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鑒寶金瞳第兩百零八章 挑撥

時間:2019-09-22作者:七寶琉璃


第兩百零八章 挑撥


楊波坐在一旁,終於是明白自己之前的自己所沒有想到的事情,楊朗竟是敢把房子給賣掉了!


這是楊波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的事情,因為在他看來,房子對於楊朗來講是一個重要的落腳點,但是他壓根沒有考慮到,對於一個賭徒來講,沒有什麽是不可以賣掉的。請大家搜寻()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買過房子之後,楊波並沒有過問,他不會想到楊父竟然把房子過戶給了楊朗,這樣無疑是方便了楊朗的行動!


楊父很快也是想到了這一點,瞪眼看向楊波,怒聲道:“說!你是不是把房子賣掉了?”


楊朗被嚇得哆嗦了一下,“沒,沒有!”


楊父怒目瞪過去,“如果真是賣掉,你覺得自己還能遮掩幾天?我猜,如果不是因為我住院家裏沒人,想必現在已經有人去家裏看房了吧!”


楊朗看向楊父,聲音稍弱,“這是我的房子,我賣掉怎麽就不行?”


“你的房子?你也就掛了個名字罷了,怎麽好意思這樣說?”楊父瞪眼道。


藍月站在一旁,笑容依舊,“房子都賣掉了,現在談這些還能有什麽用?”


楊父抬頭看過去,正巧見到藍月的笑臉,“都是你,都怪你,還我兒子來!我兒子一直都那麽乖巧懂事,如果不是因為你,他怎麽可能賣掉房子?”


藍月看了一眼,冷哼一聲,轉頭看向窗外,“怎麽又怪我了?你們養了兒子二十多年,我才和他在一起幾天?怎麽就能怪到我身上?”


“你!”楊父大怒,他指著藍月,一時間竟是沒有說出話來。


楊波抬眼看過去,見到楊父右手伸出,動作竟是一時僵硬起來,他就看到楊父瞪直了眼睛,直直地朝著後麵倒了過去!


“老頭子!”楊母坐在床邊,早已泣不成聲,猛然見到楊父倒下,頓時驚叫起來。


楊波按了一下床前鈴聲,又是跑了出去,在走廊大喊道:“醫生!醫生!”


很快,醫生趕到,楊父被推進急救室,楊母嚎啕大哭,楊朗也是不知所措起來,這一切都不是他所想要的,他希望老頭能夠長命百歲,能夠成為他的依仗,能夠讓他吃一輩子。


楊朗著急起來,朝著藍月吼道:“你幹什麽要說那些話氣他?你這是要氣死他嗎?”


藍月翻了翻眼,“是嗎?你也覺得是我氣了你父親?這一切還不都是因你而起?”


楊波看了一眼,又是轉頭看向了別處,他算是看出來了,藍月不是那麽好相與的,如果真是在一起,以後還有楊朗受的時候!


從晚上五點多鍾,一直等到十點多鍾,楊波去繳納了兩萬塊的費用,又是坐了回來,等到手術結束,聽到醫生報了平安,大家這才是放下心來。


楊波進去看了看,知道楊父已經脫離生命危險。


一整夜,所有人都圍在楊父身側,大家各有想法,各有算盤。


終於是到了清晨,藍月率先朝著楊母道:“阿姨,我受不住了,我先休息一下,回頭燉湯送過來。”


楊母點頭,“嗯,那你就先回去吧!”


楊波正巧這時候走回來,他手中拎著早餐,把湯包和粥送到楊母和舅舅的手中,剩下的則是放在了茶幾上,他朝著楊母道:“我今天要去談點事情,可能晚上才會過來。”


楊母擺了擺手,“那就快點過去吧!”


楊波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楊朗看著楊波離開的身影,“媽,我也有事,我先回去睡一覺,我等到晚上過來吧。”


楊母瞪眼看過去,“你覺得可以嗎?這裏躺著的是你父親,你現在要回去睡覺?”


楊朗愣住了,朝著楊波離開的方向指了指,“那他怎麽可以離開?”


“因為他在做正事,他出去可以賺回醫藥費,你睡覺能賺到嗎?”楊母斥道。


楊朗默然,他搖了搖頭。


“好了,讓你女朋友先去休息吧,熬了一晚上了,女孩子不能熬太久。”楊母吩咐道。


藍月笑著走出了病房,走到醫院門前,正巧交到正在花園旁邊徘徊的楊波,她走了過去。


“喲,弟弟,這是在等誰呢?”藍月笑著問道。


楊波轉過身來,“我在等你。”


藍月捂嘴輕笑,“等我?我猜測一下,你是不是很感激我?”


楊波搖頭,“我覺得你還是離開楊朗身邊吧,他的智商不夠,是玩不過你的!”


藍月嗬嗬一笑,“玩不過我?也許我是動了真感情也不一定哦!”


楊波皺眉,看著藍月越來越近,“你和他又沒有什麽仇怨,何苦如此?我想,他賣了房子,肯定要給了你一筆錢,如果真是繼續下去,也許這筆錢都會賠出來,何苦呢?”


藍月笑了起來,“你說,如果是哥哥在樓上,看到弟弟調戲自己的女朋友,他會有什麽反應?”


說著,藍月竟是朝著楊波越靠越近,鼻尖甚至都要碰到楊波,楊波連忙後撤了一步,冷哼一聲,“看來你是不願放手了,希望你最終不要竹籃打水一場空!”


說罷,楊波轉身上了車子,揚長而去。


藍月朝著樓上看了一眼,意味深長地一笑,她算是明白了一件事情,如果真是任由事情發展下去,楊波是一定能夠把他們一家送回溧水的,但是這絕對不符合他的利益,隻有最後的局麵越來越複雜,這件事才能有所轉機!


很快,楊朗氣喘籲籲地從樓上跑了下來,下來之後,就是朝著藍月怒吼道:“那個小兔崽子剛才究竟做了些什麽?你要清楚,你是他的嫂子!”


“老公!”藍月麵上露出悲戚之色,抱住了楊朗,接著,又是輕輕嗚咽起來。


藍月一哭,楊朗就像是丟了三魂七魄,他連忙道:“月兒,你這是怎麽了?是不是那個兔崽子欺負你了,你告訴我,我現在就去拿刀砍了他!”


藍月搖頭,仍舊是不住地哭泣著,好半響,她方才是輕聲道:“朗兒,我不想挑撥你們兄弟,但是你弟弟那個樣子,實在是凶悍,他剛開始讓我遠離你,我沒有答應,沒想到他,他竟是想要占我便宜……”


“嗚嗚……”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