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創世十二樂章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空間波動

時間:2019-10-10作者:熾陽流火


“謝爾騎士,謝謝你,你可以先退下了。”塞倫特看了謝爾一眼之後吩咐道。


“如您所願。”謝爾倒退著退出了房間門,還貼心的將門從外麵關住。


“埃爾文大師,我想冒險使用一次空間傳送。”塞倫特十分認真的對艾爾菲說道。


“沒用的。我要是尼基,現在早就換了一副麵孔,你就算和他走個麵對麵也不會輕易察覺。”艾爾菲點出了一個十分現實的問題。


“難道就這麽放任尼基逃走?”塞倫特不甘心的問道。


“別著急,我們一定會想出辦法的。”艾爾菲安慰道。


“兩位大人,有什麽我能夠幫上忙嗎?”瑞維塞德有點手足無措的小聲問道,這兩位大人物似乎已經將他拋諸腦後了。


“當然,我有一個小忙還需要你的幫助。”艾爾菲笑得像極了一隻狡猾的老狐狸。


“非常樂意效勞。”瑞維塞德硬著頭皮強笑道,其實他看到艾爾菲表情的一瞬間就後悔了。


“太棒了!”艾爾菲滿意的點點頭,朝床上一指命令道,“現在請你躺到床上去~”


“您、您想做什麽?”瑞維塞德驚恐的問道。看著艾爾菲那不懷好意的“邪惡”笑容,他腦海中不自覺的出現了一些在教廷中久已流傳的“不良”傳說。如果此時艾爾菲穿著一身牧師袍的話,瑞維塞德一定會不顧一切的落荒而逃。


“不做什麽,隻是稍微給你檢查一下身體,看看是否有空間魔法的波動,對你產生了影響。”艾爾菲一時之間還沒有意識到瑞維塞德為什麽會突然之間變得如此恐懼。


“塞倫特大人也在場嗎?”瑞維塞德可憐巴巴的看向了塞倫特。


“當然。”塞倫特同樣感到莫名其妙,不明白瑞維塞德為什麽會這樣問。


“塞倫特大人,您真的是一位偉大的聖騎士嗎?”瑞維塞德忽然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


“光明聖印。”塞倫特輕輕低喝一聲,一個巴掌大小的光明聖印出現在瑞維塞德眼前,這個證據足以證明一切。


瑞維塞德看到光明之印後,徹底放鬆下來,傳說中隻有最虔誠的聖騎士才能得到光明之主的認可,這樣的人絕不會有任何邪惡的念頭,也絕不會坐視罪惡的發生。


“哦?你準備好了嗎?”艾爾菲見瑞維塞德忽然變得輕鬆下來,於是輕聲問道。


“您可以開始了。”瑞維塞德規規矩矩的在床上躺好之後,露出一副大義凜然上刑場的表情。


艾爾菲看了塞倫特一眼,輕輕的點了點頭,把手一伸,一團柔和的清風出現在他手上。艾爾菲托著這團清風湊到了瑞維塞德跟前,認真的觀察著他的臉說道:“一會兒如果有什麽不適,請千萬忍住,我很快就會結束的。”


“您、您請盡快。”瑞維塞德之前盡量裝出的一副無所畏懼的模樣,在艾爾菲說完這幾句看似安慰的話之後,變得蕩然無存,顯而易見的恐懼出現在他臉上,將之前的鎮定打得粉碎。


艾爾菲微微一笑,手指彈了一下,一道風之枷鎖將瑞維塞德牢牢的固定在床上,然後將手上那團清風毫不猶豫的朝瑞維塞德臉上按去,那團清風在接觸到瑞維塞德的麵皮之後,立刻變得爆烈起來,強大的氣流將瑞維塞德的整個麵皮都吹得開始劇烈的抖動變形起來。


“埃爾文大師,這樣是不是太殘忍了一點?”塞倫特看著瑞維塞德被吹得涕淚橫流的麵孔,於心不忍的輕聲問道。


“為了避免空間魔法對他可能造成的嚴重傷害,這種程度的痛苦根本不算什麽。”艾爾菲鐵石心腸的回答道。他的目光死死盯著瑞維塞德的麵孔,試圖從中尋找到任何空間魔法殘留的痕跡。


瑞維塞德現在簡直想死的心都有了,這哪裏是“不適”那麽簡單,分明就是一種酷刑的折磨。


“果然有空間魔法的殘留!”就在瑞維塞德以為自己馬上就要死了的時候,艾爾菲忽然發出一聲驚喜交集的尖叫,緊接著他看到眼前淡藍色的光芒一閃,好像有什麽東西從他身上被抽離了出去,幾乎與此同時,那團折磨著他的“清風”也隨之消散。


“真的有空間波動?”塞倫特看得非常清楚,艾爾菲施加在瑞維塞德臉上的那團清風在一陣劇烈的吹動之後,果然有代表著空間魔法使用痕跡的空間波動被那團清風從瑞維塞德的身體裏抽了出來。


“看來尼基果然是使用了空間魔法,將他與瑞維塞德進行了對調。”艾爾菲長舒了一口氣對塞倫特說完之後,如沐春風般的衝瑞維塞德笑了笑:“剛才辛苦你了,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有什麽事我們一會兒再談。”


接著不等瑞維塞德回應,就衝塞倫特使了一個眼色,兩人一起離開了房間。


瑞維塞德一臉茫然的看著離去的兩人,不明白艾爾菲的態度為什麽前後之間相差這麽大。如果說之前艾爾菲給他的感覺是一個不懷好意的怪老頭兒,那麽在空間波動被抽出之後,艾爾菲簡直慈祥的就像他的親爺爺一般。


不過——瑞維塞德忽然臉色一變,不由發出一聲慘嚎:“埃爾文大師,您至少要先把束縛我的風之枷鎖解開啊!這樣我還怎麽休息?”


……


瑞維塞德房間的隔壁,在揮退眾人並用隱匿藥劑做好一切防護措施之後,塞倫特神色嚴峻的問道:“艾爾菲,你有什麽發現?”


“唯一有價值的發現,就是我之前的猜測可能錯了。”艾爾菲苦笑一下,“看來瑞維塞德真的是無辜卷入其中的可憐人。”


“你是怎麽得出這個結論的?”塞倫特問道。


“我沒有在瑞維塞德臉上發現任何人皮麵具的跡象。”艾爾菲苦惱的抓抓頭發,“剛才你的麵孔變成尼基的模樣時,如果仔細觀察還是能發現一些蛛絲馬跡,要知道那張人皮麵具還經過光明神力的加持。而在瑞維塞德臉上,那麽強烈的吹動,都沒有一點兒痕跡,隻能說明那是瑞維塞德的本來麵目。”


“你剛才做出那麽殘忍的事就是想驗證人皮麵具?”塞倫特有點哭笑不得的問道。


“當然不僅僅如此,我還驗證了瑞維塞德身上的確有空間波動出現。”艾爾菲麵色凝重的回答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