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創世十二樂章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尷尬的重逢

時間:2019-10-10作者:熾陽流火


屏障崩散之後,一陣無聲的波動向下水道深處擴散出去,阿爾卡特心中一動,恐怕布置屏障的人,已經知道屏障被人破壞了。


“我們趕緊走!”阿爾卡特斷喝一聲,一手倒提著聖光之焰,一手抓住了海恩主教的脖領子,帶著他一起快速向地圖標示的地方跑去,果然轉過一個彎之後,一堵明顯與周圍環境顯得格格不入的牆壁擋在了他們麵前。


“這背後應該就是地圖上標示的那個地點。”海恩主教小聲提醒了一句,他被阿爾卡特提到手中就像一個嬰兒一般毫無反抗之力。


“既然如此~”阿爾卡德眼睛眯了一眯,抬手就用聖光之焰向牆壁捅去。他已經感知到這就是一堵普通的牆壁而已,沒有任何機關,牆壁背後是一個還算寬敞的空間。


在聖光之焰麵前,這堵看上去無比結實的牆壁就像紙糊的一般,轟隆一聲就徹底倒塌了,一陣煙塵過後,露出了牆壁背後的景象——在一扇剛剛打開的充滿機械朋克風格的鋼鐵大門前,有三個老熟人正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們。


“阿爾卡特!你怎麽會出現在這裏!”最先反應過來的斯多充滿敵意的問道。當初在帝都時,兩人為了瑪蒂娜沒少爭風吃醋。


“呦嗬~這不是有‘帝都敗犬’之稱的斯多·奧布萊德嘛~我還以為你已經在弗洛薩肯與亡靈法師的戰鬥中為國獻身了,沒想到居然會出現在這裏。看來果然是本性難移,我早就該想到像你這種膽小如鼠的家夥,遇上危險絕對會腳底抹油的!”阿爾卡特立刻開啟了嘲諷模式。


塞倫特聽了心中一緊,以他對斯多的了解,受到阿爾卡特的刺激,斯多恐怕馬上就會像火藥桶一樣爆炸。為了避免兩人發生不必要的衝突,塞倫特趕緊上前一步準備打圓場。然而斯多的表現卻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隻見斯多沉著的說道:“那又怎樣,總不像某些人連正麵失敗的勇氣都沒有!”


“失敗?不知道誰才是失敗者!”阿爾卡特嗤之以鼻道。


“答案你心裏清楚。當然如果你不甘心的話,我不介意再次讓你品嚐失敗的滋味。”斯多躍躍欲試的說道。


“我現在沒工夫和你解決私人恩怨。”阿爾卡特抬著下巴高傲的瞥了斯多一眼之後,低頭衝海恩主教問道:“海恩主教,你不是說不知道瑞維塞德傳送到哪裏去了嗎?這你怎麽解釋?”


阿爾卡特此時的心情絕不像表現出來的那樣平靜,而是糟糕透頂。他一眼就看到了和塞倫特站在一起的瑞維塞德,瞬間腦補出了海恩主教和塞倫特早已勾結在一起,沆瀣一氣的場麵,他懷疑這一切都是海恩主教和塞倫特的陰謀,先是把瑞維塞德送到了塞倫特旁邊,然後布置下這個圈套,甚至為了對付他,還把他的老對手斯多也找來幫忙。


海恩主教內心崩潰極了,他哪特麽知道瑞維塞德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裏,他明白現在無論如何是無法洗白了,肯定被阿爾卡特列入了黑名單中。


“瑞維塞德,你為什麽會和塞倫特大人出現在這裏?”海恩主教哭喪著臉問道,暗中不斷的給瑞維塞德打著眼色,希望他能機靈一點。


“我、我不知道啊!”瑞維塞德也是相當蒙圈,他是在聖光傳送中無意間被傳到這裏的,一直以為是海恩主教有意為之。幸好他看到了海恩主教的眼色,沒有把自己的猜測說出來,否則海恩主教就更說不清了。


“阿爾卡特大人,我覺得這就是一個意外。”海恩主教硬著頭皮說道。


“意外?哼,就算是意外,為了白石鎮教區的安全,我不得不行使聖殿騎士團長的權力,把這個被聖光吞噬者附身的小牧師連同聖光吞噬者一起徹底消滅!”阿爾卡特用聖光之焰遙指著體若篩糠的瑞維塞德說道。


旁邊的斯多冷笑了一聲,忍不住插口道:“阿爾卡特‘大人’,看不出來你好大的官威啊!一上來就打打殺殺的,不知繼承瑪蒂娜聖殿騎士團長的感覺如何?”


“斯多,你閉嘴!”阿爾卡特臉色一變,他最忌諱別人說他的職位是繼承自瑪蒂娜,他覺得對他來說一直居於一個女人之下是一種恥辱,而且他獲得聖殿騎士團長的職位並不是堂堂正正得來的,而是在瑪蒂娜失蹤之後被斯威爾任命的,未免有幾分任人唯親之嫌。


“哦~心虛了!”斯多拉長語調,露出不出所料的表情。


“這是神聖教廷內部的事,輪不到你這個外人指手畫腳。”阿爾卡特深吸了一口氣,強壓怒火的說道。


“說的好!”斯多居然認真的點點頭,然後衝塞倫特說道:“如果我沒記錯,塞倫特好像是光明騎士團長,在教廷內部的排序中,排名猶在你之上,他還沒有發表任何意見,你就越俎代庖替他做出決定,難道你想違背神聖法典的規定嗎?”


阿爾卡特氣得鼻子都快歪了,斯多當初也是聖殿騎士團長的候選人之一,後來雖然由於變故沒有正式加入聖殿騎士團,但卻對神聖法典的相關規定一清二楚,此時搬出來竟讓他無力反駁。


“我有斯威爾冕下的親手諭令,岩壁教堂的一切教務以我為主。”阿爾卡特萬般無奈之下隻能把斯威爾搬了出來,在他看來這是一種無能的表現,但為了掌握話語權卻不得不如此。


“阿爾卡特,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之前隻是劃定岩壁教堂作為你執行公務的範圍,在這之外好像應該以我為主吧?”塞倫特不得不接話道,如果他現在不堅持出頭,曆任光明騎士團長的麵子就丟光了,而且為了瑞維塞德的安全,他也不能把這個權力拱手相讓。


“難道這裏不是岩壁教堂的範圍之內嗎?”阿爾卡特反問道。


“阿爾卡特大人,我剛才提醒過你,這裏的確已經不屬於岩壁教堂的範圍了,光明之主的庇護沒有延伸到這裏就是明證。”海恩主教輕聲提醒道,然而他的聲音卻被所有人聽得一清二楚。


“啊哈哈哈~”斯多聽了以後發出一陣放肆的長笑,“阿爾卡特現在你還有什麽話說?沒有人比海恩主教更清楚岩壁教堂的範圍了!”


阿爾卡特的臉立刻漲得通紅,這是赤.裸.裸的打臉啊!海恩主教絕對是故意的!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