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鑒寶金瞳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錄音

時間:2019-09-22作者:七寶琉璃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錄音


楊波死死盯著對方,實際上,以他的身份,完全沒有必要走這一趟,他隻需要把這件事情交給羅耀華,以羅耀華在警界的地位,這件事情很容易就能夠解決!


但他沒有這樣做,因為楊波覺得對方不可能無冤無仇的黑他,而且,他的人也提出了要掏錢解決,二十萬不算多,但也不少了!


即便是一個普通人,也應該清楚一件事,能夠在金陵建設一座這麽大的博物館,這絕對不是一個普通人能夠做到的事情,更何況,楊波的資料幾乎是公開的!


對方在這種情況下,還是不願意罷手,那就說明對方身後是有人指使的!


當年在鹹陽盜墓,參與的人並不多,楊波和魯東興算作一夥,秦頭幾人又算作一夥,隻是秦頭幾人已經死傷殆盡,難道是魯東興泄露出去的?


楊波隨即否定了這個猜測,魯東興和他在同一條船上,對方不可能做這種事情!


楊波笑了笑,“鹹陽?你確定?”


對方愣了一下,笑著道:“楊先生,您是大人物,也不必拿這種小事情來詐我,這本古籍,一定是從鹹陽拿到的!”


“那你倒是說一說,這本古籍具體的來曆。”楊波道。


楊波板著臉,一本正經的樣子,似乎有些不太在意。


男子笑道:“在三年前,鹹陽有一座大墓被盜,大量的古董文物都被盜墓賊席卷一空,當時市麵上有一部分的文物流出,其中就有一本唐刻本的《戰國策》!”


楊波微微皺眉,他記得很清楚,當時墓葬中發現了數本古籍,保存完好的隻有四本,《論語》一書被他拿走了,魯東興拿到的是《孟子》,劉胖子是《莊子》,羅耀華是《女則》,除此之外,絕對沒有所謂的《戰國策》!


楊波冷笑一聲,“你這是什麽意思?你是覺得我去盜墓了?”


男子搖頭,“以楊先生的身份,怎麽可能做出這種事情?我想,楊先生一定是一時不察,買到了贓物!”


楊波盯著對方,聽到對方這句話,他似乎有些明白過來,對方似乎並不敢完全確認他盜墓,甚至有可能壓根不知道這回事,隻是通過其他的渠道,道聽途說過此事,最為重要的是,對方這會兒恐怕是在錄音!


對方壓根沒有證據,隻能通過錄音取證!


這樣一想,楊波就放下心來,他開口道:“我可以給你一個億,希望你不要再寫博物館的黑材料!”


男子一下子就是愣住了,他本來隻是報了價格,壓根沒有指望楊波能夠答應下來,沒想到楊波竟然應了,就這樣應下來了!


楊波壓根不給對方反駁的機會,他站起身來,“好了,我馬上就安排人給你轉賬,希望你不要食言!”


說罷,楊波就是離開了。


男子坐在座位上,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麽辦,他壓根就沒有想要和談,甚至沒有想要錢。


片刻之後,男子從旁邊的包裏拿出了手機,關掉了錄音。


他愣了一下,一下子站起身來,“他錄音了!”


男子滿麵駭然之色,他想要套對方的話,想要拿到對方犯罪的證據,但是對方何嚐不是這樣?


楊波之所以願意過來,恐怕就是為了等他說出那句要錢的話,他真是傻啊,竟然敢張口說出要一個億的話,或許對一般人來講,這句話差不多相當於開玩笑,但是在剛才的情況,無論如何,都不能算作開玩笑!


這是完全可以當做敲詐勒索的證據的!


男子沒有猶豫,拿起背包,就是要離開這裏。


隻是,他剛走到門口,就是被兩個便衣抓住了,帶上了車子。


楊波坐在不遠處的車子裏,看著這邊,不禁皺眉,他轉頭看向羅耀華,“你覺得這件事情是誰指使的?”


羅耀華已經聽楊波把剛才的對話講述了一遍,當年去鹹陽,也有他的一份,所以對於這件事情,他是尤其敏感的,盡管盜墓算不得什麽大事,但這畢竟是他們早年的汙點,萬一被翻出來,影響不小!


“現在還不清楚,不過,你放心好了,隻要他進去了,我敢保證,能夠讓他開口。”羅耀華道。


楊波點頭,他是相信羅耀華的。


實際上,盜墓對他們兩人來講,不算大事,但曝光出來,影響到的是他們父親的前途!


羅耀華的父親年紀大了一些,但也不過五十四五歲,現在的發展勢頭不錯,很有可能更進一步!


崔世源就更加年輕有為了,再加上楊波去了一趟中原省,幫助崔世源解決了最大的麻煩,崔世源現在可謂風頭正勁,如果能夠保持這樣的勢態,前途不可限量!


這樣一想,楊波就覺得對方的目的似乎不是那麽單純,甚至有可能壓根是想要針對崔世源!


“走,去警局!”楊波道。


羅耀華開著車子,趕到了警局,他早就打過了招呼,自然有人帶著他們進了監控室,在這裏,能夠看清楚審訊室的情況。


“姓名?”


“……”


“我問你姓名?”


“……”


“你叫什麽名字?我告訴你,要老實交代問題!”


……


楊波坐在監控室,不禁皺眉,“不願意開口?”


羅耀華坐在一旁,“沒事,稍等一等,剛開始都是很矜持的嘛,等一會兒就會好多了!”


楊波點了點頭,沒有再著急。


兩個多小時過去,男子仍舊是沒有交代。


羅耀華站起身來,他走了出去,“你在這裏等一會兒,我馬上就回來。”


楊波點了點頭,沒有多說。


很快,監視屏幕一下子黑了下來,楊波坐在房間裏,沒有任何動作,他相信羅耀華的手段。


大概一個多小時,羅耀華走了回來,他拿了一本筆錄,扔在了楊波麵前,“喏,都在這裏了,你看一看。”


楊波拿起筆錄,翻看了起來。


很快楊波抬起頭來,看向羅耀華,“怎麽會是他們?我和他們這麽久都沒有接觸了,難道他們之前還沒有被打痛?”


“不是沒有被打痛,而是因為太痛了,所以,他們不希望你父親能夠走上去!拳怕少壯,棍怕老郎,孫家那位快退了吧!”羅耀華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