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美人羸弱不可欺前言(一) 漠北棄嬰

時間:2023-10-22作者:意千重

“無樂無安無家國,莫欺老兒誌已殘……”

老人衣衫襤褸,腳上的布鞋已破舊不堪,頭發淩亂,拿著酒葫蘆,邊往嘴裏灌酒,邊大聲吟著詩,常年孤身一人行走於大漠之中,自然就不在意閑言碎語了。

他從江南到這漠北已有些年頭了,終日不與人打交道,總是自言自語,卻也樂在其中,除了喝酒練功,再無讓他沉迷之事。

“前輩!”

正喝著盡興,突然背後傳來人聲。

他微醺眯著眼,轉頭看去,一名婦人在身後不遠處,朝這邊跑來,急匆匆的樣子。

婦人滿臉黑灰泥土,已然看不清模樣了。

跑到老頭跟前,大喘著氣,問道,“您可知何處有路?”

“路?”老頭反問過後,又聳了聳肩道,“處處皆為路!”

“前輩,我是問走出這大漠的路。”

那婦人看似很急切的想要走出這裏。

“幹嘛要走出去?這裏多好啊!”

老頭醉意上頭,滿口的胡言亂語道。

“民婦日前被刺客追殺,無奈逃入這茫茫沙海之中,您就幫幫我吧?”

老頭搖著頭,繼續往前走,手卻指向了東邊,“直走,天黑前能出去!”

說完又感歎道,“愚蠢!愚蠢!”

婦人道謝離去後,大漠又一片寂靜。

夕陽西下,餘暉照耀著這片土地,金黃色的沙子顯得更耀眼了。

他開始往回走,不知走了多久,突然聽見周遭有聲響,豎起耳朵聽仔細了些,仿佛是嬰兒啼哭聲。

四周無人,哪兒來的哭聲?

老頭到處張望著,那哭聲愈發的厲害。

他隻好隨著聲音尋了去。

找了好一會兒,才發現,就在往西去的小沙堆後,一個剛滿月的嬰兒被幾層粗布裹著,放在竹籃裏,就那樣擱在了沙地上。

“這……誰家的孩子啊?”

他左看看右看看,又往身後看了看,嘴裏還自言自語著,隨後又歎了口氣,道,“哎,人心呐!”

竹籃裏那孩子眼睛大大的圓圓的,看著老頭就不哭了,眼珠子四下轉動,機靈可愛得很。

老頭看了眼那孩子,欲言又止,手剛往前伸去,又縮了回來,想想自己孤家寡人一個,吃喝都成問題,又怎能養這麽個孩子呢?

想到這,就轉身準備離去。

才走出兩步,哭聲又響了起來。

他立馬停住腳,一動不動地,心想,眼看著這麽一個活生生的孩子,總不能讓他在這兒等死吧?實在是於心不忍!

糾結幾番,老頭還是轉身,將孩子抱起,一看,竟然還是個男孩!

那孩子一見到他又不哭了,他心想,這可能天意吧?注定他與這孩子有緣。

天色漸晚,老頭腰間掛著酒葫蘆,抱著孩子就回了住處。

老頭是中原人,不知從哪找了個破舊的房子,就住了下來,這一住就是六七年。

孩子到了夜裏,比白天還要精神,躺在床上,手舞足蹈的,老頭跑去方圓幾裏之外,向當地外族人家借了些湯水來,一向不與人交談的他,如今卻也為了這孩子而奔走於各家各戶之間。

待孩子睡著後,他就坐在桌子前,喝了幾杯酒,燭光搖晃著,忽明忽暗,桌上放著一個長條狀的東西,被布袋包著。

他將布袋拆開,從中取出了一把玉笛,拿起來用衣袖擦了擦笛身,望著這把玉笛,他滿眼藏著心事,重重歎了口氣,緩緩將它放在嘴邊,笛聲悠揚,縈繞於夜色之中,如泣如訴。

一曲終了,收起玉笛,抬眼望向窗外,夜色正濃,他起身走向床邊,看了眼熟睡中的男嬰,輕聲輕語道,“長安亂,長安平,離開長安城,已經好些年了,幾經周折,就叫昶安吧,隨我姓,白昶安,以後我就是你義父!”

突然,窗外一陣騷動聲,老頭迅速吹熄蠟燭,走向窗邊,輕輕打開一個縫,月光照射在大地上,一群中原打扮蒙著麵的人,手持刀劍,從屋前經過,往沙漠的方向去了。

老頭回頭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孩子,輕聲歎息。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