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創世十二樂章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教廷的計劃

時間:2019-10-10作者:熾陽流火


“難道不是嗎?神聖教廷的計劃恐怕就是大量的製造人造人,讓這些沒有感情、沒有痛覺的怪物成為你們重新爭霸大陸的士兵!”斯多的情緒忽然激動起來,憤然指責道:“雖然你們可能並沒有使用真正的屍體製造這些人造人,但這並不能成為否認這是一個邪惡試驗的借口!”


“人造人?斯多,你究竟在說什麽?”斯威爾滿臉困惑的問道。剛才他接觸光明騎士團長徽章的時間很短,所以通過神聖追溯從上麵獲得的信息極其有限,而且他把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帝都的那位“斯威爾”的作為上,因此對幹屍案了解的並不透徹,也不太清楚斯多在此案中的糾葛。


“這些水晶器皿中裝著的難道不是已經製造好的人造人嗎?”斯多大聲質問道。


“斯多,你是不是對人造人有什麽誤會?這些器皿中浸泡的隻是一具具人造皮囊而已,與真正的人造人差距很大!”斯威爾耐心的解釋道,還生怕他們誤會的補充道:“這些人造皮囊全部使用一種人工合成的材料製造的,我保證在製造過程中,沒有半分有悖神聖法典的行為存在。”


“胡扯!斯威爾冕下,你沒想到吧?我已經在帝都奧布萊德府地下的實驗室和弗洛薩肯地下的實驗室中見過同樣的東西!那兩座實驗室中的試驗可是完整的把每一個人造人的製造過程都展現了出來。”斯多冷哼了一聲,在斯威爾主動“承認”這是神聖教廷的計劃之後,他已經再也無法按捺內心的憤怒。


“什麽?你說帝都和弗洛薩肯都有同樣的實驗室存在?”斯威爾吃驚的長身而起,居高臨下的逼視著斯多,“你敢向光明之主起誓你沒有撒謊嗎?”


“我就知道你會這麽問!”斯多冷笑著拋出兩顆可視傳訊球,把曾經給塞倫特的證據展示給斯威爾和其他幾人看。


“這、這不可能!”看完那兩段影像之後,斯威爾第一次在眾人麵前失去了鎮定,他震驚的表情出現在他臉龐上,中間甚至夾雜著許多惶恐。


“斯威爾冕下,莫非您不知道這件事?”塞倫特插嘴道,他看出斯威爾不像是在作假。除了他和斯多早已看過這兩段影像之外,其他幾人表現的更加不堪,瑞維塞德甚至恐懼的都快哭出來了。


“不,這和我知道的計劃完全不同,而且我可以確定教廷分部絕對不知道另外兩個、甚至更多實驗室的存在。”斯威爾表情凝重的說道。如果不是對斯多非常了解,知道他不是那樣的人,斯威爾甚至都會懷疑斯多是有意在抹黑神聖教廷。


“恕我直言,斯威爾大人,您這樣空口無憑的保證,很難令人信服。”斯多冷靜下來說道。看到斯威爾的表現之後,斯多也開始懷疑自己的推測是否正確,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麵前的斯威爾並不知道這件事。


“斯威爾冕下,不知您是否能把那個所謂的計劃詳細跟我們說說,或許能發現一些被您忽略的地方。”塞倫特機敏的問道,剛才斯威爾透露出教廷似乎有一個大計劃。


“這個計劃是教廷中的一個重大機密,你們中有些人原本是沒有資格知道的。”斯威爾為難的在海恩主教、瑞維塞德和斯多身上掃了一眼。


“咳咳,斯威爾冕下,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我想帶瑞維塞德在這裏參觀一下。”人老成精的海恩主教怎會看不出斯威爾的為難之處,立刻識趣的說道。


“當然沒問題,你可以看看這些水晶器皿中有哪些你的‘老熟人’。”斯威爾心懷甚慰的說道。即使在慣於見風使舵的神聖教廷中,像海恩主教這樣可以體察上意的人才也已經不多了。可惜他受到實力所限,始終不能更進一步,否則倒是可以好好提拔一下。


海恩主教微微衝斯威爾施了一個禮後,拉起旁邊懵懵懂懂的瑞維塞德不疾不徐的向遠處走去。


‘真是個奸猾的老家夥。不行,我也要想個辦法脫身才是。’阿爾卡特悄聲咒罵了一句,海恩主教及時抽身事外,擺明了不想惹麻煩上身。在實力地位沒有達到的情況下,置身事外無疑是最明智的選擇。


阿爾卡特一聽到斯威爾說這是一個秘密計劃時,立刻本能的就想和海恩主教一樣抽身就走,他明白這種秘密計劃知道的越少越好。雖然以他的實力不怎麽擔心會被shā're:n滅口,但這種明顯上不得台麵的秘密一旦沾惹上絕對會是一個**煩。


阿爾卡特眼珠一轉,瞄上了陰沉著臉色的斯多:“斯多,你難道沒有聽懂斯威爾冕下的話嗎?這個秘密隻有神聖教廷的高層才有資格知道,你這種神聖教廷的叛徒自然不在此列!”


“我絕不會在這件事上回避的!”斯多斬釘截鐵的回答道,“我追查邪惡實驗室的事這麽久,完全有理由知道這個秘密。”


“喲喲喲~看不出來你到現在還以帝都防衛軍的身份自居,這裏可不是帝都,就算那個身份還保留著,你也沒有強行知道這個計劃的資格!”阿爾卡特毫不留情的挖苦道。


斯多當初在脫離聖殿騎士團後,在布萊登奧布萊德公爵的安排下進入了在帝都擁有稽查探案權力的帝都防衛軍,但當時已經知道邪惡實驗室秘密的斯多心灰意懶之下,隻在那裏廝混了幾天就自我放逐到弗洛薩肯。


阿爾卡特此時提起這件事是赤.裸.裸的揭短,目的就是為了挑起斯多的怒火,好讓他以和斯多決鬥的借口,從這件事中脫身。


阿爾卡特的計劃看上去很完美,可惜他忘了其他人並不受他控製,而且他與斯多的“默契”程度也遠沒有想象中那麽高。


斯多聽了他的挑釁卻出乎意料的沒有發怒,根本無視了阿爾卡特,向斯威爾淡淡的一笑:“斯威爾冕下,我想您也清楚,在我拿出另外兩座邪惡實驗室的證據之後,您要想洗脫神聖教廷的嫌疑需要拿出足夠的證據,您必須把那個所謂的秘密計劃告訴我!”


斯威爾躊躇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沒錯。我承認你把我逼到了牆角,那個計劃就是不想告訴你也不行了。阿爾卡特請你拋下跟斯多之間的私人恩怨一起聽一聽,說不定其中還需要借助你的頭腦和力量。”


“您真是太高看我了,論力量塞倫特已經是聖域遠遠超過了我;論頭腦我怎麽能和睿智的您相提並論?”阿爾卡特鬱悶的簡直想要發狂,他不明白斯威爾為什麽一定要把他也扯下水?


“這個計劃需要從頭說起,那是大災變剛剛發生不久……”斯威爾看了幾人一眼之後,陷入了無限的回憶當中。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