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創世十二樂章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教廷秘寶

時間:2019-10-10作者:熾陽流火


“大家都不是外人,就是已經脫離聖殿騎士團的斯多也曾是神聖教廷中的一員,所以你們應該都清楚,教廷有七大秘寶。 ”斯威爾意味深長的看了斯多一眼,他已經通過神聖追溯知道斯多脫離了聖殿騎士團。


“嗯,光明之眼、蘭伯特念珠、守護之錘迪蘭達爾、神聖法典、光明聖鍾、查爾姆斯麵具和聖光權杖!這七大秘寶是組成神諭之章的七個部件。”塞倫特如數家珍的說道。他從小就在弗倫主教的培養下,把這類知識記得滾瓜爛熟。


“很好。”斯威爾讚賞的看了塞倫特一眼之後繼續說道:“目前隻有光明聖鍾和神聖法典在教廷本部的聖山中,光明之眼吊墜則由執掌教廷分部的紅衣大主教持有,剩下四件秘寶都在萬族大戰中遺失了。”


塞倫特欲言又止的張了張嘴,卻在斯威爾的示意下閉上了嘴巴,斯威爾顯然已經知道了蘭伯特念珠落在他手上的事。從這點看神聖追溯不愧為教廷兩大秘法之一,過去發生的一切在神聖追溯下都毫無秘密可言,塞倫特使用羅伯特念珠幫助瑞維塞德驅除聖光吞噬者,將蘭伯特念珠的下落暴露給了斯威爾。不過不知道斯威爾出於什麽考慮,阻止了塞倫特說出這個小秘密。


‘其實聖光權杖的下落,我也知道。’塞倫特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在威柯堡之役中,隱藏在偽造的守護之錘中的聖光權杖曾經短暫出現,最終被機械之章生成的機械之錘砸成了碎片,受到了嚴重破壞,此時正在他的體內溫養。


所幸這件事發生在塞倫特得到光明騎士團長徽章之前,因此並沒有被斯威爾通過神聖追溯偵測到。否則被他知道聖光權杖幾乎全毀,不知道要生出多少意外。


斯威爾用眼神製止了塞倫特說出蘭伯特念珠的下落之後繼續說道:“你們中有的人可能知道,教廷秘寶各有不同的作用。


光明之眼代表光明之主的眼睛,代替光明之主注視著艾利亞特大陸發生的一切,它甚至可以透過迷霧看到未來,因此光明之眼對神諭術具有加持作用,通過光明之眼做出的預言準確率近乎百分之百;


蘭伯特念珠代表著光明之主的信念,代替光明之主將福音傳播到大陸的每一個角落,隻有最虔誠的信徒才能持有它,發揮它的最強效果,因此蘭伯特念珠可以驅除一切邪妄,並且具有號稱大陸最強的封印功效;


守護之錘迪蘭達爾代表著光明之主的力量,代替光明之主展示他的威嚴,是教廷中最強大的聖騎士持有的武器,守護之錘甚至可以讓使用者短暫的突破教廷鐵律的限製,發揮出聖域的實力,同時迪蘭達爾還象征著神聖教廷的兵權,可以統禦教廷所有的騎士團;


神聖法典記錄著神聖教廷的教義,代表著光明之主的意誌,書寫在上麵的每一條規則都會得到光明之主認可,受到主的加持,是神聖教廷的根基所在;


光明聖鍾體現了光明之主的威嚴,每一個聽到鍾聲的信徒心靈都會得到淨化,對主的信仰會得到加強。另外光明聖鍾還為整個聖山提供著保護,是守護神聖教廷的最後屏障,


查爾姆斯麵具比較特別,戴著它的人可以隨意改變容貌而不被任何手段察覺,因此它代表著光明之主的包容,此外與光明之眼相似,查爾姆斯麵具對神聖追溯具有加持作用,幾乎可以讓通過它使用神聖追溯的人重新經曆一遍追溯到的過往;


最後聖光權杖代表著光明之主的權柄,是教宗陛下的權杖。除了神諭術和神聖追溯兩大秘術之外,聖光權杖可以全方位加強其它所有神聖魔法的威能。聖光權杖是教廷中唯一不需要持有者實力,僅憑這柄權杖就能壓製教廷中聖域的神器,這保證了教宗在教廷中至高無上的地位。


這七大秘寶組合在一起,就是屬於光明之主的神諭之章,是創世十二樂章中最為輝煌、也是威力最大的一個篇章。”


“光明聖像!”塞倫特聽著斯威爾慷慨激昂的講述,不由心潮澎湃的脫口而出道。除了從弗倫主教讓他記憶過的神聖典籍上見過相關記載,他還曾經在威柯堡之役中,見過蘭伯特念珠、光明之眼和聖光權杖組合成的不完整的光明聖像。


斯威爾看著塞倫特驚訝的揚了揚眉毛,神諭之章的本體模樣和名稱屬於教廷中的高級機密,隻有教宗和紅衣大主教等寥寥幾人才有資格知道。就是斯威爾本人也是由於當初被確定為紅衣大主教的繼任人選,才知道這個機密的。


“光明騎士團長果然見識非凡,看樣子那家夥還是有幾分眼光的。”斯威爾看塞倫特的眼光開始不一樣了。


原本他認為塞倫特是憑借聖域的實力以及文森特的推薦才登上高位的——斯威爾對文森特同樣不了解,不知道文森特並不是一個會徇私情的人——沒想到塞倫特確有幾分真才實學。


“您過譽了。”塞倫特臉色微微有些發紅的說道。他已經逐漸明白弗倫主教當初讓他記憶許多看似無用的神聖典籍的良苦用心,至少在相關知識儲備方麵,神聖教廷中已經沒有人能比得上他。


斯威爾讚許的衝塞倫特點點頭,他從塞倫特身上看到了謙虛的難得品質,這在充滿浮誇風氣的神聖教廷中並不多見。


“遺憾的是其中四件最為珍貴的秘寶失蹤之後,光明聖像已經無法在大陸上重現,為此神聖教廷除了不遺餘力的尋找遺失的秘寶之外,還製定了另外一個計劃。”斯威爾整理了一下思緒後,繼續說道。


“難道就是這座邪惡實驗室?”斯多立刻敏銳的問道,他的聲音微微有些顫抖,如果這是神聖教廷的計劃,那麽可以說神聖教廷已經墮入了魔道。


“邪惡實驗室?”斯威爾驚訝的看著斯多,隨手指了一下周圍後問道:“莫非你指得是這裏?”


斯多緊閉著嘴巴沒有回答,他實在不願親口指證這件事,但他臉上的表情已經足以說明一切。


“為什麽你會這麽認為?這裏可是神聖教廷重振聲威的希望!”斯威爾的臉色漸漸沉了下去,看樣子外界的情況遠比他想象的更為糟糕。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