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農家小娘子274章 陰謀(一)

時間:2022-06-16作者:青崗

他還是那麽迷人,仇春花不曉得為什麽很多人都覺得他長得不好看?男人嘛,就是要熊燁琰這樣的男人才夠味道!事到如今,她依然覺得他是她心裏無可替代的存在,依舊還是那個在朦朧的煙霧中緊緊抱著自己的那個男人!

熊燁琰劍眉狠狠地擰在一塊,每次見到仇春花看他自己那種眼神,他都有種雞皮疙瘩掉了一地的感覺,真是毛極了!

“你幹什麽?讓開!”徐堇依怒目看著仇春花,“我還沒找你算賬呢,你倒好,居然躲到縣裏來了!”

仇春花還是有些害怕,畢竟,她親眼看到那鮮紅色的血液從仇氏下身洶湧而出,從來沒有經曆過這樣事情的仇春花當時嚇壞了。這才導致她後來倉惶逃走,被秦光棍鑽了空子。

“徐堇依,你,你不要太,太過分了,我,我隻不過,隻不過······”仇春花結結巴巴的說著,眼神怎麽也不敢直視徐堇依。

“我過分?”要不是自己大半個身子都在熊燁琰懷裏,這會兒徐堇依早就衝過去了,“仇春花,我倒要問問你,我娘哪裏得罪你了?你難道都不會晚上睡覺做噩夢嗎?像你這麽蛇蠍心腸的女人真是少見!”

徐堇依毫不掩飾自己對仇春花的恨意,要不是那天請了那個上了年紀的老大夫,仇氏那條命還有她肚子裏兩個孩子的命指不定也沒有了。

“徐堇依,你,你·······”仇春花此刻真的很想條旗開和徐堇依對峙,可是她不敢,也不能!

“依依,你不要這般咄咄逼人,春花她已經知道錯了,今天這般就是想請你們兩個賞臉,吃了這頓飯,所有的恩怨都一筆勾銷,你看怎麽樣?”徐蘭兒急忙走上前來,當起了和事老。

“我咄咄逼人?”徐堇依反手指著自己的鼻子,對徐蘭兒的話嗤之以鼻,很不屑的看著她,“我跟仇春花說話,關你什麽事?你是不是太閑了沒事幹?”

徐蘭兒被徐堇依的話噎得一個字都沒說出來,當著這麽多人的麵,她沒想到徐堇依居然這麽不顧情麵,臉被漲得通紅。

已經有過一個孩子的熊燁琰當然知道孕婦的情緒變化比較大,所以他急忙安撫著自己的小媳婦兒,“媳婦兒,好了,好了!”

有了熊燁琰的安撫,徐堇依很快就平靜了下來。她自己也感覺到了不對勁,怎麽說呢,以前自己的脾氣也不太好,可好歹知道收斂,可現在······特別是這段時間,自己發過好幾次脾氣了。好在熊燁琰本身比較沉默,不喜歡說話,兩人才一直這麽安靜的相處。

見周圍越來越多的圍著他們,熊燁琰覺得不太好,對這監獄說道:“媳婦兒,要不我們去那邊坐會兒吧,好嗎?”

仇春花一聽著急了,想也不想一把抓著熊燁琰的手,“不,去二樓!”

仇春花這一連串的動作十分流暢,大家都沒注意到她。

等徐堇依反應過來,頓時瞪大了眼珠子,沒想到仇春花居然這麽豪放,簡直堪比現代那些女人啊!而熊燁琰則在仇春花的手抓到自己的那一刻,就下意識的甩開了,也就是說仇春花僅僅隻碰到了一下。

可就這一下子,仇春花十分滿意了,她終於摸到了男人的手,他的大手還是和以前一樣,那麽有力,那麽溫暖,似乎能夠在一瞬將她平息的心帶得躁動起來,跟隨著他的存在,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

徐堇依嘴角狠狠的抽了抽,要不要這樣?特別是仇春花,那一臉春情,看得她忍不住想要罵人了!

被大家的眼神注視著,特別是徐堇依那近乎吃人的眼神,仇春花壓力很大,尷尬的開口說道:“那個,我們去二樓吧,那裏清淨一些,沒人打擾。”

這一次徐蘭兒率先走在前麵,吩咐小二:“去,趕緊的把你們這裏最好的菜都給端上來。”

小二屁顛屁顛的跑了下去,仇春花走在熊燁琰和徐堇依身後,這樣的隊伍,讓徐堇依差點誤以為他們其實就是仇春花看管的犯人似的,讓她很不爽。

熊燁琰很不放心,騰出手來虛摟著徐堇依的腰身,徐堇依看到他的動作,就想起剛剛那一幕,她的手伸到熊燁琰腰間,“剛剛那感覺是不是很好?是不是很懷念?”說完,咧開嘴朝熊燁琰露出幾顆潔白牙齒。

熊燁琰臉一黑,他還會懷念?立馬想到徐堇依那別扭的性子,立刻著急的解釋道:“怎麽可能?媳婦兒,她怎麽會這樣?我一個沒注意就·····以後我離她遠點,真是嚇死人了!”

徐堇依笑了,她就知道,熊燁琰這麽笨的男人,怎麽會想那些有的沒的?再看他這會兒有些著急的模樣,更加滿意了。

看待徐堇依的笑容,熊燁琰不禁鬆了一口氣,對仇春花,在他眼裏僅僅隻是自己小媳婦兒的表姐,僅此而已。要不是看在媳婦兒的麵子上,他也不會······後悔不已啊!

“好了,有什麽趕緊說吧!”徐堇依和熊燁琰一坐下來,就立刻說道。

徐蘭兒臉上閃過一絲狠色,仇春花看了看徐蘭兒,神情有些糾結,有些複雜。

“依依,著什麽急?來,先喝杯茶,等吃了飯我們再慢慢談。”徐蘭兒伏低做小,急忙給徐堇依倒了一杯茶,見徐堇依不接,又給熊燁琰倒了一杯,臉上看不到一絲不滿意或者不屑!

熊燁琰接過茶杯,他們剛剛逛了那麽久,就算媳婦兒不渴,肚子裏的孩子也渴了!“媳婦兒,逛了這麽久,應該渴了吧?先喝杯茶!”把茶杯遞到徐堇依手裏。

徐堇依還想說點什麽,但是看到熊燁琰那雙擔憂的眸子,她還是老實的接過去喝了一口。

徐蘭兒見徐堇依喝了,扯了扯仇春花的衣服,“依依啊,我和春花呢也是在縣裏認識的!那時候她一個小姑娘,哭得可凶了。我知道春花錯的很離譜,但是她真的不是故意的,依依啊,答應姐姐,既然你娘沒事了,這事就不要追究了吧!”

徐堇依自己都弄不明白,為什麽每次看到徐蘭兒的笑容,她都有種假的不行的感覺?特別是這會兒,就算你要裝聖母,那拜托你把事實擺出來好不好?把仇春花被人強了這個事實藏起來想做什麽?難道還想讓仇春花嫁給熊燁琰?再者,徐堇依到現在都沒弄明白,徐蘭兒和仇春花這兩人到底是怎麽勾搭在一起的?

不去理會徐蘭兒的那些話,徐堇依端正了自己的坐姿,也給熊燁琰遞了一杯茶過去,看似很隨意的問道:“堂姐,你和我表姐怎麽認識啊?在我印象中,你們兩個似乎沒什麽交集吧?還有春花表姐,你怎麽跑到縣裏來了?”

麵對徐堇依的質問,仇春花顯得很驚慌,她的視線不經意的看向徐蘭兒。這個細微的動作被徐堇依的餘光看到了,不知道為什麽,她總覺得事情不會那麽簡單,就像她一直以為徐蘭兒不是那麽好打發的一樣。

徐蘭兒不著痕跡的瞥了一眼仇春花,仇春花真的很快就安靜下來,不明所以的看向徐蘭兒。

“這個嘛·······”徐蘭兒故意停了一下,熊燁琰銳利的眼神如鷹隼般射進她的眼底,這一刻,似乎早就什麽都在他眼前展開了,什麽都沒剩下。不過徐蘭兒到底是修煉了好幾年的,可不是仇春花這種女人可比的,“春花在縣裏有個舅舅,這一次,她就奔她舅舅來的!隻是沒想到她那舅舅居然就是不久前剛好和我做過生意的一個算是友人吧,就這樣,我和春花就認識了!至於春花為什麽跑到縣裏來·······我就不說了,春花,你自己告訴她吧!沒關係的,依依是你的親表妹,難道她還會笑話你不成嗎?當然了,我還是希望依依不要追究了,畢竟,她已經為自己所犯的錯誤付出了代價。今天難得碰到你們兩個,正好,春花請你們吃頓飯,這件事就這樣揭過吧!”

徐蘭兒看似不想插手仇春花和徐堇依之間的事,可又在旁敲側擊的告訴徐堇依,他們是親戚。而她在提及請他們兩個吃飯的那種口氣,像極了上位者賞給下人的一般,帶著施舍的口氣。

徐堇依抿嘴一笑,真的不曉得,徐蘭兒嫁到縣裏幾年,居然還練就了這一身本事,真是好啊!真是小瞧了她,不過,在她麵前,徐蘭兒用得著這麽裝嗎?徐堇依自問,自己和徐蘭兒之間隔了一個徐花兒,他們兩個永遠不可能真正的平心靜氣的坐下來。那麽,今天徐蘭兒和仇春花在一起絕對有問題,隻是到底是什麽,她暫時找不到答案。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