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創世十二樂章第一百三十章 克裏斯托弗的計劃(艾)

時間:2019-10-10作者:熾陽流火


被徹底晾在一邊的艾爾菲完全搞不懂這兩人到底在搞什麽鬼,明明剛才還互不理睬,轉眼間又好像惺惺相惜起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男人間的友情?艾爾菲想到這裏不由感到一陣惡寒。


大廳外嘈雜的聲音很快漸漸遠去了,顯然卡蒙德已經帶兵離開。看來艾爾菲剛才在外麵看到的戰備,明顯是為了卡蒙德這次的出兵。


克裏斯托弗輕輕的拍了拍手,被稱為“卡魯斯毒蛇”的斯卡爾出現在大廳門口。


“斯卡爾,吩咐下去照計劃行事,在卡蒙德出兵回來之前一定要把一切都準備好。”克裏斯托弗吩咐道。


“遵命。老大。”斯卡爾向克裏斯托弗行了個禮,像沒有看到艾爾菲一般退出了大廳。


艾爾菲卻沒有注意到這一點,而是低頭思索著:出兵?出兵!莫非卡蒙德是帶兵攻打歎息之牆?艾爾菲忽然意識到這可能就是他在米洛迪藥劑影響下看到的那些戰火紛飛畫麵的初始,這個想法讓他臉色忽然大變。


“你怎麽了?為什麽臉色會變得如此難看?”克裏斯托弗再次輕咳了兩聲問道,雖然他背對著艾爾菲,但是卻對艾爾菲的表現了如指掌。


“卡蒙德首領是帶兵去攻擊歎息之牆了嗎?”艾爾菲聲音發顫的問道。


聽到艾爾菲的問話之後,克裏斯托弗猛地才轉過身來,他過猛的動作又引發了一陣輕咳。


“說說看,你冒險飛越大河究竟是為了什麽?一般的吟遊詩人可沒有那樣的心胸和心情去關注歎息之牆。”克裏斯托弗並沒有回答艾爾菲的疑問,反而緊盯著艾爾菲的眼睛問道。


說實話艾爾菲非常認真的考慮過是否趁這個機會把克裏斯托弗擊倒,他從科柯那裏學到了一個冰劍的魔法。如果凝聚起一柄冰劍艾爾菲覺得自己非常有可能擊倒這個看上去咳嗽不止的家夥,但是想想外麵戒備森嚴的卡魯斯營地,艾爾菲不得不暫時打消了這個不太靠譜的念頭。


即使能擊倒克裏斯托弗,艾爾菲也不認為有那個實力將他挾為人質。


克裏斯托弗看到艾爾菲的臉色變了數變,拳頭悄悄握緊又悄悄鬆開,饒有興致的揚了揚眉毛,莫非這個吟遊詩人還想向他動手不成?


“因為我做了一個夢,夢到歎息之牆外的盜賊團們突破了歎息之牆,給平民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在克裏斯托弗冰藍眼睛的注視下,艾爾菲突然決定說實話。話一出口,他才驚覺此時的狀態和當初中了凱瑟琳的魅惑術時相差無幾。


‘雪特!又上當了!’艾爾菲自責不已,在他的預想中,知道他的真實目的之後,克裏斯托弗一定會拿他開刀。沒想到對方聽完之後卻陷入了一陣沉思,反而讓他變得忐忑不安起來。


“夢境?你知不知道你的夢境早在兩天之前就已經變成了現實?”克裏斯托弗忽然抬起頭來問道。


“什麽?歎息之牆已經被攻破了?沒想到你們的行動這麽快!”艾爾菲激動的大叫起來,他現在完全是一種自暴自棄的心態,反而爆發出比平日更多的勇氣。


“我想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麽?誰說歎息之牆是我們攻破的?”克裏斯托弗平靜的問道,好像他早就料到艾爾菲的表現一般。


“你們不是主謀也是幫凶!否則修建如此堅固的卡魯斯營地幹什麽?”艾爾菲憤怒的指責道,在他看來在這裏修建如此堅固的堡壘絕對不懷好意。


“我覺得你需要冷靜一下。”克裏斯托弗輕輕的說完,艾爾菲就驚訝的發現自己完全不能動了,緊接著夾雜著冰塊的涼水憑空出現,將他澆了一個透心涼。


突如其來的冰水讓艾爾菲徹底冷靜下來的同時,也愕然發現麵前的克裏斯托弗果然實力不凡,竟然在不動聲色之間將他禁錮並施展了一個水係魔法,從這點看克裏斯托弗至少是一個高級魔法師。


‘又大意了!’艾爾菲暗罵一聲,能在不知不覺間對他使用魅惑術,其實已經將克裏斯托弗的魔法師身份暴露無疑了,可笑他剛才還想挾持他。這個認知讓艾爾菲一時之間心如死灰。


“看來你冷靜下來了,我想我們可以好好談一談了。”看到艾爾菲眼中的怒火漸漸被一種悲哀的神色所取消,克裏斯托弗滿意的點點頭,手輕輕一揮,解除了對艾爾菲的束縛。


艾爾菲無力的坐在地上,從剛才看到的陣容看,即使麵對帝國的正規軍,卡蒙德及其手下恐怕也不落下風,更何況是麵對手無寸鐵的平民。原來自己的實力是如此的弱小,根本做不了什麽啊。


“首先我想先澄清一點,卡蒙德帶兵並不是去攻打歎息之牆,而是去掃蕩魔獸森林的深處。”克裏斯托弗坐回了屬於他的高背椅上慢悠悠的說道。


“掃蕩魔獸森林深處?你的意思是……”艾爾菲猛地抬起頭來,克裏斯托弗話中暗示的意思太過明顯,讓他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推斷。


“確切的說是掃蕩大河西岸的魔獸森林深處,你明白了嗎?”克裏斯托弗似乎怕艾爾菲聽不明白,更進一步的暗示道。


“難道卡蒙德首領的目標是那些盜賊團的老巢?”艾爾菲不敢相信的問道,但是克裏斯托弗話中分明在暗示著這一點。


“小夥子看樣子還不笨。”克裏斯托弗微微笑了一下,肯定了艾爾菲的猜測。


突如其來的消息簡直要讓艾爾菲幸福的要暈過去,原來他想去盜賊團的老巢搗亂,沒想到卡蒙德已經準備在做了,而且實力上的差距讓卡蒙德比他做的更徹底,幹脆直接去端那些盜賊團的老窩。


“太棒了!這下那些盜賊團隻能回來救他們的老窩了,我們在布下一個口袋,將他們一網打盡!”艾爾菲興奮的從地上一躍而起。


聽到艾爾菲的戰術,克裏斯托弗讚許的點了點頭,不過他馬上又一盆涼水澆了下來:“我想你低估了那些亡命之徒的才智和狠心。究竟有多少盜賊團會回去就他們的老窩誰也無法說清,而且如果你是那些盜賊團,知道自己的老窩被端的話,會做出什麽樣的選擇呢?”


聽到克裏斯托弗考究的問題之後,艾爾菲陷入了沉思:‘如果換做是我的話,最好的選擇是……’


艾爾菲忽然大汗淋漓起來,他突然覺得如果那些盜賊團的老窩被端,恐怕最好的選擇就是徹底舍棄老窩,在帝國內部肥沃的土地上另築新巢,那樣的話恐怕給帝國造成的傷害更大。


“看來你明白了。”克裏斯托弗再次輕咳了兩聲,“所以卡蒙德才會遲兩天出發,為的就是給那些盜賊團造成他們的老窩還有救的錯覺,盡可能多的吸引他們回援。”


“那最好的辦法還是把他們包圍之後引而不發,等他們的人全都鑽入口袋,再一舉全殲!”艾爾菲目光炯炯的說道。


“就是不知道盜賊團中有多少‘高明之人’能識破這個計劃了。”克裏斯托弗忽然對自己精心策劃的方案失去了信心,“簡單”到連一個年紀輕輕的吟遊詩人都能識破的計劃,不知能騙過多少老奸巨猾的老狐狸呢?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