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鑒寶金瞳第一百五十九章 放走

時間:2019-09-22作者:七寶琉璃


第一百五十九章 放走


第二日,楊波依舊開了店門,坐在店內喝茶讀書。


大約十點多鍾,魯東興和楊波通了電話,通報了放走洪氏兄妹的事情。


“有沒有計劃好怎麽放走?”楊波問道。


魯東興哈哈一笑,“你就放心好了,做這種事情,一定會小心謹慎的,回頭讓他們自己逃跑可以了,這樣還可以拖延一點時間。”


楊波稍稍一愣,也是笑了起來,他現在感覺自己就像是電影裏的黑社會成員,每做一件壞事,還需要考慮周全。


不過,既然魯東興已經做好了計劃,楊波也就沒有多說什麽,他很清楚,魯東興比自己的經驗要豐富。


楊波也就耐心等待起來。


洪氏兄妹經曆一番波折,終於是借著看守鬆懈的機會,從山裏逃了出來,兩人驚慌失措地朝著山下跑過去,數次跌倒,到了山下時,兩人在路邊等了好一會兒,沒有見到追堵之人,這才是攔了一輛車趕到了市區。


洪氏兄妹沒有來得及收拾妥當,直接到了葉韋林住宿的酒店,兩人進來時,見到房間內已經坐著一人,在桌子上,還有一隻金蟾!


見到洪氏兄妹的狼狽模樣,葉韋林大吃一驚,“洪裕,你們這是怎麽了?”


洪裕衣衫襤褸,衣服上還有被樹枝刮壞的破洞,“葉兄,還請幫我,我被人綁架了!”


“什麽?你被綁架了?”葉韋林驚訝地站起身來。


羅耀華也跟著站了起來,麵上露出驚容,驚呼道:“是什麽人這麽大膽?”


洪裕朝著羅耀華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羅耀華自然明白洪裕這是不信任,他也就順勢道:“我那邊還有點事情,葉哥,我就……”


“哎,你別動!”葉韋林指著羅耀華道,這才是轉頭看向洪裕,“洪裕,你也是認識耀華的,你失蹤的這幾天,他也一直在幫忙找你,金陵周邊的警力也多靠他的幫忙,現在他又把你要找的金蟾送了過來,也不算是外人。”


洪裕朝著羅耀華看了一眼,他自然也沒有認出羅耀華的身份,隻好點頭道:“真是多謝羅兄弟了,這次事了,我一定擺宴道謝!”


羅耀華重新坐了回來,心裏不願攙和,嘴上卻是道:“客氣了。”


洪秀秀站在一旁滿是驚恐,麵上清冷之色早已不見,清麗的麵容煞白。


洪裕朝著妹妹看了一眼,這才是解釋起來,“首先,我要向葉先生道歉,這次我們是有些事情瞞著你的。我們洪家盡管紮根在東南亞,但是百年以前,先祖從大陸逃亡,而他是洪秀全的第五個兒子。”


葉韋林很是驚奇,“洪秀全第五子?這樣說來,你們是洪秀全後人了?”


洪裕點頭,“我們是洪秀全後人,當年天京被攻陷,洪氏後人遭到清廷追捕,先祖隻身一人偷渡到了東南亞,這才落根,之前經曆戰亂,先祖一直瞞著沒有說,直到去世前夕,他才說出了身世,一同說出來的還有太平天國寶藏!”


葉韋林有些驚訝,但是他並不知道這個詞語的意思,羅耀華不得不站起身來,驚訝道:“太平天國寶藏,當真存在嗎?”


洪裕點頭,“以前,我也在懷疑這件事情的真假,後來先祖要我們收集這種金蟾,在拿到金蟾之後,我終於是明白過來,原來真的是存在寶藏!”


說罷,洪裕拿起金蟾,扳動金蟾後腿,金蟾長舌吐出,一個紙條彈了出來。


羅耀華又是站起身來,驚道:“這……”


葉韋林走去過,撿起紙條,見到上麵的地圖,抬頭看向洪裕。


“發現了地圖之後,我就明白,寶藏是存在的,而且,那裏很有可能是先祖洪皇帝為自己準備的陵寢!”洪裕盯著葉韋林,見到他終於意動,便是補充道:“我們找了風水先生確定了地點,夜裏挖了進去,隻是一進去,就被別人綁了!”


“什麽?被一進去就被綁了?”葉韋林驚訝道,“那你們有沒有看清對方的身份?”


洪裕搖頭,“看不到。”


葉韋林有些沉默,良久,他抬頭看向洪裕,“你說出來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我們可以合作!”洪裕道。


“會不會已經被別人挖完了?如果是沒有挖完,你們怎麽能夠跑出來?”葉韋林猜測道。


洪裕心中一緊,他一直想著重新回去,隻是沒有想到這個問題,隻是到了此時,他已經無法再後退了。


“我們是偷偷跑出來的,如果快一點的話,應該還能有所收獲!”洪裕道。


葉韋林點頭,看向羅耀華,“耀華,你都已經聽到了,這件事情,你打算怎麽處理?”


羅耀華點頭道:“我可以為大家準備後勤保障工作!”


葉韋林笑了笑,“好兄弟,這樣吧,到時候你也不用進去了,幫我們守住,事成之後,分你半成!”


羅耀華心中鄙夷,麵上卻是興奮道:“好啊!”


洪氏兄妹回酒店換衣服,葉韋林則是打電話著急了幾個人手,生怕不夠,還讓羅耀華提供了人手。


很快,一行人到達山底,洪裕走在前頭,尋到一處枯草掩蓋的地方,連忙扒開枯草,眼見枯草下已經被新土覆蓋,洪裕大驚失色,“這裏被堵上了!”


葉韋林走過來,“這就是你們挖出的地道?”


洪裕點頭,“沒想到竟是被他們堵上了,而且地道也更大了,我懷疑很有可能那撥人快了我們一步!”


葉韋林皺眉,“開挖!”


羅耀華站在外圍,朝著裏麵看了看,並沒有太過在意,他們之前已經探索了那麽久,搬運了三天,如果真是留下什麽來,也無所謂了。


很快,不少人手中拿著鍬鎬,挖掘起來,因為是在大白天,即便是葉韋林也不敢太過明目張膽,當他正要派人去把風的時候,羅耀華主動請纓道:“葉哥,我去外圍看著一點。”


“這樣也好。”葉韋林不太願意羅耀華參與過多,直接點頭應了下來。


羅耀華帶著三位自己帶過來的人,朝著遠方走過去。


手下人忍不住問道:“咱們下麵幹嘛?”


“打牌,什麽都不要想!”羅耀華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