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美女總裁愛上小保安:絕世高手第477章懾服費克羅大主教

時間:2020-05-25作者:問鼎


陳揚不由急了,連忙對多倫斯說道:“趕緊將他們貼身的信息符咒撕下來,們的身體一旦冰涼,教神就會知道有人死了。”


多倫斯立刻就先衝向最先死的那名紅衣主教而去。


陳揚也迅速將黑衣主教和剩下那名紅衣主教的符咒撕扯下來。這家夥一時著急,直接在身上貼了兩張。


而多倫斯那邊也已經將符咒貼在了身上。


如此之後,陳揚與多倫斯才微微鬆了口氣。隨後,陳揚又將這幾名主教的衣服剝了下來,並佩戴上了他們的儲物戒指。至於這些人的屍體那倒也好處理,陳揚直接用了個土元素的裂帛術將地麵裂開。隨後,便將這群人的全部屍體都丟了進去。之後,陳揚又將其掩埋住了。


如此一切做好後。陳揚和允兒匯合,並撐好帳篷。接著便是穿上主教們的衣服。陳揚穿的是黑衣主教的衣服,他手中也拿了黑衣主教昆廷的黃金三角劍。


允兒和多倫斯都伴成了紅衣主教。


好在的是,主教們都是穿袍子的,戴帽子的。所以麵貌還真難以看清,這袍子,壓根就看不出其身材的肥瘦來。若是不注意來看,那裏會知道是假扮的。


帳篷裏麵。一切做好後,多倫斯以鋒利的劍刃壓在白衣主教費克羅的脖子上。


陳揚一指點出。


立刻,一個水元素聚集的球體出現在費克羅的臉部上空。那水球突然散開,冰涼的水就潑在在了費克羅的臉上。


費克羅立刻被驚醒過來,他人一醒,剛一想動,脖子上便傳來刺痛之感。費克羅駭然失色,他隨後也就看清楚了多倫斯。“多倫斯,居然是你?”


多倫斯冷冷一笑,說道:“費克羅大主教,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嗎?現在我就送到你麵前了。”


費克羅臉色複雜到了極點,他沉默半晌後道:“你想怎麽樣?”


陳揚這時候站了出來,他說道:“費克羅大主教,你現在必須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不管事態如何發展,你以前的榮耀已經離你一去不複返了。我們若被教神發現,我可以向你保證,第一個死的人會是你。而如果我們不被教神發現,順利逃進天陵,那麽,你也必須跟隨我們。因為教神不會容下你。所以你現在最明智的選擇就是投靠我們。”


費克羅咬牙說道:“你休想,我永遠忠於教神,有本事你們就將我給殺了。”


陳揚說道:“大概你心裏還有幻想,你以為其餘幾名主教已死,他們身上的符咒會傳遞信息給教神。教神馬上就要前來,所以你不敢背叛教神。”他頓了頓,說道:“不過不巧,那符咒已經貼在了我們的身上。”


費克羅不由臉色微變,他臉色複雜的看向陳揚,說道:“你居然知道這符咒的奧妙?”


陳揚說道:“我何止知道符咒的奧妙,隻要肯給我一定的時間,將來你們教神又算什麽?你們教神不過是五係魔法師,老子是全係!”他說完之後,馬上又開始賣弄起來。


這個倒不是陳揚很浮誇,而是他想要收服費克羅。這一路過去,如果費克羅暗中搞鬼,那是很危險的。


陳揚必須要在掌控費克羅絕對生死的同時,也也費克羅看到一點希望。看到跟著自己這個老大走,那還是不錯滴。


等到陳揚將六係魔法完全施展完畢之後,費克羅的嘴張成了o型。


隨後,陳揚說道:“費克羅大主教,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第一,是以後跟著我。你看多倫斯也跟著我了,將來我如果成為至尊,你們兩個就是我的開國功臣!”


多倫斯臉色略略古怪,心道:“老子撒時候變成跟著你了?”不過他腹誹歸腹誹,但他還是沒有揭穿陳揚。


陳揚接著又說道:“第二,那就是你依然效忠於教神,然後我殺了你。”


費克羅正欲說話。


陳揚說道:“費克羅,我希望你不要這麽快回答我,而是好好的想清楚,想清楚一個人一生到底有多少年華?我是個說一不二的人,你如果選擇了第二條,那麽我會立刻成全你,然後殺了你。”說到最後,他的語音裏已經有了森寒的殺意。


費克羅再次陷入了沉默,好半晌後,他說道:“我選擇第二條。”


“好,我成全你!”陳揚向多倫斯說道:“在他手脈上割開一條口子,讓我們的大主教盡情的體驗這種死亡的感覺。”


多倫斯說道:“好!”隨後,他立刻在費克羅大主教的手腕上割開一條口子。


頓時,鮮血汩汩的流了出來。


陳揚又說道:“他那張信息符咒也撕下來,貼在你身上。”


多倫斯說道:“好!”他現在肯定是要全力配合陳揚的。


陳揚隨後再對費克羅說道:“這信息符咒我研究了一下,的確很奇妙。隻要你們將一滴鮮血滴在符咒上,馬上就能傳遞信息給教神。除此之外,那就是信息符咒失去了你們的體溫,隻有這兩個傳遞方式,所以我並不擔心你暗中能夠將信息傳遞過去。”


費克羅一言不發,他看著他的手脈上,鮮血汩汩而流。


“把劍收了吧,多倫斯!”陳揚淡淡說道。


多倫斯說道:“好!”他收了劍。


陳揚看向費克羅,他微微一笑,說道:“我修煉魔法到今天為止,一共六天。但是,你信不信,你在我麵前,你的魔法對付不了我。我和多倫斯還有允兒也絕不會用武力。我就用魔法應對你。”


費克羅眼中立刻閃過憤怒之色,他冷笑一聲,道:“話都是由你說的,你說你才修煉六天的魔法,誰信?”


多倫斯說道:“這個我可以作證,陳揚隻修煉了六天的魔法。”


費克羅怔了怔,隨後,他便不在這個話題上繼續扯下去了。因為他知道,多倫斯是從來不撒謊的。


費克羅看向陳揚,說道:“我自小開始修煉魔法,至今已經有三十六年。你修煉六天就敢說在魔法上勝過我。那好,若你能勝了我,我便對你心服口服。以後也就跟隨你!”


“若我不能勝,立刻放了你。”陳揚說道。


費克羅說道:“好。”他頓了頓,問道:“我可以止血之後再跟你鬥嗎?”


陳揚說道:“可以!”


費克羅當下撕開了袍袖來包紮傷口。陳揚說道:“算了,我幫你吧。”他說完之後,一指點出。


隨後,水元素成為絲絲細流包裹住了費克羅的傷口。


頓時,鮮血不再朝外流。


這一幕讓費克羅有些目瞪口呆。“你修煉六天,就可以將水係治療魔法運用到如此入微的地步?”


陳揚淡淡說道:“現在咱們可以開始了吧?”


費克羅說道:“可以了。”


陳揚說道:“還是到外麵吧,這裏展不開手腳。”


費克羅點頭。


當下,陳揚這一行人就到了外麵。陳揚與費克羅相對而立。


兩人之間隔了十米的距離!


便在這時,費克羅出手了。他迅速施展出三道神焰劍來襲殺陳揚。三道神焰劍不過是來爭取時間的,他要施展更厲害的魔法。


不過,陳揚則更直接了。他大手一揮,先是一招乾坤冰凍便困住了費克羅。


而那神焰劍,陳揚不過是以熔爐術將其融入到了自己的火元素之中。


費克羅雖然是九級魔法師,但是他的神焰術不過是個小魔法,所以力量並不強大。陳揚自然能將其收了。


這其實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戰鬥。


費克羅如果正經施展強大的魔法,其力量肯定要強過陳揚。


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費克羅還要念咒語,結法印等等!陳揚全部是靠光腦控製元素之力,隨心所欲,壓根就不存在要浪費時間。


費克羅直接被冰凍住了。


陳揚隨後撤去了乾坤冰凍術,他淡淡的看向費克羅。


費克羅不由震驚,他走上前來,問道:“為什麽你的施法可以這麽快?”


陳揚淡淡說道:“念咒語,結法印不過是下乘。我直接溝通元素之力,所有元素都為我所用,如臂使指,所以我自然可以比你快!”


費克羅說道:“但你是怎麽做到的?”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這個,我做得到,你還真做不到。因為,我是天才!”


這個話說起來有點裝b,但還真就是那麽個事。魔法招式本來就是熟能生巧的事,陳揚可以直接很熟練的運用元素之力。並且心中所動,立刻施展。


而費克羅他們卻隻能生硬的依靠咒語來和元素溝通。


這玩意還真是講究天分。


比如教神雅琳娜,她可是從來不念咒語的。


“費克羅,希望你能遵守你的諾言!”多倫斯說道。


費克羅深吸一口氣,他點點頭,說道:“我以後便效忠於陳先生您!”


陳揚淡淡一笑,說道:“我很歡迎費克羅你的加入,我相信今天這一刻在以後的大陸曆史上,會成為一個傳奇性的存在。”他頓了頓,說道:“不過在費克羅先生你加入之前,咱們還是要先小人,後君子。畢竟,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信任也不是一天就建立的。”


多倫斯和費克羅的心中同時湧現出一句話,那就是,羅馬是什麽鬼?


不過兩人也沒有問,因為也知道陳揚說的大概是個什麽意思。


陳揚繼續說道:“我需要在費克羅先生你的腦域之中放入我的本命精神元素印記。我這枚特殊的印記在你的腦域之中不會對你有任何影響。不過當你背叛於我的時候,隻要心念一動,這枚印記就會炸掉你的腦袋!”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