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鑒寶金瞳第一千九百四十八章 緋聞

時間:2019-09-22作者:七寶琉璃


王家和劉家會怎麽交易,楊波管不了,不過,王睿倒是清楚,劉家馬上要徹底退下來,退下來之前,肯定要推人上位,很有可能就是跟這件事情有關。


不過,劉繼川沒有問題,楊波三人也不願待在這裏,看著他們小人得誌的麵孔,尤其是胡誌強,非常令人厭惡!


海天盛宴差不多結束了,在一些論壇上流出大量的照片和文字,一下子讓這場展會名聲大噪。


崔一平顯得有些頹廢,總是欲言又止。


晚上,楊波和林琳、嶽珺瑤一起吃了晚飯,他就是拉了王睿進了一家清酒吧。


“看你悶悶不樂的樣子,是不是家裏來通知了?”楊波問道。


王睿點了點頭,“是達成了交易,我父親有些生氣,但他並沒有訓斥我,隻是讓我早點回家。”


“沒有訓斥你,怎麽還顯得這麽難過?”楊波不解問道。


王睿搖頭道:“我倒是想要讓他訓我一頓,我也好能緩一緩,他越是這樣,我就越發覺得自己這次真是犯了大錯!”


楊波愣了一下,這才是明白了王睿的心理,他笑了起來,“不要想太多,這次算是過去了,你就放心好了,我找機會,一定要把他們倆打一頓!”


王睿連忙攔住他,“別啊,我這次的教訓還不夠嗎?你就不要添亂了。”


楊波擺手,“行了,這事先不談,這兩天我就不打擾你了,你去和人家梁晴約一約,畢竟以後要走到一起了。”


王睿哭喪著臉,“我不想這麽早就結婚啊!”


楊波笑了起來,“行了,就不要在我麵前作態了,我覺得梁晴這個女孩子還不錯啊,至少看起來比很多女孩子都要好很多,你這次算是賺大了!”


王睿抬頭看向楊波,“既然是這樣,那你就先回房間吧。”


楊波愣了一下,“怎麽了?”


“我要約她出來喝酒。”王睿道。


楊波豎起中指對向王睿,“你這個重色輕友的家夥,竟然敢這樣,我下次一定要把扔海裏去!”


話雖如此,楊波還是果斷離開了。


第二天,楊波跟著林琳和嶽珺瑤一起去看別墅,林琳似乎有很多裝修的想法,滔滔不絕說個不停。


崔一平也不知道在忙些什麽,一大早就不見人影,


倒是王睿,進展神速,單獨約了梁晴,又出去了。


三人各自忙碌,似乎壓根就把昨天的事情忘掉了。


看完房子,林琳就是直接訂下了裝修公司,裝修公司是梁家旗下的,倒也能夠信任,至少對方不敢偷工減料。


剛剛忙完回到酒店,崔一平就是找了過來,


“那天我們去遊輪,有人拍了照片。”崔一平道。


楊波愣了一下,“這麽不小心,拍到誰了?”


“我們三個都在裏麵,其他人的頭像被模糊處理了,隻有咱們三個的圖片最清晰。”崔一平道。


楊波皺眉,拍照對他和崔一平倒是沒有什麽影響,但是對王睿的影響卻很大,不過,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三個被針對了,要不然不可能隻放他們的照片!


“有沒有現場的照片,我來看一看。”楊波道。


崔一平帶著楊波回到房間,打開電腦給他看了圖片,通過圖片,能夠清楚看到,他們三個身旁都有一個姑娘,尤其是崔一平身邊的姑娘,還有詳細的文字介紹!


老板潛規則女明星下屬!


這個題材簡直就是必火的,隻要上了新聞,肯定是要爆的!


“對方這是要一網打盡啊!”楊波嘴裏一邊說著,眼睛卻是定位在照片上,仔細回憶那天的情形。


崔一平點頭,“如果不是接到秀秀的電話,我還不知道這件事情。”


楊波突然開口道:“是胡誌強拍的照片!”


崔一平愣住了,“我也懷疑他和劉繼川,但是我們不能隨便懷疑。”


“這張照片拍攝的時候,正好是那個女明星剛坐下的姿勢,你看看,是不是那個時間點?”楊波問道


崔一平盯著照片看了看,隨即道:“對,當時他們用言語刺激我,我剛讓她坐下來!”


“那個時間點,胡誌強就坐在拍攝照片的角度!”楊波道。


崔一平震驚地看向楊波,“你能記住?”


“我可以記得清清楚楚!”楊波道。


崔一平騰地站起身來,怒聲道:“我們和胡誌強無仇無怨,他為什麽要針對我們?難道他這是想要挑釁我們崔家?”


“也不能說是無仇無怨,至少這一次,就結仇結怨了!”楊波道。


崔一平滿麵憤恨之色,他在房間裏來回踱步,“我找了叔叔,已經把照片刪掉了,但這不是長久之計,還是要斬草除根”


“好,咱們兄弟一起去把他做掉!”楊波直接回道。


說罷,楊波站起身來,就是朝外走出去。


崔一平嚇了一跳,他連忙拉住了楊波,“你要幹什麽去?就算是幹掉他,也不急於這一時吧!”


楊波道:“我去一趟洗手間。”


崔一平無言以對。


很快,楊波走了出去,“給王睿打電話,讓他安排人手盯梢,找到胡誌強,等他一個人走到湖邊的時候,一腳把他揣進湖裏淹死他!”


崔一平倒是沒有反駁,他點頭道:“那就先盯著,我就不信他沒有任何破綻,我們一定能夠找到破綻幹掉他!”


“好!”楊波讚道。


王睿還沉浸在二人世界裏,接到楊波的電話,連忙做了安排。


梁晴就坐在王睿身邊,聽說了這件事情,卻沒有任何反應,她很清楚,像是這種公子哥,就沒有不風流的,能夠讓他們在結婚之後收心,就已經很不錯了。


“要不要我來幫忙?”梁晴問了一句。


王睿擺手,“不用,我可以搞得定,這一次是姓胡的自己找死,想要搞我一個也就算了,竟然把一平兄弟兩個也帶上了,他自己作死,那就不能怪我了!”


梁晴也沒有多問,她知道,他們幾個可以處理好這件事情。


王睿無心遊玩,他帶著梁晴回到酒店,就是找到了楊波。很快,王睿拿到了最新的消息,胡誌強正在一處莊園賭博!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