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鑒寶金瞳第六十四章 幕府禦製

時間:2019-09-22作者:七寶琉璃


第六十四章 幕府禦製


魯東興坐在副駕駛,忍不住朝後伸過頭來,盯著楊波懷中木盒,“這木盒有什麽奇怪的嗎?”


說罷,伸手接了過去。複製網址訪問


木盒一入手,就感覺到手上一沉,這讓魯東興驚訝起來,他盯著木盒細細看了起來。


方形木盒造型古樸自然,木盒表麵塗了厚厚的漆,上麵雕飾了一些人物紋飾,因為時間久遠,這些紋飾被線條變得漆黑,整體被磨平,一時難以看出所繪製的內容。


魯東興又是掂了掂,“這木盒哪裏有什麽?和一般的漆器差不多。”


曹元德伸手接過去,“我來看看!”


車子上了高速,速度逐漸快了起來,窗外樹木倒移,後麵跟著那輛保鏢車似乎從不存在,但又時時刻刻跟在不遠處。


曹元德放下盒子,也是不解,“感覺繪製風格不像是中國的。”


楊波又是把盒子抱了回來,“曹教授,你怎麽看出我看中的是盒子,而不是玉佩?”


“因為你對待兩者的態度不同!”曹元德指了指楊波現在的姿勢,笑了起來。


楊波稍稍一愣,立刻反應了過來,他即便是把玉觀音遞給魯東興的時候,他也是把漆盒抱在懷裏的,而玉觀音現在一直掛在手上,顯出不是很在意的樣子。


楊波微微一笑,把木盒拿了出來,“也幸虧大家都不認識,這隻漆盒不是中國的,而是日本的!”


“日本的?”魯東興大為詫異,轉身伸手再次接了漆盒,這一回,他也小心了起來。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注意漆盒上麵的紋飾,那個紋飾雕刻的怪物並不是中國的,而是日本的濕婦女!”


楊波解釋了起來,“這個紋飾畫得也是濕婦女的故事,濕婦女是一種遊動非常迅速地兩棲妖怪,頭部是人類女性,身子則是一隻巨大的蛇,傳說在河岸邊能夠見到濕婦女在梳洗它長且柔順的頭發。”


“這幅畫所繪製的故事,就是濕婦女帶著一個小孩用來吸引人,當有好心人想要去幫助濕婦女抱住那個小孩時,小孩子就會把自己和那個人人連在一起,並且變得越來越重,使得那個人無法逃脫,而濕婦女則用它長而有力的舌頭,吸幹對方的血液!”


楊波剛開始並不是被紋飾所吸引,而是因為這隻盒子顯現的光圈竟然是比玉觀音還要厚實,細看過去,楊波這才是發現了紋飾上的問題!


曹元德自始至終,都是沒有想到這隻漆盒竟然會是日本所出,直到楊波解釋完,這才明白了紋飾的出處。


楊波指著漆盒上並不顯眼的一處鈐印,“這裏也有鈐印,就是不清楚到底是哪位?”


曹元德笑道:“這個好辦,我把這鈐印拍下來,傳給一個老朋友,總有人能夠認得出來!”


楊波把漆盒遞了過來,曹元德用手機拍下來,他並沒有急著傳過去,而是打了電話,確認對方能夠接收,這才是傳了過去。


等了好一會都沒有反應,曹元德自己都是有點著急,嘴上卻是勸楊波,“不要急,應該是手機像素太低,拍得不清楚,他要確認一下!”


曹元德剛說了沒有多久,手機就響了起來。


“狩野正信?這是哪位?”


曹元德聽了對方的解釋,有些詫異,他開了免提的模式,讓車內能夠聽到對麵的聲音。


“狩野正信是足利幕府時期的禦用畫家,狩野派的始祖,現存的狩野正信的書畫極其罕見,你這枚鈐印是從哪裏搞到的?看著不像是書畫啊!”


對麵之人也是詫異,畢竟能夠拍到鈐印,也就說明這邊至少是有作品存在的!


“這是一件漆盒上的。”


“什麽?漆盒?老曹,你現在拿出一枚硬幣來,輕輕地刮漆盒上麵的作畫的線條!”


“刮線條?”


盡管有懷疑,但曹元德還是動手照做了,不過稍稍刮了兩下,他就是愣住了,去了汙跡,漆盒紋飾竟是閃著金銀光澤!


“怎麽會閃光,這是怎麽回事?”曹元德衝著手機問道。


“這是幕府時期的禦用品!是幕府所用啊!”


楊波也是驚呆了,他之前隻是想到這是日本漆盒,可能要比裏麵的玉觀音價值要高,但是現在看來,價值高出了不止一點!


魯東興更是驚道:“看來這一趟收獲最大的不是我,而是你啊!”


這樣說著,魯東興又覺得有些隱隱後悔起來,當時,楊波暫停推薦的時候,他就應該想到會有今天,但後來,他並沒有太把這些事情放在眼裏,沒想到楊波竟是會有這樣的眼力!


曹元德放下電話,盯著楊波手中漆盒,也是感慨,“真是沒有想到,這件漆盒竟然有這麽大的來曆!”


“恭喜!恭喜!”


車內氛圍有些沉寂,魯東興倒也豪爽地道喜,以他的財力也不會眼紅楊波的漆盒,隻是覺得撿漏會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痛快事!


“恭喜!”開車的李二也是笑道。


……


臨下車,魯東興突然開口問道:“楊兄弟,這件漆盒,不知道可不可以割愛轉給我?我出五百萬!”


楊波沒好意思急著拒絕,他指了指不遠處的店鋪,“魯老板,您看到沒有,那家正在裝修的店鋪就是我新盤下的,前段時間基本上把手頭的物件處理了,店鋪馬上要開業,缺一件鎮店之寶。”


魯東興立刻就明白了楊波的意思,“楊兄弟真是年少有為,這麽早就盤下了店鋪做老板,那就預祝兄弟生意興隆了!”


楊波與曹元德一起下了車子,待得車子走遠,曹元德指著車子道:“我以後會盡量少接這樣鑒定的活兒了,這次的事情的確是個教訓,差點就打眼了。”


楊波連忙道:“打眼都是正常的,這次隻是意外!”


曹元德擺了擺手,“你也不用多勸,其實也不止這一個原因,我的工作可能要發生調動。”


“調動?您不是教授嗎?難道要去做其他工作?”楊波很詫異。


“是去國家文物局。”曹元德解釋道,“主要負責博物館和社會文物司,是去主持工作,組織上已經談過話了,應該不久之後就要上任!”


楊波並不清楚到底是多大的職務,但是負責一個司的工作,多半是升官了,“恭喜!以後就不能稱呼您曹教授,而應該是曹司長了!”


曹元德擺手,“不要說出去,現在文件還沒有下來。”


“了解!了解!”楊波點頭,他是真得為對方感到高興!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