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深圳合租記107. 第一百零七章 合適與不想要

時間:2018-12-09作者:宋君

華強雙手亂搖,“當然不是,我……”

“知心大哥哥,如果你還不確定你對我的感覺,那我可以給道,房子我是真心想要,一次性付兩百萬,不是小數目,您給我點時間籌錢。”

“那你要盡快,因為已經有其他人看中這裏了,如果陳小姐實在拿不出錢來,那隻能對不起了。”

狐狸緊張極了,手都在發抖,“陳先生,求您千萬別把房子賣給別人,這棟房子對我非常重要,我一定盡快籌到兩百萬。”

“好,那我等你,你盡快吧。”

狐狸拿起手機,翻出“任遠”的號碼,想了想,又關掉。

她眉頭深鎖,問陳雪,“公司賬目上還有多少錢?”

“胡姐,人才項目已經追加投入了,現在賬麵上可以動用的資金隻有三萬塊。”

狐狸放下電話,想了想,起身離開。

宋小雷正圍著圍裙在廚房切菜,看到狐狸突然開門衝進來。

宋小雷一愣,走出廚房,“狐狸?你怎麽這麽早就下班了?”

“今天有點急事,所以我提前回來了,小雷你幫我整理一下包包和鞋子。”

“幹嘛?”

“我要賣掉。”

宋小雷詫異,“為什麽要賣掉?你最近缺錢啊?”

狐狸看著宋小雷,想到小雷現在又沒工作,身上也沒什麽錢,她不能因為房子的事情拖累小雷。

於是說:“這些包都已經過時了,留著也沒用,我賣掉增加一點流動資金。”

宋小雷狐疑地看著狐狸。

狐狸去了典當行,卻隻湊了20萬,根本院3鶘砝肟?

宋小雷正圍著圍裙在廚房切菜,看到狐狸突然開門衝進來。

宋小雷一愣,走出廚房,“狐狸?你怎麽這麽早就下班了?”

“今天有點急事,所以我提前回來了,小雷你幫我整理一下包包和鞋子。”

“幹嘛?”

“我要賣掉。”

宋小雷詫異,“為什麽要賣掉?你最近缺錢啊?”

狐狸看著宋小雷,想到小雷現在又沒工作,身上也沒什麽錢,她不能因為房子的事情拖累小雷。

於是說:“這些包都已經過時了,留著也沒用,我賣掉增加一點流動資金。”

宋小雷狐疑地看著狐狸。

狐狸去了典當行,卻隻湊了20萬,根本遠遠不夠!她又給張總打電話,“張總您好,之前那筆傭金能不能提前給我?我現在急需用錢。”

“好,如果我資金到了,我就付給你。”

“謝謝張總。”狐狸掛上電話,手機又響起,是任遠來的電話,狐狸看了看沒接。

辦公室裏的任遠皺眉,想了想,又給宋小雷打電話,“宋小雷,我想見你一麵。”

宋小雷來到約定的咖啡館,任遠就怒氣衝衝地質問:“宋小雷!既然你已經有了林小冉,為什麽還要來糾纏我的女朋友?你不覺得這樣很卑鄙嗎?”

“任總,狐狸之所以答應跟你交往,完全是為了氣我。我知道狐狸的做法有些不妥當,

如果造成了誤會,我替她向你道歉。但是現在我也明確告訴你,我才是狐狸的男朋友,應該搞清楚自己身份的是你。”宋小雷坦蕩蕩。

“男朋友?你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份和地位。麗莉做獵頭,整天在外麵拋頭露麵,被不同的男人占便宜,她這麽委屈自己是為了什麽?你想過嗎?男人應該讓自己的女人過上安穩的日子,不用為了錢發愁。你呢?現在連一份正經工作都沒有,你不但不能改變麗莉的生活,反而可能成為她的累贅。”任遠好言相勸,“如果你是真心為他好的話,你應該遠離她,而不是從中作梗,破壞我和麗莉的感情。”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破壞什麽,我隻是用我自己的方式去愛狐狸。可能跟你相比,我所做的一切根本不值得一提,但這已經是我的全部。你有錢,你可以用物質去愛她。我沒錢,但我可以為了她付出我生命中的一切。任遠,如果你現在一貧如洗,你能做到像我一樣愛她嗎?”

“宋小雷,你太天真了。現實遠比你想象中的殘酷,如果沒有經濟基礎,愛情隻是曇花一現。”

“任遠,是你太世故了。你們這些有錢人就是太看重物質了,才會在情感世界裏變得無比貧窮。”

“宋小雷,真正貧窮的人是你,感情是務實的,而不是去說大道理。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物質的重要性。”任遠起身離開。

宋小雷看著任遠的背影,心裏的滋味複雜莫名。

晶晶才走出辦公室大口,亮亮就騎著自行車來了,晶晶沒好氣,跟亮亮說,他從來沒有喜歡過他!並且求他遠離自己。

亮亮驚恐,不明白他到底怎麽做才能娶她回家,晶晶列舉了她想要的奢侈品香奈兒、卡地亞還有坐在瑪莎拉蒂裏麵喝著82年拉菲的奢華生活,這些亮亮都給不了。

“我不可能喜歡你!寫你的代碼直到過勞死去吧!”晶晶丟下一句轉身就走。

亮亮整個人都蔫了下來,心裏一涼,一鬆手,嶄新的自行車轟然倒地。

晶晶大步走在馬路上,臉上還帶著怒氣。手機響起,卻是任遠的電話。

晶晶連忙接起,換成了溫柔的語氣,“任總?約我吃飯?有時間,有時間。好,晚上見。”

晶晶掛了電話,臉上終於露出喜色。

“任遠主動約我了,看來他對我也有意思。我的選擇沒錯,我絕對不能嫁給趙亮亮這種人。我不會讓自己後悔的!用不了多久,任遠就是我的了。白晶晶,你很快就要進入上流社會了!”晶晶想到這裏,加快腳步,一臉堅定地往前走。

任遠為上次狐狸公司沒接受晶晶采訪的事道歉,晶晶正開心著,任遠跟晶晶說起了狐狸,晶晶明白任遠找她,是為了狐狸。她努力裝作若無其事。任遠請晶晶幫忙,卻還是因為狐狸,他想知道狐狸最近到底出了什麽事,讓晶晶打聽。晶晶雖然心裏不是滋味,但心想著幫了任遠,他就欠她一個人情,這樣她就有更多的機會和他接觸,於是答應了任遠。

美呆陪著華強一起拉保險,美呆脖子掛著一個相機,邊走邊拍照,華強則一手舉著太陽傘幫美呆遮太陽,一手拿著宣傳單,脖子上掛著一個綠色軍用水壺。

“強哥,我口渴。”

華強要騰出手拿水壺給美呆,美呆直接拿起水壺一拉,美呆正要喝水,沒想到拉太急直接把華強拉過了,華強嘴直接碰到美呆的嘴。

兩人愣住,連忙分開,都很尷尬。

“呃……那個……我趕緊發宣傳單了。”說完華強把傘給美呆,隨即開始發傳單,一邊喊著:“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剛出爐的保險產品……買保險就是買平安,買保險就是買希望,買保險就是買一份心安。”

美呆看著華強不厭其煩發著傳單,微微一笑,隨即拿起相機給華強拍照,相機鏡頭裏的華強被定格。

忙了一天,兩個人坐在空地上休息。

美呆問:“強哥,我很好奇,為什麽工作那麽辛苦,你好像做得這麽開心。”

“那是因為夢想。人如果沒有夢想跟鹹魚有什麽區別,有了夢想即便是缸裏的魚也能飛上天空。”

美呆拍手鼓掌,“那強哥的夢想是什麽呢?”

“我的夢想就在這片空地上。”華強用手畫了一個房子的輪廓。

美呆看著華強,不明所以。

“別小看這塊地,不久的將來,這塊地上就有我的一套房子了,雖然隻是一處蝸牛殼一般的小房子,但這就是我的夢想,我要在這座大城市裏,建立一個溫馨的家,找到真正的歸屬感。所以再苦再累我也要努力。”

美呆一臉欣賞地看著華強,華強剛轉身看著美呆,發現她在看著自己,華強有點不好意思避開。此時,華強手機響起,是亮亮的電話。

坐在咖啡廳裏,亮亮一直哭著,華強給他遞紙巾,美呆看著都心疼。

亮亮抽泣著說:“我吃飯睡覺的時候腦子裏全是晶晶,一心想對她好,天天開車去接她上班,怕她顛簸我還升級了一個座駕。上次她出去旅遊走丟了我翻山越嶺把她背回來,我做的這些事情,難道比不上香奈兒、比不上卡地亞、比不上瑪莎拉蒂和拉菲嗎?”

華強驚訝地看著亮亮,“難道晶晶的生命中闖進來一個高!富!帥!?”

美呆氣憤,“晶晶姐太過分了!亮亮哥對她這麽好,他怎麽能這麽說亮亮哥?這些名牌真的比感情還重要嗎?我去找她理論理論!”

美呆氣呼呼地衝到晶晶的辦公室,直接走到晶晶麵前,生氣地質問:“晶晶姐,你為什麽對亮亮哥說那麽難聽的話?你不覺得你太過分了嗎!這麽好的經濟適用男都不要,眼裏全是錢錢錢!錢真的有那麽重要嗎?你是要跟錢結婚嗎?!亮亮哥對你那麽好,你不感動也就算了,憑什麽打擊他?你知道他有多傷心嗎?你怎麽那麽心狠?!”

晶晶看著美呆,也有些心虛,“他不適合我。”

“哪裏不適合?”

晶晶歎了口氣,“哪裏都不適合!他不是我想要的。”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