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美女總裁愛上小保安:絕世高手第359章身世之謎

時間:2020-05-25作者:問鼎


陳揚很多時候都會選擇慈悲,饒恕。


但是很多時候,他也會殺伐果斷。比如麵對托尼,他最終還是廢了托尼的雙腿。


托尼這種人,仇家很多。如今成了窮光蛋,而且又被廢了雙腿。他絕對很難活下來。


離開了聖馬公寓後,已經是下午四點。


陳揚和沈墨濃能在曼穀待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陳揚對瓦那奴兒說道:“你給我一個銀行卡號,之後我會給你劃撥三億泰銖。”


瓦那奴兒馬上拒絕了,她臉蛋微微一紅。說道:“不用了,我父親給我留了許多錢,謝謝你的好意。”她頓了頓,說道:“甚至你如果急需要錢的話,我可以給你一些。”


陳揚嗬嗬一笑,說道:“那就不用了。”他頓了頓,道:“既然你這麽說的話,那我也就不再堅持了。”


“你們今天就要走了嗎?”瓦那奴兒問道。


陳揚點點頭。


“我請你們吃頓飯吧。”瓦那奴兒說道。


她是個恩怨分明的女孩子,知道父親的死怎麽都不能怪到他們的頭上來。反而,他們對她是有數次救命之恩的。


陳揚與沈墨濃相視一眼,也沒有拒絕瓦那奴兒的好意。


晚上七點,陳揚與沈墨濃踏上了回燕京的航班。


飛機上,沈墨濃問陳揚道:“你接下來就要去泰山是嗎?”


陳揚心下一沉,他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但在內心深處,又有些害怕知道。


這是非常矛盾的。


“對!”陳揚說道。


沈墨濃說道:“真不用我陪?”


陳揚微微一笑,說道:“不用了,你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沈墨濃也就不再堅持。


“去完泰山之後,你想幹什麽?”沈墨濃又問。


陳揚沉吟一瞬,他說道:“我想召集我大哥他們幾個,大家一起找個地方建立一個基地起來。先不煉丹,反正就是先增加實力,把其他配套設施完善起來。”


他頓了頓,說道:“再則,煉丹也不是那麽簡單。我們還需要找到會煉丹的人和煉丹的器材等等。這些東西都是很難,但路再難,一步一步,總會到達的。”


沈墨濃微微一笑,說道:“你這個我很有興趣,到時候算我一份。”


陳揚一笑,道:“怎麽算你一份?我要建立屬於我自己的派係,你要來做我的手下嗎?”


沈墨濃翻了個白眼,說道:“合夥人。我做你的合夥人。今天你這錢我也有份敲詐,所以,就當我的合夥錢。”


“好,哈哈!”陳揚大笑起來。


“不過,陳揚……”沈墨濃沉默了一瞬,又說道。


“什麽?”陳揚問。


沈墨濃說道:“我希望能有一天,咱們兩人可以一起遨遊虛空,見識世間宇宙諸般神奇。所以,我們一直都做好朋友,怎麽樣?”


陳揚微微一呆。他馬上就感到了汗顏!


因為他明白了沈墨濃的意思。


沈墨濃是感覺到了自己對她的那份情感的變化和欲望。


所以她才故意這麽說出來。


愛人會有爭吵,會有分離,傷痛!


但朋友不會。


沈墨濃其實是很睿智的人,她眼下絕不會跟陳揚有什麽哪方麵的關係。因為陳揚現在紅顏知己太多,她沈墨濃是何其驕傲的人,如何會與人分享一個男人。


但是,在將來百年之後,陳揚的這些紅顏知己都將會死去。


而她和陳揚若得大道,便能不朽。


那時候,她也許可以毫無羈絆的和陳揚在一起。


而且目前,沈墨濃雖然對陳揚的情感特殊,但絕沒有男女之間的那種愛情。


“這是當然!”陳揚隨後也很認真的回答了沈墨濃。


沈墨濃莞爾一笑,不再多說。


到達燕京時是晚上十點半。


燕京的天空中帶了一絲的清冷。


畢竟五月都還沒到,而燕京又屬於北方城市。


“墨濃,幫我安排專機,我要現在就去泰山。”陳揚對沈墨濃說道。


沈墨濃點點頭。


半個小時後,陳揚又坐上了前往泰山的專機。


也幸虧這是陳揚,陳揚體力強悍,連續奔波他也一點都沒感覺到累。


若是普通人,哪裏能承受得住這樣的強度。


兩個小時後,專機離泰山越來越近。


陳揚心裏卻產生了一絲怯意。


這大概就是近鄉情怯吧。


雖然不是在回家鄉,但是卻是在快要揭開那一層謎底。


泰山之上,清風明月。


五嶽之尊是那樣的雄偉,盤龍雲海,如人間仙境。


陳揚下了專機之後,立刻在山間狂奔。他來到一個僻靜的地方大聲喊道:“魔帝,我知道你在這裏,你出來。”


陳揚連續喊了幾聲,卻沒有任何的反應。


陳揚哈哈厲笑起來,說道:“堂堂魔帝,難道就是個膽小鬼?”


他這話一落音,虛空之中一個聲音傳來。


陳天涯冷冷說道:“孽畜,你是真要尋死嗎?”


陳揚心下一顫。


他深吸一口氣,壓抑住了心中的恐懼,沉聲說道:“你若是要殺我,早便殺了。現在又廢話什麽?你要殺,那就來呀?若是不殺,便不要在藏頭露尾,出來一見。”


話一落音,陳天涯就出現在了陳揚的麵前。


陳天涯一掌朝陳揚淩空拍來。


陳揚馬上就被擊飛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陳揚感覺五髒六腑劇痛無比,他喉頭一甜,吐出一口鮮血來。


不過陳揚並沒有受太重的傷。


陳天涯未下死手,他若要下死手,陳揚哪裏還能活。


陳揚馬上就站了起來。


他死死的看著陳天涯。


這一瞬,他有種很特殊的情感波動。總覺得自己與陳天涯之間應該有某種聯係。


這是特殊的血脈感覺。


普通人的父子之間都能有輕微的感應。


到了陳揚和陳天涯這種修為,那就更加明顯了。


這一刻,陳揚忽然就懂了。


眼前這個陳天涯,原來就是自己的父親。


自己的父親居然是魔帝!


陳揚心中百味陳雜。他對陳天涯沒有一絲絲的感情,隻覺得這個人好陌生。


他現在最想弄明白的就是,為什麽他會被遺棄?他的母親呢?


陳天涯也冷冷的看向陳揚,他同樣也對陳揚沒有感情,甚至還有一絲隱隱約約的憎恨!


“我今天來,隻是想弄清楚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陳揚沉下心說道:“你放心,我不會對你有任何要求,更不會去打你的名號做什麽事。我陳揚不需要!”


陳天涯淡冷的道:“你想了解什麽?”


陳揚第一個問題就是:“我母親呢?”


“死了!”陳天涯說道。


“怎麽死的?”陳揚感覺心兒抽痛了一下,好痛好痛。一直以來,他心裏對沒見過麵的母親有種難以言說的感情。


現在聽到陳天涯說母親死了,他痛得差點要窒息。


“被我殺的。”陳天涯淡冷說道。


“什麽?”陳揚駭然欲絕,他抓住胸口,說道:“你說的是真的?”


陳天涯冷笑一聲,道:“笑話,你以為我會跟你說假話嗎?”


“為什麽?”陳揚不敢置信。


陳天涯冷冷說道:“你母親不過是個賤人,若不是她,我的伊芙爾焉會死?這個賤女人意圖勾搭我上位,還懷了你這個孽種,我如何能夠容她?”


陳揚感受到了深深的寒意,他覺得天在旋,地再轉。他想過了很多關於自己父母的事情,他卻萬萬想不到自己的母親居然是被父親所殺。


為什麽這樣慘絕人寰的事情要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為什麽?


陳揚忍不住嘶吼出聲,他血紅著眼衝陳天涯嘶吼道:“既然如此,你為什麽不當初一並將我也殺了?”


陳天涯淡淡說道:“殺子不祥,你畢竟是我的血緣骨肉。若不是念在這一點上,你早死了。”


而如今,陳揚是天命者在身,又是陳天涯的兒子。所以陳天涯更不會殺陳揚了。


那樣的話,因果太重了。


陳揚的拳頭捏的嘎吱嘎吱的響,他沉聲道:“我母親的墳墓在哪裏?”


陳天涯說道:“不知道,你以為我還會給她下葬嗎?”


陳揚咬牙,他說道:“陳天涯,若我能一直活下來,我會來找你的。我現在問你最後一句,我母親叫什麽?”


陳天涯說道:“林倩。她的老家是河北的。”他頓了頓,說道:“孽畜,我卻也沒想到你會是天命者。大概,你就是我的魔劫,不過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翻出什麽波浪來。”


陳揚也不多說,轉身就走。


他不想在這裏待下去,他也不想跟陳天涯說什麽狠話之類的。


那樣根本毫無意義。


陳揚要有一天,有了這個實力之後再回來麵對陳天涯。


陳揚狂奔起來,他胸中有一股氣,他隻有在狂奔中才能感受到還活著。


淩晨三點。


陳揚回到了燕京。


他找了個小旅館住了下來。


這時候的陳揚什麽人都不想見,什麽話也不想說。


他在小旅館裏的床上一直躺著,躺到了第二天的下午,沈墨濃忍不住來了。


沈墨濃早知道陳揚回來了不對勁,但她也聽開專機的駕駛員說了,陳揚情緒不對,不想被打擾。


那旅館的房間裏散發著一股黴味兒。


環境很是惡劣。


陽光照射在陳揚的臉上。


陳揚的臉色蒼白到了極點。


“到底怎麽了?”沈墨濃見狀不由問道。


陳揚看了一眼沈墨濃,他坐了起來。


他的臉上滿是胡子拉渣,這僅僅一夜就是如此德性了。


“陳天涯是我的父親。”陳揚緩緩說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