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美女總裁愛上小保安:絕世高手第783章夜半招魂經

時間:2020-05-25作者:問鼎


對於殺人滅口這種事,陳揚還是不想幹的。之前殺那些喇嘛,是因為知道那些喇嘛作惡多端,天理難容。但眼下這趙馬山自身也是個苦命人,雖然也害過人,但總是情有可原。即使要殺,陳揚也不想自己來殺。


但是若將這趙馬山就此放走,那麽這定海珠落入自己手中的事情,最後可能就會被人皇宮的人知道。


這是個難題啊!


陳揚思索半晌後,忽然又想到了一個事情。


這定海珠裏麵肯定有某些精神印記,如果自己不將其消除的話,就算趙馬山被自己殺了。那麽人皇宮的人也能夠找來。


可如果自己將這精神印記消除了,那麽即使趙馬山不死,他們也很難追殺過來。自己隻要先將趙馬山打暈,這就可以了。


陳揚馬上就打定了主意。


他隨後便準備將趙馬山敲暈,這時候,靜寧去而複返,她走上前來,疑惑的道:“你要殺它?”


陳揚微微一怔,他看了靜寧一眼,說道:“殺它幹什麽,隻是將它敲暈而已。”


“為什麽要敲暈它?”靜寧更加奇怪。


陳揚說道:“待會再跟你說。”隨後,他便將那趙馬山敲暈,接著將趙馬山丟進了海域之中。


“去我房裏談。”陳揚說道。


靜寧馬上戒備的說道:“你想幹嘛?”


“我靠!”陳揚說道:“你這什麽眼神?你當我什麽人啊,以為我要怎麽你呀?”


靜寧臉蛋一紅,說道:“那幹嘛在這裏不可以說,非要去房裏才說。”


陳揚說道:“不來拉倒。”


隨後,陳揚便回了自個的臥室。靜寧好奇,自然還是跟了過去。


在陳揚的臥室裏,他掏出了定海珠,說道:“這是我從那怪魚的嘴裏弄出來的東西,叫做定海珠,你看看。”


靜寧疑惑的接過定海珠,接著,她便以法力侵入定海珠。


片刻之後,靜寧臉色大變,道:“竟然如此神奇造化?”


陳揚說道:“這定海珠乃是海底一座人皇宮裏流出來的。”


“你怎麽知道的?”靜寧問。


陳揚說道:“我讀取了那怪魚的記憶。”


“這麽說,海洋之中,的確還有這種高智慧,高法力的人類了?”靜寧說道。


陳揚說道:“沒錯。”他頓了頓,道:“咱們現在是在這茫茫大海之中,這海域之中,咱們真跟人皇宮鬥起來,隻怕是要吃大虧。所以我得先將定海珠裏的印記抹去,如此一來,他們便也難以找尋過來。”


靜寧說道:“絕世珍寶,見者有份,你不會想獨吞吧?”


陳揚愣了一愣,說道:“你也想要?”


靜寧說道:“這等珍寶,我見了豈能不要?”


陳揚說道:“那是我先發現的。”


靜寧說道:“所以你就想獨吞?”


陳揚頓時有些蛋疼,他說道:“獨吞好像也不太好,這樣吧,我將定海珠的印記抹掉。然後,定海珠給你。但是之後,我們到了東萊島,對那東萊島上的劍,你們不能再跟我搶了,怎麽樣?”


靜寧微微怪異的看了一眼陳揚,她說道:“那沒問題,不過如果你找不到那口劍,你也不能再要回定海珠。”


陳揚說道:“我豈是那種小氣之人,找不到便是我的命。”


靜寧說道:“那好,隻要你給我定海珠,我們四姐妹便幫你尋劍。”


陳揚愉快的一笑,說道:“成交。”


“不過,這定海珠可是絕世珍寶,你可想好了,你真願意給我?”靜寧顯得有些不可思議。


陳揚說道:“你就別再繼續說了,萬一我真後悔,那你就哭吧。”


靜寧的眼神顯得有些複雜。


陳揚又說道:“你給我護法,我來抹去其印記。”


靜寧點頭。


陳揚便在床上盤膝而坐。


之後,陳揚再次以大法力侵入到了定海珠之中。


他的法力擰成了一股繩。


進入到定海珠之後,陳揚的感覺便是進入到了一片無邊無垠的海域之中。


在那海域的中央,有個巨大的鐵塔撐天而起,與天際相連!


那海域之中波濤洶湧,而巨大鐵塔則鎮壓住了整個海域。


“好神奇的定海珠!”陳揚暗道:“這裏麵卻是自成了一片天地,卻不知道,這定海珠到底還有什麽其他的妙用。”


陳揚試探了幾次,他沒有發現這定海珠裏有任何精神印記。


而且,這裏麵太廣闊了。


陳揚的法力也探不了多遠。


好半晌後,陳揚無功而返。


他睜開眼睛對靜寧說道:“這定海珠裏麵廣闊無垠,我並沒有感受到什麽精神印記。”


靜寧說道:“也許這寶物還未被人掌控住。”


陳揚說道:“我也不知道這寶物到底具體是怎麽用的,說不定這寶物對人皇宮來說,是至關重要的。所以,我必須提醒你,你拿了這定海珠,也許會給你帶來很大的麻煩。”


“你該不是反悔了吧?”靜寧臉色古怪。


陳揚鄭重說道:“我先前還沒太了解定海珠,所以答應了你。但是你放心,我答應你的事情一定不會反悔。隻不過,我是要提醒你。這東西也許對我們沒用,對人皇宮來說是關鍵的東西。你要慎之!”


“我知道。”靜寧說道。


陳揚當下便將定海珠交給了靜寧。


靜寧接過,說道:“那我可拿走了。”


陳揚不由苦笑,說道:“拿走吧。”


靜寧當下便拿了定海珠離開了陳揚的房間。


她自然是第一時間和其餘三位師妹相聚。


就在她們的房間裏,靜寧將今天的事情說了。自然,她不會說她被陳揚強吻的事情,她隻是說了定海珠的神奇,最後又拿出了定海珠。


紀芸她們好奇無比,隨後便一一感受了一番定海珠。


定海珠到底有什麽妙用,她們暫時還不清楚。可她們很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定海珠珍貴無比。


“這家夥居然真將定海珠給了我們,他這種卑鄙小人,還真讓人有些看不透了。”梅蘭如是說道。


靜寧也有些怔忪,在沒和陳揚接觸之前,她覺得陳揚就是個卑鄙小人。


但與陳揚接觸這幾天,她能感受到陳揚心中的君子坦蕩蕩。她真的不太確定陳揚到底是個什麽人了。


大概,是他太會偽裝了吧。


最後靜寧如是想。


“好啦,我要回自己的房間好好觀察一番這定海珠了,你們玩你們自己的。”最後,靜寧如是說道。


三女答應。


這一夜,靜寧細細研究定海珠。她除了感受到定海珠的宏大之外,其他的卻是一無所獲。


靜寧感覺到,小小的一顆定海珠裏麵,卻是一片汪洋海域。


這是很神奇的一片空間。


到了半夜,靜寧有些困了,便即入睡。那定海珠便到了她的戒須彌裏存放著。而戒須彌就戴在她的手指上。


可就在靜寧剛有些睡意的時候,一股奇怪的聲音突然飄入到了她的腦域之中。


這奇怪的聲音就像是和尚在念經。


“招魂經!”靜寧駭然失色,她立刻意識到有人在招她的魂。


一旦魂魄離體,她便會失去大部分的戰鬥力。


靜寧馬上鎮守心神,拚命抵抗這招魂經。


和尚的念經越來越快,讓人無法抵擋。


靜寧也是有大修為的人,她靜守心神,不過片刻,那招魂經便無法再侵害到他。


這時候,念經的聲音終於消失了。


靜寧長鬆一口氣,她猛然睜眼。


睜眼的同時,突然發現手中的戒須彌不見了。


靜寧眼尖,馬上看見前方三米處,自己的戒須彌掉在了地上。


靜寧駭然,她立刻一招手,將那戒須彌淩空抓到了手上。隨後一查探,裏麵什麽東西都在,唯獨沒有了定海珠。


來人是衝定海珠來的。


這個人的聲音是男人的聲音。


這船上的男人,能夠有這等本事的人隻有一個,那就是陳揚。


靜寧頓時怒火中燒,這個假仁假義的家夥,假裝將定海珠給自己。一轉手又將定海珠偷走了。


陳揚正在臥室裏睡覺,突然,他聽到了外麵急促的腳步聲。他迅速坐起,接著,那臥室大門便被人踢開了。


燈被打開,雪白耀眼的光芒照射過來。


陳揚眼睛微微眯起,他馬上就看見了靜寧四女氣勢洶洶而來。


陳揚頓時感到莫名其妙,他穿起了衣服,起身道:“你們這大半夜的不睡覺,跑我這來幹什麽?要獻身啊?”他也是有些惱火,所以說話也不太好聽了。


米華冷笑一聲,說道:“我們之前還在奇怪呢,你這卑鄙小人怎麽會那麽大方的將定海珠給我師姐。沒想到你轉手就將定海珠偷走了。”


梅蘭說道:“這船上,能夠有本事在我師姐手中將東西搶走的男人,除了你還有別人嗎?你可別說不是你,不然那也太侮辱我們的智商了。”


陳揚說道:“我靠,你們在說什麽狗屁東西啊。”


靜寧冷冷的看著陳揚,她說道:“剛才我在睡眠之中,突然有一個絕頂高手對我唱招魂經。就在我抵擋招魂經的時候,他神不知鬼不覺的從我戒須彌裏麵偷走了定海珠。這事,跟你沒關係嗎?”


陳揚臉色變了。“你說的可是真的?”


“你覺得我們大半夜會來跟你開這種無聊的玩笑?”紀芸冷冷說道。


“你們懷疑是我?”陳揚說道。


“除了你,我實在想不出還有別人。”靜寧說道。


梅蘭說道:“姓陳的,你就別再裝了,你當我們是三歲小孩,就那麽好騙?”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