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美人羸弱不可欺前言(二) 少年出世

時間:2023-10-22作者:意千重

一晃十七載。

漠北戰事連連,狼煙遍起。

老頭年事已高,病痛纏身,禁不起這戰亂變遷的折騰,更何況昶安已長成,他這一生也就差不多過完了,便命昶安南下尋師。

“義父,您不走,昶安也不走!”

白昶安跪在床前,撅著性子說道。

“昶安啊,為父沒時間了,該教你的也都教了,不過江湖險惡,你學到的那點三腳貓功夫,算不上什麽,我命你南下,去到杭州,臨海有一島,名為渝羅島,你去島上找個人,他叫陌塵,是我師弟,但比你年長一輩,若你有父親,與他該是同齡,他武功極高,但從不收徒,平日裏也是神出鬼沒的,唯一固定的地方便是渝羅島,你要找到他,拿著這把玉笛給他看,讓他收你為徒!”

說著老頭就從枕邊拿出那把包裹著的玉笛遞給白昶安。

接過玉笛,白昶安說道,“孩兒的命是義父救的,隻想一直侍奉義父!”

“孩子,你都說了你的命是我救的,那就得聽我的,走吧!”

老頭語重心長的說完一番話,隨即躺了下去,接著有氣無力的說道,“記住!一定要好好跟著你陌塵師父習武!還有,你的身世……”

話還未說完,老頭子就無力可出了,這一閉眼,就再也沒睜開過。

白昶安含淚給義父磕了幾個響頭。

安葬好義父後,便帶著玉笛騎馬南下。

從漠北到杭州路途遙遠,離開回紇疆域後,幾經波折到了塞北靈州地界。

公元756年,肅宗於靈州(靈武郡)登基,致使靈州為大唐軍事重鎮,因而在塞北屬繁華地帶。

街道上四處都是小販的叫賣聲,人們行色匆匆,白昶安牽著馬兒混跡於人群之中,他身穿回紇服格外顯眼,此地中原人偏多,便拿著先前在大漠給人喂駱駝賺來的銀子,換了套中原男子的衣服,穿起來倒是更填幾分英俊帥氣了。

“這位大俠,一看您就氣宇非凡,不如讓老夫給算上一卦?”

一個算命打扮的小販站在他麵前,捋著胡子,慢悠悠的說道。

“不用!”

他瞟了一眼那人,便冷冰冰的離開了。

可這小販竟然不依不饒,“您是外地來的吧?反正您對這一帶也不熟,我看要不這樣,我帶您到處轉轉,熟悉熟悉這地形,您就看著給點兒銀子?”

“我說了不用!”

白昶安怒斥那小販道。

小販也不敢再多說,隻好不再跟隨,在身後大聲嚷嚷著,“大俠,有什麽問題,盡管來找我,我在街西頭擺了攤子,價格也不貴!”

白昶安不耐煩的搖了搖頭,繼續往前走去,走到一個巷口時,一群人擁擠在一起,堵住了去路,白昶安往前探了探頭,前方地上躺了個老人,旁邊的小女孩邊哭邊向圍觀的人們求助,小女孩邊上還有個男孩,一直不說話,白昶安也知道自己盡不了什麽力,隻好掏出最後一兩銀子遞了過去,小女孩連聲道謝。

終於擠出了人群,白昶安牽著馬兒,摸了摸腰間,除了腰帶就沒別的了,他猛然一驚,“玉笛呢?”

先前換完衣服被他插在腰間的玉笛竟不翼而飛,他著急的上下翻了個遍,仍是找不到,心想,這可如何是好?玉笛是義父留給自己的,還要用它來找陌塵師父呢!

他緊皺著眉頭,思索片刻,“定是剛才那小販!”

“可不是什麽小販!”

這時,身後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回頭一看,女子看起來比他年長,但卻風韻猶存,身姿曼妙得很,身穿紅裙,手裏還拿著一把小扇。

“你怎麽知道?”

白昶安急切的問道。

“我當然知道,看著!”

突然,紅衣女子一躍而起,雙腿在空中輕踩兩下,直接落在北門城牆上,城牆下邊是剛才那條擁擠的小巷口,隻見女子將一隻手背在身後,另一隻手裏握著小扇掩著半張臉,如同仙女下凡般,三兩下自空中飛落至地。

白昶安看呆了眼,心中不免感歎道,天下竟有這般奇女子!輕功如此了得!

女子立在小女孩和小男孩麵前,扔過去些銀兩,輕聲輕語道,“小孩就該做小孩的事,別跟著大人學壞了!”

說完,躺在地上的那個老人立馬彈起來,顫抖著身子,像是受到了驚嚇般,從臉上撕下一把白胡子和眉毛。

白昶安一看,這是個中年男人,竟然冒充重病的老人在此行騙。

圍觀的人們唏噓不已,都開始唾罵那個男人,同時還有幾個人紛紛對著女子喊道,“丹娘!可別饒了這種人!”

男人立即跪了下來,丹娘連忙往後一退。

“您饒了我吧?我發誓,再也不犯這種錯了!”

說著那個男人還拉著自己的兩個孩子也跪了下來,丹娘一見這兩個孩子,便心軟下來,“放了可以,把東西交出來!”

“什麽東西?”

那個男人似是毫不知情的問道。

“你們拿的東西,還問我?”

被丹娘這麽一說,一旁的小男孩默默地站了出來,低著頭,從背後拿出一個布袋,“是我拿的,對不起!”

那布袋裏包裹的便是白昶安的玉笛,丹娘接過來後,摸了摸那孩子的頭,對男人說,“你可以墮落,孩子卻不行!”

說完男人一個勁兒的點著頭,眾人也都散了,她拿著玉笛遞給白昶安,“你的東西!”

白昶安接過玉笛,低頭拱手道,“多謝丹姑娘幫忙!”

“丹姑娘?你就和大家一樣,叫我丹娘就好了,我比你可年長不少!”

“在下白昶安,謝過丹娘了!”

“別客氣,你這是第一次來靈州?”

丹娘見他這副模樣,便問道。

“沒錯,南下途徑靈州,便在此地歇歇腳!”

聽他這麽說,丹娘笑道,“歇腳啊,來我望月樓!走吧!”

白昶安臉上盡是不解,但還是跟著她前去了。

望月樓處於市集的中心地帶,是靈州最大最古老的一家酒樓,丹娘便是這望月樓的掌櫃的,每年七月十五,這望月樓便要舉行一次蒙麵比武大會,五湖四海的俠客們紛紛慕名前來參加比武,比武期間,雙方都要蒙麵,致使看不清對方模樣,人們常說,丹娘這樣做就是給那些權勢之輩看的,來這裏比武隻求一個公正。

住進望月樓後,白昶安就當做是報答丹娘找回玉笛的恩情,替其跑跑腿做做雜工,算是望月樓的常客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