的話,畢竟這隻是零先生的一麵之詞,而且並沒有拿出有力的證據。最關鍵的是塞倫特發現一個重大的疑點,那就是斯威爾並沒有表現出超絕的實力,而是中規中矩的隻擁有十二級巔峰的實力,基本上這已經是紅衣大主教的標配了,與他的身份地位相符,即便比在教廷分部的分身略強也強的有限。


“難道你忘了教廷鐵律嗎?連你這位天選之子都無法豁免,就更不用說斯威爾了,如果上一位聖域沒有隕落,他就會被永遠的卡在十二級巔峰。”在塞倫特說出自己的疑點之後,零先生提醒道,“如果沒有教廷鐵律的限製,斯威爾從生命之樹上獲得的力量足以將他推到秘銀聖域的高度。”


“生命之樹的力量竟然如此強大!”塞倫特驚歎之後暗自慶幸不已,“幸虧教廷鐵律擁有比大陸法則更強大的束縛力,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其實也沒有你想的那麽嚴重。斯威爾在發現受到教廷鐵律的限製之後,立刻明智的把研究方向做了調整。”零先生的語氣中難得的帶上了一絲憤怒。


“該不會是……”塞倫特心中一動,掃了一眼如今可憐巴巴隻剩一顆骷髏的零先生,欲言又止道。


“沒錯,斯威爾把研究方向轉到了如何對付我上麵,準確的說是如何將我分解上麵。”先生憤怒又無奈的說道,“你知道如果沒有我的同意,以生命之樹樹幹蘊含的能量和規則,斯威爾原本是無法做到這點的。”


“所以斯威爾就從最本質的地方入手,直接通過研究生命之樹的樹幹,來獲得分解你的辦法?”塞倫特說完之後暗暗心驚,這樣看來斯威爾的本體遠比他的分身更加隱忍狡猾,也更加難以對付。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