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鑒寶金瞳第兩千六百一十二章 解藥有問題

時間:2019-09-22作者:七寶琉璃


和洛陽分開,楊波回到宅院去看望嶽珺瑤。


嶽珺瑤經過休息,已經恢複了不少,麵上有了血色,見到楊波她連忙站起來,“談的怎麽樣了?”


楊波走過去,伸手扶住她的肩膀,讓她坐了下來,笑著道:“已經處理好了,現在我是方丈島掌教了!”


嶽珺瑤嘻嘻笑道:“那就要恭喜楊掌教了,喜提洞天一座!”


楊波點頭,“這也算是大喜事了,咱們要好好慶祝一下!”


楊波轉身朝著周邊看了看,開口問道:“顏如玉和綿羊前輩呢?”


剛才參觀途中,顏如玉就和綿羊回來了,楊波還以為她們已經到了!


嶽珺瑤搖頭,“沒見到她們啊,也許在外麵還沒回來呢!”


楊波點頭,倒是沒有太過在意,畢竟以綿羊前輩的實力,應該不會有人傷害她們!


楊波回頭看向嶽珺瑤,問道:“我想問你一件事情,就是那天你被喂了彼岸花毒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麽情況?”


“武夷洞天為何會選中你?難道就因為你和我的關係好?”


嶽珺瑤並沒有急著回答,她想了一會,才開口道:“你們進入仙府之後,我們所有人都被監禁了。”


“直到武夷洞天的人從仙府內撤出來時,方丈島內就有了傳言,說是有人看到陳希聲受傷了。”


“那時候大家都不太相信,畢竟陳希聲是半仙境修士怎麽可能輕易受傷?不過,緊接著,方丈島內大部分修為較高煉氣士全部被抓,大家這才驚慌起來。”


“按照我們之前的猜測,武夷洞天應該是想要同化方丈島,所以,他們沒有采取行動,僅僅隻是監視!”


楊波皺眉,問道:“你們的猜測?你和誰的猜測?”


嶽珺瑤道:“我和師父、師祖,我們三人一同商量,猜測可能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武夷洞天占據仙府之後,隻是把你們趕走,並沒有動其他人。”


“對了,我還忘記了一件事情,那段時間,我們每天都要集中在一起上課,是武夷洞天的人來授課的,他們給我們洗腦,大概就是要我們對武夷洞天懷有感恩之心!”


“因為這些,我們才會覺得他們是懷柔政策,想要靠著時間的推移,慢慢同化。”


楊波點頭,武夷洞天這樣做,並沒有任何問題,畢竟他們占據方丈島不是一時的,他們也不願大肆屠戮,讓方丈島的煉氣士產生仇恨!


楊波問道:“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何要在離開之前給這麽多人喂毒藥?”


“按照他們的做法,方丈島如果拿不到手的話,喂了毒藥隻會讓你們這批人產生仇恨,並不會起到任何作用!”


嶽珺瑤搖頭,“這就搞不懂了。”


“當時,方丈島的高層都被他們叫走,很多人猜測這些人可能會被陳希聲動手殺掉,大家都沒有料到會是下毒!”


“我是後來被找過去的,到了現場,我沒有見到陳希聲,現場隻留了一個合道境中期修士,他讓我吃下毒藥,然後就放我回來了!”


楊波點了點頭,沒有多說。


顯然,嶽珺瑤因為身份問題,她並不清楚這些事情的細節,隻能知道被喂了毒藥,具體是誰下的手,她就不清楚了。


“你待在這裏好好休息,我去找吳景平,他應該知道一些東西!”楊波道。


嶽珺瑤點頭,“你小心一點,最近我感覺方丈島暗流湧動,好像很多人串聯在一起,好像……”


見到嶽珺瑤欲言又止,楊波皺眉,“好像什麽?”


嶽珺瑤有些猶豫道:“這隻是我的感覺,說不出理由,你也不要太當真!”


“武夷洞天撤走之後,羅浮洞天等了幾天才到這裏,然後他們就帶著我師父和師祖離開了,我也被安頓了下來,從那以後,我就跟其他中毒的修士接觸不多了!”


“不過,也正是因為接觸不多,我似乎能夠感受到他們在抱團,我隱隱聽說有人好像提議去投奔武夷洞天!”


楊波滿麵詫異,“投奔武夷洞天?他們這是瘋掉了嗎?”


“武夷洞天給他們喂了毒藥,他們為何去投奔武夷洞天?”


嶽珺瑤搖頭,“具體我就不清楚了,也許武夷洞天能夠提供解藥也說不定!”


楊波愣了一下,他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行了,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


楊波走出了宅院,心裏卻不平靜,他相信,武夷洞天不會無緣無故就給這些人喂毒藥,他們完全可以把方丈島屠戮一空泄憤,但他們卻下了毒,這又是為何?


難道因為他們手中也有解藥不成?


楊波並沒有直接去找吳景平,對方剛拿到解毒丹,煉化藥力還需要不短的時間,現在並非是去找對方的好時機。


楊波在方丈島的街道上走了一圈,他能夠明顯感受到,整條街更加蕭條了。


方丈島的人本就不多,經曆過武夷洞天占據之後,更顯得人少了,大家似乎不敢上街。


楊波找到吳景平的住處,見到了對方。


楊波問了幾個問題,吳景平的回應與嶽珺瑤所說大同小異。


不過,楊波問起嶽珺瑤的事情時,吳景平麵色明顯有些變化。


猶豫片刻,吳景平道:“他們剛開始似乎並沒有注意到嶽姑娘,我們服完毒藥之後,現場有人提到了嶽姑娘的名字。”


楊波皺眉,冷聲道:“是誰?”


吳景平道:“陳恒之!”


楊波盯著吳景平,“你確定?”


吳景平點頭,“我很確定,現場很多人都知道這件事情,當時陳公子似乎很生氣,提到嶽姑娘的名字時,顯得有些咬牙切齒的感覺!”


“不過,他們現在已經龜縮回武夷洞天了,想要找他們都沒有辦法!”


楊波搖頭,“來日方長,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吳景平看著楊波的模樣,心裏有些不安,他生怕楊波會直接打到武夷洞天去,那可就是送死了!


好在楊波沒有這樣的心思,楊波看向對方道:“吳道友,多謝了,你提供的這些信息很重要!”


吳景平連忙擺手,“是我要多謝楊道友!”


“不過,楊道友,我想問一問,你這解藥從哪裏得來的?”楊波愣了一下,“有問題?”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