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壞蛋是怎樣練成的4第二章

時間:2022-06-16作者:李天狼

第二章

第二章

洪雄牽著莊雪溫暖嬌嫩的小玉手,走在上學的路上,今天的陽光是那麽燦爛,早晨的空氣也是那麽清新,不說想唱流行歌曲吧,可是心情也是格外的好。

作為指腹為婚的一對小戀人,在他們的心裏認為,牽手本就是理所應當的,甚至毫無顧忌的,不需避諱的,本來就該如此。

莊雪此刻望了望洪雄的臉,嬌媚橫生的一笑道:“雄哥,你今天怎麽起的這麽晚呀?”

洪雄立刻油嘴滑舌的道:“昨晚想你想的太晚了,睡不著覺,幾乎一夜沒有怎麽睡,所以今天就起來晚了。’

聞聽此言,身為純潔少女的莊雪的小臉蛋一陣紅一陣白,雖然已經習慣了和雄哥如此嬉鬧,可是她還是很不好意思,雖然心裏甜的象喝了蜜水,可是女孩子的心事不但不能猜,也不能說的。

因此莊雪就想一把甩開雄哥的手,可是身為很高大雄起的男人,洪雄的一把力氣還是有的,緊緊的抓住莊雪的溫暖的小手就不放開。

洪雄還不停的壞笑著,手裏就象抓了寶貝一樣舒服,甚至有愛不釋手的感覺。

這個夢裏一般的場景與情況讓洪雄情不自禁的回到了美夢裏,他竟然突然不知道身在何處,慢慢的靠近莊雪,情竇初開,並無邪念的洪雄還要當街吻莊雪的意思。

莊雪害怕了,立刻木然駭然,大吼一聲:“雄哥你幹什麽?”

洪雄才從夢中驚醒,那個時候他的嘴離莊雪的臉隻有一厘米距離了,完全就可以說吻到美人香氣上了。

洪雄真的一點邪念都沒有,他不但是處男,一點床上經驗都沒有,而且連房事也不知道是“什麽”?

他還是一個相當純的中學生。

洪雄下一刻慢慢的鬆開莊雪的小手道:“你讓我親一下可以嗎??’說完,洪雄都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不行。”莊雪幾乎用吼的聲音道,完全可以想象她的驚訝程度。

洪雄就更不好意思的一怔,臉也紅了,就這樣與莊雪當街相對,幽幽的道:“你不喜歡我。”

莊雪立刻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該不該承認了?

莊雪轉身就走,甚至一步一跳道:‘雄哥,你跟誰學的。壞蛋,你看今天的天氣多麽好呀。’

她就象隻可愛的小鳥,越飛越遠。

洪雄的心裏很失落,心裏話:“天氣好,跟那什麽有什麽關係?”沒有一親芳澤,委實有些不爽。

可是莊雪已經跳遠了。

追也得有一段距離。

就在此時,一輛很古老的大轎車嘎然停在莊雪不遠處,險些撞到莊雪,把莊雪委實也嚇一大跳,險些摔倒。

大街上人不多,車更少,轎車顯然就是故意的。

身為男人,洪雄立刻火冒三丈,擄胳膊挽袖子,就跑了過去,想發威的意思。

莊雪也被飛來的車禍驚呆了,差一點就被撞倒了呀。

她木然的佇立在轎車前,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個時候,轎車門打開,車上下來四個虎背熊腰的黑衣大漢分別佇立在轎車兩旁,然後一個穿白西裝的少年,戴著西洋禮帽,叼著雪茄,出現在莊雪眼前。

“是你?”莊雪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麵前的這個穿白西裝的少年是貴族學校的第一等霸王冷一飛,他父親是青幫上海堂口堂主,所以在上海,敢惹他的絕無僅有,冷一飛也真有兩下子,一般三五個不能近身,十個八個也照樣打趴下。

因此他不但在貴族學校橫行,他在上海灘也橫行慣了。

他也喜歡莊雪,就來接莊雪上學,不知道洪雄同不同意?

不管洪雄同不同意,冷一飛冷笑著,把嘴裏的雪茄拔出,掐斷,扔在地上踩碎道:“莊雪小姐,我來接你上學,請上車吧。”說罷做個請的手勢,摘帽子加哈腰,很誠心的樣子。

莊雪也是斧頭幫某大人物家的的千金大小姐,雖然不會武功,但也不是善類。

莊雪很討厭橫行霸道,人模狗樣的冷一飛,因此莊雪用很恐怖的眼神瞪著冷一飛,沒有說話。

這個時候,洪雄也跑了過來,很氣不過的道:“冷一飛你幹什麽?”

冷一飛的臉色就是一變,站直了,傲然的戴上白色禮帽道:“是洪雄呀,我來接莊雪上學,怎麽的?”

洪雄一聽,心裏就不是滋味道:“那就不用你費心了,莊雪跟我走。”一語雙關,說罷,拉著莊雪的手,就要走。

在洪雄轉身的一刹那,冷一飛立刻憤然,冷笑著道:“哪裏跑出來的野種,跟我爭女人,你不知道嗎?你沒有爹。”

“你說什麽?”聽到這樣的汙言,洪雄怎麽可能不憤怒,猛的回首,眼睛都紅了,握拳咯咯作響,就要打人的意思。

“嗬嗬嗬嗬————”冷一飛懼過誰,看到洪雄憤怒,一陣惡心的狂笑道:“野狗也會憤怒,你以為你真是上海三大幫會的少爺,我呸,你是你媽的野種,嗬嗬嗬嗬+”

四個黑衣大漢也情不自禁的跟著笑了。

“你再說一遍。”洪雄立刻鬆開莊雪的手,就奔冷一飛來了,此刻洪雄的眼睛會噴火,顯然憤怒到了極點。

莊雪一把都沒有拉住洪雄。

冷一飛把臉一板,也握緊拳頭道:“***野種,也騎到老子頭上,老子還能在上海灘混嗎?難道還要本少爺出手,給我揍他。”

冷一飛一聲憤怒的命令,四個黑衣大漢不敢怠慢,撲向洪雄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別說洪雄沒有練過,就算會兩下子,那青幫打人,那一般老百姓根本不好使。

洪雄很慘,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一拳打倒在地,被淹沒在拳腳裏。

“雄哥————”莊雪一聲嬌呼,就要撲過去,救洪雄大哥。

冷一飛一個箭步竄到莊雪身後,一把抓住莊雪綿軟的胳膊道:“你跟這樣一個熊,不如跟著我飛哥,走上車,上學去。”說罷,不管莊雪的叫喊,把莊雪拉上車,開車就走。

莊雪在古老轎車的後座,眼淚汪汪的望著雄哥翻滾在大街上,已經離雄哥越來越遠。

四個青幫黑衣大漢當場把洪雄打的爬不起來,然後叫人力車。揚長而去,還留下一句惡毒的語言:“以後離莊雪小姐遠一點,否則見你一次,打你一次,打折你腿,沒有爹的野狗。”

洪雄渾身都是傷和塵土,在地上翻滾了好一陣子,站了三次沒有站起來。

突然被一雙很溫暖的玉手扶了起來,洪雄抬頭一看,一張俏麗的尼姑臉映入雄哥的眼睛。

尼姑很美,高呼一聲:“阿彌陀佛,施主可是姓洪?’

洪雄就是一怔道:“是的,我是姓洪,你是————”

“阿彌陀佛,你跟我來,我告訴你一個秘密,火山就要爆發,上海即將麵臨一場腥風血雨,你就是這場人間災難的救世主。”

美麗的尼姑沒有把話說完,洪雄渾身都不疼了,完全有理由以為自己還在做夢,或者精神病院門沒有關緊,跑出一個會說胡話的美麗尼姑。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