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深圳合租記90. 第九十章 謝謝你,狐狸

時間:2018-12-09作者:宋君

“朋友?我有什麽資格和一個討厭我的人做朋友?我窮得錢包裏隻能裝衛生紙,怎麽配跟準老板娘做朋友?我就是比不上有錢人,我喜歡的女人都喜歡有錢人,我他媽就是個loser!”

“對!你就是loser!真正的loser連麵對失敗解決問題的勇氣都沒有!真正的loser就像你這樣,一遇到問題就自暴自棄!”

“是!我知道,你看不上我。我之前在犯賤,幾次把你從男人堆裏拉出來,扛你、背你,還天真以為是救你,最可笑的是我傻不拉幾地以為你說討厭就是喜歡,還強……反正我現在也無所謂,我接受你的討厭。在你眼裏,我就是個一無是處的變態狗仔!你就去做你的老板娘啊,來管我幹嘛?你跟有錢人過去唄,我不需要你的憐憫!”

“對!我就是討厭你!我從來就沒有這麽討厭一個人!傻子才喜歡懦夫!”

宋小雷怒氣衝衝地看著狐狸,臉色越來越難看。

“出了問題,就解決問題啊,怨天尤人算什麽本事?仇視比你強的人,隻能顯示出你自己的懦弱!你連最起碼的承受力都沒有,我替你感到悲哀!”

宋小雷直接打斷,“我就是懦弱!我就是沒本事!我就是個悲劇!我的人生就是一場悲哀!我怎麽比的上任總啊?人家有錢有地位有修養,我呢,我就是個屌絲!那你還在這幹嘛啊?你怎麽不去跟你的有錢人約會啊?”

啪得一聲,狐狸甩了宋小雷一個響亮的耳光。

宋小雷被打愣了。狐狸冷若冰霜地看著他,“我現在鄭重地告訴你,任遠不是我男朋友,我跟他隻是合作夥伴,僅此而已。”

宋小雷忽然覺得自己無理取鬧,連忙說,“那你為什麽不早點告訴我。”

“這不是我們現在要討論的重點。我問你,從你拿到u盤到送回公司,這中間發生了什麽事?你現在一字不漏的講給我聽。”

……

隔天,狐狸便帶著宋小雷采用順藤摸瓜,從最後可能購買商業機密的公司開始查起。剛好他們一個是獵頭,一個是狗仔,專業技能都能很好展現。

第一站是一個老男人,於是狐狸負責盤問,宋小雷負責錄音,到了第二站。狐狸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宋小雷,就像是掃描機掃過一樣,宋小雷打了個哆嗦,“為什麽這種眼神看著我?”

狐狸眯起眼睛打量宋小雷,“我發現你這個長相,應該是很討中老年女強人喜歡的,你不做公關真可惜了。這樣吧,下麵你擔任我助理,一起去見這個女老總,記得,她最喜歡別人誇她年輕了,一定要記住了。”

宋小雷撓了撓頭,“不是吧,我可是不會說謊的。”

“這怎麽能叫說謊呢?這叫公關性恭維,學著點吧。”

到了咖啡廳,宋小雷一看,擦,竟然是一個水桶女。

狐狸熱情地說,“哎呀,艾總,就幾個月沒見,發生什麽了,您怎麽瘦成這樣啊。”

水桶女笑著說,“是嗎?是嗎?你覺得我瘦了啊。”

宋小雷目瞪口呆看了狐狸一眼,媽呀,心想她們是怎麽了?各種毀世界觀啊。

狐狸繼續說,“艾總,我給您介紹下,這位是我的助手宋小強先生。”

宋小雷詫異地看向狐狸。

“小強,和艾總打個招呼。”

宋小雷連忙賠笑說,“艾總您好,我叫宋……宋小強,您看起來真年輕,比我媽年輕多了。”

艾總的臉一下子冷了下來。狐狸咳嗽了一聲瞪了宋小雷一眼,連忙解釋說,“艾總您有所不知,他說的是他後媽,才二十多歲,還沒我大呢。”

水桶女笑了笑。

狐狸說,“艾總啊,我這次來是給您送貨上門的,不知道您對億科未來家園這種項目感興趣嗎,我可以給您提供相關的人才服務。”

說完狐狸看了宋小雷一眼,示意開始行動,宋小雷領會,手下意識地摸向口袋裏的手機。

與此同時,億科股東會議上,

股東們非常看好“夢之都”項目,而且已跟各大基金溝通好注資項目。

任遠勉強的微笑,他深知項目將是集團邁向新台階的關鍵,但他更擔心商業機密泄露的事會對項目產生影響。

他的擔心被一旁的周泰看在眼裏。

狐狸和小雷坐在天橋下的台階上,穿著高跟鞋走了一天的路,狐狸下意識地皺著眉在揉腳腕。

一旁的宋小雷連忙擰開蓋子,把一瓶水遞給狐狸,狐狸接過,喝了一口水。

宋小雷關切問,“你還好吧。”

“沒事,就是有點累。”說完狐狸繼續低頭看筆記本。“按照計劃,我們今晚還要再見兩個人。”

宋小雷看著狐狸的高跟鞋,有些擔心,“你還行嗎?要不,我們明天再見吧。”

“我怎麽不行了,你行我就行,不許歧視女人。”

“那我幫你買雙平底鞋吧,明天你可千萬別穿這鞋子了,看著都累。”

“不穿高跟鞋怎麽行,不穿高跟鞋體現不出我對客戶的尊重,別小看一雙鞋子,這代表的是一種工作態度。”

宋小雷開玩笑說,“公關性逞能?”

“學的還挺快哈。走吧,我們抓緊時間再約一個。”

狐狸說著勉強站了起來,可剛往前走了兩步,就哎呦了一聲,身子歪了下去。

宋小雷忙扶住她,“行不行啊?還不讓我背你啊。你看你逞能吧,鞋子都受不了你自殺了。”

狐狸沒理會他,繼續走兩步,沒想到腳還是疼。

宋小雷低聲抱怨,“逞什麽能啊,又不是沒背過。”

狐狸看了宋小雷一眼,“你說什麽?”

宋小雷連忙賠笑,“沒,沒什麽。”

狐狸想了想,把那個壞了跟的鞋子穿上,一腳高一腳低走了兩步。而此時,雨說下就下了起來。

狐狸想快點走,差點跌倒,宋小雷迎麵一把扛起狐狸。

狐狸打著宋小雷的背,“你幹嘛?放我下來。”

“我們還是先找地方避雨吧。”

宋小雷沒有放手,朝著最近的寫字樓衝了過去,兩個人站在寫字樓的雨達下看雨。

此時,過往進出的人紛紛看狐狸。宋小雷也看向狐狸才發現她的雪紡襯衫被雨打透了,濕濕地貼在身上,豐滿的事業線隱約可見。

宋小雷本能別開臉,想了想,又把自己的襯衫拖下來,強行給狐狸披上。

“你幹嘛?

“穿上吧,別著涼了。”

宋小雷剛說完自己就打了個噴嚏。

……

路燈下,宋小雷背著狐狸慢慢地走,狐狸身上披著宋小雷的襯衫。宋小雷邊走邊打噴嚏。

“還是還你吧,你看你都打噴嚏了。”

宋小雷打斷說,“別廢話。讓你穿著你就穿著。不想走光被人看,你就別脫。”

狐狸手停住,臉卻紅了,沒有再動。兩個人一起看著大雨傾盆而下。

宋小雷看看狐狸,心想,如果時間能永遠停留在這一刻,該有多好。

回到公寓。宋小雷在房間抱著被子一直打著噴嚏。此時響起敲門聲。

“進來。”

狐狸麵色有點憔悴地端著一個碗進來,遞到宋小雷麵前,“把這個喝了。”

宋小雷捂住鼻子,“什麽?”

“薑湯。”

宋小雷驚訝接過來看了看,“你會熬薑湯?”

“跟衝咖啡一樣誰不會啊,快喝了。”

宋小雷喝了一口,辣得哇哇的。

“怎麽了?”

宋小雷問,“你放了多少薑汁啊?”

“半……瓶。”

宋小雷暈倒,“什麽?半瓶?”

“我看顏色太淡了嘛。”

宋小雷一臉無語。而此時,狐狸也打了一聲噴嚏。

宋小雷把碗遞過去,“你也喝點吧,別感冒了。”

狐狸猶豫了下,直接接過來喝了一口,剛入嘴直接嗆得掉下眼淚,直咳嗽。“怎麽那麽嗆啊?”

宋小雷哈哈笑著,忽而一本正經地看著狐狸。“狐狸。”

“嗯?”

“之前我一直誤會你,還經常對你無理取鬧,你不計前嫌還這麽幫我,真的謝謝你。”

狐狸笑了笑,“跟我客氣什麽,再怎麽說你也是我的……合租好室友。”

宋小雷內心一陣心酸,“隻是合租好室友?”

狐狸有些不好意思,轉移話題,“我們今天進度有點慢,時間有限,明天得抓緊些,我讓陳雪明天多給我們約些客戶。”

宋小雷歎了口氣,“我自己怎麽樣無所謂,我沒做過的事我問心無愧,我本來就是清白的,主要是,我擔心會給公司造成損失,畢竟,事情是在我這裏出問題的,不管我有意還是無意。”

“你也別太上火了,工作丟就丟了吧,大不了我再給你找一個,又不是什麽難事。你別多想了,好好睡一覺,感冒明天就好了,我們還得戰鬥呢。”

宋小雷說,“嗯,我們還要一起戰鬥,你自己也多喝點薑湯,防感冒。”

“好啦,晚安。”

狐狸轉身離開,宋小雷目送狐狸離開,些許甜蜜卻若有所思。

………………………………………………………………………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