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深圳合租記130. 第一百三十章 狐狸快開門

時間:2018-12-09作者:宋君

宋小雷一驚,他訝異的看著朱莉,“你……你怎麽知道?”

朱莉笑著問,“為什麽要這麽做?”

宋小雷無奈地說:“瑩瑩呢,是一個很可愛的小女孩,她的人生還那麽長,如果一輩子都自閉,多可惜啊。我知道瑩瑩從小缺乏父愛,而瑩瑩又對我有好感,我想可能是因為我給了她一種安全感吧。所以我想每天拿出半個小時陪她,說不定瑩瑩的性格會因此而改變呢。每天半個小時對我來說不算什麽,可對瑩瑩來說,卻有可能讓她變回活潑可愛的小女孩。我何樂而不為呢?”

朱莉沒想到是這個原因,她非常感動地看著宋小雷,“那你為什麽不直接跟我說?”

宋小雷歎了口氣,“一件沒有把握的事,幹嘛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我不希望你期待值太高,萬一失敗了,你也不會因此而失望。我畢竟不是孩子的父親,能起到的作用到底有多少,我也不知道,我隻能盡我最大的努力幫瑩瑩,萬一我失敗了,就當這件事完全沒發生過。所以,我才沒有告訴你。”

朱莉感動的點了點頭,“宋小雷,你為什麽總是在幫助別人,而不求回報呢?”

宋小雷一拍胸脯,“因為我有一個幸福的家,我的爹娘從小就教育過我,助人是快樂之本。不管我走到哪裏,不管我在大城市裏混的好不好,樂於助人永遠都是我的人生信條!”

朱莉覺得宋小雷有些可愛,她微微一笑。

此時天空中突然打了一個雷,朱莉和宋小雷都嚇得打了一個哆嗦,宋小雷說:“我靠,屋漏偏逢連夜雨,古人誠不欺我啊。禍不單行,這肯定要下雨。”

朱莉驚恐地看著宋小雷,果然,宋小雷的這張烏鴉嘴話音剛落,傾盆大雨隨之而下,朱莉翻了個白眼,“你真是百發百中烏鴉嘴!”

宋小雷連忙一把抱起朱莉,朝車子跑去。宋小雷打開後備箱蓋子將朱莉放進去,而後自己也爬了進去。兩個人坐在後備箱裏,外麵大雨滂沱。宋小雷和朱莉靠的很近,他們四目相對,一瞬間兩個人都有點尷尬。

宋小雷見朱莉凍得瑟瑟發抖,忙脫下自己的外套給朱莉披上,朱莉雖然沒有說話,但心底已經感動的一塌糊塗。

雨依然在下,穿著西裝的朱莉凍得瑟瑟發抖,“雨下得這麽大,我們肯定不能按時趕到了,怎麽跟客戶交代啊。”

宋小雷無奈地看了一眼朱莉,“都什麽時候了,你還惦記著客戶?”

朱莉說:“因為說到做到是我的人生信條。”朱莉剛說完,就打了一個噴嚏。

宋小雷感覺到朱莉全身發抖,他有些擔心地看著朱莉,“你在發抖啊,該不會發燒了吧?”

朱莉抱緊自己的身體,“我覺得好冷。”

宋小雷沒辦法,想了想,索性一把抱住朱莉,朱莉明顯一愣,卻也沒有拒絕。可擁抱並沒有緩解朱莉的症狀,宋小雷能明顯感覺到朱莉的狀況越來越差,她甚至逐漸失去意識,開始迷迷糊糊。

宋小雷越來越急,他摸了一把朱莉的額頭,嚇一跳。這麽燙,如果不趕快送醫院,燒出毛病來就麻煩大了,這可怎麽辦?

宋小雷看著外麵的大雨,一咬牙,豁出去了!宋小雷跳下車,背起朱莉,冒著大雨,狂奔而去。

任遠剛剛幫狐狸又拉來一個合作夥伴陳達才,聊合作的時候一切都好,可這陳達才剛走,狐狸的表情立馬就垮了下去。

任遠看出狐狸有心事,“怎麽了?心情不好?”

狐狸看了任遠一眼,我今天想喝點酒。

任遠笑著點頭,“奉陪到底。”

酒吧裏,光線不怎麽明亮,狐狸一個人喝悶酒,而任遠則在一旁看著,“宋小雷該不會又做了什麽對不起你的事情,讓你生氣了吧?”

狐狸歎了口氣,“從下午開始他的手機就一直關機,莫名其妙地失蹤。”

任遠想了想,“可能是陪朱莉去應酬,不方便接電話,所以關機吧?這樣,我跟朱莉也熟,我打個電話問問她。”

說著,任遠就拿出手機撥號,而狐狸則一臉期待地看著他。怎知朱莉的手機也是關機,任遠一愣,“朱莉的電話……也關機。”

狐狸一陣失落。

任遠故意說:“真是奇怪,就算是加班應酬,也不至於兩個人都關機吧?”

狐狸臉色很不好,任遠滿意的看著,“麗莉,其實我心裏有些話我一直就想說,可是又擔心被你誤會我詆毀宋小雷。”

狐狸狐疑地看著任遠,“如果行的正坐得直,怕什麽詆毀?有話你就說吧。”

任遠說:“那好吧。以我對朱莉的了解,她做事非常謹慎小心,宋小雷一個對公關行業毫無了解的人,為什麽宋小雷能這麽順利地進到朱莉公司?朱莉還那麽器重他?還有,宋小雷和朱莉隻是上下級的關係,朱莉為什麽會這麽輕易地把自己的孩子交給宋小雷照顧?我左思右想就是不明白。說真的,這些事加起來,不得不讓人誤會。”

狐狸心中很不好受,但到底還是向著宋小雷的,“朱總讓小雷進她公司,是因為朱總的小孩失蹤是宋小雷幫忙找回來的。朱總覺得欠他人情,就給了他這份工作。”

任遠一愣,“我覺得沒這麽簡單吧?朱莉這種性格的職場女性,怎麽可能公私不分?該不會是朱莉對宋小雷有意思,所以利用小孩來拉近自己和宋小雷的關係吧?先讓孩子接受宋小雷,然後自己再順理成章的和宋小雷在一起?”

任遠說的好像很有道理,狐狸心裏更不是滋味兒了。難道她不應該讓宋小雷去照看瑩瑩嗎?

任遠繼續說:“麗莉,有些事不得不防。宋小雷在事業上有求於朱莉,朱莉在感情上又對宋小雷有想法,你可要小心了。我說這些,隻是我不希望看到你受到任何傷害。”

狐狸心裏酸澀,說不出一句話來,隻是不停的喝酒,任遠伸手去攔,卻被狐狸甩開,“不要攔著我,今天我要喝個痛快!”

晶晶陪美呆和華強看婚紗照片,這兩個活寶無時無刻都要見縫插針的秀幸福,晶晶沒心思陪他倆鬧,因為狐狸的電話無論如何都打不通。這下可不妙,任遠又找狐狸談事情,該不會任遠對狐狸有什麽想法吧?不行,她一定要想辦法阻止任遠!

可這一個兩個電話,怎麽都打不通,晶晶越想越著急。狐狸怎麽還不接電話呢?糟了,他倆不會有什麽吧?為什麽任遠也不接電話。萬一,他要是和狐狸真的有什麽的話……那她可怎麽辦?

想到這裏,晶晶忙拎了包就往外跑,她得去找狐狸!

隻有到了這種時候,晶晶才會主動聯係亮亮,晶晶給亮亮打了個電話,“亮亮,限你在10分鍾內定位出狐狸手機的具體地址。”

晶晶繼續跑著,出租車可真難找啊。正當晶晶發愁的時候,但見亮亮騎著自行車,一個漂移,猛地停在了她麵前。

亮亮一臉興奮的看著晶晶,“你終於主動找我了!我定位到狐狸的方位了,上車,我知道一條近路,我帶你去。”

晶晶雖然心裏嫌棄,但目前也沒有別的辦法,她跳上了自行車。亮亮開心的使勁兒蹬車,載著晶晶飛奔在馬路上。

……

此時任遠已經將狐狸帶進了億科酒店的客房,任遠將不省人事的狐狸放到了床上。

任遠看著昏睡不醒的狐狸,看著他再熟悉不過的這張臉。麗莉,因為我害怕失去你,我希望你能一直陪在我的身邊,所以對不起了,你不要怪我……

任遠的目光在狐狸身上遊移了一遍,他忍不住伸出手,輕柔的撫摸著狐狸的臉頰,頭發,嘴唇,頸項……

他的手往下移動,停在領口片刻,像是做了最後的掙紮,任遠緩緩解開了狐狸襯衣的一顆紐扣,緊接著又解開了第二顆……

任遠伏在狐狸身上,低下頭,準備給她一個溫柔纏綿的吻。

任遠輕輕撫摸狐狸的臉頰,頭發,嘴唇,頸項,手往下移動,停在胸口片刻,緩緩解開了狐狸襯衣的一顆紐扣,又解開了一顆……他鬆開自己的領帶,又慢慢地往狐狸的胸前傾去。

“咚咚咚。”門外響起急促的敲門聲。

……………………………………

任遠吃了一驚,停住動作,站直了身子,聽著外麵的動靜。

“狐狸,狐狸,我是晶晶。開門!快點開門!”是晶晶急促的聲音。

任遠的臉色變得不好看,可晶晶繼續拚命砸門。

還在外麵大喊:“狐狸,開門,開門啊。你再不開門,我就報警啦。你沒事吧?狐狸,狐狸!”

任遠看了一眼狐狸,狐狸仍舊在昏睡。任遠勉強平複了一下呼吸,鎮定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領帶,走過去開門。

門口的晶晶一臉焦急,晶晶看到任遠故作驚訝,“任總,你怎麽在這?狐狸呢?”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