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農家小娘子236章 斷絕關係?

時間:2022-06-16作者:青崗

草兒見狀,趕緊走到風兒他們身邊,安慰道:“風兒妹妹,不是這樣的,我們馬上就要吃飯了,你們這樣總吃糕點,等下還有更多好吃的,就吃不了!你說是不是?依依姐姐,哪裏有不讓你們吃,你們冤枉她了!”

“你是跟她一夥的是不是?草兒,我們以後都不跟你玩了!”

“你就拍她的馬屁,我們以後再也不跟你玩了,我們和你絕交。”

年紀最小的點兒撅著嘴巴,氣呼呼的對草兒說道。

徐堇依無奈了,他們三個還這麽小,可是看他們的眼神,都是嫉妒,紅果果的嫉妒,還有怨恨。徐堇依不懂,他們還這麽小,到底是怎麽了解這些的?藍氏教的?

草兒也被這姐妹三人說的無言以對,紅豆眼珠子轉了轉,軟糯糯的說道:“你們為什麽要這麽說依依姐姐?才不是呢,依依姐姐才沒有巴結我們,是我們巴結依依姐姐!”紅豆單純,哪裏懂什麽叫巴結,她理解的巴結就是把自己的東西拿給別人,這會兒是她要把自己的東西拿給小侄子,所以,是她巴結依依。

“哼,不是嗎?”沒有吃到糕點的雪兒本就生氣,這會兒更是氣大了,那小屁點孩子,拽什麽拽,總有一天,自己會穿比他們還要好的衣服。

“哼,我要回去告訴娘,你們不讓我吃東西!”風兒把手上的糕點朝徐堇依丟過去,然後氣衝衝的打開門走了。

剩下的兩個也是,飛快的跑出去了。徐堇依因為坐月子,她房間的門關的很緊,可現在,被他們三姐妹大喇喇的打開了,而且都不關。

草兒年紀大一些,趕緊跑過去關門,然後無奈的坐下來,對徐堇依說道:“依依姐姐,你不要生氣,他們三個一直都是這樣的!”

“哦?”

“四嬸嬸那人········雪兒他們其實挺可憐的,家裏好吃的,好玩的全部都是四毛的。而他們什麽都沒有,還要被四嬸嬸逼著做各種家務,雪兒就脾氣不太好。他們剛剛應該是誤會你了,沒事的,等會兒我去跟她說說。”

說到雪兒他們三姐妹,草兒也很無奈,他們隻是堂姐妹,管不了那麽多事。

徐堇依也長長的歎了一口氣,不是脾氣不好,而是很不好!想來剛剛應該是紅豆打擊到風兒那顆脆弱的心了,所以,她才會哭,加上又看到紅豆他們穿的這麽好,一時間,難免受不了。

“好了,不說他們了!紅豆,你給小侄子帶了什麽呀?”徐堇依探過頭來,緊緊盯著紅豆,將她上上下下,前前後後打量了一番,“恩,我怎麽沒有看到?難道被紅豆偷偷吃了?”

“我才沒有!”紅豆撅著嘴,從中級懷裏掏出一包油紙裝的東西,“這是我給小侄子的,依依姐姐,這是我今天早上悄悄留下來的,我娘還不知道呢,我厲害吧?依依姐姐,這是我最最喜歡的,給小侄子,讓他叫我姨姨哦!”

徐堇依看到她那副小模樣,眼睛都笑彎了,“哦?我看看,紅豆到底給小侄子帶了什麽好吃的來呀!”

等徐堇依打開那油紙,臉色很好看,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紅豆啊,這是什麽東西啊?”

紅豆伸過腦袋,詫異的說道:“咦?我的紅豆糕呢?怎麽成這樣了?姐姐,我的糕點呢?難不成是被老鼠吃了?”

徐堇依樂的哈哈大笑不已,小紅豆真的太可愛了!

看著他們幾個,徐堇依想到剛剛跑出去的三個,也不知道藍氏是怎麽養孩子的,真是,氣得她心肝都疼。

徐堇依在擔憂中很快度過了半天,下午時分,差不多人都散了。這時候,徐堇依聽到外麵傳來仇氏的聲音。

“春花,依依還在月子裏,你不要進去打擾她了,跟我走吧!”

“小姑姑,我隻是去看看依依妹妹而已,又不幹什麽,你這麽防著我做什麽?”

誰知道旁邊傳來一道聲音,驚得徐堇依忍不住翻身起*。

“有前科的人,你說防著做什麽?嬸嬸,你這麽好心,有的人會肆無忌憚的,特別是像那種打心眼裏就沒帶好心的人,指不定又想偷什麽東西呢。俗話說得好,防人之心不可無,害人之心不可有,就是這個道理。”

“你,你是誰?,你這話是什麽意思?我告訴你,我,我是依依的親表姐,我們是親的,你是在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仇春花氣極了,當年她爹和娘極其不要臉,去徐堇依家盜了人家全部家當,甚至連被子碗筷都沒給人家留下,手段極狠。當時山塘村的人都知道,因為那是徐堇依母女兩是得到了安珍婆婆和李大夫的救助,這才度過了那個難關。

“你管我是誰,難道我說的不對嗎?嬸嬸都說了,依依現在還在坐月子。女人坐月子,哪個不知道不能見風?你懷著什麽心思,非要進去見依依?看你賊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還是依依的親表姐,我還真的沒有看出來。”

仇氏臉上也無光,知道他們家是被仇進寶和餘氏盜的精光的那一刻,她的心如同被幾千把刀子割一樣,痛得厲害。這會兒被顧家頤說出來,她心裏對仇春花更是不滿了。仇春花那點心思,他們兩家人都心知肚明,隻是礙於親戚的情分,不跟他們家大人挑出來。

“家頤,你怎麽來了?”仇氏微笑著看著當年的李襄璽,如今的顧家頤。這孩子越長越大,也越來越能幹了。

顧家頤轉身對仇氏點點頭,那溫和的模樣,哪裏還有剛剛的尖酸?“嬸嬸,我聽說孩子今天洗三,以前依依可就跟我說了,孩子出生要認我當幹爹的!我這輩子沒有能做到師父的孩子,希望有依依的孩子,嬸嬸和師父不要嫌棄才好!”

“你這孩子說哪裏話!”仇氏笑的很真心,對顧家頤這孩子,她總覺得有點虧欠。依依成親那會兒,這孩子走了那麽遠的路回來,仇氏好歹也是過來人,自然知道顧家頤心裏所想。可這已經來不及了,娃子和依依傳出那些傳言,不這麽做的話,隻怕是他們兩個在山塘村再也沒有容身之地。

可同時仇氏也明白顧家頤依舊叫自己嬸嬸的意思,這孩子,始終還是沒有放下。如果他叫自己“師母”那就說明他心裏真的承認了自己和徐堇依的關係,是兄妹關係。可他依舊叫自己的嬸嬸,可以看出,在他內心深處,依舊有些不甘心。

“我還擔心你嫌棄我們呢!”仇氏聽到顧家頤要認依依的孩子做幹兒子,心裏很開心。雖然他還是有些不甘心,可他很清楚,依依已經是別人的媳婦兒。

“小姑姑,你們,你們······”

仇氏和顧家頤兩人這樣旁若無人的交談,讓仇春花脆弱的心被傷到了。想她仇春花,在家那也是寶貝一樣的存在,可到了這邊,這個 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男人居然可以這麽肆無忌憚的說自己,這會兒更是。可更讓仇春花生氣的是仇氏的態度,把她一個人晾在一邊。

強忍著怒氣,仇春花不怒反笑,笑意盈盈問仇氏:“姑姑,這位是·········”

仇氏臉色極不自然的瞥了一眼仇春花,這是她的新侄女沒錯,可這親侄女居然覬覦她的女婿,這不是瞎扯淡嗎?

顧家頤對眼前這個女人一點好感也沒有,人長得醜這沒什麽,這個世界上並沒有那麽多漂亮的人。可長得醜心也醜,這樣的人從第一眼給人的感覺就不舒服,像是一腳踩空,結果踩到了狗屎一樣。

“這是你姑父的徒弟,如今是我乖孫孫的幹爹,叫顧家頤!”仇氏還是給仇春花介紹了顧家頤,從李大夫哪裏,仇氏早就知道了顧家頤的身份,生怕仇春花惹惱了他,她幹脆把顧家頤的身份也挑出來:“這位顧公子是郡裏顧家的少爺,春花啊,我還有事,就不跟你扯了。家頤,我們走吧。”

在仇春花震驚嫉恨的眼神下,仇氏居然帶著顧家頤去了徐堇依的屋子。

徐堇依屋裏,因為在坐月子,加上顧家頤怎麽說也是個男人,所以,他隻是在他們臥房外麵的花廳。

而他此刻懷裏抱著剛剛出生三天的熊大童鞋,眼神幾乎都可以擠得出水來了。仇氏笑意盈盈,不時的逗弄著他懷裏的寶貝,一麵對徐堇依說道:“依依啊,這回娘可給我們家老大找了一個好幹爹。”

徐堇依在裏麵抿嘴笑,幾個小丫頭早就跑出來了,圍在顧家頤身邊嘰嘰喳喳的,像是林子裏突然多出了幾十隻鳥似的。

芸豆和草兒年紀大一些,兩人站在最邊緣,芸豆第一次見到顧家頤,隻見他劍眉星目,低眸間,顧盼星輝,薄唇微微開啟,嘴角揚起一抹極好看的弧度,全神貫注的盯著他懷裏的寶貝,一顆心似乎都要被融化掉了。

而一旁的草兒也是,曾經的李襄璽如今的顧家頤雖然在他們這個地方住了好幾年,但是家裏擔子重,田地多,在他們都還小的時候,就跟著爹娘上山,不管是砍柴還是打豬草,他們都是做的極拿手的。所以,幾乎沒有見過顧家頤,加上今天顧家頤穿了一身暗綠色錦袍,衣襟和領口以及袖口都繡了一圈滾二指寬的暗金色祥雲暗紋,腰間係著一條長方形被切成很多小方塊的碧玉腰帶,三千青絲用一頂碧玉冠攏起,腳下踩著一雙長靴,英姿不凡,俊逸逼人,看得她呆了。

兩道炙熱的眼神望著自己,顧家頤也不是傻子,這時候矮小的紅豆揪著顧家頤長袍的一角,軟糯糯的說道:“大哥哥,你把小侄子給我看嘛,我今天給小侄子帶好吃的了,姐姐說了,小侄子是我的了。”

在裏麵的徐堇依“撲哧”一聲笑了,她怎麽不記得自己跟小紅豆說過這話?

花豆扯了扯紅豆的衣服,“紅豆,娘說了,騙人的孩子沒有紅包拿。我要回去告訴娘,你騙人,依依姐姐根本沒說過。不過·······”花豆賊兮兮的望著顧家頤,說道:“不過這位大哥哥,看在我拆穿了紅豆的謊言的份上,你把小侄子給我們抱一下嘛,好不好?”

顧家頤隻覺得自己眼角忍不住一抽一抽,這幾個孩子,還真是·······無語極了。但是顧家頤看得出來,幾個孩子對他懷裏的寶貝都發自內心的喜歡。

不經意間,顧家頤看到了正一臉癡迷的看著自己的草兒,還有皺眉的芸豆。

顧家頤下意識的擰緊了眉頭,那種近乎癡迷的眼神他在郡裏的一些女人身上見到不少,但是沒有一個是真的喜歡他顧家頤,而是看中了他身後的顧家。

在郡裏,他們顧家可不是一般的大戶人家,顧家裏麵雖然那幾位已經沒有權力了,可他們的妻子,都是郡裏甚至是來自京城大勢力的女兒,所以,在這種條件下的顧家頤,看到草兒的目光,本呢過覺得不舒服。

芸豆看到揪著紅豆揪著顧家頤衣角不放,隻覺得腦門一陣生疼,看來,早知道紅豆今天這麽不聽話,就不該讓她來。“紅豆,你在做什麽?快放開這位大哥哥!”

紅豆可憐兮兮的撅著嘴巴,看了看顧家頤手上的熊大寶寶,最後狠狠的跺跺腳,不甘心的放開了顧家頤的衣角。

芸豆趕緊把紅豆拉過來,她生怕紅豆口沒遮攔,到時候說些不好的。“這位哥哥,真是不好意思,我小妹一向調皮,沒關係的,你不用理他們!花豆,還站在那裏做什麽?你多大了,還跟著妹妹瞎胡鬧?”

花豆瞥了姐姐一眼,不情不願的走到芸豆跟前,弱弱的說道:“姐姐,我好想看看小侄子,可我們就要回去了,我,我以後·······”

芸豆知道他們的想法,他們兩個小的在家裏就有羅菁菁和董小平*愛著,哪怕是對自己的弟弟,都沒有那種來自長輩的優越感。這一次知道徐堇依生了一個小侄子,幾個吵著鬧著非要來,加上羅菁菁不時的在紅豆耳邊說有了小侄子怎麽樣,怎麽樣,搞得紅豆一副小大人的模樣,如今見到小侄子,自然歡喜無比,希望在小侄子麵前表現一下她姨姨的風範。

“姐姐知道,可是紅豆,這個哥哥跟你一樣,而且,他還是我們小侄子的幹爹,你不能總霸著小侄子吧?你是姨姨,要教會小侄子不能霸道,要以德服人,你說呢?”

紅豆點點頭,好像是明白了什麽,可又好像沒有明白,傻呆呆的點點頭。

倒是芸豆的話引得顧家頤頻頻望向她,草兒早就注意著顧家頤的一舉一動,此刻見他不時的看向芸豆,心裏酸酸澀澀的,堵得難受。她幾步來到芸豆身邊,伸手拍拍紅豆的肩膀,說道:“紅豆,等這位哥哥再看看小侄子,我們進去陪陪依依姐姐。”說完,看了一眼顧家頤。

仇氏全部心思都放在熊大寶貝身上,沒有去注意小一輩的心思,“嗬嗬,孩子多就是好啊!依依啊,你趕緊養好身體,多生幾個,到時候,家裏就不會這麽冷清了。”

徐堇依聞言,一張臉皺的跟苦瓜一樣,喃喃說道:“我又不是母豬,這一個都快痛死我了,還要生幾個!”

顧家頤被草兒看了一眼,微微有些不自在,抱著熊大寶貝,轉過身去,和仇氏說著什麽。

草兒的臉一陣青一陣白,芸豆不明所以,帶著兩個妹妹進去了,草兒最後也帶著妹妹進去了。

隻是後來紅豆忍不住,非要跑出去,和顧家頤兩人一起輪流抱著小寶寶,當然,是顧家頤抱著孩子,紅豆畢竟年紀還小,真的讓她抱,誰都不放心。

洗三宴一過,親戚們都走的差不多了,第二天一大早,藍氏就氣衝衝的帶著他們家三姐妹,一進熊家大門,就揚聲罵道:“徐堇依你這個白眼狼,居然這麽對待你的妹妹們,吃點你們家東西都不給,好歹我們昨天也是送了人情的,又不是白吃。”

“徐堇依,你的臉呢?啊,你娘雖然嫁給了李家,可以前也是我們徐家的媳婦兒,你還是我們徐家的種,你怎麽好意思這麽對待你的妹妹們?”

“你以為你嫁給了熊家就了不起了是吧?我呸,熊家是什麽人家,不就是一莊稼戶嗎?值得這麽耀武揚威,吃點東西都不給嗎?”

徐堇依在坐月子,聽到藍氏的話,差點氣得吐血。從昨天那三姐妹跑出去開始,她就隱隱覺得不對勁,可是家裏還有那麽多客人在,她也不好意思,但是後麵她有讓仇氏出去問問,隻是仇氏沒有回來,不知道外麵怎麽樣了。

熊大錘子氣得臉色鐵青,本來他和熊燁琰還在地裏,家裏這麽多田地,雖然有長工幫忙著,可是,主人家也要去看著才行,到底要怎麽弄,還是要看他們的。

聽到人告訴他們,藍氏跑到他們家去罵人,氣得熊大錘子當下就操起鋤頭,直奔家裏。熊燁琰也氣衝衝的趕回來,還沒到家,就聽到藍氏尖銳的聲音,聽得他氣血上湧,想到媳婦兒還在坐月子,為了給他們熊家添丁,身子到現在還痛得很,不由得一陣火大,黑著一張臉,掄起一把鐮刀,幾個踏步就進了他們家。

見到氣勢洶洶的兩人,藍氏脖子一縮,下意識的後退幾步,表情有些怯懦。麵對發怒的熊大錘子和熊燁琰,很少人可以淡定的麵對,畢竟,他們兩個可是經常在山裏混的人,麵對的都是猛獸,自然不是一般人可以對付的。

“你,你們······我告訴你們,我不怕!雪兒,你來,告訴他們,昨天你那親堂姐是怎麽對你的!”藍氏心裏有自己的小算盤,她相信熊大錘子和熊燁琰父子兩個絕對不會對一個小孩子動手的,要是他們敢動手的話,自己立馬出去大聲尖叫,保證他們兩個吃不了兜著走。

藍氏算計了那麽多,卻偏偏忘記了,熊大錘子和熊燁琰兩人麵容凶狠,對一般正常成年人尚有不少威懾力,更何況一個半大孩子?當下,雪兒見到熊大錘子鼓著眼睛瞪著自己,嚇得“哇”的一聲就哭了,藏在藍氏身後,揪著她的衣服,死活不出去。

其他兩個小的見雪兒哭了,跟著哭起來,一時間,整個熊家都是哭聲。

熊大錘子把鋤頭狠狠的往地上一丟,怒目等著眼前的藍氏,問道:“說,你來我熊家到底幹什麽?”

熊燁琰也是,沉著臉站在他們麵前,“為什麽要罵我媳婦兒?今天說不出個一二三來,你們就不要回去了,哼!”

“你,你們·······”藍氏頓時心裏冒出一個可怕的念頭,熊燁琰該不會想把自己殺死在這裏吧?“我,你們會犯法的,衙門不會,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啊,徐堇依,救命啊!”藍氏被他們兩個盯得害怕極了,一轉身,溜煙兒跑掉了。

徐堇依還在屋子裏,聽到藍氏這道殺豬般的叫聲,臉色蒼白,生孩子本就是件極傷身體的事,這才幾天,身體還沒恢複過來,站都站不穩。她身邊的兩個丫頭攙扶著她,說道:“少奶奶,你不要下*了,外麵有少爺和老爺在,沒事的!”

花落幾步走到門邊,把門關好,像藍氏這種不要臉的女人,他們自知不敵,當然還是避避比較好。

沒想到花落剛剛關好門,就聽見藍氏那驚恐的尖叫聲,不停的拍打著大門,一麵喊道:“徐堇依,救命啊,你們家熊娃子要殺人啦,救命啊!”

藍氏一個人衝在前麵,連他們家最小的那個點兒她也沒抱,自己跑到徐堇依門前,狠狠的拍門。後麵跟過來的幾個小丫頭片子,不停的哭,不停的喊著娘。

這會兒藍氏被嚇壞了,理都不理他們,一巴掌拍開他們的手。

徐堇依無比頭疼,關著門,她無比頭疼的問道:“四嬸嬸,你到底要幹什麽?”

“徐堇依,你,你快點給我開門,你們家熊娃子要殺人了!”

後麵緊跟過來的熊燁琰氣得要死,一個箭步衝到藍氏跟前,一把抓著她的手,藍氏一聲尖叫,響徹雲霄。

熊燁琰不管不顧,一把將她丟到院子裏,對立麵的徐堇依說道:“媳婦兒,沒事,你別管,好好養身體,我會解決。”末了,又對兩個丫鬟說道:“花開花落,看好門,要是她再這樣衝到這裏來,去把後麵的黑仔給我放了,我到倒要看看,是你的肉硬還是黑仔的牙齒硬!”

藍氏的做法真的徹底得罪熊燁琰了,作為一個男人,一個滿心都是他媳婦兒的男人,怎麽可能容忍外人上門指著他媳婦兒的鼻子罵?更不要說現在徐堇依還在坐月子。

另一邊,仇氏聽到聲音,急急忙忙的從家裏趕過來,還沒門口,她就氣急敗壞的質問道:“藍翠翠,你是不是瘋了?我們家依依還在坐月子呢,你這是幹什麽?”

見到仇氏了,藍氏一顆心總算是落下來了,她就怕熊燁琰趁這裏沒人,把她給解決了。

“哼,我是不是瘋了要問你們家徐堇依,她幹什麽呀,昨天我們家三個丫頭不就是吃了幾塊糕點嗎?她至於嗎?居然不讓我們三個丫頭吃,我又不是白吃的,我們家也送人情的,哼,你們這樣,難怪徐家其他人都不待見你們。”

仇氏和屋裏的徐堇依一聽,頓時一個頭兩個大,藍氏最是無理取鬧,而且,越是有人在場,她說的就越凶。這會兒自己的生命得到保障了,自然也就不怕了,說起話來底氣十足。

裏麵的徐堇依無奈,但是更多的是生氣,早知道藍氏家三個小丫頭這麽討厭,昨天說什麽她也不會讓他們進她的屋子。如今,真是被幾個不識好歹的丫頭給擺了一道。

“哼,不識好歹,別說我昨天是好心,我熊家待客怎麽樣,不用你操心。大家有目共睹,我好心好意提醒他們別吃得太多,到時候上了席吃不了,沒想到居然被人這麽說。我無話可說,但是,你別在我家撒野,說的不好聽一點,我就是不讓他們吃又怎麽樣?我們家的東西,給這些不識好歹的人吃了,還不如喂豬呢。都給我滾回去。”

徐堇依很生氣,對藍氏,她說不上特別厭惡,也說不上喜歡。可是今天,徐堇依很生氣,一是氣藍氏不分青紅皂白,就來這裏撒潑;二是對他們家幾個丫頭,小小年紀,就學會了這麽對付人,將來還怎麽得了?這樣看來,對他們家幾個丫頭,以後能不見麵最好還是不見麵,像他們壞心眼的人,指不定以後背後再給你小鞋穿呢。

藍氏的手氣得哆嗦,徐堇依怎麽說的?寧願喂豬也不願意給他們吃?這是紅果果的欺負她,欺負他們家幾個小丫頭。

昨天熊家的宴席有多好,吃過的人都知道,幾個丫頭雖然昨天氣衝衝的跑出去,可卻是實實在在在人家宴席上吃了再回去的。沒想到吃都吃了,完了還要倒說人家,這樣的孩子,可以說真的很不要臉,小小年紀,就這般,長大了還了得!

“你,你說什麽?”

仇氏一聽,也生氣了,徐家都不是什麽好人,誰喜歡徐家那一家子的吸血鬼?

“就你送那些銅板?藍翠翠,我要是你,我絕對不好意思提這個,也是,想來整個山塘村,也隻有你才這麽不要臉。既然你說我們家依依不讓你們家幾個吃東西,那昨天一家人就占了一張桌子的是誰?你們昨天吃掉的那些東西,絕對不是你那些銅板可以比的,真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了!”

仇氏這會兒也氣極了,真是的,沒見過那麽不要臉的人,送那點東西,人家村裏的人在背後還不知道怎麽嘲笑他們家呢。也隻有藍氏,敢這麽大喇喇的說出來,她反正是把臉掛在褲腰帶上,要不要都無所謂。可他們家不一樣,藍氏的為人,整個山塘村都知道,他們李家熊家呢,都說他們家有幾個好親戚,瞧瞧,送人情的時候那一點點,吃的東西居然要占一大桌子,昨天不少人背地裏都跟仇氏說了,可仇氏始終覺得人情送多送少是個意思,並沒有放在心上。但是,藍氏這麽不識好歹,居然還在自己女兒坐月子期間跑上門來鬧,仇氏也不管了撕破臉就撕破臉吧,反正對那邊一家子,她是徹底的失去信心了。

藍氏的臉一陣白一陣紅,難看極了,他們家個小丫頭抱著藍氏,生怕藍氏把他們丟下。

“仇氏,你什麽意思?居然嫌棄我送的少了?仇氏,我算是看明白了,原來你也是個嫌貧愛富的人吧?”藍氏心裏有些心虛,他們家一大家子,全靠徐耕生一個人,哪有什麽銀子?再說了,藍氏也是個鐵公雞,家裏基本上能節約就就節約,除了他們家四毛,其他人想要吃點好吃,絕對不可能。所以,昨天他們一家子一上桌,幾個小的還沒來得及告狀,見到那麽多吃的,也不管了,操起筷子就開幹,這也是為什麽藍氏今天才來的原因。
小說推薦