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鑒寶金瞳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黃子興

時間:2019-09-22作者:七寶琉璃


“是很漂亮啊,但是你在小怡麵前說這句話,是什麽意思?”朱迪道。


楊波朝著朱迪看了一眼,他本來以為這是個極為聰明的家夥,沒想到也是個蠢笨如豬的,想要在張怡麵前給他眼藥,這壓根是無用功,因為楊波和張怡根本沒有什麽關係!


最為重要的是,朱迪剛才推了一把,他自己的嫌隙還沒有洗脫幹淨,要誣陷別人!


張怡麵色有些慘白,“算了,今天到這裏吧,大家早點回去吧!”


朱迪連忙道:“小怡,我送你回去吧,你不能跟這個人一起回去,你不知道,你剛才鬥舞的時候,他一直躲在旁邊觀看,壓根沒有給你加油,這樣的人,怎麽可能做朋友?”


張怡搖頭,“朱迪,這種事情該怎麽處理,跟你沒關係吧?”


朱迪愣了一下,頓時惱火起來,“你這是什麽意思?怎麽跟我沒有關係了?你要鬥舞,我們一起籌資,站在你身後給你加油助威,你現在說跟我沒有關係,你到底是什麽意思?”


張怡怔住了,她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連忙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真的沒有其他意思。”


“張怡,我告訴你,我會一直支持你,一直鼓勵你,我們總有一天,一定能夠戰勝那個女人的!”朱迪道。


說了好一會兒,朱迪方才是離開了。


張怡不禁有些煩悶,她端起桌子的酒杯,直接灌了下去。


楊波伸手想要阻止,還是沒有動手,他笑道:“不要喝得太多,咱們晚還要回去,萬一你父親以為我把你灌醉,是對你有想法,那不好了!”


張怡笑道:“是嗎?你站在外麵,看得最清楚,朱迪到底是被人推了,還是他故意這樣做?”


楊波笑了笑,“你心裏不是已經有答案了嗎?怎麽還來問我?”


楊波站起身來,“都是些無聊的遊戲,走吧,回去早點休息!”


張怡跟著站起身來,“你看起來年紀不是很大,怎麽看起來老態橫生的樣子?”


“你覺得我不大?但萬一我已經六七十歲了呢?”楊波道。


“不可能,你怎麽可能這麽大年紀?”張怡有些不信。


兩人剛出了酒吧,便是遇到彭敏和朱迪站在角落裏,兩人似乎在聊些什麽,朱迪轉身見到張怡盯著這邊,他頓時愣住了,彭敏則是麵帶笑,似乎帶著一種莫名其妙的快感。


“小怡,小怡,你聽我解釋,你一定要聽我解釋!”朱迪朝著張怡這邊跑了過來。


張怡壓根沒有聽他解釋,轉身了一輛出租車。


楊波跟著朱迪了車子,逐漸把朱迪甩在了身後。


張怡看向楊波,“彭敏是不是特別漂亮?”


楊波點頭,“是很漂亮。”


張怡沒有說話,好一會兒,她方才是開口道:“等我有錢了,把錢還給你。”


“好!”楊波道。


回到家,張怡麵不好看,直接回了房間。


張懷希不得不看向楊波,楊波笑著簡單解釋了兩句,沒提賭錢的事情。


張懷希連忙道:“今天真是謝謝楊先生照顧她了,她還年輕,有很多事情不懂。”


楊波笑了笑,聊了幾句,也回了房間。


張夫人看著楊波離開的背影,有些擔心道:“你說,他們年紀相仿,小怡又沒有什麽經曆,會不會被他給騙了?”


“你胡說什麽呢?算是被他給騙了,那也是咱們家女兒賺到了!”張懷希道,“好了,不要多說了,咱們早點休息,我明天還要去換張洋,讓他回家休息休息。”


第二日,楊波收了功,沒有鍛煉身體,房門便是被敲響了。


他開了門,見到洪妍站在門外,他不免有些驚訝,“你怎麽會過來?”


洪妍笑了笑,“我來感謝您,順便找您說點事情。”


楊波點頭,朝著外麵客廳指了指,“坐!”


洪妍搖頭,“我不坐了,是我爺爺讓我過來,給你說件事情,您昨天是不是去了台島大學,向席長明教授打聽了十二生肖龍首的事情?”


楊波皺眉,沒有說話,洪離派人跟蹤他?


見到楊波的表情,洪妍連忙解釋道:“楊先生,您千萬不要誤會,席長明教授和我爺爺是很深的交情,他們認識好多年了,因為青銅龍首在我爺爺手,所以席教授昨天聽到您打聽這件事情,昨晚給我爺爺打了電話。”


楊波這才是明白過來,“青銅龍首在你爺爺手?”


洪妍點頭,“已經在他手好幾十年了!”


楊波有些驚訝,沒想到周轉了一圈,竟然近在眼前,他朝著洪妍看了一眼,頓時明白了洪離的意思,洪離這是打算把青銅龍首送給他了!


“好!”楊波點頭,“今早去你家吃飯,你給你爺爺打個電話。”


“我爺爺說您一定會過去的,他親自在廚房正監督著,準備了淮揚風味的早餐。”洪妍道。


楊波點頭,“他有心了。”


這時候,張怡走了出來,楊波見到她雙眼紅腫,似乎是哭了一夜,不禁道:“還去不去吃早餐?吃完早餐,還可以看到青銅龍首!”


張怡搖頭,“算了,我不過去了!”


楊波也沒有勉強,跟著洪妍走了出去。


張懷希看向女兒,有些恨鐵不成鋼,“你怎麽不跟著一起過去啊?算是過去見見世麵也好!”


張怡朝著父親看了一眼,搖頭道:“爸,我知道您的意思,隻是有些事情,是壓根不可能的,您不要這樣亂點鴛鴦譜了!”


張懷希瞪大了眼睛,“你在說些什麽?”


“您當真不是這個意思?”張怡問道。


張懷希愣了一下,“我這都是為了你好,我也托人打聽了他的身份,你恐怕不會想到,他究竟是什麽身份?”


“爸,你不要總是想那些有的沒的,算是他的身份再高,難道你還真指望我去勾搭他嗎?”張怡道。


“我可沒有這樣說啊!”張懷希搖頭道。


“好了,你們父女倆,幹什麽呢!一大清早吵架,行了,行了,該幹嘛幹嘛去吧!”張夫人連忙走出去,勸解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