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深圳合租記77. 第七十八章 宋小雷背狐狸

時間:2018-12-09作者:宋君

海風習習,時間流逝。宋小雷蹙眉看著大海,等待狐狸清醒過來。狐狸哼了兩聲,悠悠轉醒,她隻覺得眼前迷迷糊糊的亮起來。而後便看到鼻青臉腫、頭發散亂、衣衫破爛的宋小雷,正一臉擔憂地看著她。

狐狸揉著自己的太陽穴,她慢慢坐起來,“我……我怎麽會在這裏?”

宋小雷臉色一變,“那你應該在哪裏?”

狐狸疑惑,“我……你……”

宋小雷憤憤的說:“你被下藥了。”

狐狸一驚,她好似回憶起了什麽,全身開始發抖,狐狸慌亂的檢查著自己的衣服,“下藥?那我……”

宋小雷雖然心中有氣,但看到這樣的狐狸也不忍嚇她,“你沒事。有事的是那個老流氓,我對著他褲襠踹了幾十腳,王八蛋,下三濫。要不是怕犯法,我當場就弄死他。”

狐狸驚訝又疑惑的看著宋小雷,“你……怎麽知道我……”

宋小雷終於忍不住,他狂怒地大吼,“你到底為了什麽這樣作踐自己?要不是拿錯了手機,要不是我及時趕到,你知道會發生什麽嗎?你知道後果有多嚴重嗎?你對自己太不負責了!你還是不是女人啊?你有沒有女人最基本的尊嚴啊?我就不明白了,明明知道這老流氓要使壞,你怎麽還濃妝豔抹地去他酒店啊?你是腦殘啊,還是就去打算去獻身啊?為什麽?為了錢?為了錢就可以不要臉不要尊嚴?為了錢就不挑不揀地和這種老流氓睡覺?你這樣跟那些出賣身體的女人有什麽區別?!你你你……你是下賤!老天讓你長得漂亮不是要你去下賤的!要是你爸媽知道你這樣該多傷心?他們會後悔把你生得這麽好看!你這是對父母的犯罪!對所有關心你的人犯罪!對你自己的犯罪!要是這個老流氓今天得手了,你怎麽辦?你他媽怎麽辦?!”

狐狸一言不發地看著出離憤怒的宋小雷,她突然哇的一聲,像個孩子似的大哭起來。宋小雷愣住了,他愕然的看著哇哇大哭的狐狸。狐狸的整個身體都在抖,她上氣不接下氣,噎住了。宋小雷不自覺地幫狐狸拍打後背。狐狸一口氣接上來,繼續大哭,宋小雷歎了口氣,他拍拍自己的肩膀,“要不要……借你個肩膀?”

狐狸也不理宋小雷,自顧自地大哭,宋小雷有些尷尬。這時狐狸一把拉過宋小雷的胳膊,靠在他肩膀上一把鼻涕,一把淚地繼續大哭。宋小雷緊張得渾身緊繃,更加不知所措起來。他動作僵硬地伸出胳膊,想拍狐狸的肩膀,終究還是不敢,又縮回手。

狐狸哭著哭著居然扯起宋小雷的衣服擤鼻涕,宋小雷愕然的看著狐狸。月光下,兩個人坐在海邊,海風徐徐吹來,也沒能掩蓋住狐狸擤鼻涕的聲音。

晶晶行屍走肉一般地拖著泰迪熊回到公寓,她把大熊往沙發上一扔,接著把自己也扔進沙發裏。老天,她到底做錯了什麽,要讓她遇到那種奇葩。啊啊啊啊,真是抓狂!

此時美呆打開門,失魂落魄的走進來。

咦?美呆不是應該跟地雷約會去了嗎?晶晶疑惑美呆怎麽會這麽沒精打采,她忙走過去,“你怎麽自己回來了?地雷呢?今晚上戰果如何?”

美呆也不說話,她走到宋小雷房間門口,猛地推開門,看了看,又轉身走到狐狸房間,推開門,看了看。見兩個房間裏都沒人,美呆一把抱住晶晶,哇哇大哭起來。晶晶嚇一跳,“怎麽了?怎麽了?”

美呆抽泣著,“晶晶姐,地雷哥又放我鴿子,我等了他一個晚上。他憑什麽總放我鴿子啊?他又不是養鴿子的。他他一定是和狐狸姐好了。我……我不想活了。”美呆想想自己這兩次約會,第一次看電影她目送無數情侶恩愛入場,這一回她連工作都不管了,拚了命趕到藝術館,結果又是自己一個人像個傻瓜一樣站在原地一直等。

晶晶被美呆驚著了,她忙拍著美呆的肩膀,“好了,好了,別哭,別哭。這都哪跟哪啊?他是不是有別的事兒啊?他們不可能在一起吧?狐狸不是一直討厭地雷的嗎?我靠,不過也不好說,韓劇裏歡喜冤家最後都在一起了。”

美呆聽到這裏,抬頭看了晶晶一眼,哭得更凶了。晶晶見狀繼續安慰說:“好了好了,這都是我們亂猜的。你先別著急哭,要是他們真的好了,你再哭也不晚。”

一聽這話,美呆激動起來,“他們不能好!我喜歡地雷哥!我從來沒有主動追求過一個人。我隻能勝,不能敗。敗了我以後就再也抬不起頭了!”

狐狸終於哭完了,她抬起頭看著宋小雷,而宋小雷則也看著她。溫柔的月光下,哭成一個大花臉的狐狸還是那麽的漂亮。

宋小雷突然覺得有些尷尬,“你累了,回家吧。”說著,宋小雷忙站起來,扶起狐狸。

狐狸抬腳便要走,可腳下一軟,差點又跌倒。宋小雷忙一把扶住她,狐狸倒進了宋小雷的懷裏。宋小雷說:“你走不了,我背你吧。”

狐狸別過頭,“不用。”

宋小雷拉著狐狸,“又不是沒抱過,扛我都扛過了。”

狐狸一愣。宋小雷也不多話,他走到狐狸身前,彎腰半蹲著,“來吧。小和尚背女施主過河,過了河,就放下了。”

狐狸稍作猶豫,便爬到了宋小雷的肩膀上。宋小雷就這麽背著狐狸,走在海灘。狐狸趴在宋小雷的肩膀上,閉上眼睛,她覺得很溫暖很安全,居然就這麽睡著了。而背著狐狸的宋小雷,雖然鼻青臉腫的,卻露出了孩子氣的微笑。

海灘上,留下一深一淺地兩排腳印……

宋小雷就這麽背著狐狸一直走到公寓樓下,宋小雷正準備背狐狸上樓,狐狸卻醒了,“放我下來吧,別……別讓美呆和晶晶誤會。”

聽狐狸這麽說,宋小雷隻覺得一陣莫名失落,他輕輕把狐狸放下。狐狸看著宋小雷的臉,“你的傷沒事吧?”

宋小雷聳聳肩,“沒事,都是皮外傷,反正我不靠臉吃飯。”

狐狸忙說:“我也不靠臉吃飯。”說著,她指著自己的胸,“我靠這。”而後又指著自己的頭,“還有這。”

宋小雷露出一個無奈的微笑。

狐狸一想到晶晶和美呆還是覺得不放心,“那他們一會兒問你的傷,你怎麽解釋?”

宋小雷說:“我……上樓梯的時候摔的,在馬路上英雄就沒的時候被流氓打的,總之含糊過去就是了,今晚上的事兒,一個字也不能說。”

狐狸感動地看著宋小雷,點了點頭。

回到公寓,正如狐狸所料,一場腥風血雨的拷問正等待著他們。晶晶抱著胳膊瞪著宋小雷和狐狸,而美呆則嗚嗚嗚的直哭。宋小雷有些手足無措的坐下,而狐狸則疲憊的揉著太陽穴倒在沙發上。

晶晶厲聲說:“說!”

宋小雷一驚,“說……說什麽?”

晶晶哼了一聲,“說什麽?先說你為什麽又放美呆鴿子?還是先說你和狐狸今晚上又幹什麽去了?”

宋小雷一愣,“美呆……什麽時候又約我了?我……我不知道啊。”

美呆抽泣著說:“我給你發短信,約你看展覽,你不回。給你打電話你關機。我有那麽討厭嗎?你為什麽這麽討厭我?”

宋小雷忙解釋,“我……我和狐狸拿錯手機了。”

結果宋小雷越說越錯,晶晶和美呆見宋小雷和狐狸心有靈犀的拿出手機並且交換過來,紛紛露出一臉捉奸在床的表情。

晶晶說:“你們幹什麽去了?手機也能拿錯?怎麽會拿錯手機?拿錯手機這種事跟男女之間穿錯褲子有什麽區別?你們難道已經親密到這個程度了?說!你們今天晚上是不是在一起?”

宋小雷和狐狸對於這個問題並沒有事先統一口徑,很悲劇的,宋小雷回答了不是,而狐狸回答了是。結果自然換來了美呆和晶晶的詫異和不依不饒。

晶晶說:“你們幹什麽去了?”

宋小雷答,“偶遇。”

而狐狸卻冷冷的吐出兩個驚天動地的字來,“約會。”

美呆和晶晶震驚的看著兩個人,晶晶說:“拜托你們兩個回家之前先統一一下口徑好不好?還回來說謊?還是這麽拙劣的謊言。”

宋小雷急了,“不是,其實我們……”

美呆抽泣著打斷了宋小雷的話,“我們?這麽快就說‘我們’了?你們……是不是在一起很久了?上次,我問你們是不是男女朋友,你們說不是,原來,你們是騙我?

晶晶對狐狸說:“你不是一直都很討厭地雷嘛?敢情你這是欲擒故縱?我就說嘛,你們這段時間特別異常,動不動就一起回來。你們要是好了,這也沒什麽,這是你們的自由。可是你們不該瞞著我,不該瞞著美呆啊,尤其是美呆。美呆喜歡地雷你又不是不知道,這是赤果果的傷害!我們還是不是姐妹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