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深圳合租記137. 第一百三十七章 朱莉知道自己得了什麽病

時間:2018-12-09作者:宋君

宋小雷努力裝作若無其事,麵帶微笑,“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你就趁著這個機會,好好把胃病治好,你現在需要多休息。”

朱莉微笑,“那好吧。”

宋小雷暗自鬆了口氣,回到公司跟同事們說:“各位同事,朱總最近有事情需要處理,所以委托我,這段時間,由我暫代她處理公司事務。希望各位同事多多關照。”說著宋小雷誠懇地鞠躬。

所有人麵麵相覷。

宋小雷去幼兒園接了瑩瑩,瑩瑩看到他很開心,撲著跑過來抱住他的腿,宋小雷心疼地摸她的小腦袋。

他該怎麽跟瑩瑩說呢,瑩瑩的自閉症好不容易好轉,朱總又得了這病,如果瑩瑩沒了媽媽,他是真的擔心她的自閉症會更嚴重。

回到醫院,宋小雷看到組裏麵如死灰般地走出來,腳步踉蹌,硬撐著往前挪。

朱莉已經從醫生那得知,自己得了什麽病,她腦海裏想的都是瑩瑩和宋小雷,他們兩個一起吃冰激淩的樣子,一起玩耍的樣子,一起牽手漫步夕陽的樣子。

“朱總!朱總!”宋小雷一走過來,朱莉腳下一軟,整個人往下倒,宋小雷一把扶住。

朱莉慢慢睜開眼睛,看到是宋小雷,緊緊地抱住宋小雷,整個人瞬間崩潰,放聲大哭。宋小雷沒說話,明白朱莉已經得知病情,緊緊地抱著朱莉,任她在懷裏哭。

兩人坐在醫院月光下的長椅上。宋小雷把自己的外套給朱莉披上。

朱莉微微仰著頭,看著星空,麵無血色,唇角牽起一抹淒涼的笑,聲音脆弱空虛,“我一直覺得很對不起瑩瑩,沒能給她一個完整的家,沒能給她一個好爸爸。可當我終於下定決心,想找一個值得依靠的男人重組家庭的時候,卻又得了癌症,老天爺真的很有幽默感,接二連三地跟我開天大的玩笑。我這輩子就是個殘酷的喜劇。”

宋小雷聽著心裏難受,強撐起一個笑容,“你不覺得這是老天對你的眷顧嗎?生怕你活得不夠精彩,所以拚了命的給你製造驚喜。在你人生中短短的幾十年,經曆裏別人八輩子都經曆不完的生活。所以剩下的每一秒,你都要好好過。把一秒鍾當成一天,當成一年,這樣就算你不能延長生命的長度,你這輩子也比別人更充實,你就不虧了。”宋小雷說著說著哽咽了,說不下去。

朱莉看著宋小雷,反而笑了,“你說得對,小雷,其實我不怕死。我隻是害怕,我害怕看不到瑩瑩長大,瑩瑩才這麽小,從小就沒有父親的疼愛,現在連媽媽也要離開她了。我怕別人知道我得了癌症之後,公司也倒閉了,這樣瑩瑩就失去了生活來源,就真的無依無靠了,以後她可怎麽辦啊?”

朱莉終於無聲地流下淚來。

宋小雷聽了很難受,伸出手,抱住朱莉,“朱莉,你放心,我不會讓公司倒掉的。你要有信心,你的病一定能治好,不到最後一刻,你絕對不能放棄!”

朱莉靠在宋小雷懷裏,淚流滿麵,而宋小雷緊緊地抱住朱莉,心裏很難受。

宋小雷又想到了狐狸,給她發了短信:狐狸,這些日子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忙,暫時不回家住。具體現在不方便說,以後再跟你解釋。

此時的狐狸正一個人坐在老房子的秋千上,回憶著跟宋小雷的點點滴滴。看到短信,狐狸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任遠來找朱莉,卻看到宋小雷坐在朱莉的位子上埋頭批閱文件。宋小雷抬頭看到任遠一愣,任遠也愣住。

“宋小雷?你怎麽在這?朱莉呢?”任遠詫異地問。

宋小雷有些心虛,不能說,“朱總她……她出差了,任總,你有什麽事嗎?”

“我和朱總合作的業務,你有權決定嗎?”

“朱總交代我,這段時間暫時由我代替她全權處理公司事務,我可以做決定。”

任遠狐疑地看著宋小雷,“朱莉是一個對工作要求很苛刻的人,為什麽會把公司交給你一個新人打理?”

宋小雷有些生氣,“任總,我們要談的是公司業務,這種私人問題,我不想回答。”

“宋小雷,你真厲害,一麵說要跟狐狸結婚,另一麵又來勾引朱莉,想靠女人上位取得事業上的成功。麗莉竟然喜歡上你這種小人,我真替麗莉不值,你真齷齪。既然你選擇了朱莉,我希望你離麗莉遠一點,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任遠,說話放尊重一點,並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如果不是談公事,我沒時間搭理你,請別影響我的工作,請你離開我的辦公室。”

任遠冷哼一聲,轉身,怒氣衝衝地大步離開,想了想又轉而去找狐狸。

狐狸辦公室內,任遠說:“我今天去找朱莉,結果竟然看到宋小雷坐在朱莉辦公室,代行總經臘責。朱莉公司那麽多老員工,為什麽偏偏會把公司交給他一個新人?宋小雷明顯是想走捷徑、靠女人上位。你全心全意地對宋小雷,結果他竟然背著你勾引別的女人,為了前途出賣你們的感情。這種男人根本不值得你喜歡!”

狐狸眼淚一下子流出來。

任遠擦幹狐狸的眼淚,很溫柔的扶著狐狸的臉,“麗莉,你也別太難過了,忘了宋小雷把,他不值得你傷心難過。你還有我,無論什麽時候,我都會永遠在你身邊。”

狐狸哭得很傷心,有著任遠抱住自己。

宋小雷來醫院照顧朱莉,醫生建議說:“專家會診的意見是,盡快進行手術,將病灶切除。以免癌細胞擴散。但是以病人目前的身體狀況,手術存在一定風險。”

“成功幾率有多少?”

“30%。如果不做這個手術,依靠化療,病人可能有一年到兩年的壽命。請你慎重考慮一下吧。”

宋小雷心中天人交戰,深呼吸,打開病房的門,跟朱莉說了這事,“我希望你做這個手術,這是唯一能救你的辦法。”

“成功幾率有多少?”

“30%。”

朱莉一個微笑,很平靜,“既然動手術是唯一能的辦法,那我就做。”

宋小雷心裏很疼,輕輕握起朱莉的手,“我相信,你一定會好起來。”

“小雷,萬一我下不了手術台,替我跟瑩瑩說對不起,媽媽不能陪她長大。瑩瑩就托付給你了,告訴她,媽媽很愛她。”

宋小雷點了點頭握緊朱莉的手,聽著朱莉托孤,難過得說不出話。

“我知道這是強人所難,可是,小雷,你是我唯一相信的人。你能答應我嗎?”

宋小雷鄭重地點點頭,“我答應你。”

朱莉露出一個欣慰的微笑,宋小雷心裏正在暗暗堅定著,萬一朱總有什麽三長兩短,瑩瑩就隻能跟著我,我必須讓狐狸接受瑩瑩。

宋小雷回來的時候,晶晶枕著美呆的腿窩在沙發上看電視,狐狸坐在隔壁沙發上,臉色冷冷的。

見宋小雷回來,美呆興奮地喊:“我們的榜樣終於回來了。”

“喲,地雷,你婚禮基金肯定是賺夠了,趕緊把狐狸娶回家吧。”

宋小雷勉強笑笑,走到狐狸身邊坐下。狐狸麵無表情,看都不看宋小雷,一言不發。

宋小雷看著狐狸,猶豫再三,終於開口,“狐狸,最近公司比較忙。所以這段時間很少回家,你別生氣。’

“哎呀,地雷,你是為了賺結婚基金,狐狸有什麽好生氣的?”晶晶起哄。

美呆拉拉晶晶,壓低聲音,“晶晶姐,他們兩個人的情緒好像不太對。”

晶晶看看宋小雷,又看看狐狸,發現氣壓很低,不敢說話了。

宋小雷跟狐狸說: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可能你會覺得很無理,但是請你一定要答應。你很喜歡瑩瑩吧,我覺得……“

“夠了!”狐狸臉色越來越難看,惱怒地打斷宋小雷,“宋小雷,別拿小孩當借口!以後別再和我提什麽瑩瑩了,我沒興趣聽,你願意給她父愛,你願意給人家當爹,都是你自己的事,犯不著和我說。”

美呆和晶晶都嚇了一跳,兩人對望一眼,都傻了。

宋小雷歎了口氣,“狐狸,你誤會了,朱總和瑩瑩都需要人照顧……”

“那我就不需要你照顧嗎?你整天早出晚歸,甚至夜不歸宿,就知道圍著朱莉母女轉,現在你成功了,可以幫朱莉打理公司了。恭喜你!你終於能在這個城市落地生根了!”

晶晶和美呆都驚呆了。宋小雷看著狐狸,心裏很難受,但是又不能說。

“狐狸,不是你想的那樣。”宋小雷想解釋。

狐狸冷笑,“你不需要管我怎麽想。我成全你們,我們之間到此為止!你滾出這個家!”狐狸說完氣衝衝地回自己房間,砰的關上門。

宋小雷愣在原地。晶晶和美呆對望一眼,都責怪地看向宋小雷。

晶晶更是急了,“地雷,你讓我說你什麽好?虧我還整天屁顛屁顛地撮合你和狐狸!你們眼看著就要結婚了,結果你……哎,你真是爛泥扶不上牆!”晶晶推了宋小雷一把,氣呼呼地回房間,砰的關上門。

美呆失望透頂地看著宋小雷,“地雷哥,原本我以為你是為了和狐狸姐結婚才這麽努力,結果你是為了事業上的成功,想靠女人上位,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美呆也回房間,砰的關上門。

宋小雷一個人站在客廳裏,根本不知道還能說什麽。

想了想宋小雷整理了東西,真的拎了箱子落寞地離開。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