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鑒寶金瞳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父如山

時間:2019-09-22作者:七寶琉璃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父如山


楊波拿著手機,給崔世源打了過去。


很快,電話接通,接電話的卻是個陌生的男聲,楊波猜到對方應該是秘書,他開口道:“我找崔省長。”


秘書愣了一下,“請問,你是?”


崔世源正在視察,見到秘書接了自己的私人電話,他本來正在同下屬交談,抬頭問了一句,“是誰的電話?來電顯示標注的是哪個名字?”


秘書連忙拿出手機,掃了一眼,“是小波。”


“把電話交給我。”崔世源道。


秘書很是驚訝,難道來電的這人這麽重要?


可是,他分明聽得很清楚,電話對麵是個年輕人!


崔世源並沒有多解釋,他朝著下屬點了點頭,接過手機,走到了一旁。


秘書看著崔世源的背影,並沒有跟過去,他衝著剛才同崔世源說話的市長點了點頭,“郭市長,不好意思啊,領導可能是有重要的事情。”


沒想到郭市長卻是來了興趣,低聲道:“你剛才看清楚了?名字叫小波?”


秘書朝著周圍看了看,微微點頭。


郭市長卻是滿麵恍然的樣子,他笑了笑,開口道:“你不認識?”


秘書略微猶豫,他拉著郭市長走到一旁,“您認識?”


“桂主任,你來得晚,有些事情可能不太清楚,領導有一個兒子,本事非常大,如果領導能夠讓他兒子過來投資,咱們就不用愁了!”郭市長道。


桂秘書瞪了瞪眼睛,他跟了崔世源有大半年了,還真是不清楚這件事情,不禁好奇問道:“他兒子真是這麽厲害?”


郭市長點頭,“新區建設兩三年了,現在隻有地產商入住,但是房子卻賣不出去,這樣一來,怎麽能夠用新區拉動全市經濟發展?我覺得新區缺乏一個動力機,缺少一個核心!”


“他能做到?”桂秘書驚訝問道。


盡管並沒有身份,但是他們都很清楚,桂秘書提到的人物是崔世源的兒子。


郭市長點頭,“我覺得,他應該是有這樣的本事的,隻是現在全球金融危機蔓延到了國內,想要拉人投資本就是一件難事,而且,還是在領導的治下,恐怕他是不願意過來的。”


崔世源走到一旁的大樹下,接了電話,開口道:“小波,是你嗎?”


楊波應了一聲,“是我。”


說了這一句,兩人竟都是愣住了,一時間不知道該講些什麽。


還是崔世源最先反應過來,“小波,你已經好久沒有回過帝京了,老爺子想你想得厲害,我打聽了一下,你可能不太方麵回去,但你可以到我這裏來,我把你爺爺和你母親一起接過來。”


“我把這邊的事情辦完就回去。”楊波道。


似乎覺得這個解釋太蒼白,楊波又是接著道:“曹元德來到港府,說是要搞一個內地和港府兩地的文物交流活動,其中就有一項是免費的文物鑒定,他邀請了我,我同意了。”


“這個活動很有意義,你要知道,最近幾年,很多人一直擔心港府的民心問題,你這樣做,是非常好,兩岸一家親,你要多做宣傳……”


提到了這件事情,崔世源似乎一下子打開了話題,隻是他興衝衝地講了一通,突然頓了下來,“不好意思啊,我講得多了一點,你將就聽著。”


“講得很好。”楊波道,“我在港府待得時間長一點,對很多心理也都明白,我也覺得這樣的活動有很重要的意義。”


“這樣就好,這樣就好!”崔世源連忙道。


崔世源拿著手機,在大樹下走來走去,神情間略帶一絲惶恐,看起來像是一個怕極了兒子的父親,他微微彎著腰,走動時,麵上帶著些許的微笑,似乎這樣的交流,都讓叫他滿足。


楊波隔著手機,能夠感受到崔世源的心思,不禁有些感慨,他就把博物館的事情講了出來。


崔世源略微猶豫,隨即滿口應了下來,“這件事情交給我。”


“不會違反原則吧?”楊波問道。


崔世源嗬嗬一笑,“你就放心好了,從你拿回傳國玉璽之後,你就在高層掛了名,大家都覺得欠了你人情,而且,你也不是倒賣文物的人,又捐獻了十二生肖獸首,這點事情,應該也不會有問題。”


楊波本來以為崔世源不會輕易答應,沒想到這件事情這麽簡單,不過,很顯然,這件事還是有一定難度的。


崔世源笑著道:“你在外麵不容易,自己平時要多注意身體,萬事不要逞強,你要知道,你身後還有我,還有整個崔家,我們都是你的後盾!”


楊波有些感動,“嗯,我知道。”


“官場上講究中庸,但你在外麵,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遇事也絕對不要害怕,放心大膽的去做!但無論做什麽事情,都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崔世源道。


楊波拿著手機,猶豫了一下,開口道:“我聽說,你們那邊經濟發展不行?”


“這都是工作上的事情,你不用管,我會解決好的,既然上麵把我放在這個位置上,那我就是有能力解決這些事情的。”崔世源道。


“港府這邊的文物交流會大概持續半個月左右,文物鑒定是預熱,會放在前麵,大概也就一周左右,這樣的話,我後麵就會抽出時間回去。”楊波道。


崔世源有些驚喜,又有些緊張,“你會到中原省嗎?”


“我到時候會組織港府一批富豪組團過去投資,你那邊要多做一點準備。”楊波道。


崔世源很是詫異,不過,他並不怎麽能夠看得上楊波所謂的投資團,他隻是覺得楊波能夠過去,就足夠讓他高興了,他笑了起來,“好好,你就放心好了,該來的人,我會把他們拉過來的。”


楊波聽出崔世源話裏的不在意,恐怕對方還不清楚他在港府的影響力,不過,這並不要緊,到時候他就會知道了。


楊波沒有多做提醒,他又是說了兩句,這才是掛斷了電話。


很快,楊波回到了別墅,見到了江澈,江澈卻顯得很是匆忙,“你到哪裏去了?我馬上就要走了!”


“你要走?”楊波很是詫異。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