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鑒寶金瞳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找錯人了

時間:2019-09-22作者:七寶琉璃


楊波趕到門外,見到這裏聚集了十多人,他們手裏拿著板磚鐵鍬,朝著裏麵喊:“交出瓷器,無良拍行!”


楊波坐在車子裏,並沒有等太久,派出所就來了一輛車子,從裏麵下來了四五個人,他們製止了現場的叫喊,楊波這才是走了過去,施浩也跟著從裏麵走了出來。ggaawwx


派出所的民警知道金陵春很有勢力,所以朝著那群人說話也不是很客氣。


“你們這是擾亂社會公共秩序,你們知不知道?”


“你們手裏拿著武器,這是要幹什麽?想要砸了人家的公司?還不快放心,這是要拘留的,難道還要我動手?”


民警的警告還是起到了作用,大家都是看向領頭人,領頭的男子看起來五十多歲,飽經風霜,但是衣著體麵,他微微點頭,現場便是響起了轉頭落地的聲音。


民警朝著領頭人看了一眼,“你來說一說,這是怎麽回事?”


“他們拍行吞了我們的東西!不願意還給我們,我們過來討要說法!”領頭人道。


楊波站在一旁,朝著領頭人看了一眼,又是朝著四周看了看,現場圍了不少人,都在看著熱鬧,他略微皺眉,朝著民警道:“警官,我們裏麵有會議室,還是去會議室吧,這裏比較不太好。”


民警朝著楊波看了一眼,又是朝著施浩看過去,他認識施浩。


施浩連忙道:“是啊,是啊,現場太熱了,我們去辦公室。”


民警點頭,“好,我們進去。”


對方領頭人也沒有猶豫,跟著進去了。


到了會議室,民警先問了對方的信息,記錄下來,又是問了對方具體經過。


接著,民警又是轉過身來問了施浩,便是大致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他朝著施浩看過去,“施經理,這不是什麽大事,本來應該帶你們走的,但畢竟是你們公司,帶走的話,麵子上太難看,你看看該如何處理?”


民警說出這句話,頓時讓對方領頭人麵色微變,領頭人名叫張祥和,他朝著民警看了一眼,“警官,難道不應該讓他們直接把東西給我們嗎?”


民警朝著他看了一眼,“這件事情是你處理,還是我處理?”


張祥和拍了一下桌子,他身旁幾人就是要站起身來,他壓了壓手,麵上神色不虞,看起來很難纏的樣子。


施浩不禁看向楊波,卻沒有說話。


楊波也沒有讓他處理,而是直接開口道:“我們畢竟是拍行,家大業大,並不在乎這件瓷器,但是因為之前送來瓷器的那位沒有親自過來,我們也不好妄自判斷,前來拿瓷器的是不是受到了委托。”


說罷,楊波看向張祥和,“張先,你說受到對方的委托,我們現在也沒有辦法判斷,我看這樣好了,你們要留下一個人的身份證複印件,需要和我們簽一份東西,證明東西被你們拿走了,畢竟我們是做意,萬一你們拿走了東西,瓷器的主人又找過來,我們就麻煩了。至於五百塊鑒定費,我就做主免了!”


張祥和朝著楊波看了一眼,開口道:“好!”


楊波轉身看向民警,民警笑了起來,“既然你們能夠達成調解,那就再好不過了。”


施浩安排了下去,很快便是把協議拿了過來,雙方都沒有意見,各自簽了字,施浩把瓷器交給了對方,叮囑道:“希望下次,我們雙方脾氣都不要那麽暴躁,坐下來,也一樣能夠解決問題。”


張祥和笑道:“我們都是大老粗,哪裏懂得那麽多?”


民警打了招呼,便是離開了這裏。


楊波處理了事情,正打算離開,沒想到張祥和把手下人支走了,卻沒有離開的意思,他看向楊波,“你就是拍行的老板吧?”


楊波朝著對方看過去,“還有什麽事?”


張祥和朝著會議室看了一眼,“想跟你談一筆買。”


因為剛才的事情,楊波的印象很不好,他看了看對方,“什麽買?”


“賺錢的買。”張祥和道。


楊波本來想要拒絕,但是想到剛才的海撈瓷,他又是鬼使神差地點了點頭。


走進會議室前,楊波朝著施浩道:“已經耽誤大家下班時間了,就讓大家趕緊下班吧!”


施浩低頭看了看腕表,“再等十分鍾,大家就能算加班一個小時了,這時候”


“沒事,都算是加班,讓大家受驚了,今天所有人的工資翻倍。”楊波道。


施浩有些欣喜,“好啊,我馬上通知大家。”


走進會議室,楊波見到張祥和拿出一包煙抽了起來,他朝著楊波遞了一支,楊波搖了搖頭,坐了下來,“你剛才是試探?”


張祥和朝著楊波看了看,微微點頭,“對。”


楊波不禁皺眉,麵上有些難看,任誰被這樣試探,都會覺得不舒服,“也就是說,送海撈瓷的那人,就在門外?”


張祥和點了點頭,“不過,這都已經無所謂了,隻能我們能夠合作,這些試探,都會成為我們相互信賴的基礎!”


楊波朝著對方看了看,“你試探了幾家了?”


“我試探過古玩店,也試探過拍行,隻有你的處理方式,最讓我覺得很舒服。”張祥和並沒有透露具體數字,但是他的確是試探了很多家。


楊波沉默著,沒有說話,他相信,對方的目的應該不會簡單。


張祥和看向楊波,“我手裏有不少海撈瓷,我想楊老板也一定有自己的渠道。”


“你想從我這裏出貨?”楊波看向對方。


張祥和點了點頭,“對,我想從你這裏出貨!”


“為什麽?”楊波看過去。


“因為你可信!”張祥和道。


楊波卻是搖頭,“你們的海撈瓷是自己撈出來的吧?這些沒有辦法證明來曆,而且看上去就是新出水的海貨,拍行是不會拍的。”


張祥和搖頭,“楊老板,出貨可不止這一個渠道,我可以低價給你,你隻要負責出手就可以了,賺多賺少,都隨你!”


楊波仍舊是搖頭,“張老板,你找錯人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