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壞蛋是怎樣練成的4第四十一章誰知道你幹沒有幹?

時間:2022-06-16作者:李天狼

第四十一章誰知道你幹沒有幹?

第四十一章誰知道你幹沒有幹?

上海的九重天是上海最大最豪華的飯店,它有九重天那麽高,因此得名九重天,不過一般人是在這裏吃不起飯的,哪怕他出一輩子苦力。

不過象冷千勝和洪天寶這樣的江湖風雲人物,這裏是常來的。

別人沒有大洋,可是青紅兩幫有的是。說金銀堆成山也不為過。

不過九重天再熱鬧,也沒有象今天這麽熱鬧,青洪兩幫的大隊人馬象洪水猛獸一般驚人湧來九重天。

比示威遊行還壯觀驚人

九重天的老板都立時駭然失色,以為出了什麽大事?他連忙迎出門外。

九重天的何老板首先看見青洪兩幫的人在九重天門口左右站成齊刷刷的兩排,個個腰裏都鼓鼓的,揚首挺胸,雙手按在腰裏的家夥上,一副如臨大敵,不可侵犯的樣子,隨時都警惕著什麽。

然後下一刻何老板看見洪天寶和冷千勝分別從兩輛黑色轎車上下來,一臉很嚴肅認真的樣子。

何老板還能不認識他們?連忙笑著迎上去,一抱拳道:“這是什麽風把兩位都吹來了。”說罷,笑的很誇張。

冷千勝和洪天寶也江湖道的還禮,一抱拳,洪天寶道:“東南西北風都有呀?今天九重天不必迎接別的客人了,今天冷幫主請客。”

何老板就是一怔,因為江湖話都很有學問,他一個商人可不敢亂接。

冷千勝微微一笑道:“不是洪堂主宰我,是我自願的,小侄不肖,總是得罪洪家,我也該請酒賠罪,再則洪雄的失蹤很蹊蹺,不過牽動多少人的心,相信吉人自有天向。”

“那是那是。”何老板不說壞話,隻說好話,很圓滑的把青洪兩大幫會的首腦和數以千計的青洪兩大幫會的兄弟請進了九重天,

偌大一個九重天立刻人滿為患。

當然,冷千勝和洪天寶,冷萬火,洪夫人,冷一飛,洪英,田華總探長,賈新隊長,冷香香和金仙子等這些首腦人物不能和小弟坐在一起吃飯。

江湖規矩是很嚴格的。

身份和地位以及級別是很被人看中的。

正所謂官大一級壓死人,江湖上身份地位大一級,那叫你三更死?你五更天就不能站著。

廢話少說,冷千勝包下了九重天最大最豪華的大雅間,然後青洪兩幫的大人物坐在一起研究眼前最棘手的問題。

至於擺下什麽席?恐怕就算山珍海味,龍蝦鮑魚誰也沒有心情吃。

看見冷一飛,洪英就氣不打一處來,兩隻美目直勾勾的瞪冷一飛。

冷一飛也顯得很不自然,一個勁咳嗽。

冷千勝看出一些端倪,首先開口道:“我們先談一飛和洪雄小兄弟的事?還是先分析洪雄小兄弟失蹤的事。”

洪英立刻一拍桌子,目露凶光,站了起來道:“先談冷一飛的事?他廢我弟弟一隻手,叫他還一隻手就可以了。”

冷一飛麵色一灰,沒有敢接話,冷汗就下來了。

冷萬火憤然道:“洪雄的手不是好了嗎?”

洪英冷笑道:“我打你一巴掌,你臉不疼了,是不是就沒有事了。”

聞聽此言,火暴脾氣的冷萬火也壓不住火氣,一拍桌子,站了起來道:“放肆,洪英,你不要太過分,讓你一次不可能讓兩次,你當街罵我大哥,現在還放肆,有沒有家教和家法?”

話音未了,門外值班站崗的青洪兩大幫會的兄弟就數以十計,聽見屋裏動火拍桌子,以為要火拚,就盡皆湧進了雅間。

掏家夥的還不少。

田華總探長麵色一寒,想說話,終於沒有開口。

根本想不到一談就僵,還要動家夥。

冷千勝麵色一沉道:“好了,你們都出去,這裏吃飯呢?你們兩個爆脾氣也坐下,有話好好說,如果真要打,我第一個出手————”

洪天寶也是一怔,即刻嗬嗬大笑道:“冷幫主真會開玩笑,好了,先談小雄失蹤的事,和冷一飛的小事,暫時不提。”

洪天寶如此一說,方壓住場麵。

閑雜人等繼續出去站崗,洪英和冷萬火也坐下。

冷千勝微笑道:“把洪雄的失蹤經過說一下吧。”

“恩。”洪夫人和洪英即刻把所知道的都說了一遍,不過也不全。

因為守在洪雄門口的數以十計的洪門精英,除了報信的,都已經犧牲了。

竟然死了十八個人。

因此沒有人知道洪雄失蹤的全部經過,當然除了搶人的人。

“你們犧牲十八個兄弟,他們還拿有我們青幫標誌的武器?”冷千勝當然很驚訝,別人一張口,他就聽出了破綻。

洪夫人點頭道:’恩,這就是經過,有些也是聽目擊者說的,都是醫院的醫生護士和病人。“

而冷千勝立刻嗬嗬大笑,道:‘破綻有三,證明不是我們青幫幹的。”

洪天寶哦了一聲道:“願聞其祥。”

冷千勝象一座山一般,坐在那裏還喝口茶才道:‘一,青幫人才濟濟,不會派一百多人襲擊十幾個人,你以為青幫沒有人嗎?。二,誰會既去搶人,又說我們是青幫,拿著有青幫標誌的武器,那不明擺著傻瓜的行為,此地無銀三百兩嗎?三,還是那句話,我搶洪雄幹什麽?做女婿嗎?沒有什麽意義?至於那個戒指?恐怕比我惦記的人多。’

“爹,你不要總說我。”冷香香臉色一紅道。

全場沉默了,冷千勝說的都是真理一般對,不可辯駁。

洪家三口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太衝動了,人家想到的自己怎麽沒想到。

不過洪英嘴上不饒人,牙尖嘴利的道:‘那都是你的片麵之詞,誰知道你幹沒有幹?’

冷千勝搖了搖頭,麵色一變道:“那你說有什麽證據我幹的?”

“我————”洪英就根本答不上來了。

田華總探長笑道:“既然如此,找洪少爺的事,就交給我吧。”

話音未落,冷一飛嘿嘿冷笑道:“不,我知道洪雄在哪裏?如果我找到他,是不是將功贖罪?————”

“什麽?你怎麽知道的?”

所有人愕然。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