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深圳合租記149. 第一百六十一章 結婚隻是一個遊戲

時間:2018-12-09作者:宋君

“當然了,我可是答應過瑩瑩每天都要準時去接她。”

朱莉除了感激,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麽,宋小雷為瑩瑩所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裏記在心上,她見宋小雷氣色還不錯,於是關心的問:“小雷,胡小姐有消息嗎?”

“還沒有。”宋小雷歎了口氣,朱莉剛露出淡淡的惋惜便看到宋小雷的微笑,他堅定的說“朱總,你不用為我擔心,我心裏有期待,我一點都不苦,我要高高興興地等著狐狸,我相信狐狸一定會回來的。”

朱莉欣慰的笑了,她相信宋小雷,就像他相信著狐狸一樣。

“我要去接瑩瑩了,朱總,你先忙。”

宋小雷匆匆離開,去幼兒園接了瑩瑩,一大一小往回走,路過一座公園,瑩瑩忽然看到公園裏的秋千,吵著要玩。

宋小雷抱起她放到秋千上,輕輕推動著秋千,孩子露出開心的笑容,可很快就掛上一層傷感,“小雷哥哥,爸爸為什麽要和狐狸姐姐結婚?我問媽媽,媽媽也不告訴我,是不是爸爸不要我了?”

瑩瑩的話問得宋小雷一愣,在這件事裏,宋小雷最不希望受到傷害的就是瑩瑩,她還隻是一個小孩子,於是,他蹲下來,認真的凝視著孩子的眼睛,“爸爸當然不會不要瑩瑩。其實呢,爸爸要和狐狸姐姐結婚,隻是在玩一個遊戲,就像小朋友玩家家酒一樣。”

小孩子到底還是好騙的,瑩瑩聽了立刻鬆了一口氣,“小雷哥哥,我知道我爸爸天天都很忙,要是爸爸能和小雷哥哥一樣,天天來接我放學,給我講講故事,那樣該有多好。”

看著瑩瑩一臉的向往,宋小雷心中五味陳雜,他摸著瑩瑩的腦袋,若有所思。

“乖,回家了。”

宋小雷同瑩瑩一起吃了飯,陪著她寫作業,瑩瑩寫完後,他又仔細檢查了一遍,回頭時,小家夥已經自動自覺的縮進了被子,手裏擎著故事書,宋小雷走過去,斜臥在瑩瑩的身邊,輕聲細語的講起故事,故事講到一半,瑩瑩就睡著了,宋小雷為她蓋好被子,關了燈,輕手輕腳的掩上門。

門外傳來鑰匙的轉動聲,朱莉帶著一身風塵仆仆走進來,看到宋小雷,她的眼中閃過一抹感激,“我回來晚了,辛苦你了。”

“朱總,不用跟我這麽客氣,反正我也沒什麽事,瑩瑩剛睡,不要吵醒她。”

朱莉笑著做了一個噓的動作。

宋小雷想了想,不知道該不該開口問她,可是想到瑩瑩今天那可憐巴巴的小臉,他還是說了出來,“朱總,今天瑩瑩問了我任總的事。”

朱莉愣了一下,看著他,宋小雷接著說:“瑩瑩問我,他爸爸為什麽要和狐狸結婚,是不是不要她了?”

朱莉歎息,望著瑩瑩的房間,露出痛苦的神色。

看到朱莉痛苦的表情,宋小雷也覺得於心不忍。

朱莉歎息,“瑩瑩也問過我,我也不知道怎麽回答。”

“我今天跟瑩瑩解釋了,我說結婚隻是一個遊戲,不是真的。”

朱莉苦笑,卻也無可奈何。

宋小雷望著瑩瑩的房間,“這種借口隻能敷衍一時,瑩瑩是個心事很重的孩子,其實我看得出來,在她心裏,她很在乎任總,我知道你平時不願意在瑩瑩麵前提任總是為了保護她,但這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她父親的渴望非常強烈,朱總,你想沒想過,怎麽和任總一起解決一下這個問題?”

“我又有什麽辦法呢?任遠的心思根本不在我們母女身上,所以我也不敢對他有期待,不指望他能為瑩瑩做什麽。”朱莉是真的無能為力,對於任遠,她已經心灰意冷了,宋小雷沒有勉強她,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他要去找任遠。

對於宋小雷的意外到來,任遠顯然有些吃驚,兩個男人麵對麵的坐下來,心中各有思潮翻湧,宋小雷開門見山,“我想跟你談談瑩瑩的事情。”

任遠一愣,沒想到宋小雷會說起瑩瑩。

宋小雷說:“任總,你可能會認為我多管閑事,但是我一定要和你說,其實瑩瑩很需要你,我希望你能回到瑩瑩身邊。我可以照顧瑩瑩,但是給不了她真正的父愛,因為父愛是無法代替的。瑩瑩最需要的人,不是我,而是她的親生父親。”

任遠又何嚐不知道,被宋小雷這樣一說,他有些汗顏,無言以對。

宋小雷接著說:“任總,其實我很羨慕你,朱莉這麽好的女人,給你生了一個瑩瑩這麽可愛的女兒,如果你和朱總不離婚,你們一家三口,該有多幸福?朱總不會一心撲在事業上麻醉自己,瑩瑩也不會因為缺少父愛而自閉。你有沒有想過,與其費盡心機地去追求不屬於你的,為什麽不把屬於你的幸福找回來呢?”

宋小雷的一席話仿佛驚醒了夢中人,任遠看著他,若有所思,可是他犯過這麽多的錯誤,還能挽回嗎?

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宋小雷鼓勵他說:“瑩瑩需要爸爸,朱莉也需要你。趁現在還不晚,把她們母女兩個找回來吧,今天下午四點半,我在瑩瑩的幼兒園等你。”

宋小雷跟任遠約好了時間,說實話,對於任遠能不能來,他心裏也沒有多少把握,但他相信,任遠對瑩瑩是有著濃濃的血緣親情的,他不會這麽輕易的就舍棄。

四點鍾的時候,一輛車子緩緩的開過來,宋小雷看到在車裏做著深呼吸,猶豫了半天才走下來的任遠,兩個男人相視一笑,心意一目了然。

放學的鈴聲響起,小朋友們三三兩兩的走出來,門口圍滿了來接孩子的家長,不一會兒,瑩瑩的小腦袋露了出來,正在四處張望著,當她看到任遠的時候,大眼睛一亮,高興的衝了過來,“爸爸。”

相對於女兒的熱情,任遠明顯有些生疏,不過抱著她柔軟的小身子,任遠的臉上也漸漸露出微笑,站在不遠處的宋小雷高興的看著他們,默默的祝福。

回去的車上,任遠和瑩瑩並肩坐在一起,瑩瑩開心的抱著任遠的手臂,不時衝著他咧天小嘴嘻嘻的笑,任遠看著開心的孩子,竟然不知道該同她說些什麽,經曆過職場的風吹浪打,可是麵對一張迫切的小臉,任遠卻被難住了,倒是瑩瑩打開了話匣子,“爸爸,你的工作一定很累吧?今天你一定說了很多話,所以現在不想說話了。沒關係,我講故事給你聽吧。是小雷哥哥講給我聽的,你要不要聽?”

瑩瑩的貼心讓任遠十分感動,他拍拍瑩瑩的小腦袋,點點頭,得到任遠的認可,瑩瑩立刻像小大人一樣的講了起來,“從前有一隻鴨子媽媽,一下子生了好幾個蛋……”稚嫩的童音如同最優美的旋律緩緩回蕩在任遠的耳邊,任遠安靜地看著,瑩瑩興高采烈的樣子,覺得很慚愧,深深歎了口氣。

任遠找到宋小雷,他說,他完全不知道該怎樣跟孩子溝通,每說兩句話,腦子裏就在想著生意,也沒聽清楚瑩瑩說了什麽,宋小雷給他支招,也是他這些日子練出的經驗,要跟小孩子溝通就要用小孩子的方式。

首先,要做足功課,了解瑩瑩喜歡什麽,要進入孩子的世界,要跟瑩瑩談她感興趣的話題,要跟瑩瑩有共同語言。

任遠聽了,若有所悟。

任遠知道瑩瑩喜歡童話書,便去了書店的兒童書區,穿著西裝革履的任遠在翻看著幼稚的兒童讀物,邊看邊做筆記,不時還笑出聲音,怪異的舉動引來一些顧客的紛紛側目,而任遠完全陷入在精彩的童話故事中,毫無察覺。

任遠將那些他覺得有趣的書籍統統買了回來,厚厚的一大摞,他抱著書往辦公室走,一不小心掉了一地,周泰走過來,趕緊幫忙撿書,周泰拿起一本兒童讀物,納悶的問:“任總,怎麽突然買了這麽多幼兒書?”

任遠笑著將書本撿起來,拂去上麵的灰塵,“我在學著與女兒溝通。”

任遠突然的變化讓周泰一驚,在他的印象當中,任遠一心撲在事業上,家庭對於他來說是擺在次要位置的,他很少提起他的女兒和老婆,這兩個人仿佛就是不存在一般,任遠將書全部撿回來,小心的抱著,“以後我想把生活重心放在家庭上,以前我滿腦子都是事業,連自己的女兒都忽略了,真是得不償失。”

任遠的話再一次震驚了周泰。

而別人怎麽想,任遠不在乎,他腦中回響的是宋小雷傳授給他的溝通秘訣:你要給瑩瑩講故事,孩子最喜歡聽故事,他們喜歡跟會講故事的大人做朋友。

任遠並不擅長講故事,所以,當他翻開故事書,麵對一臉興奮的瑩瑩時,他竟然有些緊張了,不過緊張歸緊張,在醞釀了一下情緒後,他還是有些笨拙的講了起來,“有個古老的小鎮上,住著一個專門製作玩具的老伯伯,老伯伯沒有孩子,生活很寂寞,於是他就用木頭做了一個木偶人,給他取名叫匹諾曹。老伯伯,看著匹諾曹,說,如果你是一個真的小男孩該有多好。第二天,老伯伯醒來,就發現匹諾曹變成一個真正的小男孩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