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農家小娘子096章 身份(下 三更)

時間:2022-06-16作者:青崗

仇氏真的不明白,她隻不過是借用一下他們家的牛和勞力,又不是不給銀子,他們怎麽非要這般傷人呢?

“豔紅··············”那邊仇大福費力的從椅子上站起來,一步一步艱難的走到他們母女兩身邊,嚴肅的看著他們兩個,說道:“孩子,沒事的,不就是犁地麽?你要相信你爹,去,明天借條牛來,爹幫你犁地去!老子幾十年的莊稼把式,難道還比不上那些嫩崽子?”

徐堇依緊張的站起身,扶著仇大福,這些日子以來,仇大福在他們家得到了很好的照顧,加上隔兩天李大夫就會來給他做針灸,這麽些日子以來,效果很明顯,仇大福的腿漸漸地可以自己一個人站起來了,隻是,時間不能太久!

“外公,你快點坐下來!”

仇氏也著急的端了一條凳子放在仇大福身下,“爹,你胡說什麽呢?好好的在家養身體!”

仇大福本就心懷愧疚,隻要一想到自己那畜生不如的兒子和媳婦,他的腦門就忍不住一陣一陣的,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可以將功贖罪的機會,他不想就這樣放棄。

於是,仇大福一拍桌子,有些生氣,“怎麽的?看不起我這個糟老頭子?覺得我不行了?豔紅,以前我們家幾十畝地,不是你老子我一個人犁的?”

仇氏搖搖頭,“爹,我哪裏是看不起你!”

徐堇依好笑的看著仇大福,她覺得仇大福現在的樣子真的太逗了,趕緊拍馬屁:“外公,誰說你是糟老頭子?告訴我,我明天就去滅了他!我外公可是特別了不起的人,隻是外公,李叔好不容易給你調養好了,你現在不要折騰,就算現在你很想幫忙,也得等你腿好了是不?要不明年吧,明年我和我娘就輕鬆了,俗話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我和我娘有了你這一寶,其他的都不想了!”

麵對徐堇依這張像是抹了蜜的嘴巴,仇大福再怎麽生氣也生不出來了,笑米米的點點頭,“還是依依會說話!不過,相信你外公我,今年我就給你下地犁地去!”

“爹,你胡鬧什麽?”仇氏一聽仇大福這話,頓時覺得太陽穴一突一突的,“好不容易給你養好了身體,你非要這麽折騰是不是?你看看你自己,站都站不了多久,還下地?你怎麽下地?你············”

“老子···············”

“娘,外公!”眼看著他們就要吵起來,徐堇依立馬站在他們中間,“不要吵了,讓人聽見不好!外公,你還不能下地,好好在家養身體!放心吧外公,就是你在家,也不會閑著的!外公,記得幫我們喂豬啊!”徐堇依朝仇大福眨眨眼,上過月,徐堇依和仇氏一起去鎮上買了四頭小豬崽子,另外還買了三十隻雞崽子,十隻鵝崽子!要不是現在他們家沒地方放這些家禽,徐堇依都想多買一些!每天回家就看到滿院子撒歡跑來跑去的小雞和鵝,總覺得特別有味道!

“我們這裏人都沒有幾個,怕什麽人聽到?”仇氏今天是真的生氣了,不過,這下被仇大福的任性給逼了出來。

“什麽聽到?你們這是在說什麽呢?老遠就聽到你們的聲音!”門外,傳來一聲溫和的聲音,如同他的人一樣,李大夫的聲音總給人一種靜下心來的作用!

“李叔,你怎麽來了?”徐堇依看了看外麵,天都快黑了,“天都黑了,晚上上來很不安全的!”

話音剛落,他們家的小崽子就開始小聲的叫了起來,徐堇依出門將它抱在懷裏,經過一個多月的相處,這隻小狗狗終於和徐堇依親熱了起來。徐堇依給它取名黑球,黑球不負徐堇依給它取的這個名字,長得圓滾滾的!每天都要吃肉,還好,熊燁琰因為舍不得它,隔三差五的就會送一些骨頭和肉下來!比起徐堇依他們家,打獵的人果真是比他們厲害一些,起碼不差肉吃!

“黑球,你今天不乖了?”徐堇依嗔怪的看著懷中的小團子,黑球長得很快,才一個多月,她就有些抱不住它了。“這個是李叔,他是我們家的恩人,下次可不許再亂叫了,知道麽?”徐堇依一本正經的教訓他們家黑球,沒發現在門口處,還有一道身影立在那裏。

“依依,你確定它能聽懂?”

“咦?”徐堇依詫異的看著門口的男孩子,過了年,李襄璽也長大了一歲,他的身上穿著一身嶄新的藏青色衣服,很樸素,但是不知為何,徐堇依總覺得不簡單!“襄璽哥哥,你怎麽來了?”

好像有一段時間沒有看到李襄璽了,徐堇依乍一看到李襄璽,有點驚訝,“好久沒有看到你了,襄璽哥哥,這段時間你都在忙什麽?”

本來是一平常的一句問話,可是黑暗中的李襄璽臉色微微一蒼白,可是因為天色漸暗,徐堇依沒有注意到。

“我··········”李襄璽一步踏進屋,伸手從徐堇依懷裏接過黑球,“它長得還真快!”

“是呢!”

這邊仇氏一見到進屋的李大夫,頓時一張臉漲得通紅,局促不安的揉搓著自己的衣角,“你·············”

仇氏話還沒說完,仇大福就打斷了她的話,熱情的拉著李大夫的手,小聲說道:“小李,你怎麽來了?我還以為你都不來了,嚇了我一跳,我還以為出什麽事了!”

“嗬嗬·············”李大夫趕緊讓仇大福坐下來,“我說您老啊,急什麽?快坐下吧!你的腿才剛剛開始恢複,還不能長時間站立!”

仇氏好不容易平息下那股熱氣,環抱著雙手看著仇大福,徐堇依和李襄璽進屋就看到仇氏這幅樣子,還真有點不敢相信,但是,一想到仇氏今天發火的原因,又沉默了!發泄出來也好,長期憋在心裏,很容易出問題!

“小李,不是我急啊,你看看我閨女家,她一個女人,家裏沒有一個當家的,怎麽撐得起這個家來?這不,沒有男人,犁地就成了問題!借不到牛,哪怕是開錢,人家都不肯,我這不是著急麽!”仇大福一坐下來,就劈裏啪啦像炒豆子似的一股腦全部說了出來。

“爹,在外人麵前,你一天說些什麽呢!”仇氏不想自家的事說出去,免得到時候又傳出一些不好的話來。

“小李哪算什麽外人?”仇大福很順溜的說了這句,頓時,全部人都傻乎乎的看著他!或許知道自己說錯了話,仇大福幹笑了幾聲,“我是說在我心裏,沒把小李看成是外人!”

什麽叫越描越黑,徐堇依算是見識到了,還好這話是在家說的,要是在外麵,被人聽到了,仇氏這張臉還要不要?

仇氏紅著臉,尷尬的看了一眼仇大福和李大夫,“爹,你再說?”

徐堇依嘴角抽了抽,回頭跟李襄璽說道:“襄璽哥哥,我們去外邊玩吧!”李襄璽點點頭,兩人一前一後出了屋子,徐堇依就和李襄璽一起,李襄璽抱著黑球,徐堇依拿了一碗肉和肉骨頭,在院子裏喂黑球。

仇大福不說話了,徹底沉默了,李大夫看起來一點沒在意,三人不約而同的將這件事過濾掉,李大夫開始專心的給仇大福針灸。仇氏則跺了跺腳,轉身就出去準備晚飯,臨出門前,她還回過頭來,跟李大夫說了一聲:“今晚上在我們家吃飯啊!”也不等李大夫回話,就出去了。

蹲在院子裏的李襄璽和徐堇依兩人,徐堇依一邊喂狗,一邊說道:“襄璽哥哥,你這段時間都在幹什麽?”

“沒什麽,就是一些小事!”李襄璽顯然不想讓徐堇依知道,於是,他趕緊轉移話題,“依依,我這回來是來給你這個。”

遞到徐堇依手裏的不是銀子,而是一張銀票,因為天黑,除了上麵蓋著的那個朱砂大紅色章印,她沒有看清楚這是麵值多少的銀票。“襄璽哥哥,上過月的你已經給過了!這是這個月的?”自從把那張豆豉的製作方子給李襄璽之後,徐堇依再也沒有過問,除了小量的弄一些出來,或是送人,或是去鎮上零賣,她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羅猴子交給她的任務上,沒事就想改怎麽改良,或者說該怎麽弄一些其他的吃食出來!

“我知道!依依,這個··············”

“襄璽哥哥,你先聽我說完!”徐堇依沒等李襄璽說完,就急吼吼的說道:“那個方子真的不值什麽錢,你這次給的我收了,但是,我希望襄璽哥哥,不要再有以後了!”

徐堇依很認真的看著李襄璽,豆豉她隻能是占了一點便宜,那就是她知道該怎麽製作,知道怎麽做菜好吃!但是,這個並不是金手指,她很清楚。再說了,徐堇依原本就沒想靠這個發家,剛開始的時候,她想著怎麽改變他們家的艱難的日子,到現在日子好過了,她又一心一意想要安心生活!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