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壞蛋是怎樣練成的4第八章不能不送莊雪呀

時間:2022-06-16作者:李天狼

第八章不能不送莊雪呀

第八章不能不送莊雪呀

洪雄和莊雪隨姐姐洪英來到樓下,樓下的飯桌旁邊除了洪雄父母,還有一個長的很威武的中年人,雖然那個中年人的個子不高,可是氣勢那是相當的驚人,他往那裏一坐就象一座山,給人的感覺異乎尋常的不同,他一身的黑色衣服倒沒有什麽特別,不過穿在他的身上,也顯得相當的與眾不同。

大眼睛凶光四射,嘴裏還叼著支煙,與洪雄的父親洪天寶在講話。

不用介紹,洪雄知道這就是莊雪的父親莊四平。他當然就是斧頭幫很資深的長老,聽說最寶貝的女兒莊雪和洪雄被青幫的大少爺冷一飛欺負,作為江湖中人,這一口惡氣怎麽咽得下?

因此莊四平親自登門造訪,要與上海洪門堂主洪天寶商議一下怎麽解決這件事?

這件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如果處理好了,會爭回一個麵子和一口氣,如果處理不好,上海灘的一場腥風血雨,幫會大戰,再所難免。

此刻洪雄和莊雪乖乖的站到了莊四平的麵前,正在說話的莊四平就是一怔道:“你們來了,坐吧。”說罷,還特別望了洪雄一眼,一點頭。

見了指腹為婚的未來老丈人,洪雄也顯得很拘束,傻傻的一笑,坐了下來。

隨後莊雪和洪英坐到了洪雄的旁邊,洪雄的母親今天也特意打扮了一下,一見人都到齊了,一擺手,吩咐以香兒為首的幾個保姆和丫鬟上菜和斥候。

身在大富之家,桌上的六人當然對桌上的飯菜沒有興趣。

莊四平第一句就問洪雄,道:“小雄你說,今天早上,冷一飛為什麽打你?‘

麵對莊四平凶神一般的目光,洪雄當然不敢對視,低下了頭喃喃的道:”因為雪兒。’

“因為雪兒什麽?”莊四平追問的很緊道。

“因為他想接雪兒上學,可是雪兒跟我一起上學,所以————他就命手下打我。”洪雄好不容易把一句完整的話說完。

話音未落,火暴脾氣的莊四平就是一拍桌子道:‘太放肆了,他不知道我們兩家的關係嗎?他憑什麽接雪兒上學?聽說他平時就在上海橫行霸道,欺男霸女,沒有想到今天欺負到我斧頭幫莊四平的頭上來了,我不能饒了他,非得給他點顏色看看,否則他也不知道斧子幾個齒。”

其實最嚴重的洪雄還沒有說呢,例如罵洪雄野種,如果這樣的話也說,不但傷養父洪天寶的麵子和心。

恐怕暴跳如雷,去掄砍刀和斧頭的不會在少數。

因此今時今日還有些怕事的洪雄隱瞞了一些話和事實。

不過這也激起了莊四平和洪英,以及母親的憤怒,因為莊雪已經都說了。

洪雄覺得臉上很沒有光彩,因此把頭低的更低了。

一向對洪雄的事不怎麽關心的洪天寶假咳了一聲,坐在那裏穩如泰山一般,目光深邃,道:“我看不宜把事情鬧大,畢竟冷一飛是青幫的上海堂口堂主冷萬火的獨生子,如果動他,會很麻煩。對了小雄,你的傷沒有事吧。”

洪雄立刻對養父洪天寶搖了搖頭道:’我沒有事,都是皮外傷。“其實當時打的很重,不過青幫的人也很聰明,沒有打臉和腦袋,更沒有打肋骨等脆弱的地方。

這也為了以後好交代。

當時皮肉受苦是很痛,有的地方青了腫了。

可是後來竟然自己就好了,就連洪雄都不知道是怎麽回事?

不過聽洪雄一說沒有事,是皮外傷。

洪天寶點了點頭,道:”那就明天請冷萬火出來喝茶,大家談談,讓不懂事的一飛給小雄和雪兒道個歉,畢竟和氣生財嗎?大家都在上海灘混,大不見小不見,一低頭就過去了。“

一聽洪天寶都這麽說了,莊四平的火消了一半,因為不能駁洪天寶的麵子,何況這裏還有玄機。

可是還有半肚子的火沒有發泄,莊四平滿臉通紅的道:‘不大動幹戈也可以,對幫會也有利,可是不能饒了冷一飛那小雜種,讓他賠禮道歉,擺幾桌酒。”

不等莊長老說完,洪英騰的一聲就站了起來,怒不可抑的道:“爹,怎麽能那麽便宜他們呢?您不好出麵,那我就找幾個人,收拾他,打折他的腿。”

聞聽此言,洪天寶的臉色也是一變,心中駭然道:“英子,你不能這樣做。不是洪門怕青幫,而是能不鬧大就不鬧大,你聽我的,我會出麵的,不會不管的。”

洪英當然知道父親一定會出麵一定會管,可是,洪英正想再說什麽。

母親幽幽的道:“英子,聽你父親的,坐下。”

父母之命不敢違抗,洪英心中很不平衡,坐了下去。

莊四平也覺得不憤不平,起身去了衛生間。

這個時候洪雄說話了道:“其實這男人之間的事,應該我和冷一飛解決,單獨解決。”

要是別人聽了這話,一定還以為洪雄有多大能耐。

可是在座的四位,父母和洪英包括莊雪都笑了,洪英道:“小雄就你,算了吧,不是姐姐看不起你。冷一飛橫行霸道,人稱上海青幫小太歲,貴族學校第一霸王,他敢在上海橫著走,警察大隊人馬巡邏見冷一飛都得讓路。冷一飛自然有一定勢力和實力,我也未必能單挑他,你最好不要惹他,你是開玩笑吧。如果他再欺負你,你就告訴姐姐,我替你出氣,替你揍他。”

聽了姐姐一番好心話,洪雄真不好意思說什麽,很滑稽的抓抓頭道:“好的,不過我不是開玩笑。”

看雄哥一本正經的樣子,莊雪笑的百合花一般美,在桌子底下一牽洪雄的手。

一切盡在不言中。

“吃飯吃飯,無論怎樣也得吃飯呀?”母親盡說大實話。

洪雄和洪英答應著,開始吃飯。

因為既然洪天寶那麽說了,別人還真不敢反駁,因為上海灘是洪門的。

洪天寶不但說一不二,恐怕青幫也得給麵子。

不過還有誰看不出來?洪天寶不願意管別人兒子的破事,隻是不好明說罷了。

洪雄和母親,姐姐,甚至莊四平和莊雪也不好說什麽。

吃完晚飯,莊氏父女離去。

洪家四口也一直送到大門口,特別的是,洪雄不能不送莊雪呀。

望著莊氏父女坐著豪華轎車遠去,母親望了洪雄一眼道:“一會你來我房間,我跟你有話說。”

洪雄木然點頭。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