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鑒寶金瞳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計前嫌

時間:2019-09-22作者:七寶琉璃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計前嫌


楊波回到酒店,劉胖子不在房間裏,他也沒有在意,心裏猜測他們應該是還在外麵逛街,沒有回來。


半個小時以後,劉胖子回到房間,一屁股坐在床上,躺了下來。


“老顧剛才開會發火了!”劉胖子道。


楊波正在捧著一本書研究西方油畫,聽到劉胖子這話,頓時就是愣住了,“你們剛才開會去了啊?顧長順發哪門子的火?”


“我們剛回來,就被拉過去開會了,你是不知道,布爾達那邊回了消息,竟然是要價三個億,這可比顧長順所提出的一點五個億要多一倍啊!”劉胖子搖頭道。


楊波也是愣住了,國內這兩年經濟發展很快,古玩市場也隨之發生了極大的變化,最為重要的是,價格升上來了,有些古玩買到手半年,再賣出去,價格都能升一半,可是畢竟基數不一樣!


成化鬥彩雞缸杯本身就是高價,但頂多也就在一個億到一點五個億之間,布爾達提出三個億的成交價,實在是獅子大開口了!


“三個億?也難怪顧長順會罵娘了,要我,我也不會同意啊。”楊波眼睛盯著書,回了一句。


“是啊,這簡直就是想要打劫啊,怎麽可能開出這麽高的價錢?”劉胖子抱怨道。


楊波突然抬起頭來,“如果這樣的話,咱們豈不是要回國了?”


劉胖子搖頭,“怎麽可能?顧長順這樣的人,怎麽可能會這麽輕易放棄?”


楊波看過去,“你怎麽知道?”


劉胖子嘿嘿一笑,坐起身來,朝著楊波道:“看來,你還不知道顧老板的經曆啊!”


“顧老板當年是從農村出來的,他二十七八歲的時候,正值改革開放初期,他就挑著扁擔在十裏八鄉賣貨。那時候,做生意還被當做資本主義,即便是小貨郎也擔心被警察抓。”


“後來,他攢了一點積蓄,就在當地開了一家加工廠,專門做塑膠產品,因為質量過硬,產品暢銷,很快就有了百萬身家,成為當地的首富!隻是在83、84年的時候,風起潮湧,他被拘留了,很快被判刑入獄兩年,全部家產都散盡了。”


“出獄後,顧長順蹉跎了幾年,後來因為生活困難,他南下羊城,在那裏,他依靠賣盜版光盤賺到了第一桶金,並在羊城建立了屬於自己的光盤生產基地,大量盜版香港電影,迅速在數年間聚集了大量的財富,那時候還隻是九五年左右,他就已經身家數億了。”


“隻是香港即將回歸,兩地關係好轉,顧長順的行為被當局盯上,工廠遭到查封,他再一次被捕入獄,散盡家財,最終被判了緩刑兩年,家產一夜之間化為烏有。”


“後來,他開了一家進出口貿易公司,再次積攢了家財,這時候,他已經四十多歲了,時間也到了九八年,他回到家鄉,包下了一處煤礦,那時候東南亞經濟危機,他差點沒有能夠撐住,直到跨入新世紀,煤炭價格大漲,他承包的煤礦,也被勘探為富礦,財產才迅速上升!”


“這幾年,他通過金融手段,拿下來不少處煤礦,財富每年都會翻番,現在已經身家數十億了!”


楊波聽著顧長順的經曆,感覺就像是一部奮鬥史,挫折重重,但是他最終一路走來,殊為不易,楊波聽過太多失敗之後,一蹶不振的案例。


“看來,咱們要繼續等待下去了。”楊波感慨道。


第二天,布爾達那裏沒有任何進展,價格仍將是沒有談攏,楊波隻好給洪秀秀打了電話,讓對方來接自己。


等到洪秀秀電話到來,楊波走出酒店,見到洪秀秀站在車子旁邊迎接,幫著他開了車門,楊波頗為驚訝,“洪小姐客氣了。”


洪秀秀坐進車子裏,轉身朝著楊波問道:“一切都是應該的,楊先生,我哥哥現在已經好了很多,大腦清醒了,隻是現在反應仍舊有點遲緩,渾身無力,他這到底是什麽情況啊?”


楊波見到駕駛座上坐著的是身著黑色西裝的保鏢,聽到洪秀秀的問題,這才是回應道:“你們應該檢查過了吧?”


洪秀秀微微點頭,“嗯,是檢查過了,但是並沒有檢查出來,醫生也不清楚到底是什麽原因。”


楊波有些猶豫,朝著保鏢看了一眼,這才是道:“洪裕一定是去過一些陰氣很盛的地方,而他本身陽氣不足,被感染了,盡管他看起來體溫不低,但是他的感覺肯定是很冷吧?”


洪秀秀很是驚訝,點頭道:“是啊,他每次醒來,都會說自己很冷,但是一直檢查不出來,之前,您也說過類似的話,我一直不太明白,什麽是陰氣過盛的地方?”


楊波朝著洪秀秀看了看,想到對方是從國外回來,這才是解釋了一句,“這是中國古代風水學說的說法,陰氣過重一般會存在於那些屍骨過多的地方,那種地方一般會比較陰寒,人體氣血不旺,很容易受到侵擾。”


“我是和他一起過去的,但是我怎麽沒事?”洪秀秀不解道。


楊波猶豫了一下,“因為你的陽氣比他強一些。”


“怎麽可能?”洪秀秀難以置信道。


“你哥哥他私生活是不是不太穩定?”


楊波說得委婉,但是洪秀秀卻是一下子明白了,楊波的意思是在說洪裕縱欲過度,事實也的確是這樣,她自然不好多說。


車內靜了下來,一直到了醫院,再次見到中年氣質美婦,洪秀秀才指著楊波介紹道:“媽,這位就是楊波楊先生。”


洪母見到楊波,竟是一躬到底,朝著楊波道歉,“楊先生,真是對不起,是我出言不遜,您宰相肚裏能撐船,還請您能夠原諒我!”


楊波心裏還是怨憤的,但這時候,更加驚訝於對方的態度,他沒有料到洪裕母親能夠做到這一步,如果對方當真是像上次一樣,他或許甩臉就走,但是對方如此,讓他不得不留了下來。可憐天下父母心,一位母親能為兒子做到這一步,他自然也不會小氣了。


“您快起來吧,說不上原諒不原諒,您之前也是救子心切,我能夠理解。”楊波道。


洪母連忙道:“感謝楊先生不計前嫌,洪家一定不會忘記您的恩情!”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