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深圳合租記144. 第一百四十四章 叔叔我不明白你的話

時間:2018-12-09作者:宋君

胡海波又來到朱莉的辦公室,坐在沙發打量朱莉,朱莉也狐疑地看著胡海波。

“您是?”

“我是胡麗莉的父親,我知道你喜歡宋小雷。”

朱莉看著胡海波,很吃驚。

“既然你喜歡他,為什麽要輕言放棄?”胡海波問。

“因為宋小雷心裏隻有您女兒。”朱莉苦笑。

胡海波搖搖頭,“但宋小雷根本不適合我女兒。我敢斷言,宋小雷和狐狸在一起,將來絕對會出問題,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兩個孩子墜入萬丈深淵。而你才是最適合宋小雷的。”

朱莉不明所以,“叔叔,我不明白您的話。”

“你不需要明白,你放心,就算你不主動出擊,我也會想盡辦法把宋小雷送到你身邊,你也要把握住機會,別讓你的人生留下遺憾。”胡海波說完,起身往外走,走到門口又回過頭,看著朱莉。

朱莉站在原地,愣住了。

胡海波正往外走,宋小雷一眼就看到胡海波。

宋小雷很吃驚,迎上去,“叔叔,你怎麽來了?”

胡海波看了宋小雷一眼,咳嗽一聲,“我和你們老板攤點事情。晚上有空嗎?一起吃飯吧。”

宋小雷有些局促,胡海邊要他來,怎敢不來!

胡海波給他倒酒,宋小雷受寵若驚。

胡海波舉起酒杯說:“來,先走一個。”

宋小雷恭恭敬敬地舉起酒杯和胡海波碰杯,兩個人喝幹。

胡海波眯著眼睛打量著宋小雷,“年輕人,我問問你,你為什麽喜歡麗莉?”

宋小雷想了想說:“叔叔,不瞞您說,我一開始和麗莉很不對眼,她看我不順眼,我看她也不順眼。可是我們打打鬧鬧,才發現原來我們是一對歡喜冤家。”

胡海波喝了幾杯酒,歎了一口氣,“小兄弟,看得出來,你很喜歡我女兒。但我說句實在話,你和我女兒在一起是不會幸福的。”

宋小雷愣住,“為什麽?”

“原因很簡單,我要讓我的女兒有個好歸宿,讓她過上幸福的生活,可是這些你給不了。我前半輩子已經很對不起我女兒了,她命苦,從小就沒了媽,我這個當爸的也沒盡到父親的責任。我唯一能為我女兒做的,就是給她找一個好丈夫,讓她無憂無慮地度過一生。我這個要求過分嗎?”

宋小雷搖搖頭。

“所以,我讓你離開我女兒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宋小雷傻眼了,“叔叔,我和麗莉彼此相愛,您怎麽就覺得我不是麗莉的好歸宿呢?”

“兄弟,你還年輕。婚姻這東西,一定要建築在經濟實力的基礎上。你跟我女兒在一起,你們兩個人都不會幸福的,與其將來後悔一輩子,不如現在就分開!我這麽做都是為了你們好!”

宋小雷更加懵了,“胡叔叔,我不明白。”

胡海波把一疊照片猛地甩到桌子上,“這就是讓你離開我女兒的理由。”

宋小雷撿起來,翻看著照片,如被雷擊。

照片上,任遠扶著醉醺醺的狐狸往酒店裏走,狐狸緊緊地貼在任遠身上。

宋小雷翻看著照片,說不出話。

胡海波說:“你和朱莉出差的時候,我女兒早就和任遠在一起了,這件事情,你應該不知道吧?天底下沒有一個男人有這樣的度量,所以我奉勸你,死了這條心吧。”

宋小雷傻住了,他整個人都不好了,腦子裏一片轟鳴。

回到公寓,看到狐狸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宋小雷是一腳踢開門的,衝進來了,雙眼通紅、一臉絕望地瞪著狐狸。

狐狸被宋小雷可怕的樣子嚇壞了,“你怎麽了?”

宋小雷無比絕望、無比痛苦,“胡麗莉,你不是說我們之間不能有秘密嗎?原來你一直在騙我。”

狐狸愣住,不明所以地看著宋小雷,“你在說什麽?”

宋小雷絕望地苦笑,“我在說什麽你會不知道嗎?我跟朱莉出差的時候,你為什麽背著我跟任遠好上了?”

狐狸有些心虛,“宋小雷,你胡說什麽?!”

宋小雷苦笑,“是我胡說,還是沒有證據你就不承認?”

宋小雷說著從口袋拿出照片,摔倒桌子上。

狐狸看著照片裏,任遠抱著醉醺醺的自己往酒店裏走,傻住了,腦海裏的會議翻江倒海,那天她醒來就發現自己扣子被解開了,還被晶晶劈頭蓋臉罵了一頓。

想到這裏,狐狸更心虛了。

“這些照片是你爸給我的,現在你沒話說了吧?胡麗莉,我想破頭也想不到,你是這種女人!”

狐狸瘋了,抄起照片,直接衝出去,而宋小雷絕望地站在原地。

狐狸直接找上胡海邊,把一疊照片丟到胡海波身上。

狐狸聲嘶力竭地大喊:“你為什麽跟蹤我?為什麽把這些照片給宋小雷看?你毀了我媽,現在又想毀了我?你到底想幹什麽?”

胡海波反而很淡定,“我是為了你好。”

狐狸失控了,“為了我好?你有病吧?你用這些下三濫的手段拆散我跟宋小雷就是為了我好?”

“麗莉,你現在可能會恨我,是因為你不明白,我不怪你。但總有一天,你會明白我的良苦用心,我是為了你一輩子的幸福著想。”

“我幸不幸福用不著你管,我隻求你離我遠一點。我不管你在搞什麽,我絕對不會離開宋小雷!”

胡海波斬釘截鐵,“你們兩個絕對不可能在一起!”胡海波說著從口袋裏又掏出一疊照片,遞給狐狸,“這就是你們不能在一起的理由。”

狐狸疑惑地打開照片,上麵是宋小雷抱著朱莉走進別墅。

看一眼狐狸的臉色,胡海波繼續說:“當你還不知道宋小雷在朱莉公司上班的時候,宋小雷和朱莉早就在一起了!”

狐狸驚呆了,腦海裏一幕幕閃過,那一天她給宋小雷打電話,接電話的卻是一個女人,那女人是朱莉。後來宋小雷跟她解釋說,朱莉喝醉了,不小心接了他的電話!他怕她誤會,才沒告訴自己!

狐狸踉蹌了一下,看著照片,如五雷轟頂。怔怔地站在那裏,看著手裏的照片,呆住了。

胡海波見狀勸道:“麗莉啊,現在你也看到了,宋小雷和你在一起的時候,還跟朱莉偷偷地來往,他們倆的關係早就不一般了。他腳踩兩條大船騙得你一個愣、一個愣的,就這種不忠的男人,根本就不值得你托付終身你還傻傻地答應他的求婚,你醒醒吧。”

狐狸臉色難看,語氣激動,“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我這是關心你……”

“我不需要你的關心!”

“麗莉,別的事爸都可以依著你。可是這件事,你一定要聽爸的話,我絕對不會害你。我這麽做都是為了你好!我不想讓你受到任何傷害。宋小雷根本就是個騙子,你趕緊離開他,任遠才是最適合你的男人。”胡海邊說到了任遠。

狐狸情緒更加激動,“你夠了!你不想想你自己幹過什麽好事?你有什麽立場去說別的男人?你害死了我媽,根本沒有資格做我爸,我這輩子最恨的人就是你,你為什麽不去死?!我永遠不想再見到你!”狐狸說完哭著轉身跑開。

胡海波看著狐狸的背影,傷心地愣在在原地。

狐狸跑回公寓找宋小雷算賬,她絕望地看著宋小雷,“宋小雷,你告訴我你跟朱莉到底怎麽回事?”

宋小雷怒極反笑,“真是可笑!你自己做了那麽不要臉的事兒,還有臉來質問我?我跟朱總什麽事都沒有!我問心無愧!你呢?你是不是早就背著我和任遠勾搭在一起了?你們開過幾次房、上過幾次床?說啊!你說啊!”宋小雷聲嘶力竭。

狐狸雙眼含淚地看著宋小雷,一臉絕望。

“不說就代表你默認!你自己不檢點,別拿朱莉當借口轉移目標!”宋小雷大吼。

“我轉移目標?你自己看看!”狐狸把宋小雷和朱莉的照片直接甩到了宋小雷的身上。

宋小雷狐疑地撿起來看了兩張,傻眼了。

狐狸因為發怒,聲音沙啞顫抖,“宋小雷,虧我那麽相信你,原來你一直在騙我!你一開始去朱莉公司上班就瞞著我,那次我半夜給你打電話,結果是個女人接的,你騙我說是客戶,其實那就是朱莉吧!我真傻!要不是這些照片,你就會瞞我一輩子。男人永遠都在欺騙女人!你也不例外!”

宋小雷氣瘋了,“我騙你?被騙的人是我吧!任遠每次都帶你去同一家酒店,那就是你們的愛巢吧?難怪我出差回來跟你解釋,你那麽痛快就相信我了,原來你早就把我變成綠毛巴西大烏龜了!你要跟任遠好,就別釣著我?腳踏兩隻船感覺很爽嗎?如果沒有你爸給我照片,我還傻呼呼地相信你對我是真心的,你還真是交際花!”

狐狸眼淚流出來,惡狠狠地看著宋小雷,“宋小雷,你這個渣男,為了推卸責任,你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侮辱我。是我瞎了眼,是我活該!”

“瞎了眼的是我,活該的是我!”

“你滾!你搬出這個家,我不想再看到你!”

“搬就搬!我現在就搬!”宋小雷說完,氣衝衝地下了天台。

狐狸站在原地,眼淚流出來,她又猛地擦掉眼淚,一臉絕望。

宋小雷拖著箱子背著旅行包從房間裏出來,直接往門外。

美呆和晶晶都驚呆了,兩個人一下子跳起來攔住宋小雷。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